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3 自找苦吃

亞伯嘿嘿冷笑道:“臭小子,連我也敢耍啊,不要以為我不會以大欺小,惹火了我,我可是什么事都干的出來的。”這話說出來戲謔的成份多于威脅。我當機立斷,立馬求饒道:“老爺子,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我可什么也沒說。”話剛說了一半,一陣劇痛從屁股傳上來,回頭一看,無數利刺狠狠地扎在了我的屁股之上,頓時慘叫之聲從我的嘴里發了出來,真可謂驚天地、泣鬼神啊。
  邊上的小姑娘看不下去了,替我求了情,可恨的是這老頭(用刺扎我,用老頭這稱呼很對的起他了)竟然不答應,那小姑娘好象“威脅”了些什么話,老頭立馬妥協了,不過離的太遠,聽不到說了些什么,但看到他們近旁的阿秀掩嘴偷笑的樣就知道他一定聽到了些什么了,精靈還有一項好處就是耳聰目明啊。
  我向那位叫小憐的小姑娘道了謝:”多謝你了,要不然我可慘了,這老頭脾氣真差啊?都開不起玩笑。“后面半句是壓著聲音說的,畢竟讓刺這么扎著也不是什么很爽的事。
  看著我咬牙切齒,愁眉苦臉的樣,小憐強忍著笑意道:“沒什么,我老師有時候是要發發小孩子脾氣,你運氣真的不怎么樣,剛才他正好想起傷心的往事。”
  “噗哧”一聲從邊上的阿秀那傳來,原來這小子聽到小憐的話,終于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來了。這小子看大家都在看他,指著我解釋道:“我是看這小子一副鳥樣,感到好笑,呵呵。”說完趕忙告辭閃人。
  我和阿熊一看天色也不早了,在這擔擱的時間夠長了,可能再不回去要遲了,也告辭想回去了,亞伯現在倒沒半點生氣的樣子了,反而打趣我們:“要不要我老人家留你們陪我一下啊?我相信明天會有好戲看了。”
  媽的,這也知道,趕緊打個哈哈:“你老人家也體諒一下我們這些小輩啊,看戲怎么能看自家人的呢,一會早餐映月樓我請客,到時在和你老人家詳談啊。”
  我說完話,就和阿熊拼命往山下跑啊,可顧不得扎人的刺了,要是讓這老頭再纏住一段時間,估計明天真的被人看好戲了。
  小憐不解地看著亞伯道:“老師,他們趕這么急干什么啊?看他們的樣子也不像怕你啊。”
  亞伯擼擼掛到胸前的胡子,樂呵呵地道:“你沒看到他們只穿了條褲衩嗎?要是遲點回去明天連褲衩也沒了。”
  這話說的小憐俏臉又是一紅,啐了一口道:“老師,你怎么這么說啊。”
  亞伯仍是笑聲不斷:“呵呵,我說的可是真的,他們要是不能在規定時間趕回去,明天肯定……嘿嘿,利娜這孩子可真的不只有一手啊!”
  ……
  在亞伯和小憐的對話中,我和阿熊連滾帶爬下到圣山山腳,最早開溜的阿秀已經等在那了,見到我們想告訴我們他剛才聽到的秘密,我現在可顧不上八卦了,一扯阿秀道:“回去再說吧,今天可能要來不及了。“
  阿秀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要是我們受罰,他也沒什么面子啊,跟在我們后面來了,這一路上專心趕路之下,倒也沒時間吵鬧了,緊趕慢趕,還好在規定時間內趕回去了,負責計時的戰神府管家哈伯特打趣我們:“兩位再慢個幾分鐘,大家可有眼福了,呵呵。”
  我趕忙說道:“哈伯特叔叔,要是超出時間也請你多擔待了,今天在圣山上遇到亞伯大魔導師了,說了會話,所以擔擱了點時間。”哈伯特打了個哈哈道:“呵呵,是嘛,快開始下一項訓練吧,水桶,木樁子已經準備妥當了。”
  每次看到他的眼神中,都是帶著看戲成份,沒有人想的到,這個胖乎乎的老頭竟然曾經是赫赫有名的刺客,而他竟然曾經刺殺過戰神閣下,這些機密是我“不小心”從某位侍衛大哥那里打聽到的,為此我還貢獻了一壇好酒,本來是打聽這位管家大人有什么喜好,好方便收買他,在聽到他的“過去時”后,我和阿熊唯有對天嘆惜的份了,刺客對雇主的任務從來是堅定不移地完成的,即使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很不幸哈伯特就是這樣的人,刺殺朵拉失利后被擒,經安吉爾阿姨點化成為了其最忠實的下屬,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出賣雇主。而對他來說,智慧神安吉利娜是他今生唯一的效忠對象。
  你說這樣一個人怎么能夠收買成功呢,在知道他的過去之后,我倒是時時向他請教,身為刺客最重要的是隱形匿跡,而這也正是我想學的東西,這可是逃命最好的法寶了,哈伯特倒也不藏私,把所會的適合我的東西全教給我了,但他執行安吉爾阿姨的任務時,可就是一絲不茍了,嚴格到近乎挑剔的地步,和他那整天掛著笑容的胖臉形成極大的反差,好在我和阿熊知道他的底細后也沒敢偷懶。
  打水、砍柴可不用人監督的,只要到時間來驗收成品就可以了,如往日一樣我們做完晨練所要求的項目后準備回去換衣服時,哈伯特告訴我們一個不知道是好是壞的消息,那就是智慧神閣下今晚將回到落虹了。
  今天是周未,所以也不用上學院去上課了,我和阿熊匆匆跑回房間換衣服,迎面看到小弟整著張苦瓜臉走了過來,而他后面跟著的赫然是麻煩精可可,我還想拉著阿熊閃到一邊去,無奈小弟眼尖看到了我們,喊道:“三哥,你回來了啊,快和可可說說,她大清早就把我從被窩里拉出來了,要和我比試魔法,這不比完了她還硬拉著我要比試一次。這可是你惹出來的麻煩,你看著辦吧,我尿尿。”小弟這家伙倒好,說完就開溜。
  我冷吸了一口氣:這小子倒好靈光,借尿遁開溜,把麻煩甩給我了,媽的,都怪自己嘴多啊,沒事干么嘴空呢。
  看可可那撅著嘴的樣子就知道和小弟的比試是輸了,就她那直來直去的魔法,攻擊是不賴,但比起小弟這種魔法天才來說,那簡直是班門弄斧了,可是這比輸了還不要緊,趕緊加油練吧,還纏著人家比,這不是耍無賴嗎?真是麻煩精啊,
  我打定主意要好好“開導”一下這位麻煩的表妹:“可可,等我洗個澡,換件衣服再告訴你打敗日休的方法好嗎?這身上都臭死了。”我說著故意把手臂湊過去讓可可聞。
  可可馬上避到一旁,用手掩著鼻子道:“快點啊,我先去吃飯,我在餐廳等你。”起了個一大早,鬧了這么半天,她肚子也餓了。
  “少吃一點啊,我一會可是要出去吃的,你和我媽說一下。”我說完趕緊閃人,而此時阿熊早不知跑哪去了,估計剛才看到可可先閃了。
  回到房里洗了個澡,換了件衣服,頓感全身舒適,打開房門,沒想到阿熊搭拉著腦袋站在我的房門口,一看到我,嘿嘿干笑道:“星寶寶你不會生氣的,是吧?我看到漂亮妹妹就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