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6 各有際遇

其實也不能怪我啊,我看到美女就那樣,只是欣賞而已,怎么老有人說我色迷迷的真受不了,天生的,都怪老爸的不良遺傳。倒是那可可來了興趣了,身為當今獸皇裂天的干女兒,在獸族之時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集萬千寵愛于一身,而到了七色盟以來,大家對她也是疼愛有加,至今還沒有人如此輕視自己,況且剛才這個所謂的表哥還如此色迷迷地看著自己,但一聽說自己是她的表妹后,立馬掉頭西向,把注意力全集中在面前的食物之上了,真是夠氣人的,難道我還不如那堆早點,非得給點厲害你看看才行。
  不過掉頭一看,這和夢姑姑同名的表哥聽說和邊上的月舞姐姐、那邊那位小白臉是三胞胎,但外形樣貌怎么差別這么大,不會和我一樣是收養成的吧,但細看之下,倒是和義父有點像啊,而且看他和邊上那個大塊頭,吃起東西來狼吞虎咽的,和義父一個德行,俗語說外甥像舅舅,只是義父從來也沒有那種色迷迷的眼神啊。
  我吃飽了后拍了拍邊上阿熊的肚子問道:“熊寶寶吃飽了沒,吃飽了上學去了。”
  阿熊用手抹了抹嘴巴道:“星寶寶,我早吃好了,你看對面那小妹妹怎么老用眼神瞅你啊?”阿熊觀察入微的本領可不是天生的,身為野蠻一族的牛脾氣,做事大手大腳,粗枝大葉,可從來不會如此細心觀察周遭的,據阿熊自己說,他那是經歷了無數痛不欲生的訓練后才養成的習慣,想也想的到了,阿姨為了讓他這么個粗人學會觀察周圍事物,給他吃了多少苦頭了。
  我詫異地抬頭望去,正看到可可瞟過來的眼神,一看就知道這眼神里帶著讓你好看的意思,我也想不通在哪得罪了這位表妹,好象我也沒說什么話啊,真是不可理喻啊,不過寧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抱著息事寧人的想法,還是討好下吧,反正臭美她幾句也不用花錢:“可可表妹,我們上學了,你在這玩吧,放學我給你帶點好吃好玩的。”我可沒想到我這信口開河的話給自己帶來麻煩了,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而可可心里卻在想著:哼,和別人也沒什么兩樣,還以為與從不同,可以好好玩玩呢,無聊。
  我們姐弟四人、阿熊、老爸都站起身來準備出門了,老爸是要到長老院去看看議和商談的情況,我們五個則是分別要到學院去上課了,而可可則讓老媽拉了去房里說話,畢竟好多年沒有親人的消息了,剛才和柔阿姨又是相聚時間很短,所以打算好好問問可可,可可則是一臉的不情愿,心里暗想道:這剛擺脫煩人的柔姑姑,誰知道這夢姑姑更煩人,天哪!
  身為姑姑的星夢當然一眼看穿的小姑娘心中的想法,知道這個侄女是喜動不喜靜,就答應她中午帶她去逛逛落虹城,果然小女孩馬上雀躍不已,看的星夢一個勁地搖頭,心里想到:唉,怎么和我家月柔一個脾氣啊。
  在學院吃過午飯后,我一如既往地進行魔法冥想,阿熊則讓老金拉去切磋去了,阿秀也閃的不知所蹤。
  這半年來,不但我和阿熊提高的很快,老金和阿秀也各有際遇。這還得從阿熊第一天來學院說起,阿熊和老金兩人都喜歡用雙手武器,就相約比試一下,他們一個使雙手大劍,一個使雙手重斧,本來老金自認為可以輕松打敗一個同級別的狂戰士的,因為狂戰士的弱點很明顯,步伐重,轉身慢,在戰陣之上最能發揮其戰力,而單打獨斗是對上身手敏捷的,往往要吃點虧。誰料到事與愿違,老金三下五除二就被阿熊打趴下了,老金和在邊上觀看垢阿秀都瞪大了眼睛,這還是狂戰士嗎?手舞重斧,但步法輕盈,轉身靈活,和阿熊那笨重的身材絕對不相稱啊。老金更是狂呼:“這,這這還是狂戰嗎,要是都像他一樣,我們戰士和騎士就只有吃稀飯了。”
  不過趴在地上喘氣的他好象想到了什么東西,盯著我問道:“星少,該不會是你暗中給他加了敏捷術了吧?”
  和一看他那噬人的眼神,趕緊給自己撇清:“沒有啊,怎么會呢,不是說好公平比試的嗎?我要給他加也是加大地之力了,你那三腳貓的力氣,以為架的住他一斧頭啊。”
  老金想想也是,自己是躲閃不開,沒辦法之下硬接了阿熊十幾斧頭才被打趴下的,心有不甘之下繼續道:“真的沒加,那他怎么會這么快。”
  “我怎么知道,不過他在安吉爾阿姨調教下也有兩年多了,可能學會了什么迷蹤步之類的也說不定。”我早上剛和阿熊一起晨跑圣山,當然知道為什么他的速度會這么快了,耍耍老金而已。
  倒是阿熊一五一十的說明了原因,原來他的晨跑和我差不多,我是綁兩沙袋,他除了沙袋之外還扛一重達數十斤的木樁(比我慘多了,簡直虐畜啊,不過他人高馬大也無所謂了),這身手就是這么練出來的。
  而某人在聽到我們所說的訓練方法后,在某天清晨試了一回,卻是僅此一回而已,要說這找根木樁還好,最多是減輕點份量,可這穿條褲衩,老金可丟不起這人,你想啊,沒壓力哪來動力啊,我和阿熊可是每天早上穿條褲衩狂奔的,雖然時間長了大家也習以為常了,但阿姨說了,在指定時間不能完成的話,裸奔好了,這壓力夠大吧,絕對是超速前進啊,和老金這穿戴整齊,好整以暇的跑步絕對不可同日而語.
  而老金也有際遇,就是一次陪我二姐去看老頭時,讓老頭相中了,說是繼承他衣缽的最好人選,非得讓他做關門弟子不可,無柰啊,老頭收的徒弟中沒一個成為騎士的。這老金開始還死活不答應,你說吧,要是成為我師叔也不是件丟臉的事,而且平空高了我一輩,有多拽啊,只是一想到成為我二姐的叔叔,那可就不妙了。還好二姐打了圓場,說和她一樣叫師祖,而洛非教徒孫也是一樣的。
  老金在老頭的指導之下倒也進步很快,他現在放棄了在力量和敏捷上的追求,專心斗氣和戰斗技巧的修練,每天中午就專門找阿熊切磋所學,現在打架他們兩個可是配合很默契了。
  而阿秀卻是另一番境況,不知道從哪弄了把魔弓,竟然也是自然系和水系雙屬性的,而對于魔法箭的掌握更是日益精湛,而且三個月前在阿姨的指點之下,努力追求箭術的極致,第一步就是在運動中準確命中運動著的物體,而無疑晨跑中的我和阿熊成了很好的目標,每天都被阿秀騷擾,雖然這箭頭是沒有的,但射在身上還是疼的,只有想方設法躲避這不知什么時候射到的冷箭。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