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5 意料之外

如今的戰斗在兩個魔法師之間進行了,只是一個是差不多消耗完魔法力的攻擊型法師,而另一個卻是精神狀態飽滿,魔法力消耗也差不多的輔助型法師(剛才為了幫助可可、阿秀多支撐一會時間施放了不少防御魔法),對我來說,大家都耗盡魔法力,那勝利可就有利于我了,我試圖靠近對方的身邊,但對方剛才看到同伴倒地的情形怎么會讓我的如意算盤打響呢,不斷施放魔法攻擊,阻止我的靠近。雙方的魔法力幾乎同時耗盡,看著因為我不斷逼迫,在臺上四處奔跑而氣喘吁吁的對手,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據看到的人說,從來沒看到有人能笑的這么賤、這么陰的。
  阿姨的訓練果然是有用處啊,現在的我可是氣力充足,剛才這點小兒科的逼迫式奔跑,對手跑的比我還多,看來我修練的微乎其微的斗氣有發揮的余地了,在我趕鴨子一樣幾次虛張聲勢后,對手已經累的跑不動了,一個勁地揮手示意暫停,而他的求和馬上被我拒絕,有沒有搞錯啊,現在可是我占優,沒見剛才你們五打四、二打二的時候多起勁啊。
  而這時裁判席上傳來打抱不平的聲音,我立刻出聲反對:“什么打平啊,沒看到我占優嗎?”
  一心想打擊報復我污蔑查理閣下的裁判員,以不屑一顧的眼神看著我道:“你們兩個都魔法力耗盡,還打什么啊?”
  我冷笑道:“肉搏,我相信對方撐不過三分鐘。”裁判員明顯看到了臺下觀眾的不滿,無奈只有同意再比試三分鐘,臺下的觀眾雖然對我不抱什么好感,但看熱鬧人人喜歡,他們也想看看我這個垃圾法師是怎樣在三分鐘內憑肉搏干掉對手的
  貓戲老鼠結束,我不遺余力,全力出手了,以比戰士還要快的速度拉近兩者的距離,揮舞魔法棍封住對手想要逃逸的方向,對手在左右無路的情況下只有后退一途,但比賽臺是有邊界的,他還是無處可走,唯有以魔法杖硬接我的攻擊,明顯修習過斗氣的我,力氣比他強太多了,一下砸飛了他的魔杖,我含笑問道:“自己認輸還是要我幫忙。”
  很明顯,惡魔在微笑著示意,你自己不認輸,那我只能把你敲暈了。
  裁判很失望的判定我方獲勝,他怎么也想不通,這個二流輔助法師的肉搏能力比起對方來怎么高這么多?看這小子也不像是個魔劍士的料,魔法杖當棍使,完全靠蠻力擊敗對手,一點沒有招式變化,而且對戰士的各項技能也知之甚少,否則一個沖鋒就可以解決離的很近的法師了,哪用費這么大力,像老鷹抓小雞一樣忙個半天。
  終于獲勝了,但我留給大家的的印象也稍好了點,至少我一人干掉對方三個法師,雖然是撿便宜性質的,但終究還是沒讓各位觀眾失望,上演了一場好戲。如今我們進入前四十了,絕對是讓人意外。
  沒想到接下來的幾場比賽均是順風順水,沒遇到象進四十這樣的難度,在周密的戰術安排之下,每個人均獲得了發揮的機會,實力代表一切,在每場比賽大家都不敢再抱著僥幸的心理,全力出擊,畢竟進四十這場大家都大意了,要不然怎么會剛接觸就倒下四個近戰的呢,這是心理麻弊的結果。戰局順利之下,我倒是失去了發揮的機會,不過也樂得自在,在后面給他們加加輔助魔法、用用陰招也是不錯啊,至少不用親自拿根魔法杖四處趕人,要不然又有人要說我這是給魔法師們臉上抹黑。
  大家都沒想到,憑著我們的實力可以進入半決賽,而且還是很輕松地拿下了對手,對手的實力可以說不弱,但不知道為什么,近戰職業同歸于盡后,對方四對四的情況下,立馬舉手示意,認輸下場,看他們怕怕的眼神難道是怕我用棍子敲暈他們?
  當然不是了,是可可嚇壞他們了,在前幾場中,憤怒的可可(因為進四十的這場被對方攻擊倒地,火氣全發瀉在比賽場上了)簡直是在虐待對手,在他魔法攻擊下倒下的全都是面目全非,身上千瘡百孔。在可可的大發雌威之下,我們這匹黑馬得以進入決賽。
  不是冤家不聚頭,決賽的對手竟然是水若云兄妹領軍的團隊,看到他們兄妹走過來,大家好歹也是熟人,應該打個招呼先了,我使個眼色給阿秀和老金,一起走上前去,誰知水若雨一瞪眼,阿秀立馬萎掉了,口中吶吶,灰溜溜地站到了一旁,我和老金可是超厚臉皮,嬉皮笑臉神色不改。
  水若云苦笑道:“三位我們又見面了,呵呵,真是沒想到,一見面又要打架。”
  我打了一個哈哈,道:“水兄這半年來功夫可有見長啊?不過看你們闖入決賽就知道戰力很強啊。”
  水若雨目光斜視站在遠處的可可,接過話頭道:“哪有你們那位獸巫厲害啊,風頭強勁,一時無兩啊。”聽那語氣,又是羨又是妒,真不知是什么意思,不過好歹也淑女了一回,沒張口就臭小子、閉口就是小白啊什么的。
  我們也沒接過話頭,只是微微點點頭示意她說的不錯,這位大小姐的脾氣可也不怎么樣,要是現在得罪她,說不定一會暴走時我們可要慘了,有可可這樣的前車之鑒,我們唯有小心謹慎了。
  而水若雨顯然不滿意我們點了半天頭也憋不出一個屁來的行為,恨聲道:“喂,你們都啞巴了啊?”
  對于這位大小姐沒事找茬的本事我們可是深有體會,唯有嗯嗯啊啊蒙混過關了:“嗯,你說的對,啊,沒錯啊。”這種敷衍的行為明顯沒有讓大小姐心情轉佳,但好歹沒有當場暴走。
  寒喧一番后,比賽正式開始了,大家都是熟人了,而看過對方以前的比賽,都知道對方的優缺點。水若云的團隊除了他們兄妹一戰一法外,其余六人各有特點,竟然同時擁有兩名狂戰士,另外有一魔弓手,可不正是那個御者阿洛,光看他那把弓就知道戰斗能力怎么樣了,阿秀這種后輩恐怕給他提鞋也不佩吧,而另外三人都是法師,看他們胸前的標志,其中一個竟然是中級魔法師一階,也就是有輕松施放四階魔法的能力,幸虧今天的比賽早有對付的方法,要不然打對攻很容易吃虧的,這樣的法師竟然不參加個人賽,而且還拿塊頭巾蒙住臉,真是奇怪,寬大的魔法袍之下也看不出是男是女,咦,怎么他的眼睛也和若蘭一樣是紫色的,難道也是魔族不成。
  另兩位法師分別是一攻一輔,輔助法師當然是光系的妹妹,現在這世道,除了圣殿的妹妹很少有人主修輔助系的魔法了,不過也真是奇怪,這次比賽,出現了不少圣殿的妹妹,這和以往可是大不相同啊,往年的比賽雖然也有輔助型法師參加團戰,但很少有像今年一樣的大規模進入,她們的攻擊力雖然不行,但給團隊帶來的貢獻卻是有目共睹的,大規模加成攻防能力所帶來的收獲,不是增加一個戰士或一個攻擊型法師可以比擬的。
  問過小憐,她常年和亞伯在外修習,也不知道原因,因為亞伯雖然身為圣殿長老,但長年在外行走,并不過問神殿的行政事宜,只是每年回圣殿商討重大事宜時投個票什么的,至于什么內容也不可以告訴小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