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本書已完本新書出序(給個意見)

李唯心,野生動物保護司的新任司長,在副職崗位上兢兢業業貢獻了八年,終于得到了上級賞識,得以晉升。如今他正在寬敞的辦公室內,愜意地斜坐在一張轉椅上,將腳高高擱于辦公桌面,享受著夏日空調所帶來的陣陣清涼。同時,他手中正翻看著最新的人事檔案。翻看了半天,卻沒什么意思,李唯心將一份新入公務員的資料檔案隨意地扔在辦公桌上,將腳放了下來并坐直了身子,打開了辦公桌上擺放著的電腦,這是前任留給他的唯一辦公用品,野生司是個窮部門,全靠財政補助吃飯,所以新官上任的李唯心也唯有擺出節儉的樣子,沒馬上換臺新電腦用用。
  隨著電腦的啟動,李唯心卻是傻眼了,因為電腦啟動后竟然出現了藍屏密碼輸入畫面,也就是說沒有密碼,誰也無權察看這臺電腦內的資料,李唯心當副職多年,當然知道這臺電腦里的資料絕大部分是絕密的,有不少還是連他這個二把手也不知道的呢。這也是他沒換電腦的原因之一吧。
  正想叫林秘書進來一下,李唯心突然想到老上級臨走前曾交給自己一張紙條,里面好象記著什么數字,可是自己一忙,不知道扔哪了,那應該是這臺電腦的啟動密碼吧?
  在指示林秘書翻箱倒柜忙活了半天后,李唯心終于拿到了那張被遺忘的字條,上面果然有一組數字和字符組成的秘碼,他匆匆輸入這些混合數字符號后,電腦開始顯示出另外一組驗證程序,并有語音提示:“您好,李唯心司長,您現在將打開的是野生司的絕密檔案,請您輸入您的開啟語音、虹膜掃描和指紋。”
  話音剛完,辦公桌電腦前的桌面突然裂開一個大口,彈出麥克風、虹膜掃描儀和指紋驗證器,李唯心不禁有些心驚,他是軍人出身,對于軍隊的保密程序也是相當熟悉,但據他所知,即便是海外秘密特種任務的保密級別也沒這么煩瑣的保密程序,要知道即使一人身死,也不可能同時丟失三樣人體身份資料,更別說闖進這處于政府大院內,嚴密保護中的野生司(很奇怪,野生司竟然與軍部這樣的強勢機構同處一地,其受保護程度可想而知)。
  忍不住好奇心的催促,李唯心在支走了守候一旁的林秘書后,就迫不及待地完成了語音識別,虹膜認定和指紋掃描的程序,終于進入了野生動物保護司的絕密檔案庫,語音提示接著響起:“李唯心司長,您現在所看到的全是SSS級絕密檔案,不可復制不可刪除。”
  匆匆瀏覽了幾個文件夾后,李唯心的冷汗就涔涔地下來了,他沒想到他在野生司工作了八年,并且擔任的還是領導職務,卻有如此之多的秘密不為他所知,像野生司這樣一個邊緣部門,他所了解的卻僅僅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
  千里之外的日本名古屋市,第一十七屆世界野生動物保護大會正在此地熱烈召開,中國代表團此次派出的代表有二十七人之多,這是經費匱乏的野生司難得的大手筆,代表團的團長正是野生司的副司長張浩民。
  日本與我國相鄰,時差只有一小時,影響并不大,此時講臺之上,一位日本學者正洋洋灑灑讀著報告,張浩民越聽越想笑,一個人口極度膨脹的國家,一個肆意捕獵鯨魚的民族,動物的生存空間早就稀少到令人發指,他媽的也好意思談什么野生動物保護,要不是有特別任務,他才沒這么好的興致跑這趟差事。
  與張浩民一樣無所事事的大有人在,不少國家的代表早就哈欠連天,要不是顧及東道主國家的面子,早就中途退場了。無聊之中,張浩民不禁想到了唐心這個混蛋,當年野生司的超級損友,這家伙不知道又帶他那組人上哪干缺德事去了,要不是知道這家伙不好色,絕對想到的是“為國爭光”去了,日本的援交可是享譽全球的。
  真想不通這家伙怎么能十多年保持一貫不近女色的作風,難道失憶的那兩年真的有副作用不成,將一個近乎色狼的家伙硬生生改造成絕緣體。但張浩民又何嘗不羨慕唐心,短短的兩年,與自己同一起跑線的唐心就拉開了與其的差距,這十多年來,任自己如何努力,還是追馬不及。
  -------------------------------
  名古屋是日本愛知縣首府,是僅次于東京、大阪和橫濱的第四大城市。它于本州中西部,瀕臨伊勢灣。由于該市介于首都東京和古都京都之間,故有“中京”之稱。面積為376平方公里,人口210萬。
  名古屋的中心地區是日本規劃最好的城區,游客很容易認識道路。市內綠蔭夾道,鮮花吐芬。名古屋港灣隱蔽,不受風浪影響。市內有許多鐵路干線和公路干線通過,旅游業較為發達。過去,名古屋因為古跡而獲得了美譽,現在,名古屋因為其發達的工商業而舉世聞名。它是綜合性的大工業城市,紡織業和造船業非常發達。它也是日本三大批發商之一。愛知豐田汽車銷售公司與松坂屋百貨公司是全國聞名的大商業企業。名古屋是一個充滿了活力的城市,它有眾多的娛樂中心、購物中心、博物館、會議中心。
  市內高層建筑之一正是松田電子經貿有限公司的總部大樓松田大廈,樓高兩百五十五米,層數也達到了七十八層。它正處于名古屋商貿中心區,在離它不遠烈日暴曬下的街道停車位上,停著一輛不起眼的本田房車,與外表不同的是,車內有著極其精密的電子儀器,連接著數臺計算機,通過衛星對松田大廈進行嚴密的監控。
  本田房車內共有三人,兩男一女,其中一頭白發的青年男子正在擺弄著那些計算機,手中不停地敲打著鍵盤,嘴巴也沒閑著,碎啐叨叨念叨著:“頭也不知道跑哪買吃的去了,都快一個小時了,也不怕餓著我們美女和熊老大。”
  半睡半躺在一張躺椅上的壯碩男子,嘴巴里啃著干巴巴的面包,呵呵笑了聲,嘟噥道:“熊貓,哥們以后是吃香的喝辣的還是窮要飯就看你的了,悠著點啊。”
  坐在一旁身穿緊身休閑裝的漂亮女子,以修長的手指擺弄著指甲刀,邊銼著指甲邊說道:“放心,估計頭是踩線去了,餓一會也死不了人。你還是盡快搞定松田的電子防御系統吧。”
  “娘的,怎么每次都是我做苦力啊?”白發男子手指如飛,但嘴巴也沒閑著,不滿地咕噥起來。
  漂亮女子瞧也不瞧他一眼,冷哼道:“要不呆會你鉆下水道,我來搞接應。”
  白發男子剛大功告成,停下了手中活計,聽到漂亮女子的這番話,不禁嚇了一跳,趕緊撇清道:“姑奶奶你還是饒了我吧,我可受不了那味。”說真的,他還真是奇怪,一般女子聞到點臭味就受不了了,但眼前的美女卻好似對鉆下水道樂此不疲。
  “德行,瞧把你嚇的,不就是具腐尸嘛?”壯碩男子嘿嘿干笑道。
  聽到腐尸兩字,白發男子忍不住有點想吐的感覺,這是他的死穴,兩年前出任務時,在下水道不慎觸碰到腐爛尸體的超惡心恐怖經歷,令其連續吐了兩天,最后連苦膽水也吐不出來,這也成了他令朋友們取笑的事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白發男子立刻出言反詰:“大熊,你以為自己有多出息,我可是聽說你首次出任務時還尿過褲子呢。”
  銀鈴般的笑聲頓時在車廂內回蕩,要不是車內部經過特殊的隔音處理,肯定會引起巡警的注意。
  沒有什么比在女人面前揭露自己的糗事更令人發窘了,叫大熊的男子和白發男子頓時唇槍舌劍,互相攻詰起來,漂亮女子只是不斷發出悅耳的笑容。
  后車門突然被打開了,剛才還悠閑坐在椅上的三人動如脫兔,迅速從椅上彈起身來,其中兩人還掏出了M5微型自動手槍,迅速上瞠,槍口所對的位置正是車門處。
  雖然車廂內部的結構光憑打開車門是看不到的,因為還有一道密不透風的黑色簾布相隔,但來人能在三人的眼皮底下潛近車旁,打開車門而并未觸動車門上的警鈴,必是一流的好手,手槍其實只不過是掩飾攻擊的武器罷了,對于潛入者根本起不到半點作用,耍心眼的漂亮女子和白發男子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讓對方掉以輕心。
  闖入者似乎聞到了危險的氣息,低啞而略帶磁性的聲音傳入車廂內:“是我。”隨著聲音,來人將后車門又咣當一下關上了,揭開簾布而入,手中還提了不少袋子,隨手往桌子上一扔,頓時一股油炸食品的氣味沖入三人的鼻孔。
  白發男子等三人聽到來人的聲音后,卻沒半點松懈的樣子,直到見到進入者的臉孔才收斂起殺機,漂亮女子隨手將M5插回小蠻靴內后,懶洋洋坐了下來,埋怨道:“頭,你怎么每次都這樣,不知道人嚇人要嚇死人的。”
  白發男子剛要接過話頭,卻見來人將袋子扔上了擺放電腦的桌子,立刻搶上前去拿了下來,罵罵咧咧起來:“頭,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將飲料扔電腦邊上,要是不小心當了機,一切全白忙活了。”
  進來的男子長得平凡至極點,一頭濃密的黑發不知道有多長時間沒理過了,將兩只耳朵全遮住了,高高的鼻梁上架了一副金絲邊眼鏡,將一雙小而無神的眼睛收藏在玻璃鏡片后面,櫻桃小嘴要是長在女孩子臉上還是相當可愛的,可惜卻生錯了對象,五官的構成中,唯一出挑的鼻梁慘被眼鏡占領,加上高而瘦削的身材,一身廉價的休閑裝,整一個小知識份子形象,要是擺在二三十年前,這樣的人可能還較受尊重,但現在卻是屬于一抓一大把,一花盆砸死叁的平凡人。此時這個平凡人卻沒一點的惶恐,半點歉意,反以極其囂張的語氣道:“熊貓,你小子是不是欠扁啊,沒看到我買的全是盒裝飲料。”
  叫熊貓的白發男子頓時無語,頭的功夫他是領教過不知多少回,也沒少挨打,雖然他嘴上功夫很是了得,但對于向來不崇尚君子動口不動手的頭來說,還是少惹為妙。要知道這位在外人眼里的好好先生,對待組里兄弟時,可是出了名的變態,弟兄們沒少吃過苦頭。
  熊貓的無語并不代表沒人敢提反對意見,漂亮女子見到一桌子的油炸類垃圾食品后,立刻將聲音飚到高八度:“頭,你買的是什么垃圾啊?這是人吃的嗎?...”
  話沒說完,卻看到平凡男子和熊貓呆看著正拿著漢堡大啃的大熊,好在這位壯漢并不介意某位女子的語病,漢堡雖然比不上饅頭好吃,但比起干巴巴的面包來說,還是強了不少。
  平凡男子以平靜到極點的聲音回復高分貝:“垃圾?這都花了幾百塊了,我們四個人一天的伙食補助才四百塊,只夠吃這么一頓,要想吃好的,自己掏錢吧。”整一副居家婦男形象,精打細算的很。
  美女恨恨道:“你還真是個標準的守財奴。”
  熊貓趕緊打岔道:“頭,你不知道這兩天美女減肥中嗎?這些高熱量垃圾食品可是減肥大忌。”
  “減肥,”平凡男子詫異道,“美女,你不會燒壞腦子了吧?”
  美女忿忿道:“你才燒壞腦子了呢。”
  平凡男子微微一笑道:“減什么肥啊,你再重個三四十斤,阿龍這小子也不敢不要你。”
  大熊和熊貓偷偷竊笑,誰都知道戴了副金絲邊眼鏡的龍鷹,在外人面前酷得不行,在老婆面前卻是連屁也不敢放一個,百分百是個妻管嚴。
  美女聽到這調侃之言,頓時有爆血管的沖動,聲音再度拔高:“死唐心,老娘不發威你當我病貓啊,是不是皮癢欠揍了。”聲音飚高到連整個車都輕微晃動了下,幸虧這車經過隔音處理,否則肯定有人要撥電話報警了。
  這平凡男子竟然是張浩民惦記著的野生動物保護司珍禽科科長唐心,他不開會卻跑到這里來了。如今他卻是帶著懶洋洋的笑容看向美女,道:“注意形象,你看你百分之百的河東獅樣,打死我也不相信阿龍這小子不是妻管嚴,哈哈。”在組里,也只有唐心敢開鳳鷹的玩笑,連禿鷹那樣的老油條也不敢。
  大熊和熊貓再也忍不住笑意,笑出聲來,美女聽到唐心的這番話先是氣憤要死,但旋即冰臉解凍,也笑了起來,這笑聲好似會傳染一般,轉眼間四個人已笑得東倒西歪了。
  好半晌,笑聲終于止歇,美女盯著唐心看了好一會才道:“心哥,自從我哥去了,好長時間沒見你笑得這么開心了。”
  唐心不禁陷入沉思,禁不住又陷入那一段塵封往事。
  --------------------------------------
  李唯心輕抹了下額頭的冷汗,卻翻到了一個最新的文件檔案,是關于此次野生司日本之行的。本來他是想親自參加這兩年一次的盛事的,但不知為什么卻被張浩民那小子搶了先機,在看到這個絕密檔案后,他知道為什么了。
  檔案的內容只有簡單的六個字:“刺殺松下浩二”。這是死灰復燃的軍國主義狂熱份子,同時又身兼日本第二大社團黑龍社的社長,出行都是前呼后擁,保鏢成群,加上其柔道黑帶的敏捷身手,任何想刺殺他的行動,都要付出相當代價。
  正因為刺殺難度相當大,這次隱身于野生司內的秘密組織竟然派遣了十七人之多的刺殺小組,也就是說這次野生司出行大會的人中,多半是刺客身份。
  李唯心翻開了這些人的介紹檔案,其中隸屬鷹組的四人,全來自珍禽科,分別是唐心、熊百文、潘塔和張小美。
  熊百文,男,二十七歲,綽號大熊,六年前加入鷹組,代號戰鷹,擅長自由搏擊、散打和重型槍械,攻防能力超強。評價:自力鷹于五年前殞亡后,添為鷹組頭號攻堅手和人體肉盾。
  潘塔,男,二十五歲,綽號熊貓,三年前加入鷹組,因一頭前衛的白色染發,代號被戲稱為白頭鷹,擅長計算機、狙擊類槍械。評價:網絡通信和單兵狙殺的天才。
  張小美,女,二十六歲,綽號美女,七年前加入鷹組,代號鳳鷹,擅長空手道,泰拳和精密電子儀器。評價:超一流的盜竊能手,滲透專家。
  唐心,男,三十五歲,鷹組組長,代號血鷹。評價:力鷹殞落后暴發出的狂暴戰力和血腥手段令所有人膽寒,雙手應該是其最佳武器。
  李唯心卻知道檔案上面的內容并不全面,光看這些家伙完成的變態任務,就知道這些人擁有常人沒有的能力,因為其中一件案子正是他聽說過的,偵破張家七口滅門案,據說是成精的野獸所為,正常出動的公安部刑偵二科也損失了數位精兵強將,但在這些家伙完成的任務中,這只是最低級的,連C級任務也算不上。
  --------------------------------------
  “頭,做成這筆,咱有多少好分啊?上次阿聯酋那次才分到幾萬多美金,一個月就花光了。”熊貓不合時宜的聲音打破了唐心的思緒。
  “你他媽也省著點花,別跟個種馬似的,到處逛夜總會那種銷金窟,再多錢也經不起你折騰。”唐心毫不給面子,竟然當著美女的臉揭起熊貓的短來了。
  美女臉微微一紅,卻并不在意,仍是很開心道:“看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唐大哥又回來了,真想念從前的日子啊。”
  大熊也是嘆了口氣道:“要是力哥還在就好了,要不是龍組那群白癡,唉。。。”
  熊貓輕拍了下大熊的肩膀,以示安慰,這五年來,大家對于力鷹之死都是耿耿于懷,熊貓加入時力鷹已死,但其人格力量竟然能影響所有鷹組成員,令其神往。
  鷹組與龍組的合作也已多年未進行,但這次上級出于任務難度考慮,還是讓鷹組出動了掩護小隊,并由唐心帶隊,以保證任務的順利完成。
  但現在這四位的行動卻與刺殺任務完全沒有關系,鷹組擅長的并非攻堅,而是情報收集和狙擊掩護,他們需要的資金并不能完全依靠國家撥予,而是靠商業情報的交換,以商業間諜來形容一點也不過份,唐心他們現在做的就是閑暇之際打秋風,目標正是松田電子的玩具設計高精端程序。
  唐心拍了拍手,吸引到大家的注意力后道:“往事已矣,我們還有事情要做,熊貓,準備得怎么樣了。”
  熊貓立刻換上了一臉得色,道:“頭,你放心,我已成功侵入松田的電子防御系統,想什么時候癱瘓都行。”
  唐心輕點了下頭,轉向美女問道:“美女,鑰匙和指模搞定沒?”
  松田象許多是老牌企業一樣,電子防御系統做得相當出色,但并不代表沒有漏洞,任何防御系統都有后門,所以在電子化的今天,相當多的企業還是有機械鎖的存在,機密檔案都是雙重保護的,要想竊取到這些機密就必須潛入機密室,所以唐心才有這樣的問題。
  美女嬌笑道:“放心吧,我美女出手一個頂倆,田中那家伙可能連鑰匙被我復制了也不知道吧。”美人計無論古今中外,都能大小通吃。
  唐心笑問道:“沒讓那家伙撿什么便宜吧?要不回去阿龍那小子不會放過我了。”
  美女嬌嗔不依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唉,為了套那家伙的指模,只有吃點小虧了。”
  唐心呵呵一笑:“現在只剩下機械鎖的密碼了,美女,還是要靠你啊。”
  “現在布置一下各人的行動,”唐心說到這看向了熊貓,“把三維立體圖打開。”
  熊貓在鍵盤上一陣操作,一個虛擬立體的松田大廈顯現在眾人眼前,四人往上一圍,唐心開始分配各自的任務。
  “行動于七時開始,熊貓關閉松田大廈所有電源,美女和我有十分鐘的時間潛上機密檔案室所在的七十層大樓,大熊負責監視器線路重接工作,十分鐘后,電源重新開啟,熊貓進行無線電截聽,以確保沒有訊號傳出大樓,我負責清理樓層,美女開鎖,大熊注意大廈外圍的警戒,我和美女半個小時后撤退。”唐心邊說邊指劃著進出線路。
  “半個小時,時間會不會太緊了點。”美女輕皺著眉頭,要知道德國卡利門業所生產的機械防盜門是世界是最好的,被銀行業大量使用,以她的身手,最快也要二十五分鐘才破得開,這已是頂尖盜賊的水準了,加上打開中央電腦盜取軟件所需的時間,放置病毒所需的時間,應該相當緊張。
  熊貓笑道:“美女,只要你能潛入檔案室打開電腦,你們就可以撤退了,后面的事情就交給我了。對了頭,有必要清理樓層嗎?”
  唐心拍了下熊貓的腦袋,罵道:“巡邏時間是二十分鐘一班,不清理樓層等著對方報警啊,你還真他媽的笨。”
  “靠,頭你也不用打我腦袋吧?越打越笨了。”對于拍腦袋這樣的愛好,熊貓還是相當反感的,嘀咕起來,“有電信屏弊怕個鳥啊。”
  看到唐心再度抬起的手,熊貓下意識地用手抱住了頭,但還是被精確擊中剛才中招的部位,熊貓不禁嘆惜:為什么每次都躲不過呢?看來下次要戴個安全帽才行,不然真要被敲傻了。
  美女在一旁數落道:“說你笨你還真笨了,電信屏弊有什么用啊,人家從七十層隨便扔張椅子下去都會引來一群警察,到時候脫身就困難了。”
  “大熊,那些蒼蠅搞定了沒?”自從一年前東京靖國神社爆炸案后,日本監察廳對于短期入境的外國人,尤其是中韓兩國公民,總是不怎么放心,總是有專人監控行蹤。
  “都是些街頭小混混,輕松搞定。”以大熊的身手,要這幾個人消失也不是難事,當然為避免麻煩,不驚動日本警方,還是敲暈了了事。
  “日本的忍者還是相當麻煩的,相信松田大廈至少有一名中忍存在,大家行動時要小心些,不要觸動什么禁制。”對于鷹組的四位精英份子來說,中忍只是小菜一碟,但觸動忍者布下的禁制,讓其將忍者通信訊號發出,將招來數之不盡的麻煩,其家族的各階忍者都會蜂擁而至,讓他們纏上了,對深夜的刺殺任務不利,畢竟現在大家是在打野食,上不得臺面的。
  對于忍者的分類有許多種,一般的劃分為上中下三等,等級間的差距是天與地之別,一名頂尖的中忍根本無法對抗最低階的上忍,當然刻意隱藏實力另當別計。
  “遇到忍者我們會小心的,務必一招殺敵。”美女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講出了三人的心聲,熊貓和大熊也點頭贊同。
  唐心雙肩輕聳,嘿然一笑道:“記得毀尸滅跡,不要老讓我來擦屁股。”此話說得美女臉又漲得通紅,上次的任務就是因為她心慈被敵反撲,幸虧唐心及時相救,畢竟是理虧,被戳到痛處的美女也只能干忍,心里卻在想著如何聯結小女子唐珈琪,一起報復這沒口德的無良中年男子。
  -------------------------------------------
  李唯心看著關于唐心的簡短介紹,陷入沉思中,一直以來,他最瞧不起的就是這位珍禽科科長,本身不好好工作,疲懶度日也就算了,連帶手下那些科員們也沾染了其性格,一個個全是遲到早退,沒有一個安生上過一天班的,而對于自己的指責總是陽奉陰違,可氣的是上次這小子做出的保證,竟然連個屁都不是,當時這家伙保證第二天全科不發生遲到早退現象,好家伙,第二天竟然全科十幾號人全失蹤了,氣得自己差點沒抓狂。
  事后丁局長的解釋讓自己很是郁悶,這幫家伙竟然全都前往西藏考察了,眾所周知,西藏的珍稀鳥類不少,但他們的目的地是喜馬拉雅山脈的冰原地區,不要說偷獵者,即便是本地人也很少在那里見到珍禽,這個籍口讓自己頓時有頂撞丁局的沖動,珍禽科本就與禽保科有重疊的之處,應該撤銷才是,現在看來,珍禽科和許多非職能科室一樣,只是對外的一個晃子,這群家伙竟然是執行特殊任務去了,難怪野生司的非自然死亡率竟然如此之高,短短五年,就有二十二人為“動物保護”工作貢獻了生命。
  細看鷹組近五年的海內外出動紀錄,無一次失手,無一傷亡,這與龍組、虎組的紀錄相比,優勝許多,不過鷹組承接的全是外圍任務,不象龍虎兩組接的都是重頭戲,傷亡也在所難免。
  -----------------------------------------
  各自任務布置完畢后,唐心臉色一肅,以鄭重的語氣道:“此次行動如果稍有異常,立刻撤出,分散撤退,一切以任務為重,大家務必于11:00前到達指定位置,明白了嗎?”
  美女等三人也是臉色一整,哄然應喏。這次的任務動用了龍、虎、鷹三組共十七人,并出動了龍組和鷹組組長,是很少有的事情,可見上面對于這次行動的重視程度,不容有失。
  大家匆匆吃了點洋式快餐,美女為保持行動時的體力需要,也勉為其難吃了點,其后各自閉目養神,只有熊貓還在鼓搗著手提式電腦,他必須時刻保持警惕,畢竟侵入他國衛星,對松田大廈進行監控,很容易被衛星控制國發覺,每半個小時,他必須更改下IP地址和侵入后門程序,以防止對方高手的追蹤。
  時間滴溚滴溚地過去了,六點半時,車廂內同時響起了數只電子表的鬧鈴聲音,顯示行動時間的到來,唐心等在聽到鬧鈴聲后,立刻會聚到一起,對了下時間,在爭分奪秒的行動中,電子表時間的同步性非常重要,這也是大家采用德國制歐寶電子表的原因,這是世界上頂尖的精確計時工具,據說兩只表間的同步性能偏差率低于萬分之一秒。
  唐心、大熊和美女飛快脫下了外套,里面穿著的正是黑色緊身衣,便于行動的靈敏性和隱蔽性,準備出發時,大熊身上背了數個事先準備好的錄影器,腰間纏上了不少電工工具,而美女跨間帶著一套精制開鎖工具,但你打開看時,只會看到一套修甲套裝,這是經過千錘百煉改良的結果,是她賴以吃飯的好東西。而唐心卻是帶著兩個背包,這是兩套降落傘,雖然可能用不上,但有備總是無患。
  槍被留在了車內,不知道哪個白癡曾有這樣的經典名言:開玩笑,商業間諜用槍殺人,那可是要坐牢的。當然對于眼前的四位來說,槍這樣的東西只是掩飾能力的絕佳武器,是麻痹敵人的好工具,但在偷竊行動中卻可能成為累贅,能不帶還是不帶的好。
  問心,以綜合實力而言,在世界商業間諜組織中絕對可以排在前十位,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成立達十年之久的間諜組織卻從未有失手的紀錄,也無任何蛛絲馬跡留給破案人員,正因為其百發百中的高成功率,成為了許多公司盜竊對手公司機密的絕佳人選,尤其是日資公司,這些年來損失了不少高精尖的技術。按理說,偷竊總會不小心留下尾巴,即便是排名第一的天使之手也有失手的紀錄,但問心卻做到了,原因說穿了很簡單,因為問心是鷹組的外圍勢力之一,誰也不會懷疑這樣一個間諜組織的精英分子,竟然是由政府公務員組成,而且還是籠罩在機密保護圈內,即便是中國的警察部門也休想獲得他們的資料和紀錄。
  對于組員的能力,唐心是絕對信任的,尤其是美女,她的開鎖技能不是蓋的,從童年開始每天長達十小時的專業訓練讓她成為超一流的盜賊,真不知道她那變態的師傅是不是偷東西走火入魔了,否則怎么能讓豆蔻年華的女孩子每天對著機械鎖過日子。美女加入鷹組純屬巧合,當年要不是龍鷹與她墜入情網,也不會將這位頂級的骨灰級女賊拉入鷹組了,也讓問心多了一張王牌,她可是問心名聲大噪的絕對功臣。
  松田大廈的保安系統是做得相當出色的,但任何東西都有漏洞存在,電力中斷會引起松田大廈電子防盜系統的短時間癱瘓,后備電源的使用本可以彌補這樣的漏洞,但他們這些專業商諜,怎么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在松田大廈陷入一片黑暗中時,保安人員在開啟備用電源時卻發生了漏電事故,備用電源箱被滲水擊穿,雖然已是晚上七點,但仍有不少加班的職員坐在辦公室內,突然的停電加上電話不通、手機等全失去信號,頓時使大樓陷入混亂嘈雜中,唐心和美女就是乘這樣的混亂,從樓梯跑上七十八層,中間還打暈了兩個拿著手電的保安,娘的還真不是蓋的,十五分鐘哪,七十八層,差不多可以申請吉尼斯了吧。
  大熊的手腳也是夠快的,十五分鐘內搞定了攝像安裝工作,在電力恢復之時,他已按時抵達了松田大廈門口,監視著里面的舉動,在這一刻電話、手機等又恢復正常的工作,唯一與十五分鐘前不同的是,有兩只“老鼠”已偷偷溜入“糧倉”。
  松田櫻子,女,二十五歲,高級二階忍者,是松田家族的守護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二十五歲前能進入高階忍者的行列,需要的是極端刻苦的修行,尤其是女子,更是難上加難,她們倍受前輩的折磨,無論肉體和身心都受到極端的摧殘,但如果能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中挺過來,絕對是韌力驚人,在技巧上的天賦往往令女性忍者在行動中更為詭異,而櫻子就是這樣一位難纏的女性忍者。
  但即便是這樣的優秀武者,也有其致命的缺點,那就是盲目的自信,她出刀的時間、方位不可謂不絕,幾乎是避無可避,但唐心在她身形突顯的瞬間即閃電般敲上其出刀的雙手腕脈,松田櫻子只覺虎口微麻,珍若性命的忍者刀竟脫手而飛,落入我的手中,忍術還未來得及使用,忍者刀已架在脖子之上,雖然她有逃生的秘技,卻硬是不敢使出來,因為她心里有種直覺,即便是使用血遁這種極其損耗元氣的忍術,也沒半點脫逃的可能,她的氣機竟然全被鎖定,此時身受多年訓練的能力體現出來,意志堅若剛鐵,忍者即便以身殉道,也必讓對方付出慘重代價。
  因為長期坐鎮松田大廈的緣故,松田櫻子并未像一般忍者一樣,以黑巾蒙面,而是將其英秀的面龐展露人前,充分發育加上長期鍛練使其身材勻稱,比起一般的倭女,身材也是高挑不少,尤其是兩條美腿修長,的確有吸引眼球的資本,讓人有犯罪的沖動。但此時的她卻看不到對面之人哪怕一點欣賞之意,直視的眼神好似看著一具尸體。
  唐心心里一聲暗嘆:好一個英氣勃發的倭女,還真是不多見,只是這媚惑男人的手段還是差了那么一點點,冷冰冰的氣質絕對讓所有想搭訕的異性閃人。身形卻沒半點放慢速度,一晃間,鬼魅般閃到了松田櫻子身后,手刀對著脖頸直劈而下,毫無半點憐香惜玉之意,唉,辣手摧花這種大煞風景之事也干,要是美女注意這邊,事后肯定又是一番數落,但此時她的全部心神卻在眼前的機械鎖之上,專注本就是他們這行所必須的,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憾動他們的心神,失之毫厘,繆以千里。
  實力的差距并非致勝的關鍵,唐心只覺眼前空間微微扭曲,自己的手刀竟然劈在殘影之上,本應被敲暈的美麗倭女竟然憑空消失,嘴角不禁冷冷一笑:區區忍者遁術,竟敢班門弄斧。雙手一搓間,周圍空間又是一陣扭曲,本來已逃到外圍的松田櫻子突然感覺好像被什么束縛一樣,逃逸速度頓時放慢至極點,接著脖頸處一痛,眼前一黑已是暈倒,令她駭然的是自始至終她都沒瞧清對方的廬山真面,唯一的印象只是冰冷至極的眼神。
  連續輕微的答答聲傳到唐心的耳中,他嘴角泌出詭異的笑容,美女已然得手了,盜王之王的徒弟可不是蓋的,這個世上能難倒她的防御措施還真不好找,他跟著美女飛速閃入松田集團最核心最機密的密室。
  五分鐘后,該盜的盜,該毀的毀,唐心徹底得連人家的備份機器也沒放過,直接格完了再砸,等維修人員拿到碎成數百塊的硬盤,也只有無奈地罵娘了。主機雖然完好無損,但其中充盈著無數的病毒程序,所有的數據已然不復存在,松田集團的計算機高手曾試過清除病毒,但奮斗了幾個小時后,苦笑著搖頭罷手,迎接他的是黑屏死機,兩分鐘后主機冒煙自毀,松田本信連自殺的念頭都有了,密室里的東西可是數十年來研究和商業竊取的成果,沒想到竟然一朝盡毀,松田的核心科技一日間倒退十多年,雖然有足夠的科研人員,但沒個三五年,要想回復原先的水準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