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7 陰溝翻船

自從上次我和老金、阿秀三人和海東叔一戰后,老弟就退出了我們的這群惹事精,自己專心修練魔法去了,我也少了個保護人,不過以我現在的魔法修為,對待同級別的對手,攻擊雖然不行,自保還是沒問題的,而老弟退出了我們反而少了許多挑畔的,因為好多人是沖著老弟的學院第一魔法師和學院第一美男子的名號而來的。可沒人來惹我們不代表我們不去惹別人,自從白旗軍換防落葉平原后,盟都落虹的治安差了好多,總有流氓三五成群的四處惹事生非,這些正好成了我們練手的對象,雖然老弟是退出了,但加入了個阿熊,絕對是言聽計從的主,而且野蠻一族好勇斗狠的特性在他身上表露無疑,打架總是沖鋒在前,加上各有際遇的老金、阿秀,實力反而比以前強了不少。
  阿熊現在是充當了肉墊的行當,以他這副身材,不當肉墊簡直是暴殄天珍啊,而老金則是從肉墊行當解放出來,在阿熊旁邊擔當副攻之職,我和阿秀還是在遠處尋機下手,這樣的組合雖然沒有攻擊最強的攻擊型魔法師,但卻也少了保護的麻煩,阿秀和我可不用別人保護那么麻煩。
  現在的我們都有了自己明確的發展方向,老金的技巧型騎士已經輕微成型,阿秀則是向著精準型魔箭手努力,而阿熊的目標卻是最讓人發怵的敏捷型狂戰士,我的發展方向則是輔助型超敏魔法師,眾所周知,魔法師們雖然會不少防御型魔法,但畢竟魔法力有限,顧此失彼,而且攻擊魔法的魔法力消耗遠遠大于防御魔法,所以魔法師們追求攻擊之下,防御都不怎么行,反倒是我這種專修輔助魔法和防御魔法的,攻擊雖然不行,但防御能力卻超強。
  今天和往常一樣在外面打完架后,與老金、阿秀告別后,和阿熊邊走邊興致勃勃地討論著今天的戰況,剛才是四挑七,雖然我們人數不占優,但戰果卻是讓人滿意的,對方七人全趴下了,而我們四個只有老金因為賣弄剛學會的騎士技,被對手打了一棍外,幾乎毫無損傷,其實對方全是成年人,論實力,可能還略勝我們一籌,但我們勝在配合默契,加之對方缺少像我這樣的專攻防御和輔助的魔法師,甫一接觸就因為輕視被放倒了兩個,接著就是阿熊和老金兩人把余下五人隔開了,阿熊一人硬扛三人的攻擊,老金則纏住了另兩個,我和阿秀集中全力各個擊破,迅速解決了老金的兩個對手,另三個人見機不妙還想逃,卻被老金、阿熊各纏住一個,我則是用了陰招,纏繞之術一出,那人下身就被纏的動彈不得了,在阿秀的魔法箭打擊下迅速躺在地上了,而阿熊則已是把對手打趴在地上了,老金卻因為用什么不熟練的騎士技,雖然也放倒了對手,但手被棍子掃了一下,受了點輕傷,要不是這點美中不足,今晚的戰斗可以說是完勝了。
  我和阿熊兩人談興正濃,不一會兒功夫就回到家門口了,剛踏入府門,可可不知從哪轉了出來,右手一伸道:“拿來。”
  我和阿熊兩人都是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什么東西拿來啊,不知道之下只能一臉呆樣望著這位大小姐。
  可可看到我們倆那傻樣,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笑的我們更是摸不著頭腦了,她笑了一會后,面色突然沉了下來:“你早上出門的時候答應我的東西呢?”
  阿噢,怎么忘了呢,看可可那冷冰冰的臉色,就知道拿不出來的話,麻煩大了,阿熊雖然看上去傻頭傻腦的,但一點不笨,見事不妙,說了聲:“臭死了,我要洗澡去了。”就開溜了,也沒見他平時這么要干凈,這么怕臭的,哼,又是個沒義氣的家伙。
  “我有說過要給你買東西嗎?”我在明知逃不過的情況下唯有裝糊涂了。
  可可冷哼了一聲,道:“你早上出去不是答應給我買好吃好玩的,忘了就忘了,我不會怪你的。”她口里雖然說著不會怪我的,但那臉上分明寫著:要是你拿不出來,要你好看。
  我吱唔了半天,眼珠子一轉,心中來了主意,來了招聲東擊西,指了指可可后面,以極其驚恐的語氣道:“啊,有蛇。”
  在可可的驚叫聲中我就想乘機開溜,沒想到腳剛邁了半步,下身就好象給什么東西纏上了,動彈不得下,身體帶著慣性,叭吱一聲摔倒在地上了。
  這一摔之下,如果不是我手快按著地,一定是鼻青臉腫的下場了,我躺在地上側頭一看,腿上纏滿了枝蔓,自然系的纏繞之術,現在看來是我在大意之下中了暗算了,剛才打架之時,就是用這種陰招間接放倒了對方三個人,沒想到報應來的這么快。
  我躺在地上左右顧盼,發現四周也沒什么人啊,就只有不遠處守門的侍衛大哥,他們可都是戰士系的,不會魔法的,肯定不是他們了,我心里暗自嘀咕:難道又是老媽躲在暗處教訓我這個兒子不成,但不會不現身啊,家里除了老媽好象沒人會這個魔法了啊,該不會是老弟剛學會找我試手吧,想想也不會啊,老弟從來都君子的很,不會一聲不吭就攻擊別人的。一時間,思緒萬千,唯獨沒想到這罪魁禍首就站在自己的身前。
  可可蹲下身來,右手抱在胸前,左手托了下巴,鐃有興趣地看著躺在地上眼珠子亂轉的我,心里暗爽,得意洋洋道:“你這臭小子還來這種小孩子的玩意兒,我可是從小被騙大的,要是這也上你的當,哼哼,那我不是太沒面子了。
  暈,原來是她,沒想到這招聲東擊西用失敗之極,真讓我痛心疾首啊!怎么會中了小姑娘的暗算呢?真是陰溝里翻船啊,說出去讓人笑掉大牙。要是我有心防備之下,根本就不會出這么個大丑,剛才因為沒發現出手的人,就只能先躺在地上裝孫子,看狀況了,現在既然知道是眼前的可可搞的鬼,那就好辦了,瞬間十數道風刃劃過腳邊,我從地上站了起來,用手拍拍身上的塵土,揉了揉剛才因為支撐身體而有點扭傷的左手,地上則是灑滿了斷成一截截的枝蔓藤條。
  可可也跟著站起身來,呆呆地看了一眼滿地的碎枝,然后盯著我看了半天,她是絕對沒想到這個看上去懶洋洋的表哥,對魔法的操控力這么好,風刃雖然只是風系的二級魔法而已,但十數道風刃劃過腳邊割斷藤蔓,卻沒有傷到自己一分半毫,而且連身上的衣服也沒割裂半分,如此精準,即使中級魔法師也不一定能辦的到,而看到我魔法袍上的標志卻是見習,令她驚詫不已。
  而可可身為獸巫,卻是知道自己雖然在羅蘭大陸只有初級魔法師的水準,但在這古蘭,卻絕對可以與中級法師一較高下了。但現豐自己的魔法輕易讓對方(還只是個見習)破了可有點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