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6 料敵于先

潮水般的暗夜戰士開始發動對中央營地的攻擊,雙方現在都處于同一起跑線上,暗夜出動的是關東軍七萬人,展開了圍攻之戰,這些戰士精銳程度雖然不如前面接戰的三萬精選之旅,但也幾乎全是百戰余生的勇士,而我們這邊卻是匯集了三路援軍和中央營地的近千精銳,雖然在剛才叛軍引起的自相殘殺中損失了近一萬七千余人,但總人數還是達到了三萬五千人,只是對方兵力的一半,采取守勢并不吃什么虧。在有條不紊的指揮下,叛亂引起的混亂慢慢平息,安吉爾阿姨的苦心經營在這樣的壓力下顯示出驚人的效果,雖然損失了近半的中高階軍官,但在指揮上和執行上并未有絲毫的折扣和混亂,戰士們在軍官的指揮下各就其位。
  我僅是下達了堅守各就其位的簡單命令,就匆匆趕往阿姨身處的一個小帳篷,雖然我成了這支混合部隊名義上的最高階指揮官,但還是享受了解刃的禮遇,這些守護受傷修羅王的戰士為剛才的大意付出了代價,阿姨的重傷使他們更加謹慎,你想帶個小鐵片進去都不行。
  我也懶得和他們分辯什么,時間就是生命,踏入小小的帳篷,就感到一陣自然系魔法波動,細想看去,卻是數位自然系巫師正在替阿姨療傷,但這僅能治療皮肉之傷,對于筋脈、內臟的傷勢作用微乎其微,一撤魔法,傷勢仍舊還原,可能光系的魔法還有一定的效果,但這里是迷惘森林,光系魔法根本沒有施展的可能。
  阿姨的臉色沒有剛見到時那么蒼白,雪白的臉龐上倒是有些許血色,但我知道阿姨短期內要想靠自己的能力站起來,是完全沒有可能的。
  見到我進去,阿姨低聲制止了那幾位自然系巫師繼續施法的行為,她也知道這只是飲鳩止渴的行為,輕輕抬手將我招到了身邊,道:“小星,知道剛才犯了什么錯誤了。”
  我想也沒想就回答道:“剛才不應該氣昏了頭,將俘虜全殺了。”
  阿姨沒等我說完就輕咳了一聲,嘴角竟然帶出了一絲血絲,駭得那幾位自然系巫師繼續施放救治魔法。
  我也是大吃一驚,強運斗氣,雙手拍在了阿姨的肩膀處,將自己的斗氣強行沖入阿姨體內,我修習的雖然是獸神斗氣,但作為安吉爾阿姨的弟子,她的斗氣運行方法我是知道的。
  各人修習的斗氣方法千差萬別,兩人間的斗氣差別很容易造成互助時的走火入魔,這也是這個世界難得有人幫助他人恢復內傷的原因,所以除非熟悉對方的斗氣運行方法或者是同種同源斗氣可以為對方治療外,其他任何救助只會雪上加霜。
  片刻間,我的獸神斗氣已在阿姨身上經脈內運行一周,將阿姨身體內激蕩的斗氣平復下來,過程雖短,但其間的困難卻是重重,要不是熟悉阿姨的行功方法,可能要大費一番手腳,暗算者滯留在阿姨體內的陰寒斗氣被我強行煉化,經脈內臟的損傷卻得不到修復,這任何人也幫不上忙,還要阿姨自己慢慢恢復。
  阿姨再次輕咳,將體內的陰寒斗氣連同淤血一并噴出,霧鎖眉頭終舒展開來,贊道:“小星,沒想到你的獸神斗氣都快突破日耀級了,可喜可賀啊。”
  我并無半分喜意,因為我的修習又到了瓶頸處了,我只是因緣巧合下得到了一半的獸神斗氣運行圖,如今已是修到盡頭,看來沒有另外半份獸神斗氣運行圖,想進階那是全無半點可能,但眼前也并不是解釋這個的時候,我問道:“阿姨既然知道不妥之處,為何不攔阻。”
  安吉爾阿姨輕聲笑了笑:“你擺明了借殺俘立威三軍,我此時觸你霉頭,可不利于接下來的突圍大戰。”
  我面上一紅,赧然道:“阿姨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蟲,連這個也猜到了。”
  阿姨輕啐一聲,罵道:“你這小子才是蟲呢,從小到大處處奸滑,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你打的什么鬼主意還瞞得過我不成?只是一會的突圍,敵我間這一大片空曠之地,看來又要有不小的損失。都川這個吃里扒外的家伙,可惜讓他逃了。哼”說到后面,已是連聲怒責,這畢竟是她親自帶出來的部隊,任何大的損傷都比割肉還心疼,都川率部隊的叛亂可是造成了聯軍近一成半的傷亡哪。
  我輕聲安慰道:“阿姨,勝敗乃兵家常事,不必介懷,其實我是有突圍的法寶,才毫不猶豫下達了屠俘的命令。你看,這是什么?”
  說完,我掏出身上的一卷魔法卷軸,攤了開來。
  阿姨猜疑地看著魔法卷軸,卻并不知道這到底有什么作用,在這迷惘森林,除了自然系魔法外,任何魔法都會失效。阿姨對于魔法雖不精通,卻知道自然系禁咒魔法的威力覆蓋范圍也僅是方圓數十米,在這自然之力強盛的迷惘森林,雖然自然系魔法有加成作用,但禁咒威力卻是減成的,自然之妙,真是無法以言語形容。況且這卷軸上畫的是遠古魔法陣圖,她根本不認識。
  “咦,這難道是瑪雅族的鎮族之寶,自然風暴魔法卷軸?”阿姨不識貨,那幾位自然系巫師中卻是有人認得的。
  我得意地笑道:“正是。”
  阿姨狐疑地看著我,問道:“你怎么會有瑪雅族的鎮族之寶?該不是???”
  我面無半點羞愧之色,大點腦袋道:“不錯,正是從那瑪雅巫師身上順手牽羊的。”
  頓時那幾位自然系巫師炸了鍋,瑪雅族人到底有朋友之義,在他們身上偷東西的確不妥。
  我一反駁就將他們的話蹩了回去:“朋友之義,放他娘的狗屁,暗夜這次突襲數百里進入迷惘森林核心地帶,以瑪雅族之能,會不知道這么大的動靜,卻連半點風聲也沒透露出來,媽的,我要是不把他們拖進來,讓他們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大家只有被各個擊破的命。”
  這些老頑固巫師聽完自然大點其頭,阿姨也是玉顏微怒,輕點頷首,算是贊同我這不問自取的小偷勾當。
  阿姨輕聲囑咐了我幾句重要的話,也就是如今營內主要將領的特點,圍困我們的暗夜軍隊的攻防特色,以及對方可能出動的禁軍中的精英錦馬營,這是一支特別的部隊,人數在一百人以下,各有所長,全是精英中的精英,擅長刺殺敵酋,攻堅等艱難任務,我細心憐聽下,重重地點了點頭,對于可能出現危及自己生命的力量,我總是特別當心。
  一刻鐘后,我已站在三位身披水藤戰甲的首領騎士面前,果斷地下達著命令。同一時間,主攻方向也由飛馬騎士小隊傳遞給成犄角的另兩支部隊,暗夜雖然也有空中力量,但在叢林中要想攔截飛馬騎士,也力有不逮。
  這是一次與敵競智的特殊作戰,對方以二比一的實力對比大大優于我方,而我方卻占據著突圍方向的主動,樹林中軍力的調動,軍隊的配合均困難重重,在局部上,我們并不占劣勢,現在最重要的是雙方料敵于先的水準,如果突圍方向選擇錯誤,我們就會一頭扎在鋼板上,想回頭也困難,一旦作戰,我們也會面臨敵方的困難,調動會很麻煩。
  我們將進行三波攻擊,第一波由中央營地發起,這一波的攻擊會相當猛烈,如果有機會洞穿敵軍防線,這一支部隊會毫不猶豫的突圍而出,一旦受挫,部隊將回收向東北方的聯軍靠攏,發動第二波攻擊,但一輪卻是仰攻,真正的攻擊是阿秀所率的西北方聯軍,他們將不顧一切代價打開缺口,以使整支部隊脫困而出,如果那里仍是以敵軍主帥率主力鎮守,我們非得撞得頭破血流,但我卻料她必定分兵兩翼,因為他們前面的陷阱不但攔阻了他們的攻擊路線,同時也攔阻了我們的突圍之路,我們必不會從這條明顯意義上的死路突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