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56 劍拔弩張

這邊正說著話,那邊卻有人發生了爭執,可可和利娜的侍女好象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只是這邊大家都煩著呢,誰還會理會那邊的小糾紛。反正可可是不會欺負弱者的,我也懶的管,沒想到兩人卻越吵越響,差點沒把我們的討論聲給淹沒了,而奇怪的是身為侍女主人的利娜,卻在旁一聲不吭,看她的樣子也知道她并不是懼怕可可,因為她從沒見過可可的本事,而且她畏懼的眼神瞧著的人分明就是那侍女。
  大家都站了起來,朝爭吵的來源處圍了過去,我捅了捅胖子哈姆,問道:“那侍女是不是利娜小姐假扮的啊?”
  胖子哈姆也是一臉詫異,這利娜小姐他雖然不是很熟,但也見過幾次面,不會搞錯的,而利娜小姐看這侍女的眼神分明是敬畏有加,和自己以前看到神采依依的樣根本就是天壤之別啊,這侍女來歷不簡單啊。
  我盯了胖子老半天,也沒見他理我,轉過臉一看他也是一臉的疑問,若有所思的樣,原來也是個二百五,什么也不知道,分明也是讓人蒙在鼓里了。他身為這支商隊的指揮,也不知道這侍女的來歷,那可能的知情人就只有利娜了。
  走到近前,她們身邊已經圍滿了看熱鬧的傭兵,卻見可可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那侍女質問:“現在大家都在,你倒是說說看,你是不是奸細。”
  那侍女一臉不屑狀,冷哼一聲道:“我怎么是奸細了,我做過什么損害商隊的事了,你倒是說說看。”
  “那你剛才一個人跑樹林里去干什么了?”可可剛才在臨時營地防御圈邊瞎轉,看到侍女一個人從樹林里出來。
  “我去撿柴不行啊?”侍女分明是睜著眼說瞎話。
  我冷笑一聲,道:“那你撿的柴呢?我怎么沒看見你手上有東西啊。”說著我搶上前去,一把抓住侍女的小手,在眾人不解中我繼續道:“你撿柴是嗎?怎么手一點也不臟,請問你是用什么撿的,總不成用嘴吧。”
  侍女拼命甩著小手,想把我的手甩開,而利娜卻是大聲喝道:“放手,大膽,你竟敢對……”剛喊一半卻噎住了,好象想到什么了,后面沒說出來。
  其實一看這侍女的手就知道不是干活的人,要是侍女的話,手不可能這么細膩柔滑,而利娜這一喊,我就知道這侍女的來歷不同尋常了。不過為了大家的安全起見,我仍然沒有放手,繼續質問道:“快說,你到底進樹林干什么了。”
  B級傭兵哈里此時突然出手攻擊我,但要是這么容易讓他得手,我就白打這么多年架了,剛才我眼神瞟向哈里時,分明看到他有點舉止不安的樣子,所以雖然說著話,卻在留心他的舉動,沒想到他真的出手攻擊,只是這攻擊力并不強,角度方位也差的離譜,分明只是佯攻而已,目的可能只是要我放開眼前的侍女,只是在我魔法防御盾的防護之下無功而返。
  哈里咦了一聲,他雖然知道我是個魔法師,但以如此快速的一擊卻沒有逼退我,反被防御盾擋下了攻擊,也感到驚訝,要知道他的攻擊事起倉促,普通法師根本來不及起盾,可是他卻不知道我的習慣就是防御盾防護周身,起盾防御對我來說已經如同呼吸一般,平時有事沒事放幾個,既可保護自己不受暗算,又可訓練魔法能力,真是一舉兩得啊。如今正好碰上突發事件,立功也在所難免了,要不然雖然起盾速度不慢,但在哈里突然攻擊這下,也要手忙腳亂了。
  近旁的五名戰士同時出劍指向哈里,而三名弓箭手已張弓拉弦,魔法師已開始起盾,大家都知道現在面臨的可是生死存亡的關頭,如果哈里是內奸的話,會被毫不留情地殺死。
  一時間劍拔弩張,氣氛凝重到極點,但哈里卻臉無愧色道:“星少,請你松手好嗎。”現在大家都這么叫我,誰讓我是管事的呢,好歹也是個尊稱吧。
  哈姆和迪斯也是一臉沉重,沒想到隊伍里竟然有內奸,而且不只一個,真是讓人吃驚不小啊。
  我把侍女拉到身前,擋住了哈里再次出手的線路,哈哈一笑道:“哈里,請你說出你的理由,要不然我可舍不得放手。”我看出了哈里出手的目的僅僅是要我放開這女孩子的手而已,不過沒知道答案之前我可不會輕易松開,要知道現在可是我占上風啊,況且這小姑娘手蠻滑溜的,身上的氣味也是蠻好聞的。
  那侍女的掙扎無異是徒勞,惱羞成怒之下,魔法元素開始在我們身旁聚集,沒想到這也是個魔法師,只是她有能力發動魔法攻擊嗎?我執懷疑態度,抓著她小手的手緊了一下,果然在她輕聲呼痛中聚集的魔法元素立刻四散,哈哈,連這點小痛也吃不起,肯定是大家閨秀出身了。
  哈里臉色緊了一下,想沖上前來,但被身邊的劍逼退,滿臉無奈道:“這位是可蘭長公主殿下南飛雁。”利娜也在邊上示意哈里說的沒錯。
  啊,頓時一個個下巴全脫臼了,沒想到“內奸”竟然是可蘭公主,真是天大的笑話啊。要知道哈里可能撒謊,那商會的少東家利娜可不會替他圓這樣的彌天大謊。
  我在驚訝之余,手不禁松了下,讓公主殿下順利掙脫,還順手來了記肘擊,幸虧防御盾再次立功,否則我這小肚子可有的受了,只是忘了女孩子喜歡跺腳的“毛病”,腳上慘遭暗算,真是痛徹心肺啊。這還是小事,要是到了古蘭要塞達米蘭,公主殿下突然翻臉的話,那恐怕我們雄心可秀傭兵團便要損失一個極具指揮天份的陰謀家了。
  而“大仇”得以小報的公主殿下冷哼了一聲,正想發表一下對眼前這位流氓法師的教訓之言,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遠方中傳了過來,打斷了長公主正在思索整理的長篇大論。
  那是警戒圈以外的樹林中傳出來的,大家都在感到奇怪的時候,公主和利娜的臉色變得鐵青,而哈里卻是有些彷徨,擔憂之意洋溢在注視遠方的雙眼之中。
  “阿秀、威利去查看一下,注意不要和對方接觸。”我吩咐了阿秀和盜賊先生。
  倒不是我搶迪斯的指揮權,而是三天前因為發現對手的動態,迪斯將指揮權移交給我,目的就是讓對方始料不及,因為每一個人的指揮方式不盡相同,如果對方早就打這批貨物的主意,那對迪斯的指揮能力、方式肯定已經了若指掌,他們會針對其中的弊端,發動致命一擊,而我是新人,對于軍略常識一點不遜于他人,只是實際指揮經驗缺乏,而這十多天來的耳聞目睹,加上迪斯先生的言傳身教,我對商隊的運作有了相當的了解,而且我還有許多很好的主意,當然是關于如何暗算對手的,要不然暗算大師這樣的“雅號”怎么能平空落到我頭上呢。
  阿秀和威利聽到我吩咐,不進反退,轉眼間消失在后方的樹林之中,身為斥候當然不會傻到直接沖著前方的樹林而去,要知道現在敵暗我明,誰知道這是不是陷阱,而且我們時刻在對方監視之中,你這樣循身而去,百分百有去無回,而從旁迂回繞行,雖然路線遠了不少,但卻占據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