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48 禍從口出

大姐唯唯喏喏點頭稱是,只是看達克老兄面部一陣扭曲,咧牙哩嘴就知道中了大姐的暗算了,這木頭終于還是開了回竅,沒當場叫出聲來。我可沒放過這個大好良機,故意問道:“達克,你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剛才摔到了,怎么痛苦成這樣。”大家本來也沒注意到臉部發生明顯變化的達克,在我的問候之中,眼神全往達克身上使,這大姐早在我問話之時就抽回了手,否則眾目睽睽之下,還不讓人笑死啊。達克吶吶道:“沒,沒什么,我做鬼臉而已。”
  我自言自語道:“看到你手上的淤青,我還以為大姐又扭你了呢?原來是我搞錯了。”
  知情人士如老媽、二姐、小弟、可可等都忍不住笑出聲來,羞怒之下的大姐,面色一陣紅一陣白的。
  但我還沒暗爽夠時,一個有如天籟般的聲音響起:“星夢,沒想到你打架一流,整人的水準也是一流啊。”
  我怎么聽著耳熟啊,循聲望去,頓時有魂飛魄散的感覺,說話之人可不正是剛才比賽的神秘女子,不會尋仇尋到家里來了吧,我都有點嚇傻了。
  阿姨的聲音打破了我的癡呆狀態,她介紹道:“這是我故人之女晶晶,如今正好來拜訪我,我就帶她一起過來了,你們這些小朋友也互相打個招呼吧。”看她那微笑的樣子就知道我們之間的恩怨了。
  真是冤家路窄啊,走到哪也碰的上,人一倒霉起來,喝涼水也滲牙啊。沒辦法只得上前和這個晶晶打招呼了,正所謂一回生兩回熟嘛,雖然第一印象不好,但可以慢慢糾正,相信不用多長時間就可以“化敵為友”了。
  我們后過來的八個人,一一和客廳里的客人打過招呼,也就是喊一下叔叔阿姨,伯伯嬸嬸之類的,七色可沒有瞌頭請安這樣的規矩,要不非得把我們的頭給瞌破了不可。天色已經不早了,看來這些叔叔嬸嬸大伯大媽今天是要留在我家揩油了,不過也好,要是就自己家那幾個人吃飯,碰到這么大的喜事(我這個頑劣兒童終于長大有出息了),老媽非得下廚“露一手”不可,那絕對是美中不足的事。如今客人這么多,以她的水準也燒不出這么幾大桌菜來,而且還要招呼客人也沒時間。
  大人們留在客廳里聊天說地,大老爺們都在討論近期發生的政治事件,而那些大媽嬸嬸阿姨都在討論什么化妝、購物、子女一類的話題,全都是讓我們頭疼的東西,一大幫小輩的全溜到后花園去了。
  我和阿秀、老金、阿熊等是最早溜出來的,正在后花園討論今晚的慶祝活動,正說的唾沫橫飛之時,我遠遠看到大姐拉著達克,后面跟著二姐、小弟一起往這邊來,一看就知道是來報復我剛才的行為的。
  我趕緊低聲對其他幾個說了句:“討論好地點通知我,我閃先了。”
  在大家“唉、唉,怎么了”的聲音之中,我全然不顧后面大姐“小星,你給我站住了”的大喊聲,往另一條小道閃人了,誰料到剛轉過一個轉彎,就和可可她們迎面碰上了,要是就可可和小憐還沒什么關系,可她們后面跟的可是手拉手的若蘭和神秘法師晶晶,我頭皮一陣發麻,而可可卻是笑出聲來了:“我就知道你會往這邊來的,我剛看到大姐去找你了,呵呵。”
  我無奈的只有“嗯嗯啊啊,是嗎”敷衍了,你這不是沒事找事嗎?把這么個大麻煩帶過來,簡直是要我的命啊,要知道我還不如別跑了,我掉頭想溜,后路已經給大姐給堵上了,她冷笑道:“臭小子,連我也耍,還敢溜,自己找死啊。”
  火爆脾氣的大姐剛才受的氣可就全發在我身上了,當頭就是一爆粟敲過來,當然是敲在了防御盾上了,我可沒挨打不還手的毛病,底下生成土堆,讓大姐踩腳背的招數落空,畢竟領教過一回了,再犯同樣的錯誤可不是明智的,上回我可是痛了半天了。
  大姐看自己用招無功而返,更是火氣大了,口里嚷嚷著:“臭小子,你還敢擋啊。”手中腳上斗氣發動,防御盾和土堆瞬間破裂,幸虧我閃身的快,否則頭中爆粟,腳中踩踏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
  正在我想以空間魔法瞬移閃人之際,突然被不明來歷魔法束縛纏住了,我即使瞬移也沒用,因為不想辦法解開束縛的話,我短程瞬移后還是動彈不得,而且如果該魔法帶有指向性的話,那我瞬移的軌跡就有跡可尋了,再隱弊的地方也藏不住身的。
  被束縛住手腳的我,被大姐重重的一腳踢在屁股上,誰讓我轉聲逃跑呢,真是不明智啊,對著肉板特厚的地方來說,大姐可不會腳下留情,雖然在兩層盾的防御之下,好歹也化解了部分力量,但以大姐的斗氣修為,像我這種三階魔法盾,她一擊之下可以破開四層,而事情發生的太快,以我的魔法施放速度,根本就來不及施展開四階的盾,否則給我足夠的時間施放五階魔法盾或四階的混合魔法盾,那大姐也沒有機會破我的防了,可惜這只是如果而已,要是有那么多如果,我也不會淪落到被踢屁股的慘況了。
  一股大力迫使我向前摔倒,要不是小憐好心在地上施放了緩沖魔法,估計狗吃屎的經典曲目將會再一次上演,屁股之上火辣辣的疼,眥牙咧嘴這回讓我給遇上了。
  畢竟小憐是客人,大姐也沒好意思追究,反正這一腳有夠我受的了,她倒是挺好奇是誰幫助束縛住我的,否則以我的奸滑,還不是這么好捉住的呢?她環視了在場的各位魔法師一眼,發覺除了可可外都沒有可能,可是可可好象也不會這種魔法啊。
  我在地上翻了個身,雖然手腳不能動,但好歹翻個身還可以的,我第一眼就瞧向神秘法師晶晶,果然口角泌出笑容的她是罪魁禍首,看她那微露笑意的眼神,透出了這樣的信息:這下還不整到你啊。女人哪,真是不可以得罪的啊,這不就給我小鞋穿了。
  我低下頭,打量了一下身上,那束縛魔法竟然微現黑光,這可從來沒見過啊,難道是魔族最擅長的黑暗系魔法嗎?我試著以水平最低的光系魔法解困,果然黑色束縛有所松動,不出所料,真的是黑暗系的魔法。
  而那神秘女子晶晶也是神色變化,沒想到這樣一個全系無賴法師,竟然會光系魔法,雖然以他的光系修行,并沒有沖破自己的魔法束縛,但畢竟這是駭人聽聞的一件事啊?如果如若雨所說是全系法師,那么此人竟然兼修七系法術,只不知黑暗系和召喚系魔法是不是也有所涉獵,如果有的話,那真的是名符其實的全系法師了。
  黑暗魔法元素在古蘭大陸是稀少的,不像羅蘭大陸,所以光以黑暗法師而言,羅蘭絕對是大大超過古蘭的,而且因為和光系魔法天生相克,光系占著絕對的優勢,所以在古蘭雖然修習暗黑魔法并不被明令禁止,但修習之人少之又少,沒想到眼前這位麗人卻有修習,只是她樣貌上的魔族特征,可能來自于暗黑魔法元素倡盛的羅蘭大陸,那就不足為奇了。
  大姐以腳尖輕輕推了下躺在地上的我,示意我站起來。可是我這不是束縛在身嗎?風系漂浮術不就行了,我真是天才啊,隨著我的身體筆直,慢慢的豎立起來,大家眼睛都有點瞪直了,如此怪異的景象大家可都沒看到過,如今可開了次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