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1 圣山試箭

可可聽說我們是起來晨跑的,頓時沒了興致了,非得讓我們給她找點事做,真是受不了了,我一下竄到她面前道:“你是不是要我們連短褲也沒的穿啊,要是讓你擔擱了時間,我們明天可真的要裸奔了,現在好歹還有點東西遮一下,要是因為你這么糾纏讓我們明天沒東西遮羞的話,那我和阿熊第一個就找你,是不是啊,熊寶寶。”“找我干什么啊?”可可被我噴了一臉口水沫子,莫名其妙,一頭霧水之下趕忙避到旁邊,“你這人怎么說話口水亂噴啊。”
  阿熊聽到可可的話不由開心地笑了,他可是領教過我這個噴壺的“本事”,我打嘴仗百戰百勝,可有一半靠這個了。
  我踢了邊上干笑的阿熊一腳,嚷嚷了一聲:“走了。”拔腿就跑了,我可不想再在這浪費時間了,要不然真的要噩夢成真了。
  可可掏出手巾擦了擦臉上的的唾沫星子,自己也感到奇怪,怎么剛才會沒有生氣呢,要是在家里哪個小子敢這么亂噴“口水”,早把他給打趴下了。現在見兩人全跑了,沒事無聊之下突然一個念頭冒出來了,昨天不是說那個小白臉魔法很厲害嘛,去找他比試一下,想到就做,這是可可的“辦事作風”,估計這下可苦了小弟日休了。
  在城門口見到了早等在那的阿秀,一見面就埋怨今天怎么來的這么遲,在聽到我們多了一個拖油瓶時,和昨晚的阿熊一個德行,沒在意,估計等見到并了解可可后,他也會無柰地吶喊一聲天哪。我深悉事實勝于雄辯的道理,也沒有提醒他。
  我們三人如往常一樣,我和阿熊在前邊跑,阿秀在后面跟著,并時不時來幾支冷箭,射的我們是左躲右閃的,而往往卻是自己湊上了射過來的箭,阿秀的箭技已是爐火純青了,這半年來沉湎于箭道上的追求,使得阿秀的箭法水平突飛猛進,這一路上追追打打的走來,倒顯得路也不太長,終于抵達了圣山腳下,而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在圣山之上,我和阿熊不可能左右閃躲了,唯有硬拼阿秀的魔法箭,令人奇怪的是光系和自然系魔法在這里有加成的功效,而很不幸,阿秀擅長的就有自然系魔法,這可是精靈的本命魔法啊。
  我和阿熊當先沖上圣山,以這一年半以來練就的身手,圣山上的荊棘可是很難扎到我們身上了,但以我們敏捷的腳步,卻是時時擔憂阿秀的突然襲擊,冷箭的威懾力在于它不知什么時候射出,會射向哪個部位,而一旦冷箭離弦,反而讓人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但深明此道的阿秀怎么會如此輕易射出威力巨大的魔法箭呢,他知道越是遲射出,給對方的壓力越大,而對方在重壓之下也越容易犯錯。
  而對于圣山上的荊棘,阿秀卻是半點也沒放在眼里,在精靈族特有的敏捷面前,這些對我和阿熊來說可能有些麻煩的植物,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構成威脅,他現在一直跟在我們的后面,箭在弦上卻不發,只是給我們無形的壓力,根據以往經驗,阿秀的箭一般會在上山的后半程射出來,那時就快登頂成功了,而我要在山頂與光系元素作短暫交流,練習也要先告一段落了。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從來很少有人跡的圣山之上,竟然有兩個人悠閑地站在山頂空處,對滿地的藤條枝蔓竟似視若無睹,而且對著我們指指點點。
  我們差不多快到山頂了,本來一直凝神在防備著阿秀的箭,但在看到山頂兩人時我不由一愕,阿秀的箭卻正是此時發出了,而我落腳的地方四周密布荊棘之刺,左右閃避根本就是自找苦吃,這么多的刺扎入身上的痛苦,還不如硬接這一記魔法箭呢。
  射向阿熊的箭和射向我的箭幾乎同時發出,而我們此時距離山頂僅十數步,那兩人的面目已是清晰可見,一個是白發蒼蒼的老頭,還有一個卻是妙齡少女,真想不通這大清早的一個老頭帶個小姑娘上這里來干什么,不過以我齷齪的想法當然不會有什么好事了。
  離弦之箭似電閃流星般沖著我就來了,而對這加持了自然系魔法的箭,唯有用自然系防御魔法抵御了,因為光系防御我不會,而其它各系魔法在這根本就施放不出。雖然在圣山之上,自然系的防御盾對荊棘之刺毫無用處可言,但對魔法攻擊還是有效的,只是對于阿秀凝神射出的這一箭用處可能也不大,加持了三級魔法的箭輕易可以洞穿我這二級的防御盾,沒辦法三級盾的施放速度根本就來不及(雖然我主攻全系,但學的東西多了,總有強有弱,自然系防御盾是我的弱項)。
  阿熊可能也因為看到人分了心,在阿秀箭射至時,有些手忙腳亂,但好歹他肩上還扛了根木樁,信手揮舞之下,倒也擋住了那支箭,只是爆裂的木渣四處亂濺,不過以阿熊的狂神斗氣也傷不了他。
  我這邊可就慘了,看來今天阿秀的主攻方向是在我這邊,每次在這圣山之上,我和阿熊總有一人要吃點虧,原因就是這主攻之箭在誰身上,誰就要倒霉了,很不幸,看來今天要倒霉的人是我。
  果然阿秀的箭就像破開皮革的利刃一樣,輕易洞穿我施放的魔法盾,看來身上要硬捱這一下了,我運起學了一年多卻可憐無比的斗氣,準備接受巨痛的考驗,當然我可不會從這滾下去,俗話說:吃一次虧,學一次乖。經歷了幾次相同經歷的我,怎么會重蹈覆轍呢。
  有人會說你既然不可以左右閃避,你不會向上跳啊,說這話不牙痛,你來試試,在這又不能施放風系魔法的,你憑空跳起來能有多高啊,搞不好要害中招,那更是得不償失了。
  箭在射至我身前時好象碰上了什么阻力,爆起一團耀眼的光芒,箭還是射到了我的后背上,卻沒有以往痛徹心肺的感覺,只是如刺扎在身上般輕微,這點痛對我來說簡直是小兒科。
  阿秀和前方的小姑娘同時咦了一聲,一個是在驚奇這箭怎么會遇到這么大的阻力,而另一個則在想怎么施放的光盾沒有擋住對方的攻擊,而且看那掉在地上的箭矢就知道這箭根本就沒有箭頭,可想而知,沒有剛才受到被箭攻擊者魔法盾的削弱,再加上箭頭,那這支箭根本就可以無視自己這三級光盾防御了,可恨的是,這是自己所會的最高級防御魔法了。
  我用手揉了揉中箭的背部,腳上卻沒慢下半分。三兩步就登上了山頂,對著那位可愛無比(對我來說簡直是天使)的小姑娘道:“謝謝,要不然又要痛上半天。”
  小姑娘也在瞬間就明白了這幾個人只是在玩鬧而已,這也打消了自己心中的疑問,箭怎么會沒有箭頭,而且這跑的兩人看來都不弱,怎么反讓后面的人追著跑。
  小姑娘在看清我和阿熊打著赤膊后,滿臉通紅,輕聲曼語道歉道:“對不起啊,不知道你們是在練習呢?”
  我當然忙不迭地道:“沒關系,說真的,我還要謝謝你呢,讓我躲過一劫,這箭射到身上可是很疼的。”
  沒想到阿秀上來后卻對我的話嗤之以鼻,冷冰冰地嘟噥道:“真可惜了,第一次用出四級魔法箭呢。”
  這話一出嚇我一跳,要不是知道在這環境下,根本追不上阿秀,我就要撲上去動粗了,對兄弟竟然下這么狠的手,而且還不事先通知,要是早有準備那我可能會選擇向旁邊躲閃了,我可不想被四級魔法箭直接命中。
  阿熊卻是對著那位長者行了一禮,而那老頭卻也對阿熊點了點頭,很明顯他們是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