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5 故人之女

而在我和阿熊踏出客廳后,那叫阿柔的女子望向客廳一無人處,嘆了口氣道:“唉,可可,出來吧,真是不聽話,叫你呆在車上的,還是跟著下來了。”而在眾人望向那女子所望之處時,那無人處的空間突然沒來由的扭曲,憑空出現一個少女,看她那曼妙的身段,凹凸有致,如果不是她的臉還帶著明顯的稚嫩的神色,大家還以為看到的是一妙齡女子,而那少女先是咯咯一笑,然后以撒嬌的語氣對著那柔阿姨道:“柔姑姑,你是怎么發現我的啊?”
  “就憑你這三腳貓的功夫也想偷偷溜進來啊?我是故意讓你姑丈放你進來的,真是淘氣,一點都不聽話。”柔阿姨說話的時候有點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那女孩環顧了下客廳中所有的人,有點不服氣地道:“不會這里的人全知道我進來了吧?難道我的潛行術就這么差勁,回去非得給蒙老頭好好說一下,教我的東西這么不管用,哼。”
  星夢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對著柔阿姨道:“小丫頭說的是不是蒙德魯老師啊?”
  阿姨還沒回答呢,這女孩就搶著問道:“你怎么知道啊?噢,你就是夢姑姑吧,我老是聽義父母和柔姑姑提到你的,老頭也常提到你啊。”
  “什么你啊你的,一點都不知道禮貌。”阿姨啐了一口道,“來的路上我都白教你了。”
  那女孩可愛地伸了伸舌頭,咯咯笑道:“我一時口快忘了嘛,夢姑姑你不會怪我的哦?”
  星夢笑意盈盈地道:“怎么會呢,我最喜歡真性情了,我們家那幾個都是沒大沒小的,你是大哥的女兒嗎?你叫什么啊?在夢姑姑這住幾天吧?”要不是這是她侄女,估計在場的知情人士以為她又在幫兒子挑媳婦呢。
  倒是柔阿姨代她回答了:“她叫可可,她父親是葛丹,十三年前戰死了,大哥大嫂見了她都喜歡的不得了,就收了她做了干女兒了。”
  這葛丹,達昂夫婦都有認得,他是和星夢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要不是達昂的出現估計他們可能早成了夫婦了,誰知道現在卻是生死兩相隔,讓人唏噓不已,如今星夢見到故人之女,更覺憐愛。
  那少女倒也沒什么不自然的神情,擺出一付淑女樣道:“夢姑姑,我真的能住你這嗎?聽說落葉城很繁華的,我能不能到處逛逛啊?”
  “不行。”柔阿姨斷然否決了某位少女心中的期盼,“在和談沒有成功之前還是不要出去,畢竟現在仇視我們獸人的大有人在。”為了安撫這位問題少女,柔阿姨接著道:“你住這可以,可是不要惹事生非才行,姐姐你可要管著她才行。”
  問題少女可可拼命點著頭,忙不迭地答應著,而達昂夫婦也答應照看她,而月柔、月舞也是拉過可可一起談天說地,而小弟日休則是在一旁微笑著看這突然而至的阿姨和妹妹,寒喧了一陣,當傭人說早點已經準備好了,眾人來到餐廳就餐,一頓豐盛的早點吃的柔阿姨和可可贊不絕口,在獸族可沒有這么精致可口的東西。柔阿姨起身告辭,因為她身負出使重任,還要盡快向七色長老院遞交國書,以期能得到和平共處的約定,而達昂夫婦也知道這一點,也沒有挽留,只是叫她辦完正事再到家里來,可以盡述這十幾年來的離別之思。
  柔阿姨在吩咐了可可幾句后,就帶了那幾名留守侍衛出府了,而達昂閣下也派出下屬護送,雖然是親戚,但畢竟她是一國使節,出了事可就不好了。
  而那可可在柔阿姨走了后,可就立刻從受驚的小鳥狀變的生龍活虎、龍馬精神了,和剛才禁若寒蟬的樣判若兩人,嘰嘰喳喳的好不開心。這時的她鐃有興趣地打量著達昂夫婦,一個是傳奇一時的古蘭第一美女,也可以說是羅蘭第一美女,而另一個則是當年風頭無限的墮落之王,從父親手上搶去青梅竹馬的狐族美女星夢,而如果沒有他的話,可能自己也不會來到這個世上了,但在小女孩的心目中,對死去的父親雖然沒有半點記憶,卻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的父親是世上最優秀的,可是當看到曾經讓父親經歷人生挫折的這兩位坐在她的面前時,她卻半點也提不起半點恨意來。
  而自從懂事以來,從沒有到過狐族以外的領地的可可現在可是心里暗自嘀咕:“原來是個老白臉,難怪夢姑姑喜歡呢,哼哼。”她心里沒恨意,但總要在心里給死去的老爸找點面子。不過她也感到奇怪,怎么獸族以外的男子怎么都長的有點娘娘腔啊,還好說話沒那味,不然真受不了了,想到這,忍不住瞧了一眼坐在餐桌對面的日休,不由咯咯笑出聲來,逗的坐在她身邊的月柔一個勁地問她笑什么。
  而日休看著輕笑中的可可,滿臉莫名之狀,心里暗想道:她在笑我什么啊,難道剛才吃完飯沒擦干凈嘴,還有東西掛在嘴邊。手拿餐布擦了下,也沒有啊,一頭霧水,女人真是不可理喻啊。
  而那邊可可看到日休的舉動,笑的更是起勁了,眾人均是圍繞著可可問東問西,七嘴八舌之下倒也熱鬧。
  這時,我和阿熊兩人跨入餐廳,和平時一樣,一早上的鍛煉讓我們兩人餓的夠嗆,一走進餐廳就直撲餐桌上豐美的早點。半點也沒有在意這餐廳里還有這么多人在,更沒在意還有雙好奇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目不轉睛看著我們兩人。
  在我們兩人狼吞虎咽,吃得熱火朝天、不亦樂乎的時候,老媽實在看不下去了,開口就責備道:“你們兩個也吃慢點,什么德行啊,
  像個餓死鬼一樣,這不是讓客人看笑話嘛。”
  我和阿熊兩人臉皮可夠厚了,嗷了一聲混沒當回事,繼續吃飯大事,本來阿熊剛來的時候老媽說我們,他還會憨憨一笑,答一句嗷,然后放慢吃飯速度,但時間一長,看到我這虛心接受、堅決不改的榜樣,也就有什么學什么了,現在老媽的話絕對是左耳進右耳出。
  不過好象說有客人在,難道柔阿姨沒走,剛才進來時掃了眼沒看到啊,我頓時邊吃邊仔細看了下餐廳,終于在老姐的側旁看到了一位妙齡少女,長的可是比二姐還有水準,要是再過個幾年可能與老媽有的一拼,不會又是老媽給找的相親對象吧,真是麻煩啊,不過看這位小妹妹挺不錯的,真想不通老媽這次怎么會有這么好的介紹。
  看到我帶色的眼神,老姐走過來就是一爆粟,可是她的手還沒接觸到我的頭,小型防御魔法盾就在她落手的地方生成了,看來這一記疼的多半是她自己的手了,不過,事非所料,老姐向來玩陰的,在經歷這么多次失敗后,竟然用上了手腳并用這一招,一腳踩在我腳背上,我哎喲一聲,剛咬到嘴里的包子一口噴了出來,逗得大家又是一陣大笑。
  老姐以恨恨的語氣道:“這是舅舅的女兒可可,瞧你那什么樣。”
  “啊,表妹?”我瞪著這叫可可的女孩,驚愕了半天嘆了一句:“失望啊!”埋頭繼續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