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五章舊怨新報

這時二姐向我們介紹這位雷電系法師妹妹,水若雨,一個清新可人的名字。這時,我們四個死黨并排站在一起,傻乎乎的看著眼前的女子,看來名字本身并不代表她的性情,這是我們心中共同的想法。這個名叫水若雨的少女走到我們面前,滿眼笑意,嘴角含春,聲如鶯語道:“你們認得水若云嗎?”
  在我們點頭示意表示認識的不解眼神中,這位大小姐開口了:“他是我哥哥,我只不過是借題發揮了一下下了。”說著還俏皮的眨巴眨巴眼睛,“其實那扣是我自己解開的,有人自己要上當可不關我的事了。”
  在我,阿秀和老金怒火欲射的眼神中,水若雨施施然走回到二姐和若蘭的身邊。小弟則是一臉笑容:“水小姐這一招引君入甕用的不錯啊,不過身手更是了得啊,你哥哥比不上你。”
  對美女我們可不好意思出手,唯有怒火東移,我和阿金用審視犯人的眼神看著阿秀,阿秀立馬解釋:“兩位大哥,我們和水若云的恩怨遲早都要解決的,現在這樣收場不是挺好的。”
  “對極對極,伊兄說的對極了,”一個身穿白色禮服的少年從外面走了進來,走到水若雨身邊站定,“小妹,我聽海叔說你來這,就知道你是來找茬了,何必呢,冤冤相報何時了啊。不過這樣解決不失為一個好的方法。”
  看到水若云兄,我們不得不想起一年前的往事,那時候水若云剛從別的地方轉到我們學院就讀,大家都是年少輕狂,看到他長的實在是不錯,老是有妹妹像蜜蜂一樣圍著他轉,就想教訓一下他,讓他知道誰才是中級魔武學院的帥哥,我和阿秀、老金相約要打的他變豬頭(老弟才不在乎什么帥哥,懶的理我們)。豈料事與愿違,那水若云看上去弱不禁風的樣子,但武技水平絕對是一等一的,比起老金那半吊子的騎士技能,真是天壤之別啊,本來說好一對一單挑的,但在老金罩不住的情況之下唯有群毆了,也就是三打一了。
  雖說我們三個的水平都不怎么樣,但畢竟在一起好久了,打架的事也沒少干,配合起來自然不是一加二這么簡單了,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何況還是六只手。老金手握木質騎士劍,近身纏住水若云,阿秀則手持短弓是從遠處攻擊,雖說學院里用的只是鈍木箭頭,但加上魔法的鈍箭射在身上還是痛的,何況還加持了自然系魔法。而我則是在邊上進行魔法加持和魔法攻擊,先是在老金身上加了石膚術、大地守護、迅捷術、大地之力,給阿秀的魔法箭加持了風翔術,這些雖然只是風系和土系的一二級輔助魔法,但效果還是挺不錯的,石膚術增加防御能力、大地守護是防御盾,大地之力加持的是攻擊力,迅捷術則是提升近戰攻擊速度,而風翔術提升的則是遠程武器攻擊速度。
  在對阿秀和老金進行魔法加持后,我便開始用魔法對水若云進行騷擾性攻擊,自然系的大地束縛是不錯的選擇,大地之刺也有一定的效果,水若云口中大叫:“喂,你們也太不要臉了吧,三個打一個,無賴。”
  在他叫聲還沒停下之際,感覺腳上被什么東西纏上了動不了腳,手上又不能停,也不敢往下看,因為他對面的老金從沒有放棄過攻擊,手中的木制騎士劍大開大闔,盡往他的身上招呼,而遠處的箭矢也對自己造成困擾,他在招架住騎士劍的空隙,箭總是長著眼睛般射至,雖說是鈍頭木箭,而且有斗氣護身,但總是有些痛的,顧此失彼之下也騰不出手來進攻,最為可惡的是在身遭四處游走,亂用魔法的無賴法師,用的都是什么垃圾魔法,沒想到還有法師學這么多無用的輔助魔法的,三系法師好象現在也不多啊!(其實我也挺無奈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一年前我對輔助魔法的領悟能力絕對一等一,但對攻擊魔法卻是怎么學也學不會,據老頭子說是魔法壁壘造成的,但對我的具體情況也不能說清原因,說是有待研究。)
  不對,這是什么魔法啊,水若云心中暗自思量,那纏住腳的植物竟然迎風而長,從下身纏繞上來了。
  “無賴,哼哼,我就是無賴。今天一定要讓你吃點苦頭,讓你知道我們是誰。”我得意洋洋的在遠處溜達。
  阿秀接過話頭:“剛進學院還敢耍酷裝帥,擺明不把我們放在眼里。”說話之間連珠箭射出,這是精靈族特有的技能,三箭如電閃射向水若云,而現在的水若云剛擊退阿金的進攻,正奮力想擺脫纏繞在身上的藤條物,騰不出手來擋這三箭,三箭同時命中目標,若云一聲慘叫倒在地上“啊……,你們不會吧,就這原因找我打架,有沒有搞錯啊。”
  現在的水若云是倒在地上,身上纏滿了藤條,如砧板上的魚、刀俎上的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其實我和阿秀、老金也沒打他,只是在他臉上畫了個龜,封住他的經脈,然后把他吊一棵大樹上,雖說大樹所在的小路上人不多,但也不少啊,人總是喜歡看熱鬧、傳閑事的,不一會兒,樹下圍滿了人,指指點點、嘻嘻哈哈的倒也挺熱鬧。
  最后還是學院的老師把他放了下來,但奇怪的是他也并沒有把我們招供出來,事后也沒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認為這小子是斗不過我們,只有忍氣吞聲,但轉念一想不對啊,我們三個加起來才勉強打的贏他,他要想報仇只要個個擊破就行了,百思不得其解啊,開始還時時提防著他來報仇,但時間一長也就慢慢淡忘了,如今舊事重提,舊怨新報也不過分啊,只是不知道水若云什么時候多了這么個潑辣的妹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