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46 奇兵天降

看對方的實力是有夠強的,若云若雨兩兄妹實力毋庸置疑,當日我們三個才拿下若云,而且還是勝的很不光彩,若雨當日在酒館狂整我們時所表現的能力也是相當不錯(雖然我們是處于被動挨打不還手的境況);而對方的弓箭手阿洛水準不言而喻,只看他當日以贊嘆的眼神看著阿秀,就知道他的眼光和水準也不會差哪去,雖然身為御者,但能成為圣戰士海東的跟班,可見能力不凡;那兩個狂戰士發達的肌肉,隨手揮舞短斧所表現出來的氣勢,也知道不是一般的角色;輔助法師的戰斗能力可以忽略不計,但其加成魔法卻還是讓人頭疼的,只看她那光系牧師袍上的等級標志也知道這不是省油的燈;而最讓人看不透的是站在她左手邊上的蒙臉魔法師,有著中級的實力,絕對是今天場上主導勝利的第一因素;剩下那位法師也是給人奇怪的感覺,只是具體奇怪在哪又說不上來。雙方的實力對比可以大致分析如下:阿秀對那個阿洛,占不到什么便宜,但純以弓箭手的對決,阿秀應該可以達到牽制對方的目的。
  近戰的戰士和騎士,我方四對三,可以立于不敗之地,雙方各一個的輔助型光系法師可以排除在外,而以可可的能力應該可以牽制那名蒙面法師吧,那對方剩下的兩位攻擊型法師難道全要交給我解決,我可沒這樣的實力啊。
  但我有這樣的機會做到,不是牽制兩個法師而是三個,因為我有殺手锏,空間魔法瞬移,很少有人學會,而且非常消耗魔法力的逃命魔法,大多人只會將這應用在逃生上,因為畢竟消耗的魔法力驚人,而且還有一特定的因素,即使你是魔導級別也別想連續施放四次以上的瞬移,它消耗的魔法力隨著你修為的提高而增加,非常怪異。
  這是昨晚大家商議的結果,看過對方的比賽,實力實在太強了,如果正面對攻的話,不一定能取得勝利,所以偷襲這種讓人咒罵的垃圾活無疑又落在我的頭上了。
  光系妹妹加持的四級護盾我難以攻破,但攻不破不代表不可以攻擊,因為再強大的護盾也不可能護住全身,而我的攻擊點是在后方,攻擊方式是物理攻擊,而攻擊的第一對象卻不是三個攻擊型法師,而牧師妹妹(光系輔助型魔法師大多被稱為牧師,原因當然不言而喻了,治病救人正是她們的日常工作)。
  原因卻很簡單,在團戰中輔助型法師一般是先給攻擊型法師加盾,再是給戰士加盾、然后分先后給魔法師、戰士加持加成攻擊的圣光,最后才是給自己加上盾,而弓箭手一般也不用加持攻防魔法,以他們的敏捷如果閃不過對方的攻擊的話,那估計加個盾也于事無補了。根據這樣的加持順序,我完全能在她給戰士加成魔法盾的時候敲暈她。
  事情在我們的預料之中,對方果然以相對較弱的若雨和另一法師
  以三階魔法騷擾性攻擊可可、小憐、我和我方四個戰士,三階魔法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信手拈來,而那中級法師卻在默念魔法準備全力出擊,以小憐的四階魔法盾也不怕對方的攻擊,只是人這么多,加持時總有點手忙腳亂的感覺,但好在她給可可加完盾后就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這也在計劃之中,要讓小憐盡可能的吸引對方的攻擊和注意力。
  不過事情總不如想象中那么完美,發動攻擊的奇怪法師竟然兼習的是召喚系魔法,兩只二階風狼應念就在我和小憐邊上生成,我在劃出數道風刃后瞬移了,要是讓對方繼續發揮,估計后面的召喚獸更加恐怖,只是不知道小憐可不可以架住攻擊。
  看到快要攻擊到的對手突然消失,任誰也要驚奇萬分,對方四個法師,只有那蒙面的因為閉目默念魔法的關系不為所動外,都是愣了一下,人一分神手腳就慢了些,光系妹妹剛想繼續加持魔法時,后面傳來了阿洛的喊聲:“小心?”只是她卻也不明白叫誰小心,接著就是被一重物砸在頭頂,立刻栽倒在地,正是我這個無恥之徒背后使陰招了。
  十數道風刃劃向三個法師的后背,雖然以他們的實力,不可能立刻受傷倒地,但不理會的話也會受傷非輕,而他們的自救行為將使勝利的天平傾向我方,在阿洛的救援箭到達時我已經轉到了魔法師們的前面,攻擊的普通箭矢也落在了空處。
  轉到前面的我可沒停止繼續攻擊,下面仍舊是舊伎倆,大地之刺不斷突起,藤蔓上身的纏繞之術,對著蒙面法師,當頭就是魔法杖的幾記重擊,光系護盾立刻煙消云散,而蒙面法師的高級魔法還沒完成,他在風刃劃到前就被迫放棄默念半天的魔法,拼命生成防護魔法盾,以使身后在攻擊之下不至于受傷,如今在我幾記重擊之下,光系魔法盾搖搖欲裂,唯在繼續生成魔法盾,以應付光盾破裂時隨之而到的攻擊,此時也顧不上腳下纏上來的枝蔓了。
  而若雨和另一位法師在我的后背攻擊之下也是手忙腳亂,幸虧生盾及時,否則劃傷倒還沒什么,要是露個酥肩美背的,豈不是讓大家占便宜了,一時之間對方遠攻者的所有視線均被我吸引,而我方的攻擊可沒半點停頓,可可的五階魔法已經生成,對方戰士以三對四,本來就呈劣勢,如今籠罩在冰雹雨的打擊之下,更是雪上加霜,一時間鬼哭狼嚎,而老金他們可不會留手,打落水狗的本事本來就不弱,如今更是發揚光大,而阿秀的魔法箭更是落井下石,根本不給對方站著的機會,三個戰士幾乎是同時被打倒在地,失去戰斗力。
  只是可可和小憐的魔法盾還是被攻破了,召喚系的東西就是這點討厭,物理攻擊超強,對魔法師絕對是致命的威脅,小憐的魔法盾生成速度還趕不上消耗。但破防之前好歹可可的攻擊魔法還是施放出去了,阿秀在騰出手來后立刻用魔法箭攻擊這兩頭風狼,在小憐拼死掩護之下,可可倒是沒有倒下去,只是淚光卻蒙上了眼睛,我成了我方第二個倒下去的人,在阿洛的第三支魔法箭命中我的護盾的時候,盾消人倒,這可是參加入學試以來,我第一次倒地,沒想到射在身上還真他媽的疼啊,我是圓滿完成任務了,一換一而且還造成現在六打四的局面,可以說是勝利在望。
  倒地的人都化成光點傳送到賽場以外,要不讓沖鋒中的戰士踩上一腳,估計要躺個十天半個月才行。老金利用騎士的突擊技能已經離最近的若雨只有兩米了,眼看大仇得報,而后面三個也是以電掣般的速度劃向另外兩個法師,法師和近身的戰士之間根本就沒有戰斗可言,只有被殺的份,當然魔導除外,能力相差懸殊的除外。
  異變突生,若雨的電系魔法天羅地網當頭罩下,竟然是無差別攻擊魔法,看網落下的范圍就知道這是犧牲打了,果然在戰士沒倒下前,若雨已經被自己的魔法電倒在地,而身在中間老金在閃無可閃、避無可避之下也唯有犧牲小我以完成大我,長劍指向天際,充當了回避雷針的角色,將電網上的電系魔法全引到自己身上,焦黑的身體在無望中倒下,而阿熊和達馬雖然經老金犧牲躲過一劫,但還是被輕微的電到了一下,頭發上豎。
  麥迪因為身高的關系倒是毫發無傷,最快沖到召喚法師的身畔,完全不理會對手剛召喚出來的三階風豹的攻擊,全力出手之下,召喚法師被砍倒在地,而風豹也隨之消散無蹤,這的確是打倒召喚法師的最佳方式,否則你打完豹人家再召頭狼,那可是永無停息了,受傷雖重,不過也劃算啊,反正我們這邊人多,一個拼一個絕對是賺錢買賣,而且好歹還有點戰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