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76 三路大軍

此時在幸被擋在城外的皮耶卻是滿眼血紅,看到千斤閘的落下,就知道中了敵人的圈套。自己的獨立團有近一千三百人被困在了城內,而這該死的城卻是久攻不下,這攻城器械也帶的實在是太少了吧,,城下的傷亡已接近一千人了,還沒撼動這城墻分毫,根本就沒有一個戰士能上到城墻上去,看來進去的部隊是兇多吉少了。此時我們開始增援城墻了,在突然密集起來的箭雨打擊下,敵軍統帥知道入城的軍隊已全軍覆沒了,下達了撤軍令,撤軍號角響起,敵人在又付出兩百人的代價后,撤離了弓箭攻擊范圍。
  城墻之上響起了歡呼勝利的喊聲,這次攻擊敵人出動了近五千人,而在死亡過半后灰溜溜撤回了營地,而我們僅付出了數百人傷亡的代價,可以說是完勝了。
  只是根據斥候回報的消息及獅鷲騎士空中探營情況分析,這圍城敵軍人數在八千到一萬之間,也就是說即便今天傷亡了近三千人,但還是沒撼動其根本,敵方人數還是占優,對方要是一心圍困的話,根本就沒有敗敵之法,當然我們是按照剛才被誘殺的敵軍實力估計的,而根據事后核查卻得到另一個觀點,敵軍總體實力被高估,因為根據尸體著裝及旗幟等辨認,這支被誘殲的超強戰力的軍隊是仄仁野戰第一獨立團,是仄仁軍隊王牌中的王牌,而近五分之三的人手卻折損在了這次戰斗中了,難怪我們付出代價大了點。而敵軍全員不可能都有這樣的戰斗力,實力最起碼要比我們原先估計的弱上三分。
  仄仁大軍營帳內,眾多將軍圍在書桌之前,上面擺放著一張夕陽城地形圖,雖然畫工不怎么樣,但所有的地形都被畫了出來。皮耶赤紅的眼睛瞪著這次東征軍三大統帥之一菲利普將軍,這是仄仁的老臣子了,曾為仄仁南征北討,立下過赫赫戰功,如今卻是一臉凝重的神情,他低起頭指著這地圖分析道:“這次中伏,是我的失誤,沒想到以我和戰無仁這樣的老狐貍也栽了跟頭了,這圈套做的真好啊!這廣場真是絕佳的伏擊地形啊!這戰天不簡單啊!”
  他這一番感嘆之語說的皮耶是青筋暴露,忍不住就想拍身前擺放地圖的書桌,只是在菲利普凌厲的眼神之下,強行克制住這沖動。雖然自己幸運逃過一劫,心中卻沒半分慶幸之意,這數年來的袍澤,曾同生共死的兄弟,如今卻大部命喪九泉了,而在他們陷于絕境死戰之際,自己卻不能陪伴在他們身邊,想想也是一件遺憾的事情。
  菲利普對于皮耶的克制相當滿意,這自己親自提拔的年輕將軍,性子暴躁如火,如今卻在自己的教導之下慢慢磨去了棱角,人也變得圓滑沉穩起來了,要是當年的他,肯定是帶著本部人馬死戰不退,而現在卻是聽從命令進退有度,在如此光火的時候還能克制不暴發出來,前途大好哪。他不急不徐的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如今占優的還是我們,護龍軍七座要塞,除了這夕陽和艷陽兩城外,全已落入我們的手中了,而三萬守城大軍如今也僅余一萬而已,這夕陽城乃絕地,我們只要圍而不攻,等待艷陽城方面的消息就可以了,這守軍肯定是要出來的。”
  昨夜,仄仁十萬大軍分三路攻擊護龍軍的要塞,在內奸接應之下,四座要塞不攻自破,易手仄仁,僅青陽城稍遇抵抗,城守指揮失當,竟然開城迎敵,大敗而回,而城防之上又沒有很好的防御措施和足夠的人手,輕易就被仄仁軍攻占城墻,被破城之后,護龍軍被沖的七零八散的各自為戰,除少數突圍而去外,大部被俘或被殺。
  仄仁東征軍中路和左路大軍會師艷陽城下,而在七千多護龍軍的防御之下,倒也沒有很快進攻,而是扎營等待攻擊武器的運抵,而右路兩萬大軍兵不血刃奪取阿倫城,統帥菲利普率八千大軍馬不停蹄,急襲夕陽,而后面七千多的軍隊押送給養等重型裝備遠遠的落在了后面,誰知在內有接應的情況下,還是陰溝里翻了船,折損了近三千人,而竟然還有一千三百人是王牌獨立團的精英戰士,心中就別提有多懊惱了,但表面之上卻是毫無異相,還振振有詞的安慰直屬部下。
  皮耶身為王牌軍獨立團的主官,當然知道現在攻城是極不明智之舉,一是首戰剛敗,己方士氣低落;二是攻城器械幾乎沒有,七千大軍押送的物資還在半路之上;三是可蘭方面的西天王舊部仍沒的半點消息,也不知道可蘭方面護龍軍領地情況如何。綜合上面這些因素,他當然明白守株待兔之舉未必沒有道理。
  幸虧仄仁沒有出動其供奉著的三位龍騎士,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五位,二十年前那三位正當壯年的龍騎士如今已是五十多歲的年紀,而新成為龍騎士的兩位如今也是三十多歲的年紀,他們對于不威脅仄仁政權統治的戰役,歷來是不參加的,像兩年多前的入侵七色之役和現在的剿滅邊境叛逆的東征,龍騎士身為正義的守護者,拒絕了仄仁王的號召。否則以龍騎士這樣具有毀滅性殺傷力的超級戰斗機器,即使出動一位也能掃平這夕陽城。
  而空中部隊相對薄弱的仄仁右路軍也沒有升空作戰的能力,僅有的幾位獅鷲騎士也龜縮在營地之內,他們可不敢單獨行動,要是碰上護龍軍比自己高上兩個級別的孤鷲騎士,那就只有被虐的份了,孤鷲天生就是獅鷲的克星,對于天敵的恐懼使獅鷲不敢面對孤鷲的鋒芒,逃跑是其唯一的出路,當然以一群對一個,他們還是有信心的,可對方的獅鷲騎士也不少,根本就不占優勢。在菲利普屬下的幾位獅鷲騎士做集群偵察之時,遭到了來自夕陽城堡駐軍的飛箭歡迎以及兩倍數量的獅鷲騎士的熱情款待,,一無所獲之下,灰溜溜地逃回營地,雖然沒有減員,但兩只獅鷲受到了重創,要想在短期之內再度升空,已是不可能的事了,這種射人先射馬的作風可不是學我的,看來這年頭,同志還是不少啊。
  在敵人空中部隊受到重創龜縮不出后,我們的獅鷲騎士可就占領了附近的領空,雖然不能近距離觀察敵營,但在空中的俯視還是能看清營地內的大致情況,在此后的三天內,整個形勢呈悶圍之象,敵軍圍而不攻,相信不是等攻城器械,因為據獅鷲騎士查探得知,大批的攻城物資早在兩天前就已全部運抵營地,而根據敵營規模顯示,圍困夕陽城的有將近一萬么一萬五千人左右,這可是五倍的敵人啊,退敵是想都不要想了,不過他們要攻進城來,更難。雖然有大批攻城物資,雖然對方人手充足,但誰讓這夕陽城地利占的如此之好呢,數十架投石機和弩箭車,無以計數的弓箭弩箭,當日要不是誘敵入城,相信那次攻城對方還要付出近千的代價,而這僅僅是一千人的攻擊能力,如果全員而上,那即便兩萬人也不夠看的。
  最為氣人的就是這投石機和弩箭車竟然設在山崖之上,以高凌低,只有它砸你的份,攻城方根本就不可能催毀這些投石機,而且這滿山之上都是石頭,要是邊上的儲備用完了隨時可以補充,還根本不用耗費軍力,扛石頭的任務交給城市里的居民操作就可以了,根本就沒半分危險可言。
  城墻外一百步到三百步均在投石機和弩箭車的覆蓋范圍內,當日才動用了半數的投石車就造成了近兩百人的傷亡,當然這些不是我們所要考慮的,菲利普明顯在看著對方高高在上的一個個塔樓發呆,雖然現在是圍困之局,但總有一天還是要攻打這座要塞的,反正閑著沒事,想想破城之法,也打發一下時間,只是想了半天想到唯一的方法就是空中攻擊,但己方空中部隊受到打壓,根本就不可能完成這樣的任務,而唯一可行的是龍騎士的攻擊,只是如果真的有龍騎士也不用這么麻煩了,對方肯定早就放棄要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