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0 無聲悲哀

看著滿臉又是鼻涕又是眼淚的可可,我心中卻沒半點想笑的感覺,親情本來就是這么讓人牽腸掛肚的,根本就沒有可笑之處。水柔輕輕撫mo著可可的頭,道:“對啊,傻丫頭,有什么好哭的,你干爹干媽是怕你在家里擔驚受怕,所以先讓你在你夢姑姑這住些日子,等戰事一平息,你不是就可以回去了!來擦擦眼淚,瞧你哭的像個大花貓一樣。”水柔把手伸進衣襟拿了塊手巾出來。
  可可聽到水柔的一番話,不禁破涕為笑,也不接遞過來的手巾,一手撩起我的魔法袍就擦起臉來,本來以魔法袍的緊身程度,是不可能讓她這么拉起來的,可惜剛才一番受虐之下,魔法袍差點就分崩離析了,現在也就是幾塊布片連在一起掛在我的胸前而已。
  可可擦完眼淚,看到我一臉尷尬站在她身前,抓耳撓腮地進退不是,一看手中擦眼淚的物事,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在可可的笑聲感染下,柔阿姨和我也是開懷大笑,這時內堂聽到動靜的眾人趕到了,一看之下都是莫名其妙,在柔阿姨一番解釋之下,加上我這身怪模怪樣,大家不笑都不行。
  眾人都回廳里去了,我卻是一個人偷偷溜去洗澡了,今晚連續打了兩架,身上全是汗,又臭又難受啊,加之還要去教訓一下不講“義氣”的損友阿熊。
  誰料到我還沒開口責備,阿熊已經先開口了:“星寶寶,你今晚該怎么謝我啊,我給你制造了這么好的機會。”
  我不怒反笑,道:“是嗎?那我不是要多感謝你的好意了。”
  任誰見我咬牙切齒說這話,也知道我這話是反著說的了,阿熊可不笨,趕緊閃人,不過還是中了我當頭砸下的火球,燒了他一撮頭發。
  阿熊以和他身形不成比例的速度閃了,但他那哭爹喊娘的大嗓門即使十里以外也聽的到,不過好在大家也習以為常了,二姐月舞還順便給阿姨和可可解釋了一下,剛才絕對不是野獸驚欄,而是某人發出的慘叫而已。
  客廳之上,星夢和水柔姐妹相談甚歡,而大姐二姐聽說可可不走了,要暫時住在府上,也是開心開已,對這個今天剛認識的表妹,全家人除了我之外,可能全都抱著好感的,像卡通娃娃一樣的小姑娘的確能引起大家的好感啊。這是我洗完澡來到客廳時給我感受,小弟則是興致勃勃地坐在可可對面的椅子上,很有興趣地打量著可可,不過,他可不是在欣賞美色,而是在想著這個表妹究竟是何方神圣,能打的他三哥(也就是我)這么狼狽,很想下場比試一下,見到差不多同齡而且魔法水平很高的魔法師,小弟就像見到獵物的獵手一樣,心頭可是癢癢的很。
  我揶揄小弟道:“阿休,是不是有興趣啊,她的水平可不錯的。”
  小弟一聽我挑起話頭可就來興趣了,趕緊湊過來問道:“三哥,可可的水平怎么樣,是不是比我厲害啊。”
  我裝模作樣地咳了一聲,道:“嗯,這……我怎么有點口渴啊,能不能來杯水。”
  很明顯我的故弄玄虛引起了大姐她們的注意,大姐、二姐和可可都圍了上來,而小弟倒是倒了杯水來,不過不是給我的,他自己喝上了,我還想吊他們的胃口,大姐可就等的不耐煩了,一巴掌拍在我的腦袋瓜子上,喝道:“快說什么事?”
  我指指喉嚨以示十分干渴,說真的現在的確有些口渴,加上今天晚上事非多啊,鬧了一整晚滴水未沾哪,而剛才和可可一番打斗之下,的確有夠累,加上懶病發作,不想站起來倒水,現在有機會當然要找個人給我來杯水了。
  大家在聽到小弟的解釋后,才知道是在評論可可和小弟兩人的魔法水平,二姐一句話頓時使我的夢想破滅,她道:“找個時間比試一下不就知道了。”這下可沒人給我倒開水了。
  讓人意外的是可可竟然站起身來倒了杯開水遞到我手里,讓我驚愕了半天,這不會又有什么陰謀詭計吧,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可不想讓可可一杯開水給賺到陷阱里去。我捧著水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左右為難啊!
  看著我拿著杯開水卻不喝,可可嗔道:“喂,你不是口渴了嗎?干么不喝啊。”
  “我怕你在水里下了什么東西了?”我開著玩笑道,“你不會還生氣吧?”
  可可轉嗔為喜道:“哼,我有這么小氣嗎?我以后可是要住在這了,剛才聽到月柔姐姐說,在家里算你最古靈精怪、最會惹麻煩了,我想哪,你肯定最會玩了,以后我就跟你混了,現在就當是見面禮了。”
  我還沒聽說過有人能把一杯開水當見面禮的,真他媽的有創意,真是前不見古人,后待來者啊,大家看著我哭笑不得的臉哄堂大笑,其實我倒是不在意這見面禮如何,只是這小丫頭跟著我混,那我不是麻煩大了,天天當幼稚園的小朋友可不是好玩的事。可人家已經開口了,要是現在拒絕,那不是找打嗎?可可的尋畔滋事水平我可是領教過了,得找個好辦法讓她知難而退。
  “那好,明天凌晨四點準時在大門口見,過時不候啊,我睡覺了。”我知道象可可這樣的小女孩最是貪睡了,要她四點鐘起床真是比讓太陽從東邊出來更難,我告別了客廳里的眾人,趕著回去睡覺了,心里暗道:今天可沒多長時間好睡了,趕緊睡,不然明天又是一個熊貓眼。回到房間,阿熊早就睡著了,沒辦法誰讓我們的命這么苦呢,不早點睡,一天可就沒精神了。
  第二天清晨,天還黑蒙蒙的,我和阿熊已經分別整好裝備準備出發了,其實也是褲衩加沙袋加木樁。
  出乎意料,可可竟然已經等在門前了,正和昏昏欲睡的侍衛大哥在閑聊呢,頭還不時向里面張望,看的出她已經等了有一會了,一見到我們出來,咯咯咯地笑了:“我們昨天來的路上看到的那兩個裸奔男就是你們啊?”估計昨天在我們家門口,她是因為怕被柔姑姑發現,所以站的遠了些,沒看清我們的模樣。
  我和阿熊欲哭無淚啊,裸奔男,真虧她想的出來,今早起床時我已和阿熊說了,以后要多個拖油瓶了,阿熊也不以為意,也沒問是誰,現在看到這位古靈精怪的小姑娘,狐疑地看著我問道:“不會是她吧?”在得到我肯定的眼神后,這個憨家伙也是大叫一聲:“天哪!真是美妙啊,有這么漂亮的小姐成為我們的同伴,上天真是太仁慈了。”他這“天哪”兩字叫的凄慘無比,誰料后面全是贊美之語。
  我差點噴飯,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阿熊,問道:“熊寶寶,你昨晚感冒了嗎?”言下之意就是怎么凈說胡話。
  在看到阿熊偷偷打的眼神中我明白了“狡猾”兩個字的含義,這小子跟了安吉爾阿姨兩年,隨機應變能力也培養起來了,見誰說什么話也學會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可可先是嚇了一跳,那高分貝的“天哪”差點沒讓她趴下,而聽到后面幾句贊美時不禁喜上眉梢,根本就沒有聽出這幾句話里含著天哪,完蛋了這樣無聲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