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67 生死一線

對方竟然出動了所有的戰騎,四十多匹戰馬呼嘯著穿過營地缺口,當先之人竟然是剛才發話之人,敵酋塔木,真沒想到,這沖鋒陷陣、當先士卒的行當,他竟然親自擔當。沖入營地的戰馬離車陣僅十數米,只是這十數米的范圍內是步步驚心,戰騎沖入營地后卻沒有作絲毫停留,以塔木為箭頭,成三角錐形就開始沖擊車陣外圍的戰士,只是如此密集的陷阱,加上如此快的馬速,大多騎士都翻身落馬,而這次他們可沒什么運氣了,車頂的弓箭手們終于發揮了一把,而五個弩弓手更是不間斷的將弩箭快速射出,不時有人帶著一蓬鮮血飛跌開去,沒有塔盾掩護的騎兵們,只有被虐的份,敵酋塔木也已落馬下地了,揮舞手中劍盾就地展開防御。只是好景也沒長多久,對方的步兵開始沿著騎兵沖鋒的方向前進,而且速度挺快的,迅速將落馬的騎兵引入陣中。此時的投石車已經失去了作用,因為雙方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根本就不夠劃一道弧線的距離,拋到敵陣的機會近乎零。真正的肉搏戰即將展開。
  還是有十多匹戰馬沖破了陷阱陣的包圍,重重地撞擊在車陣前沿的防線上,而那幾面戰利品塔盾卻發揮了特有的功效,雖然持盾戰士連人帶盾被撞的后退不止,但也阻遏了騎兵的速度,沒有沖鋒速度的騎兵頓時陷入我方步兵戰士的包圍,淹沒在刀山斧海中。
  而對方后續的步兵卻還在幾米之外,他們也想沖快點,只是趕不上馬速,加上落入陷阱的戰馬尸體所阻,車陣之上的二十多名弓手的弓弩箭壓制,逼的他們也不敢大步沖擊,只要兵鋒和我方相接,弓箭手們就失去了作用,混戰之中射出的箭根本就沒有準繩可言,即使再準,近距離中也不敢放箭,因威力過大必定穿透而過,而混戰之中,穿過對方身體的箭下個落點說不定就是已方戰士的身軀,我方的弓弩手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根本就不恤箭枝的損耗,快速將手中的箭射完,準備近身格斗。
  在對方騎兵淹沒在我方戰士的劍叢中之時,對方的步兵也已近在眼前了,在這次的破營之中,對方戰馬耗盡,騎士死傷失去戰斗力的近半,而步兵相對損失較小,僅死傷三十多人,以這樣的成績比起上次對方未損營地分一毫,卻折損近一百三十多人的成績,可以說是進步顯著了,只是我方威力最大的五名攻擊型法師卻還沒有行動呢。
  在對方步兵前鋒與我方戰士相接的瞬間,魔法師們的攻擊魔法在敵陣中開了花了,所施放的均是他們所會的最高階攻擊魔法,在如此生死關頭,也沒人再珍視魔法力的消耗,對方肯定是下了格殺令了,所以能殺幾個是幾個。敵步兵方陣在沖鋒時雖然不是呈方形或長形,但還是過于密集了,當魔法攻擊在步兵中間炸開時,魔法師的威力可就出來了,這可不比戰士們一刀一劍僅傷一人,這些大范圍的攻擊魔法影響了近半的戰士,有四十人或死或傷,當場失去戰力,而另有輕傷三十多人,幾乎在瞬間,對方的步兵戰士的實力被削弱近五分之一,只是敵方還是占了人數上的優勢,而短兵已然相接,任何計謀手段均無用武之地了,唯有實力說話了。
  公主南飛燕和利娜卻是將祝福魔法施放在已方戰士的身上,提高己方戰士的攻防能力,我卻是在敵人身上連續施放纏繞之術,沮喪術等輔助魔法,那些斗氣修練稍差的戰士立刻被藤狀植物纏上身去,失去活動能力,被我方戰士輕易砍殺,而斗氣稍強的雖凝氣竭力彈開了藤條,但手腳一慢之下,被我方戰士有機可乘,也是不死即傷。
  只是這敵人也不是省油的燈,攻擊凌厲,下手毒辣,接戰之下,我方的戰士也有好多不敵倒地,不過在如此混戰的情況之下,時不時有人死傷倒地也沒人在意了,這時候也沒人想到這個問題,全都是紅著眼睛,拼了命廝殺,此時一隊十人左右的騎兵小隊在營地外現身了,來勢很急,敵方斥候連連發出示警之聲,營地內略占上風的敵人指揮官塔木剛劈飛一個傭兵,聽到示警聲飛身后退,他可是決斷之人,立刻下令落在步兵方陣后面的三十幾個人掉頭準備迎敵。
  來人正是歐杰率領突圍的十多名騎兵,在突圍中損失了七名騎士的他,并沒有親自求援,而是派下屬兩名騎兵持信物火速求援秋月城,自己則是帶著剩余騎士游弋在不遠處,準備隨時救援營地,此時的他見到營地內廝殺聲沖天的情景,不禁松了口氣,沒想到敵軍破營如此迅捷,讓暗中潛到近處的他們差點來不及救援,絕對是專業的水準,想到北天下那幾個部下,心中不禁暗自緊了一下。而營地內的堅守狀況也讓他心頭略安,沒想到這營地防守如此頑強,只是敵眾而我寡,再不救援可能不敵了。
  在如此情況之下,也顧不得對方暗中埋伏的狙弓伏擊了,現出身形沖向營地,而對方的狙弓卒不及防之下也沒射出幾箭,這十多人倒是毫發未傷,而斥候的示警聲遠遠傳向營地,本來就沒抱能偷襲成功的念頭,以吸引敵方、分散其實力為目標的歐杰毫沒在意示警之聲,沖進營地內。
  我在連續施放了近二十多次纏繞之術后,魔法力消耗了七七八八了,此時見有我方騎士沖入,也不管是不是援兵已至,大聲高呼:“弟兄們,援兵先頭部隊到了,大家再支撐一會。”戰士們聞聲不禁全身一振,揮舞武器的速度驟然而增,氣力也是大了不小啊。
  此時經過近十分鐘的激戰,我方戰斗人員損失了近半,只有六十多人了,而對方還有近一百三十多的人手,如果以目前形勢,再有個十分鐘我方必定被全殲,幸好法師們恢復了點魔法力,起身或攻擊對方,或給已方戰士加防,稍緩了點戰士們的壓力。
  我雖然口中說的好聽,心里卻在苦笑,我看清了進入營地的是歐杰統領的騎兵小隊,就這點人手,我可不抱能轉敗為勝的念頭,還好敵方已將營地內的陷阱破壞的差不多了,否則這隊騎兵如此沖入營地,必然是自找苦吃啊,這有援而至,對方肯定要攔截,而必然要轉身,這一轉身不就是,想到這推了下邊上的阿秀,阿秀本來無事可干,在給前方戰士加防御盾,如今見我推他,示意有敵回援,想攔截救援隊,立刻跳上馬車,勁箭射出,箭箭中敵,敵人全是背轉身子,沒想到打擊先期而至的不是前方的騎兵,而是后方的箭手,在倒地五人的情況下,這三十多人的攔截隊伍開始混亂了,正好歐杰的騎兵已沖到近前,飛馳的馬蹄很快踩破了這隊防御,沖入敵方后陣,沖鋒中的騎兵雖然人數偏少,但效果卻是不錯,頓時后陣一片大亂,只是前面全是混戰在一起了,敵我難明之下,騎兵也劃車陣而過。
  我暗道:壞了,這營地內處處陷阱,雖然大多被破壞,但車陣另一側可是全都安好,這戰騎一過,必然全軍盡沒。驚急之下,大聲呼喊:“前方陷阱,停馬。”當然這是用上擴音魔法的。只是讓我目瞪口呆的是,騎兵們安然在車陣前劃了個圈,又殺回來了。想來是近衛軍們在陷阱之上預留了標記。
  在反復沖鋒了三次后,戰騎們終于被截停了,形勢再次陷入危急之中,敵人仍占很大的優勢,三個打兩個或二對一,打的我方戰士破綻百出,陣線眼看全面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