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57 是友非敵

這些常年在刀口舔血的傭兵絕對是百戰之士,不待我吩咐,已各自占住有利地形。我們今天扎營所在是一處廢棄的營地,是來往商隊歇腳之地,雖然已殘破不堪,但防御效果還是有的,易守難攻說不上,可總算占到些許地利優勢吧。火堆旁只剩下可蘭公主南飛燕、胖子哈姆、我以及利娜,阿熊和可可也去崗位了,這種防御型營地,多個法師也多幾分勝算,阿熊則是負責保護可可的安全,而迪斯和哈里卻是不放心也到外圍巡視去了。
  只是四個人經歷了剛才的尷尬局面,一時間倒是呆在那什么話也說不出來,我是怕這公主殿下再次發飚,沒敢發聲;而利娜和哈姆卻是因為公主沒開口,也不便說話,畢竟他們商會的總部是在可蘭,這位可是他們的衣食父母,公主沒發話,怎么敢輕易啟口;而公主殿下卻是想到剛才的事,有些許害羞,低著個頭玩弄著衣角,純粹一小女兒狀。
  沉默半響卻沒見人先開口,我首先忍不下去了,畢竟現在敵暗我明,對方可能隨時來犯,怎么還能在這浪費時間,只是這對方是敵是友,不搞個清楚卻也不是辦法。萬般無奈之下,也顧不了那么多了,張口就問道:“公主殿下,請問這邊上護行的可是您的手下,現在劍拔弩張,不搞清楚可能會發生誤傷。”
  大家剛才都陷在靜謐氣氛之中,這時突然有人開口說話,都嚇了一跳,公主先回過神來,抬起頭望著我,眼神卻很是復雜,道:“是的,這一路上是我父王的御林近衛軍在為我們護行,為我們驅趕盜賊,只是三天前我們被大隊盜賊綴上,他們現在也正為此事煩惱。”
  她口里說著話,心思卻在電轉:這貌不驚人的法師還真有一手,剛才輕易就逼哈里泄露了自己的身份,而自己和哈里兩人向來以智計卓絕而名揚可蘭,現在卻在這小法師手上栽了個跟頭,而聽他們談論這人可能是圣光的畢業實習生,看來是個可拉攏的人才啊。
  想到此處念頭卻打住了,現在身陷重圍,據御林軍領軍克林統領報告,現在前后盯上商隊的七個盜賊團已聯手,人數多達四百人,而近衛軍現在可戰之士僅有百余名,加上商隊的傭兵也只有一百六十余人,這以二對五的人手可怎么安全抵達目的地啊,要知道這一天的路程說長不長,但說短也不短了。
  公主的思緒卻被我打斷,我急急道:“請公主殿下立刻下令,護行御林軍迅速與商隊匯合,”我知道他們肯定有聯絡的信號,所以話到此處也就先行止住了,有什么疑問也要等公主發完信號再說了,事急如救火啊。
  公主殿下不愧也是智計超群之輩,立刻明白合則力強的道理,訊號煙花瞬間升空,而我剛喊過了哈里:“哈里,現在護行軍隊要與我們匯合,請你確認對方身份再行放入防御圈。”
  在哈里去后,看到我滿臉問號的笑臉,公主殿下不禁掩嘴偷笑,唉,爹媽唯一遺傳的好的東西,就是這會逗人發笑的笑臉了,郁悶啊。
  公主這一笑之下,倒也惹得邊上的利娜和哈姆也是偷笑不已。在我的輕咳聲中,公主收斂了笑意,解說我疑惑:“我聽說七色是個民主國家,比起可蘭等帝制國家更注重民生這一問題,而更有多種種族和平共處于一國,世所罕見,所以就來這考察兼觀光旅游了一下,不料父王不放心不下,竟派出了御林近衛軍前來護行回國,而這造成的聲勢卻讓各方勢力虎視眈眈啊,唉,父王此舉,真是有害無利啊,也不知道是哪個奸佞小人的主意,害人不淺,這一百五十多名精銳近衛,在叢林之中與盜賊、傭兵作戰前后二十余日,戰死多達二十多人,受傷更是倍之,而現在更是身陷重圍,真是苦不堪言啊。”
  我也唯有苦笑了,沒想到這二十多日的風平浪靜,竟然是有人在外圍護行,而我們還疑神疑鬼的,真是他媽的杞人憂天啊。這公主殿下沒有要求七色軍隊保護回國,也是無奈之事,三年前可蘭剛剛入侵過七色,兩國到現在還沒議和,而對于可蘭這百多名戰士潛入七色,以七色邊防軍的能力不可能沒有察覺的,而現在他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已經不錯了,還指望人家護送,真是白日做夢啊。
  左方樹林呼嘯聲響起,那正是阿秀和威利進入偵察的區域,按理說近衛軍來匯合,不可能弄出這么大的聲響的,而阿秀和威利在沒弄清敵我之前也不會冒然出手,一定是敵襲了,我擔憂之下,心頭不禁狂跳了數下,大聲發布命令道:“哈里、熊寶寶、迪達、山姆、埃瑞和我出去接應,其他傭兵就地防御,不準隨意出擊,迪斯閣下,指揮權移交給你。”
  我叫到名字的這幾個全都是近戰系的戰士,除了阿熊之外,全都是攻防能力俱佳,我倒是不擔心阿熊,有我這專職輔助法師照料,他想受傷都難,當然我是緊跟在他后面的,有這天然的肉盾不用,那是暴殄天物。
  五名戰士將我圍在中間,六人組成圓陣之勢,向林中前進,在快要進入林子范圍時,從林子里閃出了十數條人影,當頭之人卻是對著我們大喊:“快些退回去,盜賊團來襲了。”
  看這些人雖然每個都或多或少帶些傷,但都是臉帶堅毅之色,標準的軍人特征分明刻在臉上,和傭兵那種歷經風霜的臉有明顯的區別,他們作戰的地方不應該是叢林山地,而是廣闊的戰場,身為騎士的他們在這狹小的叢林范圍內徒步作戰,真虧了他們了。
  我們卻是沒有聞聲退卻,在敵我不明中,怎么能輕易相信對方的話呢,雖然他們的特征明顯,但所謂吃一塹長一智,像這種事例前人也不是沒有經歷過,哈里雖然知道有護行軍人,但匆忙之間也看不清對方的容貌,況且多達一百余人的護衛軍認識之人也是不多,而且也沒時間對暗號了,我們放過這快速奔向商隊的十幾個戰士,自有公主殿下去辨認。
  跟在這十多號軍人后面的卻是盜賊威利,他后面綴了兩個人,揮舞著雙手大劍在追擊,不過以盜賊敏捷的身手,倒也有驚無險,我心中又是一陣煩燥,怎么沒見阿秀一起出來,不會是遇險了吧,心里想著,腳下卻是跟著幾個戰士快速前移,還好經歷過幾年的長跑訓練,倒也跟的上戰士們的突擊速度。
  后方傳來了公主殿下的喊聲:“各位騎士先生,請停止前進,我是南飛燕,請確認身份。”自從知道有人暗中跟隨后,因為不知道敵我形勢,所以每天營地四周均被廣布陷阱、鹿角,以防止可能的襲擊。
  那十多名騎士立刻剎住身形,他們也知道這營地看似沒什么危險,但這么多天暗中保護也知道并不是如所見的那么簡單,因為曾看到落單的魔獸想沖進營地,卻慘遭剝皮吃肉的下場,要知道那可是四階魔獸啊,普通陷阱根本就困不了它。雖然這些騎士們自持技藝高超,但對付四階魔獸也只是勢均力敵而已,可也不敢領教這陷阱的能力。
  在言語這間對上暗中留下的聯絡暗號,這十多名騎士被一名傭兵領入營地之中,而此時,我們已經和追擊威利的人交上了手,沒想到手底下還挺硬的,硬扛五名戰士的攻擊之下,還能有所反擊,我給各位加上了防御盾后,心念阿秀安危,一把拉住攤在地上的威利,問道:“阿秀呢,怎么沒跟你在一起。”
  威利面色一暗,囁嚅著說不出話來,看的我心頭狂跳,難道阿秀已然遇難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