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1 初次任務

傭兵行會是個等級森嚴的組織,其從業人數達到了千萬之巨,當然這包括了后勤保障等多方面的人員,在古蘭大陸的各個城鎮都有專門的傭兵行會發布最新的任務,危險等級、內容、完成條件、能得到的報酬等等都清晰地寫在任務簡報之上。而各級傭兵都能接到對應不同難度的任務,而像有些相對困難或需要人手很多的任務卻是要傭兵團才能接到。我、阿秀、阿熊和可可四人離開落虹城已經有兩個星期了,一路之上風餐露宿的吃盡苦頭,自此才領略到了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日難這句話的真諦。
  傭兵之旅開始的第一項任務竟然是跑腿的活,這種香不香、臭不臭的任務,別的傭兵或者單獨完成,或者順道路過撿幾個小錢,哪像我們出動整個傭兵團所有成員,為的只是送一封據說無關緊要的信而已,說出去都要笑死人了,不過還好我們都是雙F傭兵,也無所謂了。(四個人最低級的F級傭兵組建的F級傭兵傭兵團)。
  而且我們后面竟然還跟了兩個油瓶,那是老爸不放心我們的安全,把他的貼身侍衛調了四個過來,我和小弟的團隊一邊兩個暗中保護,這兩個侍衛全都是天級水平的戰士,其實力直逼A級傭兵,當然不是我們這些最低級的F級傭兵可以比擬的。
  路上也不是一次的勸退了,只是人家一句軍令在身,恕難從命,就推的一干二凈,打是打不過了,但也不至于讓我回程找老爸理論吧,這多浪費時間啊,跟著就跟著吧,憑我這重量級的陰謀專家還怕找不到機會整你們,哼哼。
  今天起了個早,我給大家加持了風翔術后,大家快步急奔,只是我們心里都很清楚,急行軍本來就是身為士兵所必然經歷的事情,說是家常便飯也是不為過,想通過跑步這種笨辦法擺脫他們的“保護”,那是癡人說夢,絕對難如登天。不過我們起早也不是為了擺脫兩個大叔,而是任務時限快到了。
  這一路上大家均是以苦行的方式修練各自的技藝,而動力無疑就是跟在后面這兩位,在經歷了人少欺負人多的事件后(我們四人群毆兩個“拖油瓶”未果),大家都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至理名言,所以一路之上走的很慢,卻是進步良多,只是路上這么一擔擱就差點誤了時間,這可是我們接的第一個任務,要知道這個可是毫無風險性的最低E級任務,要是搞砸了,以后怎么接的到任務啊。
  終于在規定時間內送達任務,也就是一份書函,接收人奇老頭早早的就在那等著了,雖然這只是一個E級任務,但其中的內容卻是關于百利商行的商業機密,要是落入競爭對手手里,可以說會造成重大損失。
  商會的機密書函向來是雇傭高級傭兵送達的,或者跟著押送的車隊同期抵達,前者勝在傭兵技高單干,很難捕捉到其前進的路線,所以很難在路上劫奪,而后者勝在人多勢大,一般車隊都雇傭大批傭兵以抵御沿路的劫掠,七色盟路上相對還比較安全,但劫財掠貨的行徑還是時有發生。
  沒想到百利商行這回出了奇兵,竟然把該項任務定級為E級,報酬低不算,時間也很是寬裕,讓人想不到這竟然是關于百利未來的商戰策略函。而其制定者上任會長卻已于一月前過世,臨終前寫下了繼任者應注意的幾個問題,其實讓外人得到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總共三十二個字都是分開嵌入一篇平常家書之中,要懂得解碼方法的人才能明白其中的玄機。
  交接完畢,傭兵行會的書記官在我們的傭兵手冊上蓋上了完成任務的標記,這是防偽性很強的東東,據說沒有人能偽造。交接任務的時候倒是有不少人以不屑的眼神看著我們,一個E級任務竟然四個人同時承接并完成,真可謂是前無古人啊,要知道這點傭金扣除沿途開支所剩無幾,這還是一個人的情況下,如果是四個人,鐵定虧本,也不知道這幾個半大的孩子是不是吃飽了飯無聊找刺激。
  面對旁觀眾人看怪物般的眼神,可可第一個就發作了:“看什么看,沒見過美女啊?”在可可怒目瞪視之下,邊上的這群大男人一個個落荒而逃,口里還在嘀咕:“這什么世道啊,女的竟然這么潑辣,受不了。”
  我心里暗想道:這也叫潑辣,切。夏蟲不以言冰,還都是見過世面的,怎么見識還是這么短淺啊。
  看到兩個“拖油瓶”不離不棄跟著我們,真是頭疼,我詢問書記官,現在有什么任務適合我們去做,沒想到書記官的回答竟然是沒有,我差點沒跳起來:“什么,沒有,以落月這么大的城市,怎么會沒有任務可接呢?”
  書記官慢條斯理地道:“這幾天有不少歷練傭兵經過這兒,大多的低級任務都被他們接走了。”他心里還有話沒說出來,從來沒見過送信這么慢的,從落虹到落月也就五天的路程,再怎么擔擱十天也到了,這幾位倒好,扣緊時間兩個星期抵達,你要是路上還有別的任務
  那還好說,可這傭兵記錄上只記載承接了一個任務啊。
  “什么,沒低級任務了?”我以難以置信的眼神對書記官進行上下掃描,直看的他全身發毛。
  “是啊,這些天,學院出來歷練的學生太多了,低級任務全讓他們接走了。”書記官無奈地說道,“你看,我這還有這么多接不到任務的D級C級傭兵呢。”
  隨著書記官的指點,剛才那群圍在旁邊的大老粗們都很用勁地點著頭,這些不依附于傭兵團的傭兵們,現在可面臨著沒錢吃飯的狀況了,看著他們無助的眼神真是讓人同情啊。
  在我發表蔑視那些席卷所有低級任務的“同學”的觀點時,邊上三位用極其鄙視的眼神看著我。某人沒想過剛進來之前,是誰想把所有低級任務全部承接的,如今卻在這大放厥詞,真是無恥之尤。
  我拍了下書記官的辦公桌,站了起來,涎著臉湊到書記官的跟前輕聲道:“書記官閣下,嘿嘿,你就沒藏這么一個兩個的小任務,就當做做好事,可憐可憐我們。”
  書記官義正詞嚴地回絕道:“傭兵閣下,我們這可沒有貪污受賄這種事,請注意你的言詞,所有的任務均在布告欄里,自己看去。”
  我吹了聲口哨,走到布告欄下,這里的任務已經不多了,僅有些B、C級的任務,而且是大型的那種,需要大量人手,以我們區區四個人肯定是不夠的,還有一些是發布時間很長,但從沒有完成的,雖然沒有級別限制,但大家都知道這些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比如屠龍(凱威拉山脈的紅龍阿達威,這是一頭來自龍界的巨龍,據說是龍族的叛徒,被驅逐出龍界,其實力堪比圣戰和魔導),這個任務已發布近二十年,承接過該任務的傭兵多達數百,但大多有去無回,回來的人或多或少有傷在身,當然僅這個原因是不足以讓后繼者止步的,其中一位生還者的描述才是讓人怕怕的事,據生還者口述,與他同行的傭兵近三十人,有兩位天級戰士、一位高級法師,一位神箭手,其他眾人實力也是不弱,這樣的實力足以抗擊圣戰及魔導了,卻擋不住紅龍的肆虐,僅能輕傷紅龍,生還兩人還是摔下山得以存活。這么恐怖的戰力絕對讓屠龍者們有奴家怕怕的感覺。
  對這些送死的任務,我當然是“不屑一顧”的,我還沒笨到去送死,當然借這個機會擺脫兩個“拖油瓶”也是不錯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