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29 手下留情

這一輪的攻擊之下,可可感覺可是酣暢淋漓之極,因為在來七色盟都落虹的近一個多月的旅途中,可沒有機會這么用魔法的,在魔法元素如此密集的古蘭,能施展自己平時熟知卻用不出的魔法,簡直是一大享受。現在的她可不管對方的死活了,反正在三四級魔法攻擊的蹂躪下,最多也就是褪成皮,躺個十天半個月,而且她也相信她的對手--也就是我,不會輕易就讓她擊倒的。
  顯然我沒讓她失望,在連續被魔法攻擊直接命中的情況下,還能跑的和個兔子一樣,只是頭發已經散亂的像個鳥窩,身上的衣服也有少許呈片狀飛舞空中,在一定要玩死他的意念支持下,可可竟然發動了五級魔法爆雨箭,這是水系攻擊魔法,特性獨特,能輕易穿過魔法防御,在接觸到實體后會爆裂開來,殺傷力不大,但估計如果直接命中我,除了十天半個月的床上休息,會出現晨跑裸奔的情形。
  柔阿姨在可可使出五級魔法時,大吃了一驚,連忙想制止,但已經來不及了,爆雨箭已如出弦之箭,射向土墻后面的“我”,其特性竟然無視土墻術,輕易洞穿,但在射到“我”身上時竟然沒有爆裂開來,也是穿透而過,而“我”的身體竟然如同前面的土墻一樣消散的無蹤,爆雨箭終于射在了一棵大樹上,其破壞力果然奇特,大樹除了樹皮橫飛外竟然沒有其它損傷。
  而我的風刃也在此時劃向了可可,數道風刃可不是一個盾能接住的,可可顯然沒想到一直被動挨打的我竟然敢還擊,而且還是如此低級的風刃,匆忙之下開了護盾,但僅擋下攻擊臉部的其中兩道而已,對劃著弧線飛行的風刃,她實在沒辦法估計出它們攻擊的部位,女孩子都愛漂亮,當然先護著臉蛋了。
  但其中一道風刃劃著弧線從邊上繞了過來,可可在雙手不能動的情況下唯有尖聲驚叫,但出乎她的意料,風刃只是劃過她的發際,削下她幾根頭發而已,而她身上纏滿的枝蔓被其余幾道風刃劃斷,因為她擋住了兩道風刃,所以還有幾條枝蔓還纏在身上,被可可恨恨地扯下來扔在地上。
  我本來就是嚇唬一下她而已,那數道風刃全是對著她身上的藤條去的,只有一道是用來削她的頭發,因為全都是曲線攻擊,所以可可反而把劃向她身上藤條的兩道風刃擋了下來,而沒有擋住最關鍵的那道。
  可可真是氣壞了,還想繼續大發雌威,但被趕上前來的柔阿姨一把拉住了:“可可,得饒人處且饒人啊!你也打夠了吧,人家已經手下留情了。”
  可可恨恨跺了跺腳道:“哼,看在姑姑的面子上,饒了你了。“嘴里說著,卻把腳邊的一粒小石子踢向了站在邊上嘻皮笑臉的我。
  誰知道那石子卻好象也具有穿透性,從”我“的身體上一穿而過,而”我“的身影也慢慢變模糊,空間一陣扭曲下,我又一次消失了。而恰在此時我鬼哭狼嚎的聲音從后院傳過來,這是我刻意發出來逗這位小表妹的。
  可可和柔姑姑兩人面面相覷,原來這面前嘻皮笑臉的人竟然也是假的,但這小子擺明不是用瞬移脫身的,因為瞬移的距離實在太短了,而且不可能穿墻過壁啊,剛才土墻后面的可能是幻影術造成的假象,而這個應該不是,因為幻影術造成的人物看上去面目呆板,而后者卻是顯得生動形象,那是什么魔法呢?
  可可和柔姑姑兩人搜腸刮肚之下,異口同聲道:“鏡像術。”
  水柔贊嘆地點點頭,道:”可可,你這表哥會的東西還挺不少的啊。”
  可可嘟著個嘴巴,氣鼓鼓地道:“這臭小子,就會這些歪門斜道的魔法,哼。“
  水柔臻首輕搖,淺淺一笑道:”是嗎?難道你看不出人家處處手下留情嗎?“
  可可拉長著臉,寒聲道:”有嗎?我怎么不覺得啊。“
  水柔俯聲從地上撿起一段藤條,慢條斯理的道:“這個魔法是姐姐----也就是你夢姑姑最擅長的,可怕的不是把你捆住,而是藤條上的刺扎入你的身體,這可是有麻痹作用的,我可不相信你柔姑姑沒告訴小星。”
  可可一臉詫異道:“這還能長刺嗎?我怎么不知道?”
  水柔可不敢告訴她實話,是當年可可老師教她的時候留了一手,不為別的,就怕她惹事生非。
  我此時已悄悄地潛回,正在不遠處偷聽可可和柔阿姨的對話,阿姨說的那種魔法叫纏繞荊棘術,說實話,我也會的,但不是老媽教的,我這么惹事生非早讓她怕怕了,還敢教我這種專惹麻煩的魔法嗎。
  水柔輕咳了一聲,道:“這個魔法太復雜了,施放速度慢,你老師可能也不會吧。”她說這話的語氣連她自己也不相信這是真的。我在旁邊偷著樂,阿姨你說慌也說的像樣點嘛,一聽就知道是假的了。
  果然可可半信半疑地道:“是嗎?”在阿姨不信你自己回去問老師的神色中,不死心地繼續提問:“那還有別的嗎?”
  “你不會看不出他臨走攻擊的那幾道風刃手下留情了吧?”
  可可低頭想想了,的確是星夢放水了,要不然以他剛才魔法所顯現的精準,斷不會連一道也擊不中自己的。肯定是那臭小子玩花樣,嚇自己的。雖然如此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表哥還是對自己手下留情了。
  在可可說出放過他了的時候,我不由重重舒了一口氣。在看到兩人瞧過來的眼神時,我不得不現身了,可憐巴巴地道:“表妹,你生完氣了吧?我可經不起折騰了啊,你看你表哥我,和個要飯的差不多了。”說完我轉了個圈,展示了一下我身上的破衣服和頭上的亂發。
  在我如此搞笑之下,表妹可可臉上的陰霾終于一掃而空,喜笑顏開,阿姨贊許地點點頭道:“你們兩不打不相識啊,以后要好好相處才好啊,小星你以后可要多多照顧表妹啊。”
  這話一出,差點讓我栽一大跟頭,我結結巴巴地問道:“表,表妹,要,要在這長住嗎?”可可也是一臉驚詫道:“姑姑,我們不回去了嗎?”
  水柔嗯了一聲道:“我們和七色盟的議和會談很順利,相信明天就可以完成這次的使命了。我準備和談結果一出來,就動身回國了。”
  “那她(我)怎么要留在這?”我和可可異口同聲道。
  阿姨輕輕嘆了一口氣道:“可可啊,這次出使落葉,大哥給我一個任務,如果和談成功,就讓你留在落葉城夢姑姑這。”
  可可悲極而泣,哽咽著道:“為什么啊?難道干爹干媽姑姑都不疼可可了嗎?嗚嗚嗚。。。”
  我一聽就把握到阿姨說這話的原因了,出口安慰道:“可可啊,現在你們那狐、狼兩族隨時兵戎相見,舅舅也是擔心你的安危,想讓你置身事外。“
  可可臉上掛滿了眼淚,對著水柔嗚咽地說道:”是嗎?柔姑姑,他說的對不對啊?“
  水柔心沒來由地一疼,沒想到平時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可可這么在乎大哥大嫂,要是讓他們知道非開心死不可。只是形勢逼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