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3 紙上談兵

塔木森冷的目光掃過七名下屬軍官,冷冰冰的道:“阿爾瑪團長沒有經歷過對付軍隊的戰斗,你們難道也沒有經歷過嗎?怎么沒人提出異議,徒損兵力。”這群低著頭不敢直視塔木目光的軍官中,有一人排眾而出,行了一軍禮后道:“長上,屬下有提議兵力集結,沿官道進攻,但阿爾瑪閣下不予采用。”報告完畢還用目光瞄了眼阿爾瑪,這是先期抵達士兵的主官梅森,此時眼睛紅紅的,畢竟剛才的戰斗折損了十幾名部下,也難怪他看著阿爾瑪的眼神,都有些許恨意。
  塔木沉默片刻,拍了拍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道:“我們還有三個小時的時間來結束這場戰斗(他估計的是邊防軍最快的到達時間,而我估計的是邊防軍最慢的增援時間,其相差近一個小時),阿爾瑪團長,你的指揮權暫時由我接替,你沒意見吧?”其語氣不容對方反對。
  而阿爾瑪在聽了剛才塔木的分析之后,知道自己犯了嚴重的錯誤,這要是在軍隊之中,肯定是要砍頭的,如今有人要接替指揮權,雖心中不愿,但還是回答道:“塔木統領,我沒意見。”
  接下來就是塔木調兵遣將,準備第二波的攻擊了。
  我們也沒閑著,在阿秀和威利的巡視外圍無異常后,我們所有的馬匹均被調了出去收集剛才戰斗后留下的戰利品,在敵方騎兵呼嘯而至時,安然撤退的我方騎士們收獲頗豐,略有破損的塔盾七面,羽箭四百多枝,皮質、革質完好圓盾十三面,這些東西將被用于下一次的防御戰,至于雙手大劍、單手劍斧等我們也不缺,為了抓緊時間收集羽箭,也沒去撿拾,剛才的戰斗前后近半個多小時,損耗弩箭、羽箭近半,現在收回四百多枝箭,也有利于防御了,而我方騎兵全數撤離后,對方騎兵僅游弋數息,也全數退回樹林之中。
  除了足夠的了望人員外,其余人全都抓緊時間休息,當然去營地外補充陷阱的還是有那么幾個的,根據我們猜測,對方再次進攻的方向將是官道方向,而最有可能的是剛才對方戰馬突入的地方,此處的陷阱被破壞了七七八八了,所以現在是抓緊時間多設幾個,當然人多也沒用,不小心自己中招也說不定。
  只是敵人似乎也知道我們會來這么一招,狙弓手早已潛入近處,在一死一傷的情況下,沒布置多少陷阱的人員被迫撤離了。
  我和哈姆、迪斯、哈里、南飛燕等人圍坐在一起,我靜坐著,心思卻在電轉,今天的所作所為,暴露了自己的軍略水平,一定會讓有心人起戒備之心,與自己力求中庸的一貫作風背道而馳,當然因為身處險境也顧不了那么多了,畢竟保全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可是現在戰斗卻陷入僵局,對方肯定不會輕易就放過到手的肥肉的,只是在想著怎么下嘴才好而已。
  我剛才臨時的決定,導致對方騎兵覆滅潰退,別人可能因為其它方向的戰事沒加注意,公主南飛燕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心里也在打著主意:沒想到這家伙謀略上有一手,軍略指揮也不錯,一般人還沒這種眼光呢,自己是看出來了,對方想跟在己方騎兵后面偷營,可正想提醒,已見這家伙在調動兵力了,腦筋竟然比自己轉的還快,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要叫人好好調查一下這家伙的底細才行。
  在利用逆向思維思考的我,我突然想到了一個破營的方法,基本上是十拿九穩的方法,只是敵方主官有沒有想到這個方法呢。我急不可待的想打聽一下北天王下屬的幾位主官的情況,因為知道了他們的特點,才可以針對其所擅長的東西加以布置。
  在我看向南飛燕之時,看到的是她注視著我怪怪的眼神,好像要把我吃了似的,我知道是軍略能力的暴露引起了她的關注了,不過我也顧不得想了,問道:“公主殿下,請簡單描述一下北天王屬下幾位主官的能力。”
  眾人視線再次被我吸引,而南飛燕也沒問為什么,就直奔主題道:“北天王之下有五大統領,寒素心擅守、鐵木熊、達阿擅攻(沖鋒陷陣)、威倫善謀、塔木擅襲,以推斷而言,這次來的可能是塔木,其人陰冷果敢,能突能襲,是破營遠襲的能手。”公主殿下果然魄力非凡,對這等情報毫無隱瞞,一一道來,可見其對北天王的這幾個得力部下,當真是了若指掌。
  塔木擅襲,我聽到這四個字頭就有點大了,沒等公主殿下說完,就已猜到來的是他了,剛開始的指揮肯定不是他了,要不然損失一百多人連營門也破不開,妄擔擅襲之名了,而退兵令八成是他下的,要知道敵人要是勇往直前,一定是全軍覆沒的結局,如今卻是形勢難明,也不知道隨他趕到的北天王部下又有多少,要知道這些戰士可不是容易對付的,剛才以三十多把弓加上可可、阿秀,卻不能把誤入陷阱包圍的所有騎士全都留下,讓七人破圍而出,可見來自可蘭北方苦寒之地的戰士,戰力有多么強橫了。
  軍隊破營,要是強攻有三個方法,一是塔盾開路,魔法師以土系魔法埋陷阱、破鹿角藜蒺等,騎士沖營,步兵跟進;二是以投石車破陷阱,營門,戰騎、戰士突擊;而最后一個是不恤兵力,直接突擊。相信擔擅襲之名的塔木絕不會用最后一個方法,而投石車也不可能有,唯一可行的是用第一個方法,也是最佳的、犧牲最少的方法,只是他們到底有沒有法師,要知道法師們是不屑落草為寇的,唯一可能就是可蘭的隨軍法師有沒有跟著塔木來。
  在我分析出以上觀點之時,眾人的目光已開始變的佩服起來,沒想到我對這等軍事常識也有所涉獵,那可不是一個法師應該干的事啊,只是南飛燕公主卻露出原來如此的神情,她是認為我把修習魔法的時間全用在了軍略之上,所以現在我的魔法短袍上的標記是初級,而且自己明白了還不算,還要大聲的說出來:“難怪,我說怎么圣光的畢業生怎么僅有初級魔法師的水準,要知道那里可是沒中級不給畢業證書的,看來你要努力才行。”
  這一番話說的我一點脾氣也沒有,誰讓她說的對呢,沒辦法,俺們是初級,只是你讓俺咋辦啊,人家高級魔法師照常干不掉我,可誰讓俺是攻擊魔法白癡呢,到現在攻擊魔法能力毫無寸進,這初級還是開后門才勉強通過的呢,也不知道是誰訂的升階標準,輔助系法師升中級竟然要會四階的攻擊魔法,而升高級卻是七階,我才會三階攻擊魔法而已,真他媽有病,難怪那些牧師妹妹的圣光箭(光系的攻擊魔法不多,但圣光箭卻有三種形態,分屬兩階、四階、七階魔法)會練的如此變態,全是為了升級啊。
  公主殿下見我一言不發,大是得意,可可卻是看不過眼了,剛才就和這公主殿下干了一架,如今這公主竟然還欺凌到星寶寶的頭上來了,真是太過分了,故意冷哼一聲道:“得意個啥勁,你還不一定打的過星寶寶呢?”說完還不屑地看了眼公主這。
  南飛燕這下可氣壞了,自己可是快要突入高級魔法師的行列,而眼前這丫頭竟然說自己不是這初級法師的對手,這簡直是在侮辱自己,跳起來道:“你說什么,哼,要不來試試。”說完這挑畔的白眼就甩過來了。
  這不是沒事找事嗎,迪斯重重的咳了聲,道:“大敵當前,不要鬧了,還是想想怎么應對對方的下次攻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