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4 短兵相接

戰場上的不可預料性,竟然在這場蓄謀已久的攻心戰中得到了完滿演繹,這場被后世設為包圍與反包圍經典戰役中,竟然包含了如此多的貓膩,也是開戰各方始料不及的。攻方,暗夜帝國在占盡優勢的情況下卻被守方破開重圍,并不是大意,也不是過份小心,戰后,當事人暗夜國師梅麗閣下曾再三推演沙盤,得出的結果竟然是無可奈何,三倍的兵力優勢并不足以轉化成完勝。
  攻心戰其實是完美的,叛軍主帥修羅王重傷,短時間內失去的親自指揮戰斗的能力,這里的短時間是指最短也在兩個月內,但叛軍卻在失去主帥指揮的情況下變得更為理智和瘋狂,理智是指部隊并未因失去最高指揮官的直接指揮而崩潰,瘋狂是指負責阻擊的薩克旅遭受重創。
  時間推回全面戰事初起前一個小時,我進行著最后的戰前動員令,我所指揮的這支部隊總數達到了一萬五千人,這將是拯救所有叢林自由戰士的希望所在,是破開重圍的關鍵,但這支隊伍所經歷的硬仗不多,與暗夜的百戰鋼鐵雄師比起來,有不小的差距,但正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我正是要激起這些戰士不要命的戰斗信念。
  聽著我血淋淋的描述,幾乎在場的每一位都有惡心的感覺,雖然他們每一個人都幾乎殺過人,但如此瘋狂的殺人手法還是很少聽說的,對手倒下后必須將頭砍不來,實在砍不下來,踩扁也行,這是戰場規則嗎?典型的虐待病患者。
  他們的想法很快被我推翻,我捋起褲管,指著小腿上的斑斑牙印道:“仁慈的下場,這還算好的,慘的是失去雙腿,被人攔腰砍斷。”我當初就是因為一念之仁只砍下了對手的雙手,結果被人咬上了,要不是魔法盾防護作用,腿上應該少幾塊肉了。
  “現在我一般不給對手全尸的機會,要是從位沒有領會我的意思,一會給大家作點示范。”我淡然說道,這并未引起這些首領們足夠的重視,直到開戰之時,才深深領會到其中的含義。君子不坐危堂這樣的警世名言當然不適用于此時的戰場,以當前的典型作戰思路,最高指揮官不得戰于一線,這是出于戰局全盤考慮,即便人的精力無限,但總不能在生死打斗中分心注意全局,可是這點并不適用于我。
  面具只是個含義,我的身份早已揭穿,但一路之上我從容的指揮還是贏得了他們的認同,加上識穿對方的攻心合圍戰術,更令人信服,也就心甘情愿聽從我的安排(切,還不是看在你是修羅王閣下弟子的份上,美的你)。
  暴風雨前的靜濘總讓人倍感壓抑,隨著遠處若有若無踏草斷枝聲音的傳來,以及外圍斥候不斷收縮警戒范圍退入本陣,所有人都知道捕螳螂的黃雀已現身,此時的聯軍已然抱成了三團,形成一個三角。
  因為暗夜關東軍的一處防線被突破,有兩路聯軍近三萬人涌入了中央大本營,而其余五路中的兩路向我們所在地收縮,以減少觸敵面積,而另三路聯軍也抱成了團,關東軍在被突破防線后,也是全軍收縮成一團,所處之地,正是在我們三個點的中間,他們從攻擊陣勢向防御陣勢的轉化出奇的快,要是說沒有事前的演練,那的確可說的上是神奇了,要知道這可是叢林,什么旗語光語都失去效果了,唯一的傳令工具就是人了。
  俗話說:計劃趕不上變化。的確如此,暗夜國師梅麗懶洋洋騎在卡梅斯獸背上,右手驅韁緩行,左手輕輕撫mo著光滑如鏡的臉頰,自憐自艾,一臉的憂思,她正為如今所碰上的情況搖擺不定。旁邊熟知其脾氣的將軍們卻不會將之認為是發qing期綜合癥,但他們的臉色卻漸漸凝重起來,因為在過去無數次征戰中,這位美女國師都曾出現過這樣的神情,而每一次都是艱難至及的血戰。
  梅麗,暗夜精靈,堪稱絕色,年僅三十七歲,以暗夜精靈長達一百五十多歲的壽命而言,僅是剛成年不久而已,但這位也堪稱天才的少女,卻是從雙十年華就加入到暗夜征服異大陸的戰爭中去,憑籍自己出色的能力,登上了萬人景仰的國師之位,而且暗夜大帝海無涯將其內定為太子妃的人選,也就是無論他的子嗣中誰登基,都必須將這位絕代佳人擺在皇后的位置上,這對于男性至上的皇權帝制來說,是無限的榮耀。
  梅麗卻是未將這些放在眼里,十七年的征戰生涯使她早就厭倦了戰爭,這次對兩個大陸的征服戰爭,她找到各種推脫的借口,而且這異大陸的安定也離不開強權人物的坐鎮,畢竟是后方根據地嘛,所以她就留守本土。海無涯那七子,說實在話,她是一個也看不上眼,這些王子們連海無涯一分本事也未曾繼承到,倒是海無涯義子烏術還有些本事,和自己倒也相投,只是以烏術的忠心,肯定不會為了自己觸犯海無涯,看來只能在這七個飯桶里面選個相對有些本事的了。
  那些將軍們怎么會知道他們的頂頭上司如今正為自己的終身大事煩惱著呢?
  前方突起慘叫聲,這是臨死前的悲鳴,頓時讓梅麗醒過神來,而那些將軍們也精神抖摟起來,畢竟暗夜是一個馬背上的國家,幾十年間征戰的步伐從未停息過,開戰意味著什么,大家都知道,數不清的戰利品和軍功,封侯拜相古而有之。
  全軍立刻進入作戰狀態,梅麗與將軍們驅騎趕上前去,卻看見一群戰士圍著一大塊空地發呆,在他們讓開一條道路時,眼前卻是血淋淋的場面,十多具尸體,應該說是血肉模糊的尸塊遍布在十幾平米的空間中,一些碎肉破布還掛在枝椏上,空氣中彌漫著濃重血腥氣味。
  前軍統領左亞沉聲報告:“國師,這些是前軍斥候,在我們前方三百米范圍活動,在聽到他們叫聲趕到這里時,他們已經是尸體了。”
  梅麗的櫻桃小嘴嘟起來,可愛的小鼻子微微皺起,但這里每一個人會認為這是可愛的象征,因為國師閣下發怒前的征兆就是如此,上次的后果是左傾侯耶不達被打了五十軍棍,兩個月起不了床,對自己人尚且如此,這些將軍們不禁為那些犯碎尸罪刑的敵人們擔憂。
  梅麗低聲詢問道:“沒發現敵人嗎?”在叢林中,神出鬼沒是可以理解的,但在這么短時間內干掉十多個人卻沒留下一點痕跡是不太可能的,要知道三百米的距離,半分鐘內連最慢的步兵也趕到看個究竟了。
  “沒半點痕跡。”左亞毫不猶豫地回答,顯現了暗夜軍人的高效。
  聽到這樣的回答,梅麗一點也不詫異,要是敵人沒這樣的本事,也不會在大軍前銖殺斥候了。她心頭突然一跳,頭也沒抬一下,立刻閃身滾下了卡梅斯獸,觸地后立刻借力彈向遠方。
  而在她跳落卡梅斯獸的瞬間,一柄長槍毫無征兆地從天而降,將卡梅斯獸釘在了地上,隨著槍尖斗氣的併發,碎肉血珠帶著氣勁,如鋼珠般射向了四周的將軍們,將盔甲打的叮叮直響。襲擊者再度發難,長槍化作毒龍,左突右刺,又有數人中槍倒地,倒地者無一例外,尸體爆裂,帶起的血雨又重新向四周射去。
  一時間人仰馬翻,一陣混亂,而功成身退的我也如絮般滑向遠方,而追擊的幾人卻被守在我退卻路線上的阿秀以弓箭擊退。
  梅麗手持鋸齒劍盾本是當頭撲來,見到阿秀射出的魔法箭頓時色變,迷惘森林可是有禁忌的,除了自然系魔法,任何魔法全部無從施展,而同時精通弓箭和自然系魔法的,除了精靈在異大陸還真想不起其它種族來了。
  黑壓壓一片人壓了上來,正準備對萬惡的偷襲者進行追擊,卻被梅麗舉手制止了,因為她看到我和阿秀好整以暇地站在不遠處,好似要陣前談判一般。
  我內心無可否認對眼前這美女的贊賞,應變能力極強,又有很好的預知危險的能力,絕對是個超級的好手,要知道剛才這次偷襲至少有兩名天空騎士遭了我的毒手了。
  對方只帶了兩名戰士步行來到我們身前,我笑道:“閣下就是梅麗嗎?剛才多有得罪,但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這也是待客之道。”
  梅麗瞧著眼前嬉皮笑臉的年輕男子,心里沒來由地一陣煩燥,恨不得上去對著這可惡的笑臉扭上幾把,或將這可惡的家伙踢上幾腳才開心,恨聲道:“你殺了我們十四個人,這叫待客之道。”
  “美麗的小姐,你這話有好兩個錯誤,第一,殺他們的是我們兩個,而不全是我;第二,貴軍一路行來,好象誤傷了我們七個伙伴,我們還一下禮也是應該的。”我仍是不改可惡笑容。
  阿秀不禁笑罵道:“你這家伙非得將我也拉下水。”
  我立刻反駁:“你們可是世仇,是你將我拉下水的好不。”暗夜精靈和精靈兩族本就是誓不兩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