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74 清除內奸

正在大家暗自松了一口氣之際,突然一彪人馬從另一條街轉了出來,大概有近五十多人,與城門處守衛人數大致相當,要知道這城門是進出唯一的出路,有人攻城之時,人數不致于這么少,有人增援也是應該的。城門守衛出聲喝止:“停,你們是干什么的。”
  這彪人馬領先之人回道:“我是戰無仁,奉統領之命出城,這是令牌。”說著揚手顯示了下自己手中的令符。
  我和阿秀對望一眼,大駭,心里想的是此人是內奸,想賺開城門,阿秀馬上下達了準備戰斗的命令。我當先沖了過去,在那彪人馬沒走動前,喊道:“無仁將軍,請等等,計劃臨時有變。”
  前方那彪人馬聽到后面的叫喊之聲,停下前進的腳步,回首張望,在這些人和城門守衛的不解眼神中,我慢騰騰的挪到了這彪人馬的前面,對著當先的戰無仁道:“無仁將軍,幸會啊。”
  戰無仁明顯認不到我是誰,開口問道:“你是誰?”
  我不慌不忙邊退邊大聲說道:“仄仁守備軍七五三團隊長熊心,接應將軍奪取城門,迎接大軍。”
  這話一出嚇了大家一跳,城門守衛示警信號立即上天,而戰無仁明顯一臉惱怒,大叱一聲,帶領手下就想奪城門。
  而我卻在原地消失不見,這時候不瞬移,在這當箭靶,可不是我的作風,而此時大規模的攻擊魔法已經傾瀉在這群奪門者中間,頓時人仰馬翻,而城門守衛在信號上天之時已全員戒備,弓上弦,刀出鞘,城門衛隊長大聲喊:“停止前進,否則格殺勿論。”
  這根本得不到對方的理會,我出現在他的身邊,大聲喊道:“放箭。”本來就是弓滿弦的士兵聽到放箭命令,也沒分辨是不是指揮官下的令,箭枝呼嘯而出,而在箭射出之際才醒悟這命令好象不是隊長下達的。
  我手舉令符,繼續大聲命令道:“戰無仁是內奸,奉戰天將軍命令拿下此人,休讓他出城。”這城門守衛隊長也是決斷之人,見戰無仁不理會自己的警告,強行沖門,必定心中有鬼,當先就持刀迎上去了。戰無敵及屬下來的飛快,有幸未被魔法攻擊影響的三十多騎步兵已沖到近前,頓時是一場混戰,而我現在所做之事,就是給這些守門護衛加魔法防御和攻擊加成魔法,反正援兵很快就到了。
  而傭兵團的戰友們也已掃清道路,但并沒有沖上前來,現在敵我不分的情況下,冒然沖上來,只會引來誤傷誤殺這種事,幸虧這城門守衛和戰無仁的部隊分屬不同系統,軍服上有所差別,在分清敵我之后,可可等遠程攻擊職業者開始點擊了,在魔法師和弓箭手的重點照顧之下,很快就將這些內奸全殲了,戰無仁見機不妙,還想就地開溜,被我的束縛魔法所困,雖掙脫開來,但已被圍在中間,欲逃無門哪,他戰力再高,這么多人圍著也唯有束手就縛了。
  守門城衛也死傷近半,傭兵團友們沒有加入戰團,倒是無一人受傷,而此時援軍也趕到了,數十騎兵率領近百戰士風馳而來,天空中還盤旋著十數只獅鷲騎士,這城門重地,一旦丟失,麻煩可就大了,難怪這么多援兵飛快趕來。戰天當先沖到,一看被綁在地的仁叔,以及死傷遍地的情形也明白這內奸是誰了。
  趕來的眾多戰士將我們和守門城衛一起圍在當中,城門守衛隊長向戰天報告了剛才說發生的事情,而戰天反而有想笑的沖動,只是看著全身捆綁的戰無仁卻怎么也笑不出來。我沒想到我借用的仄仁守備軍七五三團隊長熊心其實就是戰天胞兄戰水的化名,兩年前,戰水奉戰無智之命,暗中加入仄仁軍隊,如今已升至團隊長了,戰天心中暗想道:沒想到事情這么湊巧,只是該如何處置這仁叔呢。
  我見戰天陷入沉思之中,好象左右為難的樣子,該不會是對我們有所懷疑吧。戰天身為夕陽統領,統率近三千多人,也有其過人之處,很快就有處置方法,揮手示意圍著我們的戰士散開,并命令立刻審問戰無仁及其同黨,并全城搜捕其親信,相信還有暗中潛伏的奸細。
  我對他的決斷相當滿意,將自己代入也只不過做到這樣而已,而眼前此人僅比自己大上幾歲,雖然做事老成方面略有不足,但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經驗會讓他更加成熟,身為局外人,我提醒了一句:“信號煙花。”
  戰天略一思索,就明白了我說這話的含義,立刻在戰無仁身上搜索,果然有煙花信號彈,只是不知道怎么與城外敵軍聯系。
  夕陽城智囊之稱的戰無仁卻是敵內奸,如今出主意的人也沒了,唯有我和阿秀幫忙,想辦法退敵了。在短短一個小時之內,我和阿秀就幫著提出了十多個建議,很多被很快的下令執行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軍隊作戰經驗全無的緣故,還是紙上談兵,照搬戰典的原因,這夕陽城守衛可以說是漏洞百出,不過就是不改正這些小漏洞,相信敵軍也不可能一下子拿下此城,畢竟地理位置實在是太好了,絕對的一夫當關之勢,即便雄兵百萬,也不見得討得了好,糾正這些缺憾,只是為了更好的防御而已,畢竟小命又全系在上面了,這年頭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老是要拿命來搏,真是世道不好啊。
  夕陽得天獨厚的單城門本來就是戰爭史上的異數,可戰天竟然布置了近一千的后備隊,以三千多的守備軍隊,守護單面城墻,竟然后備如此多的后備隊,簡直浪費軍力,一問才知道是參照標準城防戰模式配備的,真有病,這剩下的兩千軍隊分三班輪流守城,那全班才七百多人,這么長的城墻防線,七百人怎么夠,我建議后備隊削減到三百人,戰爭模式下,城防每天兩班輪換,每班六小時,這樣既保證睡眠,又有足夠的防御兵力,敵攻時后備隊全上,平時休息,戰況緊急之時,全軍動員防御。
  這只是變動的一個方面而已,而像夜間防御機制、偵察哨配備、塔樓投石機發射等方面的小毛病都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建議下予以修改,也不知道是不是戰無仁動過什么手腳,還是所有要塞全是一樣的防御模式,就憑這樣的守備,相信攻占之時付出的代價會少很多。
  而在他們忙著改善城防之時,我卻和阿秀蹲在城門處觀看地形,當然外面也沒什么好看的,狹長的峽谷通道,一覽無余,根本就沒有任何死角可言,而對面則全是通天的峽壁,如刀削斧砍,直上天際,據守備戰士所言,根本就無路可上,這樣的地形,沒內應想輕易攻占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只是我和阿秀卻是在看著城門內的地形狀況,并在地上演練著兵陣,其模式就是照著這地形而變,城門附近根本沒有民居,是一個小型的廣場,本來就是出兵之時的演武場,空曠異常,而四周卻是因山勢的原因略高于廣場,正是設伏圍殲的絕佳地形。
  在問過城門守衛后了解到城門上面竟然還懸著兩道千斤閘門,城門萬一不幸被破,會立刻放下千斤巨閘,拒敵于城外,不過這正是掐斷敵人入城部隊的好東西啊,利用煙花信號誘敵入城,敵人必定是快速突入,必然沒有大型的防御盾牌,待放入相當人數后,下閘圍殺,如此絕佳的地形不用也可惜啊。
  方案立刻在城樓的軍議桌上通過了,要知道這守城待援已變得不現實,如今最佳之計就是設法破敵。
  只是我們萬萬沒想到,這誘敵之計差點變成引狼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