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2 料敵之先

剛才看到有敵騎兵追擊我方騎兵,我便將向另一側面向官道布防的箭手十七人全部抽調到我方騎兵將撤入的這一側,加上內圍的阿秀、可可以及另七名弓手,準備狙殺敵騎兵,我相信對方肯定會借機突營的,不出所料,對方果然想跟在后面突營,以有備而擊之,對方死傷慘重,對戰果我很是滿意,至少敵人少了二十多匹戰騎,對防御很有利。只是這殺人的滋味我雖然沒嘗到,但看到過這血淋淋的場面,我可不想親身嘗試了,只是看到可可若無其事的樣子,還感到些許奇怪,怎么她好像一點事也沒啊,要是別的女孩子的話,早暈了。只是我看到她看著阿秀幸災樂禍的樣,自己又是惡心想吐,此時去問她,保證讓她大大的嘲笑一番,如此糗事,我可不會干。
  這時營地邊傳來了歡呼聲,一聽就知道哈姆的家伙終于砸到了敵陣,這可是經歷十多次偏差后的成果啊,而一旦命中敵陣,只要根據敵人前進速度,微調投石角度,那后續攻擊十有八九會準確命中的,難怪他們樂成這樣,有了這投石機的幫助,對防御更為有利了,只是這敵人的兩個步兵方陣離營地僅有五十多米了,這已不在投石車有效攻擊范圍內了,看來要等下次才能發威了。
  此時在官道兩側僅留下各五人防守,其余戰士全數聚集到營門兩側準備肉搏戰了,而弓箭手們引箭不發,在等待良機,魔法師開始發動魔法攻擊了,而弩箭手也開始騷擾性發射,弩箭的射程遠達兩百米,在如此近的距離*出的弩箭,即使鐵盾也可能洞穿,只是這塔盾的防御能力還在鐵盾之上,雖然能夠射穿塔盾,但僅此而已,弩箭大多插在盾上,少數幾支穿過塔盾后殺傷力也不大了。倒是大范圍無差別的魔法攻擊可能有所作用吧,只是那要在三十米范圍內才能施放,否則效果很差。
  此時敵方樹林中出來了四十多騎戰騎,呼嘯著就往營地而來,相信他們是想借步兵突入的時候順勢跟進,只要能踏入營地范圍,相信這些精銳騎兵絕對可以拖住我們,那跟著他們一起從營地左側樹林中冒出來的,近一百五十名發動沖鋒的戰士,會迅速會合他們,那是真是大勢去矣,只是……難道……怎么……他們不怕陷阱嗎?
  在步兵方陣慢慢挪到三十米處時,敵騎兵已沖鋒過半路程,難道是想用騎兵掃除陷阱,我暗想道。魔法師們的最強攻擊全在瞬間發出了,頓時狂風四虐、冰雹天降,地裂刺出,血肉橫飛,好多斷臂殘肢拋上天空,伴之的是漫天碎布,可以說騎兵來的這一側,步兵方陣全線瓦解,在魔法的攻擊之下,近四分之一的人當即喪命,這還不是最致命的,因為魔法攻擊中心是防御線塔盾處,目的就是破盾,所以在失去塔盾掩護,僅有圓盾的情況下,發生了大屠殺,幾乎所有站立的人都迅速被弩箭、弓箭撂倒,在這么近的范圍內,這么密集的人,有的連瞄準都不用。
  而在同時,所有的魔法師們在施展完魔法后,全都就地坐下冥想恢復,反正對方已失去防護屏障,而己方有這么多弓手、弩手,也不用耗費魔法力了,加緊時間恢復才是上策,畢竟戰事僅剛開始而已。
  而在另一邊,雖然沒有魔法師的幫助,但陷阱也夠他們受的了,加持了魔法的陷阱絕對不是普通陷阱可以比擬的,其殺傷力成倍擴大,加上有許多爆裂性質的陷阱,一踩上,你沒事,你四周的可就遭殃了,成扇形四散的鐵質藜蒺扎到肉里可不是一般的痛,這又是可蘭近衛軍帶的變態玩意兒,廣泛應用于軍用扎營,可以這么說營地兩個營門處遍布陷阱,大多是近衛軍在夜幕中趕工布置的,現在要出去僅有剛才我方戰馬出擊那條路,但僅留了一條小道,左扭右拐的,我們雖然明白陷阱布置的位置,但都沒把握能安然出去,不清楚詳情的人想輕松進來,想也別想。
  在數人中招之后,步兵方陣的戰士們學乖了,從盾后伸出長矛一類的長兵器,試探前方的道路,只是這試探時露出的空隙卻給了弓箭手們發揮的機會,不時有慘叫聲從盾后傳出來,也時不時倒下一個兩個的。對方現在的行進速度比龜速還不如,這邊的步兵方陣被擊潰全殲了,而那邊僅向前挪了幾米,呢,雖然已看的清對方的臉,但只尺天涯,何況還有二十多米的路呢,這群戰士中沒有弓箭手,弓箭手全都在林旁的草叢里伏著呢,加起來也沒二十個人,這只挨打卻還不了手的活,可真不是人干的,這些戰士差點沒郁悶死啊。
  敵騎見前方步兵方陣全面崩潰,全都勒住了戰馬,徉徜在弓箭手射程外,他們看到剛才策馬沖擊營地的戰騎全數盡沒,僅騎士數人逃生,可見這營地四周遍布陷阱,殺傷力巨大,雖然以四十戰騎完全有可能突入,但死傷必定慘重無比,跟在騎兵后面的戰士們也停住了腳步,而此時后方樹林中響起了撤軍號,騎兵和步兵在幾分鐘內就全數撤入樹林中了,而另一側的步兵卻在塔盾掩護下徐徐后撤,我們要追擊也無從下手,營門前的道路被陷阱全數封鎖,要出去只能從官道一側繞行,以奔跑的速度肯定能趕的上,只是對方還埋伏了不少狙弓,而步兵方陣的戰斗力還在,萬一纏上了,以對方騎兵的速度,繞到這一邊僅幾分鐘的事情,不要追擊不成反被包了餃子了。
  大家全都停止了攻擊,心中暗想這指揮官真是不智啊,徒徒耗費了如此多的兵力做了一次佯攻而已,卻不料對方指揮官卻在大光其火,塔木,北天王部下五大得力干將之一,此時對著先期而來的部下咆哮:“是誰指揮這次攻擊任務的?真他媽的白癡啊,這和送死有什么兩樣,我平時都白教你們了。”
  此時一盜賊首領模樣的人不以為然道:“塔木閣下,這次行動是我指揮的,我認為沒什么不妥。”
  塔木見并不是自己部下擔任的指揮,而是盟友阿爾瑪,火氣稍稍平抑,嘆了口氣道:“唉,阿爾瑪,這也不能怪你,你并不知道對方有如此多的弓手,畢竟那些全是可蘭的精英啊,這一路上也多虧了你了,削弱了其三分之一的戰力,只是這次的行動和平常的打劫是完全兩樣的,對方的職業軍人占了大半,你用這樣的攻擊無異是送死,我相信以我們的實力能攻下營地,但死傷肯定極其慘重,如果以你剛才的沖擊方式,到營地之前,全部的戰騎將無一幸免,我不是吹牛,剛才側翼二十多騎全數折戟就是明證,即便讓你數騎沖入營地,可區區數騎有什么用,還不是進去當活動箭靶啊,而對方的魔法師們會狂虐這些沖擊步兵的,這么密集的陣型,真是魔法師們的至愛啊,而且我不相信這些沒有塔盾掩護的步兵能進入營地,對方可是有近百把弓箭,幾次齊射就能解決你們大半了。唉,可惜了這近百的戰士了。”他這最后一句是在嘆惜剛才送命的戰士們,他還有一句沒有說出來,這白癡,攻營分兵絕對是大忌,真他媽的浪費。
  此時的我們卻是目望樹林,憂心更甚,如果對方以全數兵力盡力一擊,可能真如塔木所說,能進入營地的可能僅半數,但那樣的話卻是實力說話了,以可蘭近衛軍的默契配合,相信對方多半不敵,只是對方卻是撤退了,雖然留下了一百多具尸體,但力量對比還是懸殊啊,而且從對方撤軍中說明,對方還有后備軍,這在樹林中消失的近兩百五十人并不是其全部兵力,這看不見的敵人還真不好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