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5 敵暗我明

哈姆愁眉苦臉道:“七色到可蘭這條道路我走了三次,雖然是官道,但每一次都有或大或小的盜賊團打我們的主意,這次卻沒有碰到任何搶劫財物的,一定有問題啊。”“會不會是我們人手太多了,對方不敢下手啊?”我提出質疑。
  迪斯接過話頭道:“不會,我們這次的護送隊僅能勉強夠的上中等規模,我們曾經和別的商會聯合走商,那時人數多達數百上千,但打劫的卻也沒見退縮,一路行來,風險重重,人多根本就不是原因所在。”
  “我們現在離目的地僅有百多里路,而達米蘭和秋月城三十里范圍是可蘭騎兵及黃旗軍的巡視范圍,所以他們要么不來,要來最遲明天晚上也要動手了。否則進入軍隊的巡視范圍再動手,必定是自找死路了。”如此熟悉地理的人肯定不是我了,B級傭兵哈里先生不知從哪轉出來,接著上面的話頭感慨道,他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可愛的利娜小姐著想一下吧,你以為這石榴裙下的不貳之臣是這么容易當的,那絕對是是勞心勞力的事。
  可是這離秋月城七十多里,還要再前進四十里才可以說是到了安全區域了,只是這一天的行程絕不會風平浪靜。
  “后方發現有人潛伏,人數大約三十多個。”阿秀一臉沉重地從黑色籠罩的夜幕下閃了出來,搶過我手中的酒喝了一口,大聲喘了口氣道,“對方實力不弱,我差點讓他們發現了。”
  二十多天前,哈姆和迪斯可能對阿秀的話不屑一顧,但這些天來阿秀的表現可謂出色,偵察能力比起威利來毫不遜色,連盜賊先生都豎起大姆指稱贊他的表現。
  “是嗎?”我們三個都不奇怪有人尾隨,自從七天前威利和阿秀因為實在無聊加大了搜索半徑,竟然發現密林中有被捆綁的人,而在兩人的連續兩天的偵察之下,竟發現有人暗中監視,并在幫我們清場,任何對我們商隊有企圖的人都被人或驅趕或被擒拿,在確定不是商會自己所派的高手后,大家一致認為,這是有人在打我們的主意了,而且不允許外人插手其間。
  看不見的敵人才是可怕的,而打我們主意的人無疑就是這種可怕的敵人,如果不是斥候加大搜索半徑,我們并不會知道有人在暗中窺視,這里離安全區域只有一天的路程了,對方耐住性子還沒出手,可能等的就是這最后的一天,經過長時間的跋涉后,眼看就要完成押送任務,這時往往最容易產生怠慢心理,看來這不明來路的對手還是心理戰的高手啊。
  這時左右前三路的探子都回來了,前路是盜賊威利,以他的身手不虞被人發現,而左右兩路是兩位半精靈弓箭手,他們的夜視能力雖然比起阿秀這種純精靈差了不少,但比起其他種族還是有優勢的。
  可惜我雖然有八分之一的精靈血統,但卻沒有遺傳到夜視這種有用的東西,反倒是隔代遺傳了狐族男子的容貌,真是失敗啊。在這也小小的抱怨一下老爸老媽,怎么遺傳給我的全是糟粕,精華全留給老弟和二姐了,當然大姐我是沒什么好羨慕的,雖然其他各方面還行,但脾氣不知道遺傳哪個的,臭的不行,不過看到可可我有些明白了,原來還是狐族的毛病。
  三路均有發現對方的人手,左右兩路因為兩位半精靈并不擅長偵察,影影瞳瞳也看不清人數,只是大概估計每邊有二十多人,而前路威利倒是數清了人數,六十人,全是整裝待發,估計有可能今晚夜襲。
  胖子哈姆苦惱地道:“這可真是大問題了,如果發動夜襲的話,對方會怎么配合呢,四路一起沖入的話肯定會發生誤傷這種事啊。”
  這家伙無疑根本不懂軍事常識,要是這么點人夜襲也會發生誤傷,那對方絕對是業余的,而看到前面這些天不露風聲的表現,指揮這群人的明顯不是泛泛之輩。
  “不可能會發生誤傷這種事的,除非對方是菜鳥,像這種夜襲,對方肯定有對應的暗號聯絡,如果這點人也指揮不好的話,我們就不用這么擔心了。”迪斯身為商會傭兵團的傭兵,對同伴的疑問當然要解答了,只是這樣的回答無疑加深了大家的擔憂,一時間大家均陷入沉思中。
  我暗自嘆了口氣,本來以為順風順水就可以完成的任務,現在卻變的危機重重,而且隨時有搭上小命的可能,想想也懊惱,干么把老爸那兩個侍衛支走了呢,要是加上那兩個天級戰士,總有幾分勝算吧。
  想到天級戰士,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對方前后加起來的人數足有我們這邊的兩倍多,即使正面硬撼也是占盡優勢啊,而一路上無人地段也有不少,對方怎么都沒有下手呢?而且刻意隱藏形跡,居然還搞夜襲這么下賤的行當,難道是因為實力不夠,這個想法立刻被剔除,只看對方雷霆手段打擊一路上打我們主意的家伙,并在十幾天里讓我們絲毫未曾察覺,就知道對方不是省油的燈。
  摒除腦海中有些散亂的思緒,我輕咳一聲吸引還陷在沉思中的眾位:“各位,我們現在身處對手四面包圍之中,如果要突圍而出應該不是困難的事,只是這里的貨物將全部拱手讓人了,這是商會和我們傭兵都不愿意做的事。對方久未動手原因不外三個,一是等待這最后的時機,在我們松懈之時給予重創,迅速瓦解我們的戰斗力,減少傷亡;二是這一路上人手沒有匯集到一起,戰力偏弱,所以遲遲沒有發動;三是看不透我們雄心可秀傭兵團的底,可可那天的表現太搶眼了,對方可能早在打這批貨的主意了,一定會調查接這次任務傭兵團的實力的。”
  我們這個小傭兵團加入這么多本來單干的傭兵,可能也是對方始料未及的。相對而言,單獨做任務的傭兵配合上比不上組隊的,但實力肯定略高于同級傭兵。而像這種打劫行當對敵時多半是單打獨斗的時候多,所以對方肯定也有所顧忌,遲遲未曾發動。
  迪斯無奈的嘆了口氣,道:“現在我明敵暗,而對方人手又占優,我們該如何應付對方的襲擊呢?”雖然身經百戰,但在這種完全被動挨打的局面下,迪斯也想不出辦法來。
  胖子哈姆一臉苦惱的神色到現在還沒消退,真難為他能保持這么久,急急道:“那該怎么辦呢?總不至于放棄這些貨物吧。”
  本來正在苦惱的眾人不禁眼前一亮,露出正該如此的神色,哈姆慘叫一聲,道:“天哪,這可不行,這里貨物的價值可是商會半年的利潤啊,怎么能說放棄就放棄啊。不行,絕對不行,萬萬不行,打死我也不行。”哈姆有點呈神經狀了,重復說著上述的話。
  “哈姆先生,我們并不是放棄這些貨物,只是暫時放棄而已。”想到辦法的迪斯苦于表達不清,哈姆聽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什么意思。
  “胖子先生,釣過魚嗎?”我在邊上解圍,否則迪斯非得讓哈姆煩死,在哈姆點頭表示釣過魚后,我繼續道:“釣魚不是有魚餌嘛,這些貨物就是餌,而我們現在就是釣魚的。”
  在哈姆目瞪口呆中,我們開始商量下一步的行動計劃,決定先在后方打開缺口,因為前路實力最強,反偷襲成功可能最小,而兩邊一里外都是密林,不容易和對方交上手,而且對方的斥候就在林子外圍監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要是我們全員壓上,對方肯定逃之夭夭,前后方卻是筆直的官道,如果要偷襲人家肯定不是很好的主意,有斥候不算,光是四周毫無遮攔,在夜里借著火光也能看的清幾十米外的人影了,反偷襲從何說起。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