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0 旗鼓相當

沒想到小弟經過圣光的入學考試后,防御能力提高了不少,而防御手段更見高明,顯然是打了多場防御戰后的心得體會,我還沒陶醉到認為這是我的功勞(我們經常以他為練習對象,好歹也是八個打他們四個(老弟、大姐、二姐和達克),在沒有輔助法師的情況下,小弟唯有客串了,我們可沒以多打少,勝之不武的概念)。臺上風聲壑立,卻是已到了關鍵時刻了,雙方均停手沒發動攻擊,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臺上兩人都在誦讀大段的魔法口訣,對魔法師而言,平常經常使用的低階魔法根本就不用誦讀,意隨念生,即時發動,除非兩系魔法間的轉換,要稍費時間,而高階魔法卻要默誦魔法,越高級時間越長,如今看兩人架勢,發動的魔法必然是攻擊力驚人的,只是不知道小弟想用什么魔法來防御對方雷霆一擊的攻擊呢?而若蘭又會使出怎么攻擊魔法呢?
  懸念立刻揭曉,若蘭施放的竟然只是四階的水系魔法水流星,在眾人一片失望聲中,我卻是滿懷期望,以若蘭的水準,四階魔法根本就不用冥想默念如此之久,這只是障眼的晃子而已,其內必定另有乾坤,而小弟卻也是毫不懈怠,在他身前形成三道土墻,而土墻之前卻是一個濃縮的風輪迎向水流星,這是風系五階魔法風輪術,攻擊力強悍,旋轉著割向水流星,在兩種魔法能量相撞的瞬間,產生了刺眼的光芒,四階的水流星竟然硬生生地將五階風輪撞的消散無形,讓觀看者驚奇莫名,嘩聲大片。
  那些中級以下的魔法師們更是看的目瞪口呆,這怎么可能,四階魔法竟然輕易擊散五階魔法,根本就不合常理啊。而高級魔法師們卻看出了內里的玄機,這個四階水流星比普通的大了近倍,應該是魔法元素高度濃縮密集,而唯一想不通的是怎么能在四階魔法攻擊上加成這么多魔法力呢,即使他們也很難做到,因為同一種魔法,魔導比起一般的法師來說,威力絕對是大相徑庭的,因為其所承載的魔法力和魔法元素有很大的區別,而且其密集程度也是受自身水平限制,而若蘭這個魔法,其威力至少達到了六階魔法的水平,也就是傳統意義上水流星的十倍以上攻擊力,而在和五階風輪的對撞中僅消耗了三成的能量,繼續劃直線進擊,以四階魔法承載六階的魔法能量,這并不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女可以掌握的啊。
  這時小弟的土墻卻也生出了變化,僅二階的土墻竟然化形,正對著水流星方向的墻面竟突起尖刺,使土墻的防御能力提高近半,而地上不斷突起的大地之刺也消耗著水流星的魔法能量,但強橫無比的變形水流星還是以催枯拉朽般的速度輕易突破三重土墻,只是它的大小已經縮小到原來的二分之一,一頭撞擊在小弟的大地之盾上,可以預見,盾毀人傷的結果。
  圍觀者又是一陣驚呼,然而事出意料,盾倒是毀了,人卻是毫發無傷。不出所料,水流星撞到大地之盾上,防御盾因承受不起如此巨大的壓力,很快就消散無影了,但經過層層防御的水流星卻在小弟身邊折了個彎,一劃而過,重重撞擊在高臺周遭的防御屏上也消散了,若蘭不由大聲贊了句好,小弟這個風系三階牽引術用的妙到好外啊,輕易化解了這次的危機。
  而從沒對女生發動過攻擊的小弟如今一反常態發,發出了十幾道風刃,取的點都是若蘭手中的冰棱盾,這些風刃唯一的目的就是擊碎對方的防御盾,淡藍色的風刃比平常大家熟悉使用的小了近半,也就是其威力增加一倍,相同的魔法力和魔法元素聚集,體積小了,威力當然大多了,這和若蘭的水流星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小弟這種方法人盡皆知,而若蘭所用的方法知道的人很少,也難度也大了許多。
  令人感到玄之又玄的是,小弟的這些風刃取的方向各不相同,或曲或直,但撞擊在若蘭的冰棱盾上的點卻是驚人的一致,十幾道風刃無一例外,全都撞擊在同一點之上,以四級冰盾的防御效果也經不起一點上的連續撞擊,終于龜裂破碎,冰屑四濺,盾消散在空氣之中。
  若蘭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休日,沒想到自己已是移動手中的冰盾,而撞擊處卻還是在同一個點上,可見對方并不僅僅是以應用能力取勝,竟然已到了魔法感念控制攻擊取向的地步了,這可是高級魔法師才有能力擁有的,難道對手竟然已經有大魔法師的實力了,而小弟也同樣驚異于對手的能力,四階魔法卻有六階的攻擊力,這可是魔導級別才可能做到的。
  場上兩人都已經到了魔法力耗盡的地步,若蘭是因為超階使用了魔法,而小弟則是動用了意念控制風刃取向,這可是極耗魔法力的事情,僅存的魔法力也消耗怠盡了。
  兩人對視著對方,眼中盡是惺惺相惜之意。而圣光的院長閣下,魔導士查理當然看出了兩人魔法力均已到了油盡燈枯的境界,除非一人發根木棍互毆,否則根本就沒辦法再打下去了,施施然飄到高臺之上宣布:“今年圣光個人魔法決賽的兩位,實力都是超強,比賽也是旗鼓相當,所以經裁判組商議,決定今年魔法個人賽產生雙冠軍。”
  “裁判組商議?我怎么沒看到其他裁判的身影,不會是你一個人包辦的吧?”一個對魔導士閣下聽起來不怎么順耳的聲音不急不緩地響起來。在大家炯炯目光注視過來時,擠到看臺邊上的我也學著臺上那位的樣,施施打個懶腰:“開玩笑,呵呵,不要見怪。”
  而在魔導士閣下氣憤之極正要發飚之時,邊上有人提醒他了:“別中計啊,這小子當年就是這樣進入中級魔武學院的。”說實在的當年我可不是老爸開后門才進去的,而是設法讓中級魔武的校長格拉蘇大人小小地扁了一下,七色可是個民主社會,而校長大人又是知名人士,這樣“狂”扁一個小孩可說不過去,沒辦法在我成千上萬倍夸張之詞的“威逼利誘”之下,唯有很不情愿地開了后門,以堵住我的嘴。沒想到如今卻有人知道,還被揭了底,一看那位提點的仁兄,可不正是格拉蘇嗎。
  “呵呵,格拉蘇校長你也在啊,尊敬的查理閣下,我只是開玩笑而已,我還想在您教導之下學習呢,怎么會不明智到得罪您呢。”在重施故計失敗后,我盡量以諂媚的語氣說道,更引得我旁邊眾人頻頻向我甩衛生眼,鄙視之極啊。
  現在大家可能心目中形成了我的“光輝形象”,升入中級魔武學院靠的是苦肉計加威脅,而想進入圣光卻是雇傭了一大幫“打手”,團戰時在邊上看熱鬧,想憑“雇傭兵”的力量輕松進入,而此時又故計重施,連團戰也想省了,真是有夠卑鄙無恥下流的,還好沒加上淫蕩,否則臉面丟盡啊。
  在一片斥罵之聲中,我灰溜溜的鉆進人群開溜了事,否則站那非得被空中飛鞋砸死不可,要知道查理閣下可是深受人民愛戴的,有魔法師導師之稱,這樣詆毀人們心目中的導師,這不是找死是什么啊,全賴這張臭嘴,無聊亂說話之下又闖禍了不是,我開溜前拿眼睛瞟了一眼貴賓臺,老爸老媽是一臉無奈的苦笑,而安吉爾阿姨卻是微笑不已,而最讓人不解的是朵拉叔叔竟然在掩嘴偷笑,估計回去以后也沒什么好果子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