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1 攻城利器

果然不出所料,戰場專用于防御騎兵的特大塔盾,被抬到了這群戰士前面,我暗罵一聲:他媽的,剛才認為可蘭近衛軍裝備如此多箭矢,已經有些變態了,沒想到這敵人更是變態,憑著這遮住全身的塔盾,能抵御騎兵的沖擊,別說是弓箭難以傷敵,就是弩矢也不一定能洞穿,他媽的到底是打劫還是打仗啊,一群瘋子。大家全都瞧著對方抬出來的塔盾,目瞪口呆,沒想到對方神通廣大到如此地步,連軍用塔盾也可以弄出來,胖子哈姆聽到我們的喧嘩聲,也跑過來看熱鬧,一見之下,嗤之以鼻道:“這有什么了不起,我還有個好東西,剛想到的,嘿嘿,不好意思,希望還來的及布置。”
  大家以不屑一顧的眼神看著哈姆,想看看他到底弄得出什么花樣來,沒想到現在閑著無事的車夫全被他呼喊過去了,一伙人奔著馬車停放處就去了,瞧那架式,好像真有什么好東西似的,不過兩邊樹林的鼓點聲開始響起,這是聯合進攻的信號,大家也顧不上看哈姆的好東西了,全把注意力集中到踏著鼓點前進的敵人。
  對方在兩邊集中了近半的兵力,每邊均有十數面塔盾掩護,推進速度雖然快不起來,但要想憑遠程攻擊傷到他們,卻也是難上加難,唯一可行的就是進入魔法師攻擊范圍時,大范圍攻擊魔法能對其造成一定的傷害,只是那樣的話,就相對被動了,相信如果對方步兵能突入五十米范圍,那對方的騎兵就要出擊了,只是現在卻不能斷定這近六十余名騎兵會從哪個方向出來,如果不能斷定攻擊點,那就不可能全力以赴的防御,因為騎兵一旦突入營地,那就意味著“游戲”結束了,憑我們這么點兵力根本經不起對方的一輪沖擊。
  隨著對方的不斷推進,大家的氣息變得粗重起來,氣氛沉悶異常,在對方處于樹林和營地中界點時,我命令十名騎兵準備出擊,他們將從營地后方出去,沿斜線切入,從側翼突擊對方陣,不求破敵,只求能擾亂敵陣,造成些許混亂,那時就輪到我們弓箭手發飚了。當然這切入時間要把握很好,如果離樹林太近,一是容易讓對方騎兵包了餃子,二是弓箭范圍之外,根本不能對對方造成大的傷害。而離營地過近的話,容易被陷阱所傷,畢竟這營地近處到處是陷阱,而且過近的話來不及突擊兩邊的敵人。
  在對方進入弓箭手射程的時候,我下達了出擊的命令,只是看到出擊時,近衛軍不時回頭張望營地中間的車隊處,感到很是奇怪,回頭一看,差點沒讓下巴掉地上,沒想到今天遇到的人一個比一個變態啊。
  回過神來,看看內圍的“救火隊員”們,也是一個個以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這憑空而來的東西上面,哈姆這老奸巨滑的商人竟然弄出了個簡易袖珍型的投石機。
  雖說比起那種軍用攻擊利器,眼前這個家伙小了許多,簡陋了許多,但的的確確,這是一臺投石機,真是想不通,那長長的投石桿和立架是怎么憑空生出的,沖到近旁一看,原來支撐架是馬車底坐整個起下來的,雖然外圍框架不大,但被八支鐵釘固定在原地了,使其不至于因為投石產生的反震之力而移位,看其鐵質邊框的結實程度,絕對經受的起投石這樣的重活折騰,而兩邊立架則是馬車上套馬的車轅支起來的,難怪開始看著這馬車怎么這么礙眼,這么粗的車轅用來套馬,說不上氣派,簡直一個俗字了得,沒想到現在卻有這等妙用,真是嘆為觀止,而那根投石桿卻是一長木樁,整個混然一體,好像一路上走來,商隊之中也沒看到過如此長的木樁啊,不禁疑惑萬分,這死胖子弄出支撐架和立架已經讓人受不了了,哪找的這么妙的投石桿啊,當我轉眼看到營地里面樹著的旗桿不見了蹤影,也就明白這妙物的來源了,而投石用的拉繩、承石等物都一一裝備齊全了,真虧了這胖子了,只是這調校射程該怎么進行呢?這可不是一般的遠攻武器,拿起來就能射擊的。
  此時外圍的注意力全放在漸漸逼近的敵人身上,看著胖子指揮眾人抬上石頭準備試擊,我不禁一身冷汗,大喝一聲:“前面的弟兄們請挪挪位置。”
  眾人大惑不解中回頭觀望,待看清楚我旁邊的投石機,也是一頭冷汗,這守外圍的大多是可蘭近衛軍,當然知道這攻城利器的威力,只是這沒調校的投石機,萬一一個不準,石頭砸到自己身上,那可是連怎么送命也不知道,大家一窩蜂似的閃開投石的路線,此時這邊騎兵已然沖到對方步兵方陣側翼,人未至,箭矢已然標出,對方也是早有防范,這側翼雖然沒有塔盾防御,但圓盾還是有的,只是防御效果不是那么好,加上這些可蘭騎兵的箭術實在是精湛,兩輪箭過后,側翼倒下好幾個人,如果這些全都是可蘭北天王的部下,那根本就不會引起什么騷亂,只是這群人大多是盜賊、傭兵,習慣于單兵作戰的多,如今以陣型攻擊,卻大多是第一遭,側翼有人一倒下,影響到邊上的人,這混亂雖小,卻給了近衛軍們可乘之機,馭馬剛擦過步兵方陣,又從另一邊轉回來攻擊后翼了,一時間弄的步兵方陣有亂了陣腳的趨勢。
  塔盾的間隙顯露出來了,如此良機,營地里的眾位弓箭手們絕不會放過了,幾輪箭雨過后,對方倒下了二十多人,可惜營地里沒有長弓,那可是專破塔盾的好東西,采用仰射,對空呈角度射箭,箭劃圓弧射向天空,以拋物線劃向敵陣,利用箭支下落的重力傷敵,其威力比起直射有過之而無不及,往往能貫穿堅盾,像對方那種手執皮盾革盾,必定是盾穿人傷了,只是那也是軍隊配備,常人很少用的。
  騎兵再一次抹過步兵方陣后,卻是沒再回頭,他們將去攻擊另一側的敵步兵,而對方騎兵顯然也了解我方騎兵所造成的傷害,二十多騎穿林而出,開始追擊我方的這十幾個騎兵,希望能在對方突擊步兵這前攔截下來,以減少步兵的傷亡,而沒料到,對方竟然放棄收割勝利成果的機會,轉向營地另一側,要知道如果騎兵們此時沖擊步兵方陣的話,這些步兵將遭受慘重打擊,已經混亂的陣型,根本經不起騎兵的沖擊。
  對方在我方騎兵退走后,重新樹起了防御線,開始前進,在箭矢無功的情況下,迪斯下令停止射擊,這擺明浪費箭矢的事,誰也不會干的。
  而此時,哈姆先生的投石機開始試射了,還好這石頭是投出了營地,雖然石頭不是很大,也沒有投到敵步兵方陣,但所造成的恫嚇作用是很明顯的,對方剛開始密集的陣型明顯松散了,放慢了前進的步伐。這石頭雖然不大,但砸到腦袋上絕對是要死人的,所以所有持盾的全都舉盾向天,而沒盾的卻往有盾的人下面鉆,幸虧肩扛塔盾的幾位沒有下意識的舉盾,要不然又是一輪箭雨。
  在對方騎兵的追擊壓迫之下,我方騎兵雖然襲擊了另一邊步兵方陣,但效果沒有前面好,在營地弓箭手的配合下,只造成對方十幾人的傷亡,而騎兵也被對方的狙弓射中三個,幸虧連馬帶人都回來了,他們是從臨時在欄柵上開的口子里進來的。而對方騎兵想跟在后面借機突營,卻不幸路線沒跑對,陷阱里放倒了七八匹馬,一輪箭雨又倒下幾個人,其余的趕緊倉皇后撤,只是這沖入陷阱區,想出去也不容易,最后安全撤離的只有七個人,而馬卻全留下了。
  三個近衛軍兩死一傷,對方弓手的水平還是不錯啊。此時阿秀卻在那大吐特吐,這些年來的苦練造就了阿秀精湛的箭術,他一個人就射倒了對方三個,而且都是一箭致命,只是他和我一樣,雖然打架打的多,但這殺人還是第一遭,那種感覺絕對是讓人恐懼的,我雖然沒像阿秀那樣直接殺人,但看到陷阱里出來的血人在眼前掙扎,也有想吐的感覺,胃里直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