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38 若蘭再現

今天是圣光入學考試團體戰的第一天,個人戰已經進入尾聲,老弟和二姐都以出色的成績,順利考入圣光,二姐止步于弓箭十強之外,現在對我們來說,唯一的懸念也就是小弟與其他魔法師的冠軍之爭了。圣光的訓練廣場寬大無比,竟然同時劃分了三十個小型考場,而每個考場內均有兩個小團隊準備比試,對大家來說,頭兩天的比賽也沒什么看頭,多達一千個小團隊將分為200個小組,小組內的團隊將捉對比試,前兩名晉級,兩天后將只剩400個團隊爭奪這前一百名的入學名額,而那時才是真正的龍爭虎斗。
  團戰中真正難對付的是平時有所配合的團隊以及個人賽淘汰選手組成的團隊,前者勝在配合默契,而后者卻是實力強橫。
  每一個考場內的比賽都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但我卻無聊的要死,在小組賽中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也不知道是對手太弱還是我們太強,四個近戰的兄弟幾乎甫一接觸就放倒了對手,而對方的遠攻職業者就更倒霉,成了可可練手的對象,倒下時幾乎沒有一個是身上完整的,電光火撩的形容絕對不過分,我們小組唯一一支由個人賽淘汰者組成的團隊,雖然給我們造成了一定的麻煩,但我竟然也沒出手,因為賽前大家商定,看看沒有我這個搭順風車的幫忙能走多遠,所以在比賽中即便我手再癢也只能干看著,估計我是小組賽中唯一沒有出過手的人了。
  真正的戰斗本來就不是在小組賽,要不是校委會規定所有參賽者必須到場,我還想睡個懶覺,回味一下很久以前美妙的滋味,但可惜的是現在睡到晨練時間就醒了,看來起早的習慣成自然了,即使不晨練也照醒不誤。
  小組賽在波瀾不驚中就結束了,沒什么冷門好說,也沒什么熱門可言,唯一值得大家回味的就是產生了80個種子團隊,這些團隊在小組賽中的表現絕對可圈可點,他們將直接進入正選賽,而入圍的其它320個團隊將以前一輪比賽結果為參照捉對廝殺,經兩輪淘汰后也產生80個團隊。
  最后,將是160個團隊爭奪這一百個名額,很不幸,因為可可喜歡“虐待”對手的毛病(用她的話說是練手),我們沒入選種子隊,沒辦法只能多打兩場了,經過兩天四場的比試,大家也都是累死了,魔法師們忙著冥想恢復魔法力,而戰士們卻是抓緊時間休息以還原體力和斗氣,弓箭手著力于精氣神的修習,反正是各有各的忙,就以我們這個小團隊來說吧,他們七個全都忙著恢復,而我在小組賽也沒出什么力,就是站那擺了幾個POSS,根本無需恢復,兩天的高強度比試后有一天的休息時間,而這一天正是個人項目頭名爭奪戰,我事可干下,就和二姐她們去給小弟打氣了。
  因為團戰講究的是配合,所以可看度比個人賽強多了,但這次是頭名爭奪戰,比賽場人山人海,比起團隊比試來說毫不遜色,我們遠遠的站定,也看不清比試臺上兩人的樣貌(進入十六強比賽以后均在高臺上舉行,以方便大家觀摩),只是大概看清楚人的輪廓而已,沒料到今天小弟的比試對象竟然是個女的,讓人有大吃一驚的感覺。
  自從小弟進入魔法師百強大名單后,我就沒關心過他的戰績了,對我來說,反正進了圣光了,有什么好比的,還不如歇會,喝杯茶,不過我的想法可不代表人家的是吧,小弟這個人向來心高氣傲,想做就要做到最好,看來他這次不拿個第一回來是不肯罷休的。
  可這一回麻煩大了,小弟這人雖然好勝心很強,但從來不欺負女孩子的,這回對手竟然又是個女的,真是有夠麻煩了,在七色盟這樣一個民主社會,圣光當然不分男女招生了,只以成績論英雄。而在以往的比賽中,小弟碰上女的總是等人家魔法力耗盡,才以微笑請人家下場,也就是說只挨打不還手,但那也是人家水平不怎么樣,如今這位可是從千萬名魔法師中脫穎而出的,其實力肯定不會比小弟差到哪去,只挨打的話估計是熬不到比賽結束,也就是說不還手必輸了。
  一走到廣場就有人對我指指點點,沒想到我這么出名了,拜那幾個兄弟姐妹所賜,現在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有這么一個叫可憐小團隊,名字怪不算,人員組成更是怪異,剛報名時就嚇了書記官一跳,竟然出現百年難得一見的矮人來報名的事,學院成立三百多年還沒有矮人來報考過,在職業一欄還出現了獸巫,更是令圍觀的吃驚不小,而小小的八人團隊擁有三名魔法師,也不是令人不解的事,可是其中兩個竟然是修習輔助系的,而兩個中的一個竟然是光系牧師出身,卻是讓人大惑不解了,一個小團隊有一個光系牧師,攻防足夠了,干么還要加一個輔助系的,倒是狂戰士、半獸人這樣的大塊頭反而不引人注目。
  理所當然,我這個輔助系的魔法師引來的好奇目光無數,這一傳十,十傳百,我倒是在戰前就出了名,但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傳著傳著味道就變了,我變成了二世祖了,這其他七個兄弟姐妹全成了我老爸高薪雇傭來幫助我進入圣光的踏腳石了,而小組賽的四場比賽無疑助長了這個傳聞。
  說真的我也不是沒讓人這么指點過,身經千指萬點的我對這種局面絕對可以坦然處之,保證做到臉不紅耳不燥。倒是站在我邊上的二姐一臉的不自然,好象我這個做弟弟的給她丟了多大的臉似的,不過嘴巴在人家的臉上,我可沒辦法堵上悠悠眾口。
  好在比賽就要開始了,大家的目光均被臺上圣光學院院長閣下的言語吸引過去了。身兼裁判之職的院長說道:“比賽就要開始了,請兩位站到指定位置。”而他的話音剛落,廣場中間就出現了大型的反射魔法屏,這是由多名法師施展的,作用是把高臺上兩人的比斗實況清晰地展現在魔法屏上,以便讓廣場上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到。
  “我宣布這次比賽兩人的姓名,日休和若蘭。”我正啃著剛買的小吃,沒辦法今天又是老媽下廚,早飯吃的少了點,院長閣下的這句介紹差點沒讓我噎著。
  若蘭,竟然是半年多沒見的若蘭,自從外敵入侵七色后,若蘭什么也沒說,突然從我們的視線里失去了蹤跡,學也沒再上了,到她家找她,才知道已經全家搬遷了,至于搬到哪去了,卻沒有人知道,,回頭看了看二姐的神色,也是驚異萬分,看來她這個若蘭的閨中秘友竟然也不知道今天小弟的決賽對手是誰,在以往的比賽中,總是帶著面具比試,而且以前比賽好象用的也不是這個名字。
  此時的反射魔法屏施放完畢,在屏上顯示的若蘭竟然有著一雙紫瞳,這可是魔族所特有的,難道她也和安吉爾阿姨一樣,是帶魔族血統的混血兒。
  而在她揭開面具的時候,卻是讓所有認識她的人再次吃了一驚,原本平淡無奇的面容現在竟然變得如此光彩奪目,身著法師長袍的若蘭小姐一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關注,拔動了無數少男的心弦。
  看到突然變得如此美麗的若蘭,我除妄自菲薄外,還有什么可以說的呢,當年年少輕狂,竟然向她示過愛,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心里暗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