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69 傭兵子弟

在南飛燕說出上述這番話后,在場的傭兵們看我的眼神中明顯沒有了輕視之意,要知道統領區區一百五十名傭兵和士兵,低御五百余名敵人的襲擊,能堅守營寨達五個小時之久,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辦到的,沒有一定的指揮經驗和實戰水準,紙上談兵,根本不可能辦到,一個F級傭兵團,能擁有如此杰出的戰斗指揮者,真是天幸啊。我沒想到自己在眾人眼中的形象在瞬間變的高大起來,只是看著周圍人敬佩的眼神不禁全身起了雞皮疙瘩,這可蘭人怎么都有這毛病,也沒看他們看女人有這么起勁,至少公主就是個不錯的美女,在寒毛直豎中,我落荒而逃,飛快地閃出了傭兵行會,至于酬金自會打入我們傭兵團的水晶卡之中,也不勞我費心了,而接下一個任務,卻還不是時候,至少要等阿熊他們康復了再說。
  南飛燕見我如飛而去,卻是摸不著頭腦,以自己的絕色難道一點都吸引不住這不知道是什么法師的家伙的眼神,要知道自己走在大街之上,回頭率向來是不低于百分之九十的,而那剩下的百分之十卻是女人加木頭,而這星夢看上去古靈精怪的,絕不是木納之人,怎么會對自己連看的興趣都沒有,難不成有斷袖之癖不成,她卻是沒想到,我逃跑的原因就是以為這可蘭人都有同性戀的傾向。
  我匆匆趕回坎普商會在達米蘭的分部,這些天來真的累壞了,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因為我們傭兵團的傭兵們在這次護送任務中死傷慘重,所以商會決定收留所有傷員,免費提供伙食醫療服務,直至全員康復。而商會方面的傭兵也是死傷多人,但比起這次他們所獲取的利益來說,卻是非常值得的,能幫助可蘭的長公主安然脫險,這個功勞就足以使商會得到許多特許經營的權利了,說財源滾滾也不是無稽之談了。而對我們這些有功之臣當然要客氣對待了。
  過了一個星期衣食無憂的舒坦日子,我和阿秀已然痊愈,而阿熊還躺在床上不能動彈,根據治療牧師所述,阿熊傷勢過重,必須臥床休息一個月,加上復原魔法的作用才有可能痊愈,所以這些天,雖然阿熊無聊透頂,但是也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
  我將這次任務所得到的傭金全數發放給傭兵團的這些傭兵們,在發放了所有生還傭兵們傭金之后,還有十五份戰死者的憮恤金,本來是要通過傭兵行會發放到他們的親屬手中,但卻要收取近一成的傭金,我想著這一成的傭金還是到達這些死難者家屬的手中,更為實際,反正熊寶寶還沒康復,我們幾個痊愈后也無事可干,所以和阿秀、可可商量了一下,決定自己前往這些死難者遺屬家中去發放這筆憮恤金。
  沒想到這次突然而起的決定卻讓我們傭兵團多了三個矢志報父仇的同伴,他們的年齡僅比我們小兩三歲,但其在各自領域內的修行卻是有相當的水準,蓮維娜,召喚系魔法師,一個很少見的職業,其罕見程度比起我這半桶水的輔助系法師還要短缺,至少輔助系法師還有牧師妹妹在那撐起大半的天空,年紀雖小,但已進入初級魔法師的行列,比起我這個大哥哥來說,已是同在一個等級了。
  艾爾蘭,和他戰死的父親一樣都是弓箭手,純粹的物理攻擊型,像這種弓手,也有其可怕的一面,雖然攻擊力比起魔弓手來說差了不少,但追求精準狠是他們的座佑銘,有時候他們中的高手技巧上甚至超過了精靈,艾爾蘭的父親就是這樣的弓手,只是在肉博戰之中,為擋住砍向戰友的利斧而犧牲了。他父親身為資深弓手,當然有許多自己經驗技巧,這一路上在阿秀的請教中,卻也半點沒藏私,傾囊相授,阿秀更是視他為半個老師,沒想到這次卻是不幸罹難,讓阿秀還傷心了好幾天,如今見到故人之子,還不份感親近。
  而最后一位阿虎卻是個戰士,地地道道的戰士,有著和阿熊一樣的雄壯身軀,性格卻是比阿熊還要憨厚,但實力卻也是讓人贊嘆,像這種力量型的體魄,使的兩把斧頭卻是靈敏異常,水潑不入,硬是架住了阿秀的三枝魔法箭的攻擊。
  我們接收這三位之時,都是給予相應的考驗的,要知道父仇不共戴天,這些罹難傭兵的子弟均要求加入傭兵團,為父報仇,拒絕是不可能的,而接收所有這些半大的孩子也是不現實的事情,唯有出下策,考試了,在阿秀近乎苛刻的篩選之下通過的僅這三位,當然這些傭兵的家并不在一處,我們跑了近一個月的時間,才將所有的憮恤金送抵各個罹難者家中,而幸虧一路上陸續增加了三個伙伴,才使旅途之中多了幾分趣味。
  只是這三個少年卻是時時念及父仇,傷心欲絕,一路之上,時時鞭策自己,努力不息,看的我們這幾個做大哥大姐的也不好意思起來,逼得跟他們一樣,刻苦習練,否則到時候眾位傭兵大哥來個報仇不力的罪名,可就是吃不了兜著走了。雄心可秀除我們四人外的傭兵,本來是完成這次押運任務就退團走人的,如今有這血海深仇在此,豈有不血債血償、加倍奉還的道理,一個也沒退出傭兵團,反而礪兵磨槍,矢志報仇。唉,塔木老兄,你真是慘了。
  一路之上聽到許多傳聞,聽說可蘭內戰將起,可蘭王已出兵塞北,直逼北天王北逆天的領地,準備一統山河。當然這只是空穴來風而已,但卻是必然的趨勢,北逆天敢擼虎須,必然有所準備,這場仗三兩年內也不可能會結束,七色邊疆近幾年內可以安享太平了,這對七色軍民來說是好事一件,只是苦了可蘭這眾多的黎民百姓了。沒想到消息傳送速度會如此快捷,雄心可秀之名也已是傳的人盡皆知,這是一個英雄倍出的年代,像這種以弱勝強的精彩故事總是被吟游詩人廣泛傳頌,只是若沒有后續更驚心動魄的事跡,若干年后也沒人會記得了。這三個小家伙畢竟少年天性,聽到這些事跡時總是仰首挺胸,對我們更是崇拜的五體投地,只是這也是他們父輩用鮮血所建立的榮耀,引以為傲也并不為過。
  當然他們也是領教過我們的本事了,只是可可一人出手,就把他們全打趴下了,而阿秀的箭更是考驗他們加入的試題,當然知道其并沒有全力攻擊,而且并沒有附加任何魔法攻擊,艾爾蘭本身就是個射手,當然明白弓的區別,阿秀大哥這把弓明顯是魔弓,而沒有附加魔法攻擊的箭已是讓自己盡全力才擋住,要是附加魔法攻擊,威力至少加倍,想到這還吐吐了舌頭,三個機靈鬼把主意打到可可身上了,而可可那火爆脾氣雖然在近兩年已收斂很多,但被蓮維娜一激就點上了,一個四級魔法攻擊把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全打趴下了,而對我,三人開始還比較尊重,因為雖然可可掛了團長之名,這領隊的好象是這位大哥吧,你想,這本事越大當然領導的人就越多了,明顯我是他們三個里面水平最高的。這領教了可可的本事后,哪還有人敢來惹我啊,我也樂得清閑,安然承受三個敬慕的眼神,只是在他們看到可可對我呼來喚去的時候,加上這位大哥平常習練之時,斗氣用的一塌糊涂,魔法攻擊水平只是二階,而那破舊的魔法短袍上明顯的初級魔法師的標志,只是和自己水平相當,難道是個騙飯吃的家伙,心理不禁產生偏差,這領隊的怎么會這么窩囊,難不成只是個帶路的向導而已,還是只是個保證后勤的后勤官,這懷疑的眼神真是讓我有哭笑不得的感覺,少年人終于忍不住開口詢問他們的阿秀大哥,而在得知我是傭兵團實際領導者之后,仍持懷疑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