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四章慶祝酒會

星夢*艾爾,也就是我一個人傻乎乎的坐在酒吧柜臺的面前,以手抓頭,無語中……這群死黨加白癡,竟然以統領府三少爺的名義包下了整個酒吧,以作休閑慶祝之用,并邀請了眾多俊哥靚女捧場。我偷偷找老板了解了一下開支情況,老板慷慨激昂地說道:“三少你放心好了,我一定給你個優惠價,就五個金幣怎么樣,包括酒水、服務員開支,這絕對是超級便宜了啊。”
  狂暈中,五個金幣,真以為我是闊少啊,掏出衣兜看了看,僅有可憐的三個金幣躺在那,這已經是我一年省下來的零用啊,平時超級摳門的我這次可讓這群吸血鬼大放血了,心頭暗自不爽啊,咬了咬牙,掏出三個金幣拍在老板的手中:“三個,不行的話,交易取消。”
  老板苦著臉,以極其可憐的眼神望著我:“三少,你行行好吧,再加點吧,我一個晚上營業額也要四個金幣啊,你總不能讓我虧本吧。”
  “你漫天開價,我當然落地還錢了。”我終于在說了一半看到個救星,“你,你過來,我錢不夠,先借點我吧。”
  老金(我們對卡爾金的愛稱)一臉不情愿的從一漂亮妹妹邊上踱過來:“你不是吧,連兩個金幣也沒,還請什么客啊?”
  “什么什么?兩個,喂,胖老頭,你要到哪去?”我轉身一把抓住想借我們說話之機開溜的老板,扳開他緊握的拳頭,拿出一個金幣,放進兜里,并教訓他,“死胖子,你也太奸詐了吧,連我的錢也敢騙。”
  胖老板皮笑肉不笑地抽動了幾下嘴角,一臉饞媚之色,“星少,我這不是給你加點好東西嗎?比如上等的好酒了,最好的服務員了,您不想因為酒水不好、服務檔次不高而怠慢了您這些貴客吧?”
  “你可真會瞎掰。”老金從后面探過頭來,對著胖老頭吼道,“不會吧,我們中午談好的可是上等的酒水,優質的服務,再說了你平時一天營業額才一個金幣,今天讓你多賺一個你還不偷笑啊。”在他狼一般的嚎叫后,扳正我的身體,對著我看了半天才嘟噥了一句:“看你小子平時不挺聰明的,今天是不是見到這么多美女,目不暇接、眼花繚亂、目不轉晴、目瞪口呆、心如鹿撞、口水橫流、搖頭晃腦的把腦子搖壞了。”
  損友真他媽的是損友啊,連損人也不帶個臟字,說起四字詞語來真是一套一套的,看來今天被人耍是少不了了,估計明天“艾三少變豬頭受騙記”是要上校刊頭版頭條了,說實話,我很少上頭版頭條的,但不上則已,一上必定是哄動全校,像什么“魔法學徒火燒考官”、“白癡求愛記”、“失戀記錄創造者——艾三少”……,雖然這些大多是一年前的舊聞了,但其哄動余波至今未平,現在走在學院的路上,還不時有人指指點點,逗的身邊的妹妹竊笑不已,不過經過一年多來的鍛煉,我已經練的皮厚無比,直逼刀槍不入的最高境界。這時的我已經能笑著應對指點我的仁兄,并對對著我偷笑的漂亮妹妹展現我自認為瀟灑無比的笑臉,雖然對我笑臉的回應百分之九十九是衛生眼,而且是加鄙視的那種。
  我趕緊在老金面前晃了晃緊握的拳頭,威脅加利誘:“你小子要是敢說出去的話,哼哼,扁的你像豬頭,而且以后沒有我二姐的內幕消息提供。”
  老金在聽到我前半句的時候,一臉不屑,擺出一副我說了你拿我怎么樣的嘴臉,讓人有上去狂扁的沖動,但聽到后半句就轉了副嘴臉,滿臉討好的神情:“星少,不要這么說我嘛,我怎么會把你的糗事亂說呢,我下半生的幸福還要靠你幫忙呢。”
  “你以為我會出賣我二姐嗎?”我也是一臉不屑說道。心里暗爽,臭小子,還不抓到你癢處。
  “怎么會是出賣呢?你看看我,高大英俊、虎背熊腰、能文善武……前途無量啊!”老金有點急了,四字詞語又脫口而出了,要不是我白了一眼估計還有發揮。
  “我二姐可不喜歡花心大蘿卜。”我扭頭就走,反正某人會跟上來的。果然不出所料,老金三步并兩步追上我,邊走還邊解釋:“我一定改還不行嗎?”
  “狗改不了吃屎。”阿秀(伊秀)和小弟同時嚷嚷道。
  小弟順利通過了魔法師初級三級的考核,我本來想拉他一起請客的,但大家死活不同意,一定要我們分開請,放血就要放大的,這是“吸血鬼”們的口號。
  老金撲過去對著阿秀和小弟一人就是一拳,拳頭還沒打到人就大聲叫道:“你們這兩個臭小子,一起耍我啊,看我不扁死你們。”
  阿秀閃身躲過,精靈族的敏捷可是天生的,小弟卻是硬接了這一拳,不過拳頭是砸在魔法盾上了。雖然盾是被拳頭砸碎了,但卻也沒碰到小弟半根毛。
  現在是晚上七時,慶祝酒會就要開始的時候,人來的也差不多了,說不上人山人海,但小小的酒館也是爆滿了。
  在邊上都是人的情況下,我們四個死黨也不能大打出手了,唯有嘻嘻哈哈,唇槍舌箭,斗嘴了事。在老金大聲宣布中,酒會正式開始。
  大家紛紛向我舉杯慶祝,雖說是酒會,但大家喝的都是飲料,因為盟國律法規定,十八歲前不得在酒館等公共場所飲用含酒精的飲品,我們雖然身為統領子女,也不能打破盟國律法的規定。
  在邊喝飲料邊暢談之余,大家都是興致高昂,開心不已,圍著中央的場地跳起舞來。我在經歷了一年多的艱苦學習后,難得有機會放松一下,當然不會放過了,但奇怪的看著那些活色生香、美麗絕倫的美女在面前跳來舞去的,卻沒有半點心動的感覺,慢慢的聽不到嘈雜的聲音、看不到美妙的舞步,眼神迷離,心神恍惚,好象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空間。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舞會上的人都三三兩兩的告別離開了,僅余下七八個人還在場上狂舞不已,這時老金和阿秀走到我面前,拍著我的肩對我說:“星少,你看那邊吧臺上的那個美女,好象沒見過啊,要不要上去打個招呼啊?看看她會理我們哪個。”
  我從奇異的境界中醒過來,朝吧臺那邊看了一眼,懶洋洋的說道:“沒興趣,你們自己去吧,一看就是個帶刺的主,小心扎手啊。”
  阿秀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星少,你最近是怎么了,好長時間沒出來玩了,難得出來一次又精神恍惚,無精打采的,是不是生什么毛病了?”
  老金也是一臉的詫異:“你小子是不是最近轉性了,真是奇怪啊,不去丟人現眼也好,哈哈,阿秀,我們上。”
  這時小弟也來到我邊上對我說:“三哥,你怎么了,今天通過考試也看不出你有什么高興的樣,不像平時的你啊,在搞什么啊?是不是今天讓我們放血放的太厲害了?”說完對著兩位去尋芳問美的仁兄喊道:“祝你們好運啊!”
  但好運偏偏沒有降臨,也不知道那兩個臭小子說了什么不中聽的話,惹惱了那邊那少女,在少女的尖叫色狼聲中雙方開始對峙起來,身為東道的自己當然要解決客人的糾紛,便走上前去勸架,豈料還沒走到近前,那個冰雪美少女已經動起手來,兩道閃電從上落下,正面擊向老金和阿秀的頭頂,,兩人好象早有準備,閃身避開,地面上被擊的塵土飛揚,老金和阿秀不好意思和女子動手,轉身就退到了我身后,那少女見自己的攻擊落空,大聲喝道:“色狼,還敢躲,看招。”
  我正回頭問兩個損友:“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會這么失策啊,泡妞泡傻了。”
  阿秀正要回答我,阿金已在大叫小心聲中閃往旁邊,我回頭一看,三道閃電錐迎面擊到,雖然是一級雷電系魔法,但被擊中可有的受了,心隨念轉,手中凝出一面冰盾,閃電擊到冰盾上,冰花四濺,閃電是被擋住了,但好象有些不妥,感覺身上涼涼的,明明有穿衣服,怎么會涼呢邊,低頭一看,身上破了三個小洞。邊上看熱鬧的幾位咯咯的指著我在笑。
  那美麗少女也是泯嘴輕笑:“哼,螳臂擋車,不自量力,就這么點水平也敢幫人出風頭。”玉指纖纖指向阿秀,“你這個色狼給我出來受死,不要躲在別人后面。”
  阿秀滿臉苦笑,對著那少女哀求道:“小姐,我只不過好心提醒你而已,又不是故意吃你豆腐的,用不著這樣吧。”
  老金則是一臉壞笑,得意洋洋地在旁邊幫腔:“對啊,阿秀只不過提醒你衣扣沒扣好,有那么一點點走光而已。”說完還故意一手遮住嘴巴,裝作悄聲對阿秀說,“你這家伙怎么不早點告訴我啊,我都沒看到,虧大了。”這聲音大的所有人都聽到了。
  這家伙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寫,他這不說還好,一番解釋之下,那對面的女孩通紅的俏臉頓時如冰封雪寒,惱羞成怒成暴走狀,眼看就是鋪天蓋地而至的攻擊啊,我一把拉住剛走到我身邊問我怎么樣的小弟,閃過一旁,剛才吃的苦頭足夠讓我警醒:不自量力的事還是少干,不讓老金吃點苦頭,就對不起我自己,哼哼,幫他們還敢笑我,這不是自找死路嗎?
  果然,那少女并不理會閃過一邊的我和小弟,轉而攻擊阿秀和老金,阿秀只能以他水平很一般的自然系魔法迎接對方電閃雷鳴般的攻擊,自然系魔法在這非自然環境中施展,已是減弱了幾分,加之阿秀的水平真是大路貨,普通之極,一時之間苦頭吃盡,他所擅長的魔法箭在這么小的酒館之內根本施展不開,況且,他連弓也沒帶一把,估計他現在心里除了罵娘之外就是懊悔剛才的多嘴吧。再看老金,不愧是騎士啊,雖說斗氣沒幾成火候,但硬是用斗氣擋住了對方的電系魔法攻擊,只是皮肉沒吃到苦頭,身上的衣服可沒那么幸運,一片片、一塊塊漫天飛舞。一輪攻擊下,他和阿秀兩個人都是身上只掛了幾條破布條,頭發蓬亂上豎,典型的被電人士特有形象。這還是對手刻意沒有攻擊下半shen的結果,不然估計兩位少男“走光”是不可避免的了。
  那少女正要發動新一輪攻擊,二姐和若蘭已經繞到她身邊了,一人一手拉住了她,二姐樂道:“水妹妹,對他們的懲罰也夠了吧,阿秀這孩子還是挺好的,他也不是故意的了,他是好心吧,他可不像我弟弟和那個什么卡爾金,整天嘻皮笑臉,色咪咪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阿秀一臉無柰,我和老金則是一臉的無辜,又不得不附合我二姐的說法,說到底還是我最慘,又沒看到美女走光,又沒占什么口舌便宜,根本是勸架嘛,受這無妄之災,還被二姐說成是色狼,真有夠無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