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2 殺機暗伏

暗夜大帝海無涯指揮著千軍萬馬進行著征服古蘭大陸的偉業,他的夢想是統一所有的三塊大陸,這可是前人所未完成過的霸業哪,羅蘭的暫時失利并不影響他心中的欲火,因為那只不過是小波折而已,只要將最為富饒的羅蘭納入統治,那些蠻荒獸人和魔人,只是跳梁小丑,揭不起多大的波瀾來。但如今,這位年近五旬,喜怒不形于色的霸者卻在大發雷霆,羅蘭的戰事陷入膠著本是預料中事,雖然七色這個唯一的共和制國家出乎意料地發動了對暗夜軍隊側翼的攻擊,使戰局更為撲朔迷離,但并不足以激起他的怒火,他發怒的原因是接收到他那寶貝兒子的消息,竟然帶領軍隊孤軍深入到迷惘森林,要是有個折損那也不怎么樣,反正子嗣多了去了,令人擔憂的是平衡的打破,這讓他深深忌憚的修羅王如果乘機反撲的話,以他的能力,絕對能在異大陸揭起一場反暗狂潮,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如今只能渴求黑暗之神法拉保佑,這場攻心戰斗能除掉修羅王這個大敵。
  萬里之外的迷惘森林,卻是一片肅殺之象,林如槍,葉如劍,處處森嚴,其內里深處,卻是陣陣廝殺聲,臨死前慘烈的呼聲更是此起彼伏,暗夜關東軍在六王子達不耶的指揮下,如潮水般發動了對叛軍大本營的攻擊。
  但一天的激烈的戰事下,刻意經營的大本營卻如磐石般屹立不動,全力一搏的達不耶也暗自心驚,損失達到了三千人,但卻還未攻入對方營寨,隨著時間的推移,回援的叛軍只會越來越多,在這一天間,他也未放松對自己軍隊外圍的監控,外線報告這一天中已打跨了兩支巡邏隊近百人,相信后續部隊會源源開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無論敵我都感覺到氣氛的凝重,兩小時前中央營地的增兵給起義軍帶來了希望,也帶來了無與倫比的壓力,暗夜的關東軍也知道,回援的軍隊已離他們不遠了,攻勢更加兇狠起來,而義軍們也是拼死抵抗,戰火如荼,艷陽如火。
  數十里外,雖然藍天已被密密麻麻的葉子遮蓋了,但一孔孔的陽光還是透過葉間的隙縫泄在地上,構成了一個個千奇百怪的光圖,而不少人卻是仰著頭看向天空,雙耳傾聽,因為他們在等,在等消息,數百位飛馬騎士已于兩小時前飛臨中央營地,發動的時間將由營內的主帥掌握。
  我微笑著看著這些磨拳擦掌的戰士們,懶洋洋的笑意卻沒影響到他們渴戰的情緒,但抵達此處時我就毫不猶豫地下達了全軍休息的命令,我可不希望他們的熱情在戰斗還沒打響時就消耗殆盡。
  可可呆呆地瞧著我,喃喃輕語道:“沒想到你的變化這么大,與以前簡直是兩個人了,以前你多懶哪,連吃個飯也要趴桌上。”眼中的柔情卻是連鋼鐵也可以化開。
  這些天與可可的相處,我總是刻意逃避兩人獨處的時刻,幸虧有靜和吉蘭作掩飾,否則非得被這丫頭膩死不可。
  我收回凝視的眼神,伸了下懶腰,輕嘆一聲道:“唉,時勢逼人哪!可可,你能不能不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可是你表哥哪。”雖然剛才我的心神關注在戰士們身上,但對于可可這種炙熱能融化人的眼神還是能察覺到的,好歹我也是個魔法師,保護自己安全是最起碼的功課。
  可可笑臉如花般綻開了,眼神更見溫柔,呢道:“你還怕我把你給吃了啊!只不過是干表哥而已,我們又沒血緣關系,真是的。”
  在不遠處的阿熊和阿秀不禁心中嘆惜:天哪,沒想到潑辣的可可大小姐,也有這樣溫柔可人的時候,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啊。
  我卻是沒這想法,靜和吉蘭兩人已讓我頭疼不已,如果再加上這小妮子,不知道我以后還有沒有好日子過了。
  瞧著我求助的眼神,靜竟然無視,吉蘭則更為氣人的瞟了個白眼過來,眼中盡是你活該的表情,天哪,還讓不讓人活了,這救人的訊號彈怎么還沒升上天際哪。
  這兩天可可可是刻意巴結靜和吉蘭兩個丫頭,也不知道許了什么好處給這兩位,竟然連吃醋的天性也沒有了,任由可可一人發著對我的“騷擾”,雖然這種雙“騷擾”對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來說都是求之不得的,但對我來說,卻絕對是令人恐怖的效果,看到我一臉無辜怕怕的表情,可可不禁一聲嘆惜,自憐自艾道:“你不要可可那就算了,反正我也是個沒人疼的孩子,唉,真想念義父母啊。”說著淚水就劃落下來。
  聽到這話,我不禁沒來由地一陣心酸,可可的義父,也就是我的大舅舅于兩個月前毒發身亡,而舅媽也于半月后病歿,從我這得知消息時,可可眼睛紅了兩天,她現在還真是個沒人疼愛的孩子了。
  我緩緩站起身來,走到可可身邊坐下,輕拍著她抽泣的肩膀安慰道:“可可,你不是還有你星哥嗎?不是還有這么多朋友嗎?”
  嘴里雖然這么說,但只看她邊哭邊玩弄衣角的高難度動作,就知道這小丫頭片子借情生勢,將我逼入死胡同,我明知有假,卻毫無辦法,女人的眼淚,有時候的確是對付男人的絕佳武器。
  可可斜倚在我的肩上,眼中掛著淚水,笑容卻綻放在臉上,芙蓉帶水,我見猶憐。
  一聲呼嘯聲由遠處傳遞而來,這是攻擊的訊號,大本營快支撐不住了,戰士們第一時間站了起來,悉悉簌簌一大片響動。
  我緊摟了一下可可的香肩,慢慢騰騰地站了起來,而此時那些部落的族長們已將眼神射在我的身上,只等我命令下達的一刻,他們就要像出閘的猛虎般撲向敵人,但他們看到某人卻是伸了兩個懶腰,打了三個哈欠,慢慢悠悠整了整皮甲,輕挑地將身上沾著的碎草拍落,下達了令人瞠目的命令:“全軍開拔,緩慢前進,在命令未下達前,不接進敵防御線。”
  這什么跟什么呀,大本營還有人等著救命呢,命令下達的一刻,指揮官們差點沒炸開鍋,但接下來某人根本就沒搭理任何人,只是緩步向叢林深處邁去,慢悠悠的聲音提醒道:“別在這浪費時間,時間就是生命。”
  幾乎所有人都氣得夠嗆,有幾位明白人甚至猜測這位根本就不是修羅王閣下,因為這風格差距也太大了點。
  阿秀又充當了回爛好人,跟這些族長們解釋了起來:“各路聯軍均已到位,聞訊而攻,大本營之危應該很快就解了,也不差我們這一路,還是留點體力,接下來我們會很辛苦的。”
  “關東軍并不是這么容易對付的。”我冷哼一聲,“你們還怕沒仗打啊,接下來可全是硬仗,血仗,到時可別殺人殺到手軟。”
  誠如我所料,七支箭頭齊發還是被關東軍強行扼制住攻勢,半點沒體現出人多的優勢,原因很簡單,地形的限制使人手上的優勢很難發揮,對于抱成團的建制部隊,叢林作戰的最好方法就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而不是強攻硬撼,等我們抵達戰場之時四面均是殺聲震天,唯獨我們這個方向平靜的可怕,真正的血仗要開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