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28 獸女刁蠻

可可身為獸皇的義女,總有刁蠻任性的時候,如果有人得罪她,乖乖認錯接受懲罰,那她一高興可能還會放過你,而如果有人知錯不改,而且還好象什么事沒發生過,那對不起,你麻煩大了,而如果你不但像上面說的那樣想借機跑路,而且不接受處罰,那“恭喜”你,你準備接受暴風雨的洗禮吧。而很不幸,我成為了后者。我拍完身上的塵土,看到呆看著我的可可咬牙切齒,好象有點不對勁,根據經驗,這是暴走前的征兆,打斗經驗極其豐富的我立馬開盾防護,果不出所料,四級水系攻擊魔法水流星在我打開防御的瞬間就撞擊在我的冰盾上,我的二級冰盾可經受不起四級攻擊魔法的撞擊,輕易就四分五裂,消散無蹤了。
  再想開別的防御魔法已經沒有了防御空間了,無奈之下唯有用最消耗魔法力的空間魔法--瞬移了,以我的魔法力,僅能施用兩次而已,這可是救命用的魔法,本來也不想輕易在人前使用的,但現在可是生死關頭,情急沒辦法這下只能用了,可可看著水流星輕易就撞破了我的護盾,才省悟到對方只是個見習魔法師,在這四級魔法攻擊下,其護盾僅削弱了小部分而已,要是被擊中,雖然不至于掛掉,但至少也要在床上躺個十天半個月的,這樣對夢姑姑可不好交代了。不過她自己也沒想到在羅蘭大陸施展不出的水流星在這輕易就用出來了。
  瞬移到不遠處的我心里暗呼道:這小娘們還真他媽的厲害啊,比起老弟的攻擊來,也不輸半分哪。掉頭就想往房里跑。
  而可可見自己的水流星在擊中對方的剎那,對方身前的空間一陣扭曲,接著人就消失無蹤了,吃驚之下倒也安下心來,幸虧沒擊中,要不然可要被柔姑姑煩死了,聽到后面有動靜,回過頭來見我正想往房里跑,忙嬌聲叱道:”你敢跑,我就喊非禮了。“
  一句話擊中死穴,我回過頭來,訕訕道:”你可不要冤枉我啊,我可什么也沒干。“誰讓我看女孩子的樣子都讓人覺得色迷迷呢,要是讓人知道我”非禮“表妹,那我可丟不起這人,而且我這人最怕別人冤枉我了。
  可可心里暗暗得意,沒想到夢姑姑教的這招這么管用,中午之時她和星夢姑姑逛街聊天,說到她的這幾個表姐表哥之時,特別重點提到令她頭疼不已的小星,說這個表哥最喜歡惹事生非,臉皮特厚,但人總有弱點,就是怕被人冤枉,他沒做過的事或者自認為做的對的事可是死也要爭的。現在自己這么頂大帽子扣下去,不怕他不屈服,看來夢姑姑說的對,聰明人是要動腦的。
  我拉長著苦瓜臉,無奈地看著洋洋自得的可可,等待發落。也不知道對方在想什么東西,不禁心里暗罵道:唉,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上去這么純真可愛的小姑娘,竟然還懂得用心機,什么世道啊?看來老媽說的對,越是漂亮的越不能碰。當然老媽另外還有注腳的,不包括她自己了。
  可可打量了我半天后,終于開口說話了:”你認識到自己做錯什么了嗎?“
  我怎么聽這話像是在教幼稚園的小朋友啊,但現在我可是砧板上的魚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我乖乖地回答道:“嗯,我忘了給你買東西了,是我不對,忘了這么重要的事,我現在就給你去買去。”說完這話就想往門口走。
  我忍住了想笑的沖動,這分明是在哄小孩子嘛。
  “你給我站住了,我有說過你說對了嗎?”可可擺出一副誨人不倦的模樣道:“忘了買東西不要緊,明天可以補,但你竟然想開溜,這是對待錯誤的方式嗎?嗯。”
  我一陣頭暈,就這點事差點讓你弄個重傷,還扣我一頂大帽子。真他媽的冤哪!正好瞥到柔姑姑從大門走進來,眼珠子一轉,我立馬提高聲音道:“可可表妹,我今天答應給你買東西沒買,還想借機開溜,是我不對,但剛才你糾正錯誤的方式可也不對了,四級攻擊魔法水流星唉,你要知道我只是個見習而已,你不會認不到我身上魔法袍(現在對魔法袍沒有特定的要求,有長有短,不像以前大家都是穿長袍的,干什么都不靈活)上的標志(在世界各處,魔法等級的標志全是一樣的)吧?而且一個女孩子竟然用”非禮“這種手段要協人,真是無知加幼稚。”說完裝作沒看到柔阿姨,掉頭就走。
  可可一怔,沒想到剛才我還是一副知錯能改的乖模樣,現在突然就“造反”了,而且見我還想走,立馬沖過來,搶到我身前一把攔著,她這一轉身,正好看到柔姑姑,就知道中了我的計了,恨恨道:“臭小子,敢耍我,看我不扁死你。”
  魔法師的攻擊是有距離限制的,太近了反而沒有什么效果,因為你用低級魔法根本傷不了對方,而高級魔法又要傷到自己,在可可向后退的時候,我就知道她是想拉開攻擊距離,開玩笑,要是讓你拉開距離,我不是死定了,我可沒有再使用一次瞬移的魔法力了,在萬不得已之下只能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了,當然是陰無可陰的纏繞之術了,果然某人在卒不及防之下差點摔點了,幸虧她是往后退的,速度慢,要不然,非得來個狗吃屎不可,我用的可是改良版的,連手也不放過,要不然還叫什么陰招啊,在這種改良版的纏繞之術下,藤條自身的柔韌性加上加持的魔法力,除非你斗氣修練高我一個檔次,或者魔法能力超強,不讓它上身,否則很難掙脫。
  可可大小姐的脾氣可就發作了:“你這臭小子,趕快放開我,不然要你好看。”
  我笑嘻嘻地看著生氣的可可,贊道:“嗯,即使生氣也很漂亮,就是太兇了點,誰要是娶你,麻煩大了。”
  誰知道可可不怒反笑,我仿佛聞到了她笑聲中充滿得意的味道,知道大事不妙,竟然忘了對方也是個魔法師,攻擊根本就不用手腳的。
  果然,在我的念頭還沒轉完,可可的魔法攻擊就到了,這個漂亮的兇妹妹好象和老媽一樣,只會水系和自然系魔法,說真的,她的魔法攻擊技術真的不怎么樣,只會攻直線、下砸、地突,毫無新意啊,不過來自羅蘭的魔法師真是可以用恐怖來形容,看她衣襟上鑲的明明是初級標志,但好象用的魔法,攻擊力比我們這的中級法師還要大,即使可可被我纏繞之術束縛在那動不了,即使她的魔法攻擊線路清晰,毫無創意,但無可否認,我被她的魔法攻擊打的四處亂跑,可以用抱頭鼠竄來形容了。
  在暴風雨般的一輪攻擊下,我已經連續被兩個冰球砸中,經歷了三次自然風暴的洗禮,真可謂慘不忍睹啊,而柔阿姨竟然笑迷迷地在邊上看熱鬧,真是過份,看來我要先閃了,要不然非得讓這位大小姐玩死不可。
  招牌閃人模式啟動,土墻術、鏡像術、幻影術、隱身術四個魔法差不多同時施用,我在開溜前還甩出數把風刃,是對著可可表妹去的,哼哼,這是我脫身前唯一使用的攻擊魔法。嚇嚇她也好,不知輕重的瘋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