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星夢之旅77 自尋死路

城外遍野的尸體和城內被伏擊致死的敵軍尸體全都已經被清理了,出于對死者的尊重,城內敵軍的尸體全被從城樓之上垂吊下去,由仄仁軍收尸士兵接送回去了。近三千的傷亡,接近了城內駐軍的總人數,對我們來說已是夠本了,這僵圍之局相信不久就有定論,唯一的希望就是可蘭方面的護龍軍能不能解開艷陽城的包圍。護龍軍領地仄仁國境內的陸地,已全部被仄仁東征軍占領,但這空中卻是護龍軍的天下,懾于阿達威龍威之下,這護龍軍領地內的飛禽類魔獸大多遷徙,而留下的數百只中卻大部分成為了護龍軍的飛行部隊,在失陷的五處要塞之內的近百名飛禽騎士大部分脫逃成功,以仄仁少的可憐的飛行部隊根本不足以阻攔突圍的建制飛禽騎士部隊,集群逃逸中的飛禽騎士們,在空中根本就不會怕這些騎乘與自己同階或低階魔獸的敵方騎士,況且人數還占優勢。仄仁軍隊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這塊肥肉從嘴邊飛走。
  在這些飛禽類騎士們的傳遞消息之下,雖困守城中,但對于境內仄仁軍隊動向、西天王舊部活動情況及護龍軍狀況了解的一清二楚。在可蘭境內護龍軍領地,各處駐地大約駐扎了近一萬名護龍軍戰士,只是在西天王舊部的突襲中傷亡也很慘重。根據事后情況分析,近八千的西王殘部集結在達合臺的旗幟之下,在北逆天得力屬下的幫助下,發動了對可蘭護龍軍的襲擊,因為事前消息保密,行事過程中又是心狠手辣,所以各駐地被襲之后消息并沒有很快被傳出,相信有近五千的護龍軍在這次襲擊戰中葬命,在可蘭的護龍軍除了藏龍谷中還有近五千的絕對主力外,所有的據點、駐地已被連根鏟除。
  我們幾個傭兵團的主官坐在圓桌面前,對于現今的形勢也是一籌莫展,現在是陷入進無可進、退無可退的境況,想抽身事外已經變得極不現實,不過好歹還有凱威拉主峰這條路可走,不至于就這么干巴巴等死吧。聽戰天所說,阿達威渡劫之日就是明天,而護龍軍有限的幾位高階魔法師和戰士也都聚集在他的身邊,以幫助其順利過關,也難怪敵人進展的如此順利呢,根本就沒碰到過什么強力阻力。如今雖然被拒于夕陽和艷陽兩城之外,但護龍軍要想扳回來,卻是有如登天了。
  而蓮維娜等三位少年傭兵此時卻在身邊端茶遞水,現在的他們對我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親自領略到我誘敵入局的殲圍戰,對他們來說卻是警鐘長鳴的大事件,更加堅定了寧死也不得罪這位睚眥必報的副團長的決心。這三位現在宛然就是可可、阿秀和阿熊的跟班,這也正好符合了眾多傭兵的愿望,要知道這三位的父輩倒在了戰場之上,而現在為父報仇又沖鋒在戰場之上,傭兵團所有的戰士都希望故人之子們不會受到傷害,而在各位主官身邊無疑是相對安全的所在,我們的實力是眾所周知了,狂化的阿熊、施放肆虐魔法的可可、精準狙擊的阿秀以及智謀出眾但卻陰險無比的我都受到了大家的肯定,但出乎意料的是我是最受大家歡迎,原因就是可可不小心泄露了我的底細,眾多戰士知道當日暗中“幫忙”的竟然就是眼前這位副團長,嘴里雖然說著真是陰哪,但心里還是暗暗感激的,當日防御戰中,正是我的陰招救了這些戰士的性命。
  現在的艾爾蘭在阿秀和威利的指導下學習潛行術、隱匿術及各種射箭技巧,他被培養的目標是斥候型狙弓,正是當日見識到狙弓的威力,讓我們記憶猶新,而還沒有成型的他無疑是很好的對象,本來以艾爾蘭沉穩的個性就適合這行當,但以一個熱血少年來說,這種暗中施放冷箭的活的確是太丟他艾家的臉面了,死活不干,不過在我的一對一“熱情”開導之下,終于開了竅,努力成為一名合格的狙弓手。事后據艾爾蘭所說是因為在我的狂整,受不了虐待被迫接受,當然這只是我們的串供之詞,真正的原因是我所說的一番話打動了艾爾蘭:“當日你父親經歷的最后一戰,有七名戰士在狙弓的狙擊下失去了生命,我不希望有下一次,狙弓反狙能力應該是最強的,我想你會做到最好。”
  而蓮維娜在可可那學習到的東西也不少,畢竟身在異域長大的可可對于攻擊魔法的領悟力絕對是超級的,而對于像蓮維娜這種召喚系魔法師而言本來也沒什么用,可是雖然魔法系別不同,但魔法的許多方面是相通的,比如與魔法元素的溝通了,快速使用魔法的技巧了等等,而最為重要的是蓮維娜的魔法學習系統性很差,沒有在高階魔法學院學習過,大多是靠自身領悟,現在在可可這樣一位從小經歷系統學習的大姐姐指導之下,進步可謂神速。
  而阿虎學習的卻是戰斗技巧,在經歷了近兩年的實戰,阿熊的戰斗經驗絕對豐富,而且在與老金的切磋中或多或少學了許多戰斗技巧,如今正好現學現賣,畢竟他自己修習的是狂斗氣,與人類戰士的斗氣有本質的區別,也沒什么好教的,而這三位少年還時時向那些年長傭兵們學習請教,對于這些子侄,大家還是絕對熱情的,能指點就指點、能傳授就傳授,以后的戰斗中說不定有靠他們救命的時候。
  在悶圍的第五天大清早,戰天就親自來到了傭兵團居住地,這幾天都是在城樓上渡過的他臉色有點憔悴,但卻還是蠻有精神的,剛進入屋子,見到我們正在吃早餐,就拿可可開涮:“可可團長,來點小米粥,好幾天沒喝到粥了。”
  可可可沒這么好支使,半點沒給戰天面子,努努嘴道:“在那呢,自己盛去。”當然自有仆人盛上清粥拿來面點。
  這兩天因為沒有戰事,我們也懶得上城樓,反正有什么事要商議,戰天會叫人來通知,沒想到今天他自己親自來了,戰天邊吃著早點邊說:“星少,有阿達威閣下的傳書,要你們上山。”
  我們都是大為詫異,現在艷陽戰事正呈焦灼狀態,而藏龍谷也被達合臺率部重重圍困,此時上山不知有什么原因。我問道:“我們上山能幫上什么忙?”
  戰天停住了筷子,頓了半響道:“龍騎士,阿達威閣下希望在不利情況下與有緣之人締結血盟,如果那樣的話,你們中有人將成為龍騎士。”神圣巨龍騎士在傳說中可是僅出現過兩位而已,其榮耀顯然是不言而喻的。
  此話一出,整個餐廳之內頓時鴉雀無聲,在座的各位全都張大嘴巴,呈癡呆狀,這個消息可真是具有極大的震憾性,成為神圣巨龍騎士,真是做夢也不敢想的事情哪,竟然有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在我們從癡呆狀回復過來時,戰天繼續道:“根據可靠消息,仄仁所謂的屠龍精英們,已經通過大型定向魔法陣傳送到我們身后的凱威拉峰,相信會在阿達威閣下應付天遣之時奮戈一擊,而你們必須在這之前趕到主峰之上與戰無敵叔叔等人會合,而且還要小心敵人的偷襲。”
  “偷襲,不會吧,仄仁這些高階魔法師和戰士不會下作到攻擊我們這個E級傭兵團吧?”我語氣極不自信的極點,對方肯定會攻擊一切救援阿達威的人員,這話說了等于沒說。
  戰天樂呵呵地道:“以這些魔法師和戰士的名聲,偷襲肯定是不會的。”在我們松了口氣的同時他接著道:“他們會光明正大的打發你們,從哪來回哪去。”
  幾個少年真是恨的牙癢癢,這種耍人的技巧也敢在我們面前擺弄,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寫,臨走時如果不擺他一道,簡直對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