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66 全面襲營

沒想到這塔木還真沉的住氣,硬是讓我們等了一個多小時,我是越等越心急,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離援兵抵達的時間也應該越來越近了,我們急,相信對方一定比我們更急,這塔木果然不簡單啊,看來準備工作一定做的極其充分了,不來則已,一來肯定是雷霆萬鈞之勢,爭取最短時間拿下我們。此時右樹林方向的的觀察哨傳來示警號,敵方有異動,大家終松了口氣,要來的終究來了,弓箭手立刻起身準備戰斗,投石車操作人員起身就位,只等前方的兩位指揮官信號,而其它人員還是原地靜坐,養精蓄銳,弓箭手們的站立方位是不確定的,隨時準備換位,畢竟不知道敵人的主攻方向是哪一個。
  塔木等數人驅馬來到右側營門前兩百米停立,開始喊話:“商隊的朋友們,我們劫奪的目標不是你們,如果你們想撤離的話,我保證你們可以安然離去。”
  這話也說的出來,如果商隊撤離的消息傳了出去,坎普商會也不用在可蘭混了,必定被盛怒的可蘭王連根鏟除,而我們雄心可秀傭兵團也走到盡頭了。商會領隊哈姆當然知道其中的利害關系,斷然拒絕道:“塔木閣下,您的好意我們心領了,只是這背判盟友的事我們可做不出來。”說完目視可可,想讓我們雄心可秀傭兵團的團長也表表態。
  無奈平常嬉笑打罵無所不能的可可竟然一聲不吭,好象這并不與她相關似的,而神情間竟然給人蠢蠢欲動的感覺,哈姆不禁嚇了一跳,不會臨陣倒、倒戈吧,在他的眼神瞟過來前,我已先行出聲了:“塔木閣下,你要是一個小時前說這些話,我一定毫不猶豫地接受了,只是我們傭兵團接的任務剛剛升級擴展,其中之一就是保證南飛燕公主的安全,根據傭兵天職,我們不能放棄任務,你要是早點說不就好了,你干么不早說呢?”其間的揶揄之意飄然而出。
  當然距離如此遠,塔木是憑其深堪的斗氣修為,把聲音傳送到營地的,而我和塔姆卻是借助擴音魔法輕松做到。
  聽到哈姆和我的回絕,塔木卻是不怒反笑,連聲道好,接下來就是發布全面進攻的命令,斬盡殺絕,除公主南飛燕外,一個不留。
  步兵方陣多達兩百五十多人,在塔盾的掩護下向我營地逼近,他們的主攻方向果然是剛才戰騎沖營的地方,六十多戰騎從林中緩緩馳出,加上塔木邊上的數騎,看來對方隨塔木而來的戰騎僅區區二十余騎,畢竟邊境線不容易過啊。這些戰騎居然全副裝甲,后面拖著什么東西,馳到官道之上竟然帶起沖天的灰塵。
  在我看到對方馬后帶起的塵土后,第一個念頭就是對方沒有魔法師,否則也不用滾木這么麻煩的方法了,敵人肯定是想利用奔馬沖向營地,在陷阱區邊上劃營而過,利用慣性將滾木放出,破壞陷阱,果然是破營專家,這樣的方法簡單實用,的確是破壞陷阱的絕好方法。
  只是這樣的方法卻是把戰馬和騎士暴露在弓手的攻擊之下,雖然有厚裝甲及護盾掩護,但畢竟戰騎體形過于龐大,雖遮住要害,但在如此多弓手全力伺候的情況下,讓馬受傷卻是輕而易舉的事,因為在傭兵的世界里很少接觸到戰騎襲營這種事,所以迪斯將指揮攻擊的任務交給了我,畢竟我在學院接受過相應的教育,雖然不敢自詡水平高深,但相應的應對方法還是有的,我下達命令,所有弓手的目標是馬,而不是其上的騎士,有限的弩箭卻被我應用在了騎士身上,但要求群體攻擊,也就是所有弩同時攻擊同一個人,一輪攻擊必須讓對方一個騎士失去戰斗力,以僅余的一百多支弩箭,希望可以發揮其特有的效果,內線投石車被下令準備發射,希望滿天諸神保佑,能砸上那么一個兩個騎士。
  步兵方陣在離營地四十米處停止,騎兵開始襲營了,六十多匹疾馳戰馬所帶來的氣勢果然非同凡響,加上他們后面的巨木,營造出一種令人窒息的壓力,真是難以想像,千軍萬馬的戰場之上,士兵們所要承受的壓力是如何之大。
  可蘭不愧為馬背上的民族,對戰馬的操控之術如火純青,這些可蘭騎士或隱身馬腹之下,或者側躲于戰馬一側,想借此躲避利箭的襲擊,只是射人先射馬的優良傳統被我發揚光大,所有利箭均是沖著戰馬而去,一時間人仰馬翻,近半數戰馬險險避過利箭,在營前三十米處,也就是其步兵方陣面前劃過一條優美的弧線之時,巨木呼嘯著就翻滾而來,一時間,巨木所到之處,陷阱全被破壞,只是這是意料中事,大家也不是很在意,只是繼續著虐畜(射馬)的行為,雖然我們營地前的障礙被一掃而空,但對方也付出了近半戰馬被虐殺,十名騎士死亡的代價,死者均是落地后被戰馬踩踏或被巨木橫掃,不幸身死的,而大多騎士是剛落馬就退回到步兵方陣中去了。而面對有塔盾掩護的步兵方陣,大家也沒有浪費有限的箭枝,而弩箭卻一直沒有找到發出的機會,可蘭騎兵果然精良。
  滾木過后,步兵方陣還是有條不紊的前進,并沒有一窩蜂似的瘋狂沖入營地,只是我們卻是開始退卻到車陣周圍了,畢竟先行削弱敵人才是可行的辦法,畢竟還有一道防線在等著他們呢。
  此時投石車開始發揮威力了,時不時砸到步兵方陣之中,帶起一兩聲慘叫之聲,而唯一沒退走的十位神射手也在尋隙攻擊,因為對方前進并不是很快,四十米的距離說短也不短了,要是投石車偶然砸到塔盾之上,令其破開一個小缺口之時,就是他們發揮技術的時候了。
  而退入車陣周圍的近衛軍們已經大多棄弓,畢竟箭枝實在是太有限了,讓射術好的人射擊,才能發揮每一枝箭的功效,站在前排的戰士或抽刀持盾在手,或把剛繳獲的戰利品塔盾扛在肩上,而后排則是少數執短斧等物的戰士,這此人或多或少背負手拿了三四件短兵,準備對付敵人的攻擊,傭兵對戰多半是短兵,很少用到長兵,因為長兵攜帶不方便,加上多在地形特殊的地方發生戰斗,很難發揮長兵的功效,多數傭兵或裝備雙手大劍、單手劍盾、或雙手單劍、單斧,絕少有人持長槍之類的長步器,但也不是沒有,像半獸人就喜歡用狼牙,那可是和身高差不多的玩意。敵人多數也是短兵,所以這樣的陣型最適合迎敵了,而射術好的近衛軍士兵已經站在馬車之上,利用高度準備給予來犯之敵重擊。
  在石砸箭攻之下,雖然令敵人受到小挫,但他們也已經推進到了營地防御線上,刀砍劍剁之下,很快就有一個大缺口形成了,很快敵人就從這缺口中蜂擁而入,只是他們并不急著攻擊,而是分兩邊散開,將缺口到車陣這間的道路空出來,又想出騎兵這招。
  我心里暗道:“這塔木果然老奸巨滑啊,破營之后還想的到這招,相信這是經驗的累積,要知道營地被攻破之后,敵對方要么棄營而退,要么成圓陣堅守,而被圍之人往往抱必死之心,冒然前攻,只會是迎來瘋狂的反撲,如今對方欲以騎兵再襲,相信必然抱著是一擊而潰的心理,只是你有你的謀略,我有我有手段,正有無數陷阱等著你呢。如此熱情的款待,相信會讓你記憶深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