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第六章初遇海東

我一臉苦笑,迎上水若云瞧過來的不知道是不是友善的眼神,說道:“水兄,許久不見,嘿嘿,神采依舊,越來越帥氣了。”水若云用極其欣賞的眼神瞧著我,看的我心里有點發毛,他不會想再教訓一下我們吧,現在的酒館里只剩下我、老金、阿秀、二姐、若蘭、小弟以及水家的三個人,老板和伙計早在剛才開打的時候就開溜躲起來了,反正有什么損壞,我這個冤大頭是逃不了的。
  和水若云有恩怨的也就是我、阿秀、老金,我們三個加起來可能還可以和水家兄妹斗斗(剛才被水若雨打的無還手之力是事起倉促,而且我們三個人也沒好意思還手),但只是那個中年人,看他走路的氣勢,至少有天級戰士的實力,即使六個齊上也可能是有輸無贏了。心里這樣想著。忍不住回過頭看了看還站在門口的那個中年男子。
  這時二姐、小弟和若蘭各自在邊上找了把椅子坐下來,擺明是想看戲了,二姐還沒等我開口,就沖我說道:“這是做壞事的懲罰,我和小弟都不會幫你的,若蘭也不會,反正我和水妹妹說過了,小懲大戒了。而且我估計也打不起來了,有海叔這樣的高手在這,我勸你們還是早點認輸,接受懲罰吧。”
  “三哥,我說過的啊,你做壞事我可不幫忙的。”小弟落井下石。
  還是若蘭好,她低聲對著我說了句:“小心!”
  現在退路也讓人堵住了,識時務者為俊杰,君子報仇都還十年未晚,何況“無賴”呢。我和阿秀、老金同時一低頭,裝出一副誠懇的樣子,對著水若云說:“對不起,是我們年少無知,做錯事了,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們吧。”
  看著我們低頭認錯的樣子,水家和邊上看戲的六人不禁莞爾。
  那中年男子對著我微笑道:“這位小兄弟的魔法水平進步了嘛,要是以你一年前的水平,估計今天吃的苦頭更大。”又對著水若雨說道:“阿雨,你沒手下留情吧?這小子長的也不帥啊,哈哈。”
  水若雨三蹦兩跳的來到那中年人的身邊,拉住他的手撒嬌:“海叔,你又笑人家了,我不依啊!”那嬌俏可人的樣,瞧的我們幾個男的目瞪口呆的,真讓人難以相信剛才是她在這狂整我們。
  水若雨轉過頭恨恨地看我道:“誰會對這個臭小子手下留情啊,海叔你不是說,他是這三個無賴中最壞的嗎?”
  “我可沒說過啊。”那中年人趕忙解釋,唯恐惹禍上身,“回去可不要拿我當擋箭牌啊。”
  水若云笑著看著他的妹妹:“小妹,這回可要你自己去向媽解釋了,不要說我不幫你,這回是媽叫我們趕來的,她怕你又闖禍了。”
  “哥……唔,海叔……,你們就幫忙說說好話啊,我知道你們最疼我了。”水若雨繼續撒嬌裝可憐,剛才是不是她啊,我們繼續懷疑中,是不是精神分裂啊?
  “好了,你看這三個年輕人還等你哥原諒呢。”那個叫海叔的叉開話題,擺明是不想幫忙了。
  “其實不打不相識嘛,我也沒怪你們,就是我妹妹剛來落虹(七色盟都落虹城),聽說這件往事,想替我這個做哥哥出口氣,你們不會怪她吧?”
  廢話,現在是你為刀俎,我們為魚肉,你怎么說怎么好了。不過看他說話還和氣,也沒必要做假。我們只好唯唯諾諾,先應付過去再說了。
  那中年人笑著走到我們面前,說道:“一年前見你們三人配合的還蠻不錯的啊,我就在這領教一下,看看你們這一年來水平有沒有進步,放心,絕對不會傷著你們的。”
  剛開頭聽他一說還有點怕他借機整我們,但他后半句話一出來,那就真的放心了,其實是因為我們看到他衣襟上的標志了,一個“人”字,還是金線繡的那種。
  “這位大叔是叫海叔是吧,不知道“人”字營海東是不是閣下您呢?”我試探著問道,這可是和老爸并稱大陸十大圣戰士的絕世人物啊,對著這位有可能是圣戰的前輩我不得不用上尊稱。
  “星三少真是好眼力啊!希望你們不要叫我失望啊。”海東面色一緊,“來吧,讓我看看,你們三個在這一年中學了什么了。我們到外面空地上吧,不要打壞人家的東西。”
  明明知道我是誰,剛才還叫我小伙子,真是虛偽。我心里暗暗道。不過也開心啊,至少不會打爛這里的桌桌椅椅了,少了不少損失啊。
  酒館門前就是廣場,根據盟國律法,酒館等供應酒精飲品的地方,門前必須要留一塊空地,以讓醉酒之人醒酒之用,其實酒館這種三教九流的地方,爭執打斗是常見的事,在酒館前預留空地倒是避免了對酒館和附近商店、民居的破壞,也省卻了打斗者的賠償。所以酒館前往往形成一個小型的廣場,平時有人在那里休閑玩樂,打架時還有戲白看。
  海東帶頭走向廣場,在經過酒館前停著的馬車時,停了下來,對著馬車旁邊的御者說道:“小洛,把你的弓解下來。”接過御者遞過來的弓,隨手交給阿秀,“我知道可能不順手,將就著用吧。再給他兩壺箭。”后半句又是對著御者說的。
  “這是魔弓啊!自然系、水系雙屬性,好東西啊!不用箭的,用魔法就行了。”阿秀開心的嚷嚷,他還沒實戰用過這么好的魔弓呢,興奮著呢,有點語無倫次。
  “你當海叔不知道魔弓能射出魔法箭啊,他只是想看看你的真實水平,井底之蛙,哼。”跟著出來的水若雨一臉不屑狀。阿秀吶吶地接過御者遞過來的箭壺,并和那御者聊了幾句,他們說的聲音很輕,又說的快,也沒聽清說了什么。
  人所共知,魔弓在射出箭的時候能自動附加弓上晶石的魔法能量,但也必須持弓者本人魔法相引導,雖說射出魔法箭也可以不用箭矢,但比起附加魔法的箭矢,威力就要少三分。阿秀接過的這把弓,上面晶石有兩塊,分別是無色的自然系晶石和藍色的水系晶石,這把弓好象天生就是給精靈族人使用的,因為精靈應用最精通的就是這兩系魔法。我看了看那個御者,兩耳尖長,面目清秀,好象是精靈的樣子,有點明白了。
  “小云,把你的劍給那小子,”海東指了指老金。水若云哦了一聲,解下背上的雙手長劍遞給老金,老金接過長劍仔細看了下,劍帶火系屬性,劍把上刻有特殊的戰錘標記,帶有這種標記的魔法長劍是矮人族大師級鑄造師打造的精品啊。阿金看了愛不釋手,舞動之下,果然比普通長劍多了幾分氣勢。
  海東看了看四周,對著我說道:“星三少,這里可沒魔法杖。”
  “魔法杖只能加持一系魔法,對我來說,也沒什么用。”我不以為然地答道。
  “這倒是,忘了你會三系魔法呢,呵呵呵。”海東笑著看著我,滿眼期待。
  我和阿秀、老金三人成品字形站定,老金和海東相隔三米面對面站著,我和阿秀剛在十米之外站定,對于魔法師和弓箭手來說,十米是最近的攻擊距離,再站的近,就是戰士的攻擊范圍了,我大概估計了一下,以我們三人現在的實力,有戰勝天級戰士的可能,但對圣戰士而言,必敗無疑,只是堅持多長時間和如何敗的體面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