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59 任務升級

圍坐在一起的這些人可都是商隊的領導級人物,迪斯和哈姆就不用說了,一個是商隊領隊,一個是戰斗指揮官;公主和哈姆卻是可蘭的高層人物;利娜身為商隊的少東家,更有理由出席;而可可雖然在商隊什么事也不干,但好歹也是個傭兵團團長是吧,沒理由不參加的,阿熊身為副團之一,也被邀參加。我和阿秀、威利快步走到篝火旁,在大家目光注視著我的時候,我示意他們繼續,沒想到聽到的后半段內容,就讓我有吃驚不小的感覺,這次護行近衛軍驅趕官道沿線盜賊團,本來是順風順水,傷亡也很小,可在五天前,對方突然整合,頓時一群烏合之眾變的極有紀律性,配合也漸漸默契起來,近衛軍損失開始加大,經幾番接戰,竟然發現其中有職業軍人存在,更讓人吃驚的卻不僅僅是這些,如果僅有幾個退伍軍人可能也成不了氣候,但兩天前根據斥候回報,發現六十多騎與盜賊團會合,要知道七色境內,尤其是官道沿線,軍隊的束匪力度是很大的,普通盜賊出沒還有可能,但大隊騎兵的出現,卻是絕無可能的事,近衛軍開始還以為是七色軍隊的暗中介入,想借此輯拿長公主南飛燕,但此想法立刻被推翻,近衛軍進入七色時,和邊防軍打過招呼,而且沿途沒有隱匿形跡,如果對方要下手,也不會到現在才出手,早就可以不動聲色拿下自己這群人了,哪用這么偷偷摸摸的,借盜賊之手行事。
  本來毫無頭緒,可剛才擒拿下的那個戰士,近衛軍中有人認得,竟然是可蘭四大天王之一,北天王北逆天的直屬手下,當年可蘭四大天王本是舊朝鎮守四方的元帥,魔獸入侵導致舊朝覆滅,西天王投敵判國,東天王戰死沙場,南北天王聯手共抗侵略者,而在魔獸潰退出可蘭后,兩天王卻為爭奪王位而反目,結果心機更勝一籌的南天王在王位爭奪戰中勝出,北天王退回到自己領地內,割據一方。南天王出于政治考慮也沒有做出趕盡殺絕的事,畢竟誅殺功臣這樣的事絕對會讓民聲沸騰的,而且北天王封地大多是冰封雪凍之地,被困在如此貧瘠的領地內,也干不出什么大的作為。而如今竟然有北天王的直屬手下介入到此事件中來,事情肯定沒有如此簡單了。
  此時審訊結果也出來了,暗夜精靈和那名戰士死不開口,但斥候先生還沒等動手就全招了,果然與猜測相符,是北天王部下糾集盜賊團伙,準備劫持公主殿下。
  一聽事情竟然關系到可蘭內部的權力之爭,我心里暗嘆:這搶來的活,沒想到還真不是人干的,平白得罪了黃金龍傭兵團不算,還可能隨時把命也搭上。可如今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誰也跑不了,根據近衛軍統領所述,對方可不容許走漏一個活口的,只是這陪本的生意卻是做不得的,深通此道的我立馬漫天開價道:“公主殿下,你這暗渡陳倉的行為導致我方對任務難度估計不足,我要求此次任務等級由D級上升到B級,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異議。”
  根據傭兵行會規定,如果任務等級與難度不符,在委托人和見證人的證明下,可以在事后調整任務等級,當然這是需要行會調查確認的。
  公主殿下和哈姆先生對視了一眼,心里均在暗想:這什么人啊,如今生死關頭,竟然還在想著任務等級這樣的問題,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寫的。
  公主殿下對哈姆點頭示意表示可以接受這個條件,哈姆不愧是商場老滑頭,立刻同意任務升級,并增加相應的酬金,對他來說,如今保證貨物的完整,還不如保全公主殿下的安全,這可是活生生的搖錢樹哪,可以說如果今次能安全逃脫,商會必定前途無量,自己也會跟著沾光發財,加的這點小錢真算不了什么。
  果然不出所料,我這“趁火打劫”的行徑并沒有引起公主殿下和哈姆的不滿,只是現在目標已達,該如何退敵才是呢?
  敵人不會笨的今晚來攻擊吧,這營地雖然防御工事簡陋,但比起毫無防御可言的行進隊伍來說,絕對是天壤之別,況且在營地四周廣布的陷阱也不是吃素的。只是對手今晚為什么要偷襲近衛軍呢,難道有什么陰謀不成,我將自己的想法和疑問說了出來。
  統領的回答解開了我心中的疑惑:“根據我部下斥候回報,商隊左、右和后方均有敵人夜襲,除左方有接觸外,右方和后方因為得到公主信號,已然撤離,沒有和敵接觸,我相信這是對手要動手的先兆,對方想一舉擊破三路護行軍,借此削弱我們的實力。”
  說到這,歐杰統領不禁以敬佩的眼神看著公主殿下,要知道可蘭長公主南飛燕,向以柔靜溫婉、平易近人、奇謀多智為人津津樂道,上至王公大臣、各方統領,下至平民百姓無不交相贊譽,其聲名之盛,甚至比的上可蘭王南翼云,如今及時的煙花信號使敵方削弱近衛軍實力的企圖落空,也怪不得這歐飛如此仰慕。
  公主殿下看到歐杰的眼神,明白他心中所想,微微一笑道:“這并不是我的主意,是這位星夢閣下的建議。”對于我的表現,南飛燕不禁用上了尊稱,話語之下,還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著我。
  真他媽的讓我感動啊,長這么大還沒有人尊稱我閣下的,只是瞄到南飛燕的怪異眼神,心下警惕,唯有裝作激動之下,話也說不出來的樣子,以觀后變。
  那位歐杰統領以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我,他絕對沒有想到這煙花信號竟然是我提議放出的,根據他的事前調查所得,雄心可秀傭兵團僅是剛成立不久的最低級傭兵團,各位主官全是剛出道不的輕人,而眼前這位無疑就是其中之一,沒想到把握關鍵問題的能力這么強,剛才見此人竟然不顧安危,漫天開價,要錢不要命的樣子,本是從心里瞧不起,如今想來,這人在如此生死關頭,身處險地而漫不經心,還在想方設法爭取相應利益,那肯定是胸有成竹,有解危脫困的辦法。
  我在歐杰眼神注視下,計上心頭,道:“統領閣下,請您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堅信,我是不會對您有絲毫興趣的,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
  眾人開始都是大惑不解,待明白其中的含義,都是捧腹大笑,倒也緩解了幾分緊張到令人窒息的氣氛,只是笑聲慢慢中止后,氣氛又重新變的凝重起來。
  大家均在討論如何脫離敵人的包圍或者擺脫敵人,但都沒什么良策,我聽了許久也沒見有人說到重點上去,再這么說下去天都要亮了,我嗯嗯了幾聲,把眾人的話頭全都打斷,在大家的不解注視中,我開口道:“各位,這樣討論也不是辦法,我總結了下大家的觀點和我自己的想法,概括出上中下三策:
  下策,商隊全體立刻開拔,只要在敵人沒有完全合圍前突入到邊防軍的防御圈,就有幾分脫險的機會;這一條的弊端就是整個商隊行進速度太慢,即使拋棄貨物,行進速度也不會快多少,對方有六十多匹戰馬,可以在一小時內運送兵員形成合圍。
  中策,就是所有戰斗人員脫離商隊,疾速向邊防軍防御圈撤退,這樣可以吸引敵人全力圍追堵截,相信他們也不會為難幾個車夫吧,只是這一條有一弊端,輕重傷員該怎么辦,沒有馬車之下,很難行進的,對他們,敵人可不會仁慈的。
  上策就是就地堅守待援,歐杰統領帶領戰馬突圍,請邊防軍救援,相信他們知道可蘭長公主殿下在七色境內被一伙強盜打劫,嘿嘿,一定會來的。公主殿下萬一不幸罹難七色,可蘭肯定借機兵發七色,這么好的開戰理由相信邊防軍不會留給可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