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70 睚眥必報

對于三個小家伙心里打的主意,我雖然不能全盤掌握,但也知道一二,相信不打破他們心中的懷疑,要是哪天以為是我指揮失誤導致他們經歷喪父之痛,那我還不冤死啊,找個機會教訓一下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才行,否則枉我承擔暗算大師的不良雅號了。終于有天讓我逮住個機會,故意挑逗正在練習的三位少年,說是讓他們領教一下我這個副團長的水平,三人倒是挺默契,擺開陣勢就上來了,可惜他們的攻擊實在是不怎么樣,現在我可是能輕易承受可可和晶晶兩位魔法師的任意攻擊,他們的水準和僅為初級實力的三位少年相比,可謂是天壤之別,對我來說,三個小家伙的攻擊簡直是弱的不像話,隔靴搔癢而已,我正好試驗一下剛偷學不久的召喚系魔法,當然是我向蓮維娜偷師學會的,召喚系的魔法可謂是妙用無窮,既可攻又可守,像召喚二階以上的魔獸就可以攻擊對方,而防守就更為便捷,召喚生物擋在身前,其防御效果可以與防御盾相媲美,而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召喚數量有限制,不能使攻或防的能力過分突出,不過這種力求攻防平衡的東西卻是我需要的。
  歷經了近三年的磨練,魔法力水平早已可以比擬高級魔法師,而也曾經讓一名高級魔法師對我的攻擊全都無功而返,只是這魔法攻擊能力還是毫無寸進,停留在二階這個瓶頸之中,可如果可以學會召喚魔法,卻有能力突破這個壁壘,因為我可以召喚魔獸代勞攻擊了,也不必在意魔法攻擊力的因素了,剛想到之時,我還有喜出望外的感覺,只是現實很快無情的摧毀了我的夢想,召喚出的魔獸竟然毫不聽從指揮,僅會像魔法盾一樣站立在你前方,替你遮風擋雨,哭死啊。不過如今正好試下手,看看我能召喚的魔獸防御力到底如何。
  在三個小家伙的肆意攻擊之下,我是應對自若,絲毫沒將他們暴雨般的攻勢放在眼里,在長時間的僵持之下,他們三個也打疲了,蓮維娜首先住了手,嘴里嚷嚷:“星大哥,你是什么魔法師啊?怎么光是我們在打。怎么還打不到你身上?”
  我哭喪著臉道:“大小姐,我也沒辦法,我可是輔助法師啊,要是我和你可可姐一樣,那我可要高興死了。”
  三個少年面面相覷,沒想到這領隊只是個輔助法師,只是這能力也太變態了吧,以三個人的合力對上中級魔法師也有的一拼了,即便是可可姐和秀哥也不敢正面迎擊他們的鋒芒,而對眼前此人卻毫無用處可言,真一個郁悶了得。比試在雙方打平的結果下結束,我也沒辦法啊,總不至于拿把劍,滿大街趕著三個人跑吧,再說了,還不一定打的過阿虎這個戰士呢。
  三人雖然沒有把我給撂翻,但還是挺高興的,總算在我這找回點信心吧,你看我們比這光挨打不還手的大哥強了不少吧,哭。
  看著洋洋自得的三位,我心里不禁有些擔憂,驕傲之心是修習中的大忌,看來得給這幾個小家伙點顏色看看才行,打擊一下他們的驕縱情緒,我放棄了對他們三人加持風系魔法飄浮術和風翔術,這兩個魔法本來可以使一路疾趕的我們輕松點,在這些天的行程中,我都在不間斷的給大家加持這兩個魔法。果然一天下來,這三個小家伙有點受不了了,吃飯之時直嚷嚷“今天怎么這么累啊,也沒見速度快多少啊。”“我兩條腿酸死了,怎么跑了兩天沒事,今天難道是總暴發?”“是啊是啊,大哥大姐你們跑了這么多天,怎么沒事啊?”
  看著我在邊上偷樂,可可和阿秀也知道肯定是我搞的鬼了,阿秀瞄了我一眼,道:“問你們星哥去。”而可可更是氣人,一語道破道:“一定是你們星哥搗的鬼,他花花腸子最多了。”
  我心里暗嘆:唉,又讓人給賣了,遇人不淑啊。看著三個少年好奇的眼神,我得意洋洋的說道:“這一路上我給大家加了風翔術和飄浮術,不過今天忘了給你們加了,嘿嘿,真是不好意思。”這言下之意呼之欲出,現在知道我輔助法師的用處了吧。
  這三個少年更是目瞪口呆,沒想到這位副團長大人果然有本事啊,這種睚眥必報的行當也干的出來,蓮維娜更是激動的對另外兩個人說:“本來這幾天老是聽可可姐編排他的不是,沒想到原來竟然全都是真的,這男人小氣到這種地步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啊。”邊上的幾位還一個勁的附合。
  這話差點沒讓大家笑死,而我簡直是要氣暈了,不過想到和女人斗嘴是極其不明智的一件事,不論是八歲還是八十,都必定要吃虧,只得冷冷反擊道:“是嗎?那以后你們就練習體力吧。”反正說也讓你們說了,小氣就小氣到底,不讓你們吃們吃點苦頭,不知道我的厲害。
  自今以后的三天內,我讓這三位少年充分體會到睚眥必報的新含義,在跟不上我們行進速度就回家的威脅中,不但不給他們加持風系魔法,還給他們施加了重力術、束縛術等各種減慢速度或加重體重的魔法,讓他們拼了命的跟上我們的行進速度,以這種方法虐待他們,以可可的話來說,簡直是卑鄙無恥加混蛋三級,這可是身為獸人的可可小姐罵人最兇的時候才會出嘴的不雅言詞。是三位少年更是深深記住了這次的經歷,對后來新加入的傭兵總是語重深長教導他們:“在雄心可秀傭兵團,千萬不能得罪副團長星夢閣下,否則后果極其嚴重。”而對于不屑此話的人,往往是苦頭吃盡,才發出一聲感慨:“我干么自找苦吃呢?”
  而阿秀也在旁勸慰道:“星少,不用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吧,算了。”只是我一番話把他們全頂回去了:“你以為我在報復啊,我才沒這么幼稚,這是在訓練他們,你不知道我以前就是這么訓練的嗎?哼,吃不起苦頭,怎么能報仇,你以為塔木是這么容易對付的。”
  這話當然不會直接對他們說,反正可可會偷偷告訴他們的,唉,沒想到獸人小姐的心善良到這地步,真是說出去也沒人相信。而三個少年聽到可可的傳話之后,也是若有所思,的確,北天王五虎將之一的塔木本身就是個天級戰士,加上其護衛軍官士兵甚多,實力也不弱,要想報仇,唯一的可能就是憑實力硬撼,而無疑這些天的訓練也有成效,至少在體力和耐力都有所進步。
  當我們在初夏的燥熱之中,回到可蘭邊城達米蘭城之時,在商會門口迎接我們的竟然是喜憂參半的阿熊,半點也沒顧我們對他摸手摸腳的騷擾行為,而是臉色興奮至極點,看到他的臉色,三位同行的少年還以為這位大漢對這三位大哥大姐的行為憤怒到極點,真擔心他一旦爆發,這幾位團長大人是否經受的起他那碩大的拳頭。
  誰料讓他們大跌眼鏡的卻是阿熊的一番話:“真是想死你們了,一路上還好吧,怎么多了幾個小朋友,哈達威閣下來信了,叫我們上他那去一趟,好象護龍一族遇上麻煩事了。”
  我不值一曬道:“切,關我鳥事,我們遇難時,他們也沒援手,差點害我們全軍盡沒,老子能撿回一條命,還要多虧上天諸神保佑呢。”
  “那也不能這么說,根據七色邊防軍的消息,在我們遇襲營地外圍十多里處,發現三具尸體,全都是一擊致命,根據服飾推斷,相信是塔木手下增援的魔法師。”哈里的聲音從門內傳了出來,相信是聽到我們回來的消息,匆匆趕出來的。
  “是嗎?那為什么不直接留下幫我們呢?以戰無敵的戰力,相信對方即使全上也不一定奈何的了他。”阿秀顯然不以為然地道,此話說出了我的心聲。
  哈里不徐不緩地道:“仄仁帝相萊茵為賀王上五十大壽,糾集了三名圣戰,四名魔導以及若干天級戰士、高級魔法師,準備對付境內的紅龍哈達威,而護龍一族緊急回援,戰無雙能在這么緊急的時刻替我們干掉三個魔法師,已經是一份大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