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78 神龍府第

夕陽城唯一的高檔酒樓--明月樓窗前,戰天望著遠去的雄心可秀傭兵團十五位成員的背影,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氣,沒想到被拖來請這趟餞行酒會的代價是如此巨大,雖然已被老板打了很大的折扣,但還是足足要他三個月的薪晌才夠,剛才在送別之時,這個滑頭星少擺明一臉壞笑打趣他:“天少,我們是朋友是吧。”在得到他肯定的點頭后,接著道:“我們遠道而來,如今又是壯士一去不復還哪,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上面,你總該略盡一下地主之誼,請我們好好搓一頓吧。”在可可和蓮維娜兩位美女期盼的眼神中,戰天先生唯有可憐巴巴的答應了,誰讓他紳士的可以呢,不想被美女瞧不起,誰知道這打腫臉充胖子的舉動帶給自己的卻是如此一張巨大的欠單呢。
  而我們此時卻在一路打趣,說是便宜了戰天呢,就這么一餐飯就打發了我們絕對是便宜他了,更有大贊可可和蓮維娜兩人演技出色的,邊笑邊走邊看倒也熱鬧非凡。
  夕陽城雖然扼住上山唯一要道,并僅有一個城門,但面對山勢的這一邊,也并不是全無戒備,上山要道之上僅能并排通過三四人而已,而且因為有敵傳送上山的緣故,千斤閘門也已落下,以防從后背而來的襲擊,阿木仍然充當了我們的向導,他是上過凱威拉主峰的少數人之一,因為凱威拉峰海拔在三千米以上,而在兩千米雪線以上常年冰雪覆蓋,呼吸也是極度困難的一件事,所以沒有很高的修行水準,上去了也是沒用,而且還要帶足一些裝備才行,因為有些道路說不定被雪崩而下的大雪覆蓋掉了。
  雪線以下的道路大家走的是輕松自在,因為有阿秀、艾爾蘭和威爾在前探路,所以在沒有示警信號之前,大家也沒有嚴陣以待的意思,反正對上仄仁那些皇家魔法師和戰士,我們打肯定是打不過的,正如戰天所說,那些高階法師和戰士,偷襲肯定不會,只是打發我們原路返回倒是完全可能。
  如此輕松愜意的走了一天,已經接觸到雪線,而隨著海拔的升高,大家都有些高原反應了,好在大多戰士斗氣水平還是可以的,除了魔法師和弓箭手不太適應外,其他人倒還是挺自在的。只是上山的路徑卻被一個小營地從中截斷了,而在我們到達營地大門之時,里面出來了幾個人,看他們身上所繡的等級標記,最低也是天級戰士和高級魔法師,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仄仁的屠龍隊了,他們果然叫我們原路返回,而原因很簡單,不走全得死,看看他們身上的等級標記,知道打的話,肯定有死無活,趕緊帶隊走人,據向導阿木所述,上山之路并不僅此一條而已,只是另外的路都是險峻異常,一不小心就可能粉身碎骨,但我們也唯有試試另外的上山之路了。
  此時阿木開始拿出他帶來的那些裝備了,都是些登山用的工具及大捆的繩,并要求每個人身上都用繩索相綁,因為我們上去的地方是懸崖峭壁,在如此高的冰山峰之上攀巖而上,比起普通的攀巖難上百倍,先不說高原反應這個因素就讓大家活動稍劇烈,就有喘不上氣來的感覺,光是光滑如鏡的冰封巖石,就讓人無從下手落腳,幸虧阿木好象極有經驗,他帶的這些裝備正是用在此處的絕佳工具,而我和另一位風系魔法師開始陸續給大家加持風系漂浮術和風翔術,以減輕自身的質量,這樣攀石而上時會輕松點。
  阿木當先就上去了,他每上一步會在頭上方釘上落腳的粗大鐵釘,然后一步步向上攀登,他會在上面的面積稍大的落腳處固定繩索支撐點,并放下繩索,讓下面的人可以攀繩而上,至于氣力不足的魔法師們可以用繩子吊上去,因為有兩捆繩的雙重保護,一路上去也就是有驚無險而已,我們所取的方向是仄仁營地的另一側山峰,絕對不會和他們相遇,只是高達數百米的高度的確讓大家吃盡了苦頭。
  我是在心里一邊咒罵一邊被戰士們從下面吊上去的,這一路上來,這已經是第八次垂吊了,每次都是三四十米的高度,都是同樣的驚心動魄,這趟任務真是苦頭吃盡啊,沒危險是不錯,但在這么高的高空,氣流強勁,吹的繩索是東搖西晃的,帶的整個人也跟著甩過來甩過去,總時不時和突出的巖石來個親密接觸,雖然加持了護盾,但老這么撞來撞去,也難受的要死,胃酸都要出來了,真是難過的要死,等眾位終于全都到達了這通往山峰的主路上之時,一個個都吐的面無人色,鑒于這兒離仄仁的營地不遠,雖然大家都手腳無力,但還是勉力繼續行走。
  凱威拉主峰之上,阿達威居所,布置簡陋但卻沒半分寒意,與外面冰天雪地、呼氣成冰的景象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不大的府第內如今卻聚集著八個人,除阿達威和侍候他的年輕人外,還有六人均是護龍軍頂尖的高手,因為龍族與生具有的魔法水準,導致其對魔法修習并不那么刻意,所以對物理攻擊的修為反倒高于魔法,像阿達威這樣的上位神圣巨龍,竟然也沒培養出一位高階魔法師,他所指點過的這些人大多在武技上進步神速,小小的護龍軍領地內竟然出了兩位圣戰和四位有圣戰實力的天級戰士,如今全都聚集在了阿達威的府第內,準備幫他渡劫。
  八人圍在一面水晶魔法鏡前,除阿達威和戰無雙外,都是憂心重重的樣子,他們此時看到的是仄仁營地,沒想到仄仁這次是不惜血本,竟然傳送上來十八個人,要知道這樣遠距離的傳送,是極耗費魔法晶石的,要發動傳送魔法陣也需要很多的人手,根據大致估算,僅傳送一項,仄仁就要為此付出近十萬金幣的代價,這可是一支千人重裝騎兵一年的所有耗費了,真是財大氣粗啊。而這十八個人無一弱手,看其身前標志及行動舉止所帶出的氣勢,只怕最次的也可以和圣戰過個十招八招的,而且里面的魔導竟然發覺有人窺視,瞬間魔法鏡就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見了。
  阿達威微笑著問道:“你們怎么看?”
  戰無雙也是笑了笑,道:“這仄仁國主可真是不惜血本哪,我說威叔,你是不是做了對不起人家的事啊,比如不小心廢了他那玩意兒。”這話立刻引起一片大笑,只是眾人鎖著的眉頭沒半分松開之意。
  阿達威聳了聳肩道:“我也不知道啊,唉,這心愛的人也被他搶了,還這么想不開,也不知道是為了什么。”他的這段人龍之戀,在場的眾位全都知道大概情況,但細節方面卻沒有一個人知曉,據神龍閣下自己所述,只是在喝醉酒的時候告訴過一個人而已,而那個人竟然放過了和自己簽訂血盟,成為龍騎士的機會,相信沒得到自己允許的情況下,是不會告訴其他任何一個人的。
  一想到這個人,阿達威忍不住笑出聲來,唉,自從幾年前一別后,已經很久沒見過面了,也不知道他過的怎么樣,不過身為一國手握重兵的統領,相信也不會差到哪去,只是到現在,自己也想不通這個流氓無賴自小立志成為龍戰士,怎么會放過與自己訂立血盟的大好機會,至于他的辯解之詞雖然說的過去,但自己怎么會相信呢。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