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72 雄城要塞

紅龍身上的玉佩為當年仄仁王后送與哈達威的訂情信物,只是后來因人龍相戀,有悖常倫,他們被棒打鴛鴦,紅龍哈達威身為龍界上位火系神圣巨龍,竟然與人界女子相戀,并引想人龍兩界的糾紛,所以被龍神王召回龍界,面壁思過,只是不到兩年,哈達威難耐相思之苦,偷偷回到人界。可惜,他的摯愛已經投入當年情敵的懷抱,尊為仄仁王子妃,并已身懷六甲。而在哈達威龍顏大怒之時,仄仁供奉的三位龍騎士合力將其擊退,而龍神王為息事寧人,將哈達威驅逐出龍界,并收去了其身上近半的龍力,使其的能力大減,沒辦法之下,哈達威僅能借酒澆愁,每天沉湎于酒池肉林之中,只是這酒入愁腸卻是愁更愁,醉生夢死的生活非但沒給其半點解脫,反而相思更苦,直至有一天,與一個流氓戰士互毆后,終于大悟,從此隱匿凱威拉峰之上,這二十多年來幫助隱居地附近的居民避兇趨吉,其名聲在凱威拉山脈方圓數百里,甚至超越了仄仁王陛下和可蘭眾天王。難怪要引起仄仁君臣不滿,引來殺機。
  一行十五人,風塵仆仆,終在阿達威要求的時間前三天抵達了了凱威拉山脈,雖然歷經十天的日夜顛簸,但所有人卻沒半點疲憊之色,這一路上行來,演練軍陣,習練技藝,不亦樂乎,當然也要歸功于我的風系輔助魔法的幫助,我倒是累的夠愴,還好同行的還有一個風系法師,兩人輪流施放魔法,要不然我非得累趴下不可。
  大家抬頭望著遠處的凱威拉峰,感慨萬分啊,高聳入云的山峰,根本就看不到頂,山路蜿蜒,好似沒有盡頭,如果想要到達山峰之上,非得有個兩三天不可,而此時的我們早已進入護龍一族的勢力范圍。要不是有信使隨信送達的信物,可能我們早就讓護龍一族當奸細給抓了,如今卻是派出向導,一路帶領,也免卻了我們尋路之苦。
  進入凱威拉山范圍之時,處處都是村落,巡邏士兵,哨兵、關卡更是不計其數,真是有些佩服阿達威啊,短短十數年,將凱威拉山脈經營至斯,要知道二十多年前,這兒可是人跡稀少,荒涼無比。向導阿木看出了我們心中的疑惑,笑道:“眾位可能聽說過凱威拉山脈附近地貧人稀吧,對現在這里人丁興旺的景象不理解吧?”
  在我微笑示意他說的不錯時,阿木繼續道:“當年魔獸聯軍狂掃仄仁、可蘭兩國,仄仁被迫三遷其都,而可蘭更是舊朝覆滅,富商官吏紛紛遠遷,而我們百姓卻是無處可去,幸虧阿達威閣下將凱威拉山脈劃入自己的保護范圍,而魔獸兩族也不愿結下神圣巨龍這樣的仇敵,這里成了兩國百姓的避難之所,遷入人員數以十萬計,成為古蘭大陸有限幾個未遭兵禍的樂土之一。
  這在戰時還不怎么樣,但到了戰后,魔獸之禍已過,而阿達威便成了仄仁君臣的眼中釘、肉中刺了,國土之上,豈容超越王權的東西存在,而在剛收復國土之初,百廢待興,仄仁也不敢妄起兵戈,現在卻是已過了十年,政權穩固,國泰民安,正是鏟除護龍一族勢力的時候。
  可蘭卻是另一番情形,本來凱威拉山脈是西天王的勢力范圍,只是西天王做了判國賊,已被伏誅,但其領地卻被南天王全盤接收,對于紅龍阿達威的存在,南霸天倒是不以為意,有紅龍阿達威經略凱威拉山脈正好可以限制西天王殘部的活動,而阿達威對待在凱威拉山脈攪風攪雨的西天王舊部,從來是不給半分面子,不是當場誅殺,就是驅趕出其保護范圍,這對南霸天的統治是有利無害啊。所以南霸天倒是和紅龍阿達威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允許其自治。
  當然紅龍閣下也不會蠢的白替人干活,護龍一族行動所需的絕大部分軍需品均由南霸天免費提供,而活動經費卻是買路錢,身處交通要道的護龍一族轄地,每天所收的買路錢就不計其數,要知道可蘭到仄仁交通要道可全控制在阿達威手中,商旅過往均是要交納一定的金錢,在凱威拉山脈的幾條峽谷之中,“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地過,留下買路財”的經典曲目時不時要上演一番。
  而對于走私貿易,南霸天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當沒看見,反正說是走私,其實關稅一點也少不了他的,而仄仁一方卻是怨聲在道,誰讓這仄仁上層仇視阿達威呢,人家怎么還會分一杯羹給你,而即便軍方想封鎖峽谷也無從封起,那全是人家的地盤,而凱威拉山脈以西方圓數十里全是護龍一族的勢力范圍,這綿延近千里的山脈,你知道人家是從里偷過邊境啊。而你想派大軍清剿,也是不現實的事情,要知道凱威拉山脈以西那可全是你仄仁國土,人家是良民,依法納稅,里面也駐扎軍隊,只是這軍隊好象不聽仄仁軍方指揮而已,而且自治的呼聲也很高。
  這一路之上對紅龍阿達威的能耐可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啊,經略凱威拉山脈不算,還大把大把的賺著外匯,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嘴抽筋,也沒人敢打他的主意,還有人專門幫他打理地盤。真是我的偶像啊。
  難怪近十年來沒人敢打他老人家的主意,即便是軍隊也不一定能拿他有辦法,別說是小小的傭兵團了,這一路所見的建制軍隊旗號眾多,根據軍隊大致規模估計,護龍軍多達數萬,在兩國交界的地帶有如此的實力,的確可以呼風喚雨了。
  邊行邊四處張望的我們差點沒讓一支巡邏隊給拿下了,幸虧阿木出示了令符,只是許多布置,我卻有些嗤之以鼻了,不是看不上眼,而是過份了,像箭塔,有必要修那么高嗎?了望塔,有必要修的這么大嗎?暗堡,有沒有搞錯,一眼就看到他的蓋了,一點遮弊也沒有,這也叫暗堡,毫無監視作用;防護欄柵,這也能防住戰馬的攻擊,開玩笑,步兵戰士也攔不住;啊,這是什么,這是城墻嗎,怎么只有五米高,三四個人疊起來就能上來了,暈還修的這么厚實,人家攻城部隊半個小時就可以拿下了,根本用不到攻城武器。
  我邊看邊搖頭啊,而在軍營呆了兩年的阿熊,神情更是夸張,阿木還以為他們這兒的工事規模宏大,嚇住我們了,但可可的一句話就打破了他的自滿:“這什么工事啊,比我們獸族的城鎮還粗糙,這也能防住軍隊的進攻。”
  “軍隊?”阿木被突如其來的話給嚇住了,結結巴巴道,“這是防傭兵的工事,哪來的軍隊、”
  我干咳一聲打斷了可可想說出來的話,道:“沒什么軍隊,只是奇怪你們構筑這么多工事僅是防御屠龍者嗎?難道就不怕軍隊來襲?”
  “呵呵,當然不怕了,這些只是表面的功夫而已,真正的殺招并不是在這。”阿木雖然叫阿木,但人一點也不木納啊,話說到這卻住口不說了。
  一聽解釋,大家也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了,當然人家的防御重點、能力是不會告訴我們這些“外人”的。轉過一個山包,一座雄城矗立在眼前,城高十丈,全用巨石堆砌而成,與眼前的山勢渾然一體,數十座塔樓林立在山勢之中,宛然是一座堡壘,這才是真正的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