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8 死者榮耀

危急之時,敵方斥候的示警聲再一次響起,此次不同于上次,短而急促的示警之聲,顯示有大隊騎兵向這邊沖殺過來,塔木暗自嘆了口氣:要是再有半個小時就可以全殲對方,而且有足夠的撤退時間,如今,雖然還有時間可能全殲對手,只是肯定要陷入來援者的重圍,即使拿下公主南飛燕,也毫無用處,來的大隊騎兵肯定是七色的邊防軍了,拿敵國公主威脅對方撤軍,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塔木果然是大將之才,在這等關鍵時刻拿的起放的下,立刻下達了撤退的號令,果然是烏合之眾啊,占盡優勢的情況下還能聽主官的命令,而一旦聽到敵襲撤退之時,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轉身就跑,要不是塔木手下那些來自可蘭的士兵們拼死掩護,相信在我們的反擊之下留下的人不只是十個這么少了,在三名我方戰士被狙弓射倒在地后,我下令停止追擊,窮寇莫追的警世名言我還是知道的,而且對方即將撤入林中,實力也是強過我們,冒然追擊,吃虧的肯定不會是他們。
  在目送著對方的身影全數消失在樹林中之時,心頭卻是在想念著對方狙弓手的“熱情款待”,沒想到區區數名狙弓卻有如許威力。遠遠而至的轟鳴蹄聲打斷了我的思緒,援兵來的可真是時候啊,要是再遲個十數分鐘,營地內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將無一生還了,可能南飛燕是個例外吧。
  近千七色鐵騎卷起漫天塵土,電掣風馳般就來到了營地外圍,深悉戰爭之道的他們卻也沒有直接沖入營地,被圍困多時的營地周圍怎么會沒有暗算人的東西呢,領軍團隊長高聲疾呼:“七色邊防軍213團隊在此,營內有沒有人,請出來說話。”而他邊上的兩個向導已當先沖入營地了。
  退回營地的我們也知道來者必然是邊防軍鐵騎,但小心謹慎起見,大家還是退回了營地,如今見對方自報家門,而且是求援的兩名近衛軍帶領,那肯定是不會有錯了。大家一窩蜂似的沖出營地,當七色邊防軍看到出來的眾人之中,大多是血染全身,或多或少身上有幾道傷痕,完整之人無幾時,當然知道是他們來之前的激戰所致,而當他們進入營地之時,見到滿地的尸體之時,不禁大是驚嘆,營外的一百多具死尸已讓他們大為驚奇了,而營內死尸卻是更多了近三倍,有近三百多具,另有輕重傷員近一百人,根據向導所述,商隊加上近衛軍只有一百八十余人,如今連傷者卻只剩近六十余人,戰死者近三分之二,而以一百二十人的代價竟然殲敵近三倍多,這樣的戰績足以自豪了,只是這樣的自豪相信沒有一個人愿意擁有,半個小時之前還生龍活虎的弟兄們,現在卻是大多戰死,迪斯也在其中,而哈里卻是重傷在地,哈姆、南飛燕、利娜以及五名法師和十數無戰斗力的車夫倒是毫發無傷,這也是命數了,要不是戰士們舍身保護,哪來他們的安全啊。
  而我們雄心可秀的四個創始人,可可身為法師,毫發無傷,阿秀僅身中兩刀,略受輕傷,阿熊最后關頭被迫狂化,沖入敵陣,著實瘋狂了一把,還好有我在暗中加持護盾,否則沖入敵人堆里狂虐對方的他必定也是戰死當場,如今卻是力竭倒地不起,全身是傷,死是死不了,不過也夠愴,即使有牧師的治療,沒個十天半個月的休息,也不能康復如初,最倒霉的就是我了,雖然沒受到嚴重的傷害,但渾身上下沒一處完整,都是淺淺的刀傷斧痕,這也是沒辦法,前面的戰士們大多已戰死或不支倒地,眼看缺口就要被沖破了,我唯有舍身堵槍眼了,在手中護盾和魔法盾的雙重掩護下,倒也沒受到致命的傷害,只是也防不住這暴風雨般的攻擊,身上留下了這么多的紀念品,最讓人擔憂的是,我雖然全力護住臉部,但防不勝防之下,臉上還是中了兩刀,破相看來是難免的。
  眾人此時的心情難以用言語表達,劫后余生的感覺果然是美妙無比,只是如此眾多的戰友倒在眼前,卻也是令人悲哀,死者多數是站在前列的近衛軍,其生還者僅二十四人,而商隊傭兵和我們傭兵團也戰死過半,加上我們也僅有二十五從得以生還,這次任務的傭金,還不夠支付戰死者的撫恤金,當然有這么多戰利品在這兒,也應該能賣不少錢的,但在與后期趕到的凱撒大叔交涉一番后,這些戰利品全送給邊防軍了,我可斗不過這只老狐貍,說是這次出動兩千軍馬救援,軍費開支又是大大的一筆,當然不能明言是救援可蘭公主殿下,否則鬼知道有沒有人暗中使壞,在長老會前告狀通敵呢。
  而我們的戰利品就是那些盜賊身上的金銀錢物了,沒想到這些盜賊還挺富裕的,身上錢物倒也不少。應該還夠發放傭兵們的傭金和憮恤金的,這些錢物和武器等戰利品,近衛軍一點沒要,因為這次任務全因可蘭公主南飛燕而起,戰死者的憮恤金自有可蘭軍方會開支,而這些刀頭舐血的傭兵們卻是拼著性命來換的,對于七色邊防軍的舉動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出動兵員剿滅盜賊總要上報,有些許戰利品,面子和情理上也還說的過去。
  此最后一戰僅能用慘烈來形容了,雄心可秀傭兵團戰死十五人,重傷八人,輕傷四人,完好者僅三名法師,戰斗減員一半,失去近七成戰斗力,要使這些傷者全員復原,非得有兩個月的修整不可,但他們的戰斗力卻是有目共睹的,絕不遜于近衛軍的這些精英們。經可蘭、七色軍方及商會、傭兵行會的大力傳揚,一夜之間,雄心可秀之名傳遍古蘭大陸。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在七色邊防軍的護送之下,商隊安然抵達邊界,在可蘭邊防軍的迎接之下,無驚無險抵達目的地達米蘭城,看到軍隊護送的商隊,好奇心驅使,使得人人都對這支商隊充滿關注。在達米蘭傭兵行會交接任務之時,還有人在旁譏諷:“這小小的押送任務還要出動軍隊護送,真他媽的了不起啊,又是哪個王室貴族子弟到傭兵團來蹭名聲和功績。”
  這話說的一點都不過分,當今社會,的確有不少的貴族子弟,本身不學無術,一無是處,卻是組建傭兵團,靠傭兵團的實力或者軍方的介入得以完成任務,升級其傭兵等級,這對其后期從政或者進入軍方,都是不小的資本。而這些看不貫貴族子弟作風的傭兵們發發牢騷,也是情有可原的。
  在我報結任務之時,圍觀的傭兵們本來已是不屑,聽說商隊將任務等級從D級提升C級之時,更是憤怒,這使用軍方部隊參與已是說不過去,還任意提高任務等級,真是腐敗的一塌糊涂了。在他們起哄污蔑之時,我提高聲音冷冰冰道:“本次任務,我雄心可秀傭兵團三十人,戰死過半,輕重傷四成,完好者僅三人,同行商隊傭兵戰死重傷者相當。可蘭近衛軍一部殉難者八成,這是我們戰士用血換回來的榮譽,豈容你們沾污。”雖然傭兵們發發牢騷我也不在意,但涉及到死難者的榮譽,我可不能不出來維護。
  而此時南飛燕來到了傭兵行會門口,剛好聽到了我的一番話,而剛才還鬧哄哄的傭兵們倒也靜了下來,以這個小傭兵所述,這一路之上的戰斗可謂慘烈,要知道傭兵雖然過的是刀頭舐血的生活,但保全自己的性命卻是傭兵的第一課,歷代傳承,進入傭兵界的第一句話就千方百計保全自己的生命,在事不可為的情況下,寧愿放棄任務,而關于傭兵的許多天職卻比不上這一項來的重要,因為那些都是和利益相掛鉤的,而唯有這項卻根本無利益可言,死了還要那么多錢干么,這也是在營地之時,我死要錢不要命的行為受人詬病的原因。
  而我們傭兵團在這次任務中,傷亡九成,絕對是用命拼回來的榮耀,在如此傷亡的事實面前,任誰也知道任務肯定有變,升級任務也在所難免。
  而此時的南飛燕走到傭兵行會書記官面前道:“書記官閣下,您好,我是南飛燕,此次雄心可秀傭兵團承接的是貨物押送任務,但因為我混在其中回國,不幸被敵人發現,糾集了數百人圍攻商隊,雖有一個大隊的可蘭近衛軍幫助,但力量對比還是懸殊,戰后敵我死傷比例是三比一,可見傭兵團的戰士們是用血來換取榮譽的,途中他們可以接受襲擊者的建議,不顧而去,但他們卻是用血來證明他們尊嚴,我身為可蘭長公主,懇請書記官閣下見證他們及死難者的榮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