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1 有勇無謀

果然不出所料,我到晚上吃飯的時候才溜進餐廳,剛跨進門口,讓老媽逮個正著,指著我腦袋和鼻子狠狠地訓了一頓。你說干么非得在吃飯的時候開訓呢,人這么多,老金、阿秀他們現在也在我家暫住,以方便訓練,沒地方可去的麥迪、達馬和小憐也理所當然的住在我家了(麥迪、達馬來的太遲了,盟都的所有客房均滿了,而亞伯閣下卻是去陪我家老頭過“快活”日子去了,小憐讓可可拉了也住在我家里了),而正好今天老弟拿了個第一,順便請了朵拉叔叔和安吉爾阿姨一起過來吃飯,但令人奇怪的是若蘭竟然也來了,還好像和安吉爾阿姨很親熱的樣子(只是我在被訓中,僅僅拿眼瞟到一下而已,也沒看的很真切)。
  你說這么一大幫子“外人”,這讓我怎么好意思啊。可看到老媽打過來的眼神就知道其實她是在幫我,想避重就輕,大事化小,事化無。
  但老媽打的如意算盤,身為她姐妹的安吉爾阿姨怎么會看不出來呢,笑著打斷了老媽的表演:“我說阿夢啊,你也不要再演戲了,其實今天小星也沒做錯什么,只是故態復萌了一下而已,今天開心,我不罰他就是了,你小子以后注意點,可不是誰都能拿來開涮的,還好查理院長脾氣好,要是我,不一腳踢翻你,再踹上幾腳。”
  這后面半句是對我說的,我忙不迭點頭示意下次再也不敢了,不過看大家的眼神就知道沒人相信我的話了,純粹當我放屁。
  在一屁股坐在給我留的座位上,就準備進餐了,本來就晚點回來的,加上沒帶錢在外面逛了半天,肚子可是餓的有夠難受的,豈料一下子被坐在邊上的二姐給拍掉了剛上手的餐具,我驚諤地看著笑靨靨如花的二姐,一臉的不解,難道今天老媽的懲罰是不讓我吃飯?
  二姐收起笑容,一臉神秘地對我說道:“今天我知道個大秘密,是關于若蘭的,嗯,可能和你也相關的,你要不要聽?”
  “是什么啊?”我無可無不可的語氣絕對要讓二姐抓狂,“不能讓我吃完飯再說嗎?我中飯也沒吃唉,快餓扁了。”
  二姐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道:“你是怕安吉爾阿姨罰你吧?沒見你怕過老媽的。哼哼,我說的事就是關于安吉爾阿姨的,你沒興趣那就算了,吃飯。”
  我一聽之下頓時來了精神了,關于安吉爾阿姨的大秘密,倒是要聽上一聽的,立馬換上求知若渴模樣,以摯熱眼神望著二姐道:“是什么啊,呵呵,二姐你告訴我啊,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我連撒嬌也用上了,為了目標我可是不擇手段的。
  二姐推了我一把,嬌嗔道:“小星,你真是的,我才大你多少啊,還撒嬌,小心我扁你。”
  讓二姐扁,是件極其幸福的事,當然這不是對我而言,而是對坐在對面以直勾勾的眼神看著我們,應該是我二姐的老金而言,估計要是我和二姐不是親姐弟的話,他絕對要暴走抓狂,找我決斗不可。
  二姐娓娓道來,原來若蘭竟然是安吉爾阿姨當年抗戰時離散的女兒,讓人難以置信,而讓她面目變化的原因竟然不是眾所周知的魔族變身(相傳魔族在成年之時,身體會發生變異),而是魔導施放的障眼術,只是這是什么級別的魔導啊?竟然讓她在我們周遭生活了這么長時間也沒看出半點破綻。
  在我以驚奇萬分的目光看著若蘭,嘴里可以塞下一個鴨蛋的時候,二姐又是推了我一把道:“這是不是大秘密啊?我們大家聽了都是嚇了一跳呢。”
  而這時若蘭正對著我微笑,唉!只是滄海難為水啊,此情不再,也沒掀起我心中波瀾。回應著笑了笑,低頭吃飯,混沒發覺若蘭眼中露出的一絲失望之意。
  席間大家言笑甚歡,這場慶祝兩個頭名的喜宴在不知不覺中劃向尾聲,而明天還有比賽我和阿熊他們,早早就吃完先行離開了,去準備明天的賽事,而臨走之前,安吉爾阿姨叮囑我道:“比賽中隱藏實力很重要,但切記驕兵必敗,小心人家也有后著。”明顯阿姨是看出了經歷小組全勝的我們,驕傲之心開始抬頭,所以出言提點。
  當然這只是個別人如可可、老金的心理產生變化而已,我是不會犯這種錯誤的,勝不驕敗不餒這樣的警句可是常常響在我和阿熊的頭上的,阿姨只不是借教訓我之機,提點同個團隊的其他人而已,而面對智慧神閣下的教導之言,大家當然虛心接受了,可可尤甚,重重地點了下頭,在獸人族中,雖然敵對,但戰神和智慧神是最受人推崇的,而最讓他們詬病的卻是我老爸,因為當年正是我老爸拐走了獸族第一美女星夢,也說是我老媽。
  大家在后花園短暫地聚了下頭,交流了一下明天對手的狀況。商討了下明天的戰略布置,沒辦法,除了阿秀,這些人竟然沒半點有建設性的意見,唯有我這個懶人出主意了,真是夠愴,他們還個個諍諍有理,真是讓人氣個半死啊。其中以可可和達馬的話最精典,可可說:“打仗在我們那是男人的事,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表哥的份上,才懶得幫你們,我這可是無償奉獻。”言下之意出力已經是很對的起你們了,不要傷害我的腦細胞;而達馬說:“在俺們那什么事都講互相配合,這可是生存第一要義,但俺們一個眼神就可以知道對方要說的話,要不你們看看我的眼神。”恨的我差點沒給他一腳,戰斗之時你可是在前頂著,除非你腦門子上長眼睛,誰知道你什么眼神啊。什么玩意兒,一點沒建設性。
  我和阿秀略顯無奈的眼神顯示,對這兩個人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而其他四個人的發言,也是蒼白無力,以阿熊的話說,我們戰士在前扛著對方的攻擊,可沒辦法再實施什么戰略戰術,他媽的,什么鳥語,安吉爾阿姨白教他這么長時間了,而小憐和麥迪無語中,我根本沒問老金,打了這么多次架,他從來沒提出過什么好的建議,懶的理他了。
  以前的訓練比賽都是相同的模式,毫無戰術可言,均是以力勝敵,而如果敵我雙方實力相當,就要避強擊弱,但敵方對弱者往往保護更強,所以要實施的戰術就是怎么攻敵之弱的問題。當然這兒的弱者是指防御能力,并不是指總體實力,而魔法師正是這種攻強守弱的典范。
  可以這么說,沒有魔法師的團隊,攻擊力至少減三成,而看小組賽的各個團隊,攻擊型法師至少有兩人或以上,他們的攻擊在瞬間就可以放倒一個對手,我曾經見過四魔四戰的組合,三個攻擊型法師加一輔助型法師以及四個肉盾戰士,輕易擊潰對方陣線,打的對手毫無還手之力,在對方八人盡數倒地的情況下,己方毫發無傷,真變態,我們好歹戰斗時還時不時有人倒下。而像那樣的隊伍在種子團隊中僅排名第十,真不知道這些人干么非得來團戰,去個人戰不行嗎,真是的。
  在我絞盡腦汁的情況之下終于制定了N套備用方案,以應對接下來的考驗,而那些粗線條的已經在計算再勝幾場就可以拿下第一名的光榮稱號了,也不估量一下自己的水準怎么樣,真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