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75 甕中捉鱉

從被俘的內奸口供所知,只要煙花信號上天,仄仁軍隊就會攻城,而他們的任務就是洞開城門及控制千斤閘。知道了里應外合之法,我們就開始全力布置陷阱了,在這超大的廣場之上,最多可以容納三千人左右,而我們的目標是誘敵一千到兩千之間,否則進來人數多了,以最多抽調兩千人設圍的情況下(城防最起碼要放置一千人左右,以應對敵人的攻城),不可能一口吃掉,讓其反噬就不妙了。
  發動了全城的居民,挖開沿廣場邊上的石塊,并清出泥土,并加高廣場四周的地形,雖然這四周因山勢原因比廣場高半人到一人身高,但有些地方還是略顯低洼不平,而且正面是一個小斜坡,很容易讓敵騎兵突破,這些地方除了小斜坡外,全被石塊泥土墊高,一千五百名配備塔盾、弓箭、標槍、投斧的士兵被分布在廣場的正面小斜坡之上,要知道廣場兩邊山勢陡峭,身著重裝的士兵很難攀爬,而且有兩百名士兵被分配在兩側擔任狙殺任務,足以應對這兩側的突圍,而后面則是城墻,快速突入的士兵相信連大型盾牌都不會攜帶,還怎么會帶著攻城器械呢?配備了近兩百名箭術最準的弩箭手,這兒將作為最主要的攻擊陣地,而另有一百名士兵本來就是操作守城器械的,大型弩弓、投石機等,被我調了一半重新調整投向和射角,準備對入圍的敵軍進行打擊。而在正面防線,還設置拒馬等防御物以防止對方騎兵的沖擊,我也想在廣場上多挖些陷阱一類的東西,只是都是石塊,起出來也是麻煩的要死,在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完成,所以只是在正面陣地附近設了幾個而已,而這小斜坡之上,卻是沒有擺放任何防御物事,除了少數士兵外全數藏在兩側隱蔽處,只等號角響起,就會以血肉之軀填掉這個缺口,而空中部隊也會升空,在側翼上空打擊入圍敵軍,可不敢沖進去,誰知道是不是在投石車的投石路線上,被砸中可不是好玩的。
  一個小時后,圈套已經完成,只是缺少誘餌而已,那些剛才戰死的內奸和士兵的尸體正好拿來利用,只是這活著的引路奸細卻是需要有人冒充,這可是九死一生的活,戰天手下的兩位勇士自告奮勇,要求擔任該項任務,不過幸虧這夕陽城設計另類,城門之上必須從廣場外圍繞上城墻后才能抵達,否則光是這登城梯的漏洞就足以致命。
  在得到各處旗語示意已全部布置妥當后,戰天拿出了煙花信號,施放上天,當然那兩位“向導”身上被劃開了數道口子,并經過了相應的化妝,顯示其剛經歷過戰斗,而邊上的死尸則被潑上了新鮮的雞血,否則早就干結的血液必定引起有心人的懷疑。
  果不出所料,煙花信號剛上天,敵營就有異動,不到片刻,大規模攻城戰開始,只是可能對方來的匆忙,只有簡易攻城梯而已,大家心知肚明,要沒內奸打開城門接應,就憑這破爛玩意想攻取要塞,簡直是白日做夢,這只是佯攻而已,真正的殺著卻是攻占城門,只是這么好的機會大家也不會放過,你演戲當然要付出代價才行,在不吝箭枝損耗之下,除城門外的城墻之上,千箭齊發,灑向密密麻麻的敵人,大型石塊也轟鳴著就往敵陣砸過去,雖然對方頂著大型攻城盾牌,但也是死傷無數,只是如果以這樣的死傷能順利攻占城門,那也是值得的。
  仄仁軍營地,野戰軍團第一獨立團軍官皮耶正準備出發,在他身后是整裝待發的近兩千名部下,他們將擔任首先進城的任務,第一獨立團是仄仁的王牌部隊之一,作為重裝騎步兵混合部隊,戰績顯赫,此次作為攻占夕陽的主力,被作為攻堅利器,普通的弓箭遠距離內根本就不可能洞穿他們身上的裝甲。
  在第二個煙花信號上天之時,獨立團就開始向著城門方向沖鋒了,而此時的城門已經打開,有部分靠近城門方向的游兵散勇已經涌入城門,而在獨立團到達之時,近兩百名士兵已先行沖入了,并在城門處結陣,而我們的失算之處就在于此,對這些士兵的試探性弓箭攻擊,顯示這些士兵的戰斗力并不強,所以身為圍殲指揮的我將敵入圍數量定在一千八百人左右,誰料差點引狼入室。
  先是一小隊重裝步兵沖入廣場,當先的軍官詢問被圍著兩名“向導”,而此時城門之上卻是大片的喊殺呼喝及刀劍相交之聲,還不時有尸體從上面掉下來,這演戲當然要演足,搬上城樓的十多具尸體成為演戲的道具了。
  其中一名“向導”立刻上前報告道:“我是無仁將軍的部下,無仁將軍在攻占城門后,按計劃去奪取千斤閘的控制權了,請你們趕快上城樓支援。”說著當先領路而去,此時涌入城內的仄仁軍隊達到一千多人,估計在兩位“向導“到達這缺口處時,人數將達到一千五百人,而那時正好是開戰之時,而閘門會在稍后落下,以使殲敵人數達到我心中的目標。
  在兩名向導沖過缺口時,身后卻是傳來跟著狂馳戰馬落入陷阱的聲音,這陷阱之上可是有記號的,雖然少,但你前面的踩到,后面奔行的可也受到干擾了,而在兩邊的伏兵也在此時沖出,將缺口堵的嚴嚴實實,只是對方的戰斗力卻是出乎我的意料,只被射翻了近百人,就已結成防御陣型,而且普通弓箭遠距射到身上根本無傷分毫,而后面涌入的部隊已開始結陣,我當機立斷,升旗放閘,千斤閘終在敵人全員涌入之前放了下來,大約有近一千六百人部隊身處重圍之中,只是這些防御裝備上佳,攻擊力不詳的敵軍,我們是不是能一口吃掉呢,這還是未知之數。
  敵軍明顯知道是陷入圈套之中,開始結成圓陣防御,只是在落閘之時,城門之上的二百弩箭手從背后開始發難,在數輪攻擊之下有三百多人倒在利箭之下,而兩邊和正面的弓箭手將如雨的箭灑在敵陣中,卻沒什么很好的殺傷效果,如今這余下的敵軍近一千兩百人,在廣場中央結成陣型,將前后左右防的密不透風,準備沖擊正面的缺口,以期死戰。
  在弓箭沒有什么殺傷力的情況下,我示意投石車和弩車開始攻擊,在旗語的引導下,大量的石塊和巨型弩箭開始虐待敵陣內的士兵們,在配合攻擊的弩箭和弓箭的幫助下,沖向小斜缺口的敵軍戰士又倒下了近三百多人,而此時敵前陣已與缺口處的護龍軍士兵短兵相接。而后陣也已脫離了城門的射程,而敵陣攜帶弓箭的射手也開始還擊,一時之間,交戰的缺口處刀光劍影,亂箭橫飛。
  而在我的命令之下,空中獅鷲部隊升空開始狙殺敵指揮官,標槍手和飛斧手開始向敵陣投擲,弓箭手則在兩軍間隙處射入冷箭,這么近的距離內,即便再厚的裝甲也射穿了,短短的十五分鐘,傷亡數字卻是驚人,雙方不斷有人倒下,在人數占優的情況下,傷亡比率卻接近一比一。
  而此時兩邊上弓箭手和城門上縋下的弩箭手已結陣攻擊敵后陣了,對于想反沖鋒的后陣士兵,他們應付起來還是綽綽有余,近距離內,弩箭和弓箭的殺傷力可是驚人的,弩箭更是洞穿看牌后還能貫穿兩個人的身軀。
  在魔法師介入后,攻防迅速向有利于我方的方向傾斜,根本不恤魔法力的十數名魔法師,發揮了攻擊能力超強的特性,近一百多敵軍士兵很快倒在了他們的虐待這中,而給前方戰士加持防護的牧師們更是盡心盡力,把我方戰力弱于對方的頹勢扳了過來。戰斗進行了近二十分鐘就接近了尾聲,入城敵軍被全殲,而我方戰士也付出了近七百的傷亡的代價,不過戰死者卻僅兩百多人,輕重傷員占了大半,這入圍敵軍的戰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強啊,在占盡優勢的情況之下,還落下如此的傷亡,真慶幸這千斤閘落的真是時候,要是再進來個幾百人,可能形勢全變了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