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5 屠血狂魔

“世仇,誰說我們是世仇?”阿秀搭拉著腦袋問我,一臉的不可置信,好像我說了什么驚天地泣鬼神的大話似的。看著我張大成圓形,可以塞下兩個鴨蛋的嘴形,阿秀輕松解說道:“你難道沒看出來,眼前的這位小姐是半精靈嗎?”
  暗夜精靈與人族的混血兒,這簡直是令人難以相信的可能,要知道半精靈向來為暗夜精靈所唾棄,猶其是眼前的美女,竟然也是個不可能存活在異大陸的另類。
  梅麗輕蹙眉頭,冷冷看著插科打渾的兩位少年人,但渾身的戒意卻沒半點松懈下來,她從眼前兩位少年的問答中感到深深的震驚,因為作為半精靈這個秘密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而已,對方一眼就瞧出了她的底細并借此打擊她的士氣,還真是不簡單。
  與她同來的兩位天級戰士也如她一般,全身上下崩得緊緊的,能對天級戰士一擊而殺的人,的確是需要花些力氣戒備的,雖然那只是偷襲得手,殺機往往隱藏在笑容下面。
  阿秀那極具殺傷力、俊美無匹的臉龐從陰影中顯現出來,剛才他一直躲藏在樹木的陰影中,雖然現出身形,卻因光線遮攔,讓人瞧不清他的真面目。此時的阿秀已將他那張魔法弓收回弓囊,但并不代表其不具威脅,倍受自然神寵愛的精靈在森林里有大把的方法可以將對手置于死地。
  我忍受著阿秀大力拍在肩上的力道,這家伙八成是故意的,差點沒把我給拍散了,要知道剛才我這一下殺進殺出,消耗巨大,身上也落了大小七處傷痕,肩上正好有這么一處,但為了顯現我們兄弟親密無間,我還不能有半點不爽的表現。
  但給面子也架不住巨痛,我還是忍不住唉喲了一聲,本來臉上帶著的可愛笑容頓時扭曲成一片。
  霸道的自然之力洶涌而入,席卷我的全身,將剛才的傷害減至最低,原來阿秀是借機給我療傷,可以說這里是他的地盤,進入森林的精靈猶如魚得水。
  看著我眥牙咧齒的怪叫,梅麗卻瞧著有趣又感頭疼,眼前這兩小家伙還真好玩,竟然借著插科打渾進行戰斗傷勢的治療,并有卓越的成效,要不是敵我關系,倒是可以切磋一下,交交朋友,只是這個精靈好像是異大陸的禁忌,已有十多年沒出現過了吧。
  “難道沒人瞧出來你是半精靈嗎?”阿秀好像想起了什么也很是詫異,按理說暗夜精靈是最痛恨血統的非純正性,對半精靈的敵視幾乎與仇視精靈相當。
  梅麗輕嘆了一聲:“這,你也知道,是了,你身上有精靈的血脈,你當然也知道了。”
  “閣下果然不愧匠師雅號,竟然想出如妙想天開之策,將所有反對力量扯入局中,一網打盡也只是時間問題。”阿秀試探著口風,希望從這位有著匠師稱號的暗夜國師梅麗身上套出點有用的東西。
  但梅麗豈是易與之輩,身經百戰,以舌齒之能縱橫千里,說服無數小族效忠暗夜,堪稱是暗夜帝國的智腦,這等小兒科的激將法又豈會讓她中計,她只是冷冷笑道:“你們這些跳梁小丑,怎么翻也翻不出帝君的手掌,當日帝君不肯用兵迷惘:一是憐才,二是不想讓黃金圣樹受到損害,豈料你們卻不知進退,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壞暗夜局勢,也怪不了我用上些手段了。”
  “海無涯貪得無厭,能容忍你這樣一個半精靈,必是貪圖你的美色,你跟著他有什么好處,不如跟了我們家阿秀,到時吃香的喝辣的,怎么著都行。”我理所當然想到了一個解釋梅麗這樣異類存在的理由,于是嬉皮笑臉地建議道。
  梅麗手指我和阿秀大笑不已,她身邊那兩位戰士也是滿眼笑意。
  我和阿秀面面相覷,我不解道:“這有什么好笑的?”
  “看來你并不是本土人士?誰都知道帝君最疼愛的是誰了,就是本姑娘我了,就算我想獻身于他老人家,恐怕也沒這樣的機會。”說到暗夜帝君,梅麗眼中充滿了崇慕之情。
  看來我還真彎曲了這位和海無涯的關系,梅麗這個人曾多次聽人提起過,都是又驚又怕,都說她年紀輕輕就爬上一人下萬人上的高位,必定與海無涯有一腿。誰料全是錯的,看來道聽途說未足可信。
  我臉上雖仍掛著壞笑,卻是毫不理會梅麗的詢問,但心里已在打著退堂鼓,口舌之爭已毫無意義,憑著這位梅大小姐出色的表現,想從他嘴里套出話來,很難。
  一聲怒吼震得整個森林都顫抖了,而這竟然是暗夜全面進攻的訊號,隨著梅麗神秘一笑,本體一陣扭曲,消失無蹤,迎面沖來的是鋼鐵的海洋,洶涌的鋼鐵洪流要將一切都毀滅。
  我和阿秀笑容也消失了,本來還好好說著話的主角梅麗閣下竟然不告而別,想來是使用了自然系逃匿魔法卷軸抽身而退,而那兩位天空級戰士卻迅猛地撲上來想纏住我們,剛才還在遠方的大部隊以百米沖刺的速度開始殺向我們。
  阿秀和我兩人不會傻到以為憑兩人之力可以與這樣的洪流相對抗,對視一眼,完全不顧形象,大呼小叫地向后方瘋狂掠去,但提請后面狂追不舍的弟兄們注意的是,我們兩人竟然都是腳不沾地,下面全是陷阱,傻比也知道應該避開了。
  再等我們站穩身形時,后面傳來的是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驚呼聲,救命是出現頻率最高的詞語,而這只不過是剛剛開始,陷阱大餐估計有夠他們忙上一陣了。
  正當大家樂不可支看著暗夜軍隊前仆后繼式地出丑時,壞消息卻傳來了,修羅王遇刺重傷,三支腳中的一支已面臨破滅邊緣,剛才的怒吼聲正是敵人陰謀成功后發動攻擊的訊號。
  出來傳遞消息的戰士在說完話后就當場氣絕,而他身上的信物卻證實他絕對是修羅王的親兵,我重重地呼了口氣,當機立斷,劃撥了一半的人手準備沖營救人。
  阿秀、可可、靜和吉蘭均被我留在了原地堅守,可可畢竟是眾人眼中的磐石,而阿秀智謀出眾,吉蘭指揮能力過人,靜冷靜果敢,四人相補必定可堅守住這塊可能是唯一突破敵人的橋頭堡。
  我長槍一揮,率先沖向了中央營地,后面跟著阿熊這個生死兄弟及眾多的反抗力量戰士,選人成了關鍵,因為根據事先的情報,所有的反抗戰士均向我們這個方向收縮,本來我們所要對付的并不是敵人,而是叛徒,此時原先潛伏的翼人、鎱族和蚓族被充分利用了其特性,。
  安吉爾阿姨的遇刺使計劃改變,中央營地混戰成片,敵我難分的情況下,暗夜軍隊也不敢冒然撲上去,但卻被重重暗夜戰士包圍了。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打開這個缺口,將里面的人救出來。
  上中下三箭齊發,暗夜軍隊猝不及防下吃了很大的虧,沒多少時間就被沖開了一個缺,后續的猿族戰士又靠先天的蠻力將這缺口擴大了數十倍,足以讓大軍得以通過,在密林中如蝗的箭矢只是浪費而已,戰斗變成了逐樹的爭奪,但在通過林與中央營地的真空地帶時,我們還是吃了點虧,折扣了不少人手。
  營地內的戰斗如火如荼,到處是火星、尸體、敗旗,尸體上插著的長短武器顯示這場內哄是如此的慘烈,等我們到達營地時,戰斗將近尾聲,叛亂的是兩個邊緣部落的七千人,但他們的突然發動,卻造成了近一萬人的傷亡,近半中高級將領的減員。
  有我們這支生力軍的加入,戰斗在十分鐘內就解決了,近千投降的叛軍被我毫不猶豫地下令亂刀砍死,現在正是立威三軍的最好時刻,阿姨已失去指揮戰斗的行動力,雖然認為這有傷天和,但還是知道我的想法,沒有阻止。
  果然在處決俘虜后,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變了,原先跟著我回援的戰士眼中的神情由尊敬變成了敬畏,而后續加入的卻是驚懼,并不是因為我殺俘的舉動,而是殺俘過程中的瘋狂,因為阿姨遇刺受傷這事,我幾乎是紅了眼,當場就尸爆了十多人,跟在后面的戰士都被濺了個滿身血肉,而對面殺過來的戰士更是直往后退,生怕我敵我不分。
  屠血狂魔的雅號正是此時在異大陸傳揚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