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79 避無可避

眾人的目光又聚集到了水晶魔法鏡之上,此時正是我們登山成功之時,眾人眼中又露出不解之意,為什么哈達威閣下費盡千辛萬苦,要將這個小傭兵團弄上凱威拉峰,以這個傭兵團總體的戰力,最多也就是牽制一個圣戰或一個魔導而已,注意只是牽制而已。在眾人目光注視之下,阿達威呵呵笑出聲來,道:“這次面對的危機是如此巨大,要不是我要應付天遣,相信打不過,大家也可以安然退走,只是這該死的天遣,偏偏這時候來臨,而如果在我受天遣之時,仄仁的這些高手來攻,相信應接不暇之下,大家肯定抱成一團死光光了,如果我在敵襲時與你們這一界的人建立血盟,借著龍戰士初成時的天地之力,相信可以立于不敗之地,但在座的眾位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肯與我簽訂血盟的是吧,那我只有退而求其次,希望這些人中有我中意的人選。”
  他的這番意思雖然通過傳書抵達戰天之手,但這在座的各位全不知情,對他們來說,阿達威是至高無上的神,或者是高高在上的祖輩,要他們與阿達威簽訂血盟,成為龍騎士,簡直比殺了他們還難。
  看到眾人反對的神色,阿達威笑道:“天遣可大可小,如果我應付不了,回不了龍界之下唯有訂血盟了,要不然,難道你們想看我形神俱滅,消散無蹤才行,唉,這也是天意。”
  眾人神色此時才稍緩,大家也知道這次仄仁有備而來,肯定是聽到了阿達威將遭受天遣的消息。這個消息只是護龍軍少數高層知道而已,不知道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大家這半個月都在山上準備,對山下的消息全然不知,而此時消息也傳不上來了,傳送文書的魔法陣晶石耗盡,已停止轉動了,而阿達威傳往夕陽城的文書,是通過其無上法力傳遞出去的,只是單向傳送而已。
  而此時的我們卻正在擺弄著這通山道路之上的冰雪,這兒離雪線僅高數百米,冰雪相當不牢固,有大的動靜,很容易引起雪崩。俗話說的好,來而不往非禮也,不給些苦頭那些仄仁高手們吃吃,簡直就對不起我那“睚眥必報”的個性,誰讓你有好狗不做,偏要擋著這上山之路呢。根據阿木提供的方法,我將制造多起雪崩,方向均是向著這雪線邊沿的營地而去,相信總不至于全都無功吧。
  山上眾人盯著水晶魔法鏡看了半天,終于明白這長相平凡的家伙到底在指揮大家干什么了,一想到這后果,都是身上一陣惡寒哪,當年就是因為冬日雪崩差點引起這凱威拉附近村莊幾乎全被風雪覆蓋,要不是阿達威的盡力挽救,相信在座的幾位可能全都已命喪當場了。這雪崩威力真是記憶猶太新哪,如今見有人制造這人為的雪崩,哪有不起雞皮疙瘩的道理。此時包括阿達威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一個念頭,絕,真他媽的絕。
  當年的雪崩之所以聲勢浩大,是因為那年的冬雪特別大,整個凱威拉峰及附近全被半人高的大雪覆蓋,這山峰之上而下的雪崩,引起的連鎖反應可謂驚人,而此時卻正好是清秋,雪線以下根本就沒有積雪,相信這順道而下的雪滑過雪線后數百米也就沒什么威脅可言了。仄仁的那些魔導和圣戰們相信并不會被雪崩所傷,只是這狂泄而下的冰雪沖毀營地是必然的,讓他們狼狽不堪也是可以想像的。
  接下來的事卻更讓這旁觀眾人寒毛直立哪,這一般雪崩是因聲響稍大引起共振,導致冰雪層滑坡所致,而眼前這位卻是發動了所有人大喊大叫不算,還鼓動所有魔法師對著冰峰進行魔法攻擊,反正他們是在這冰峰之上,對于滑坡的冰雪輕松避開就行了,可隨著冰雪的下滑,引起連鎖反應,這雪崩之勢就越來越大,待到達這雪線處營地之時,根本無視那些魔導們設置的魔法屏障,輕易就將營地摧毀并掩埋掉了,而四處飛散的魔導和圣戰們雖然逃脫了這一劫,但一個個的確是有夠狼狽的,甚至有幾位剛進行午睡的,僅穿了條褲衩就完成這次絕地裸奔的壯舉,而在大自然的肆虐之下,維持屏蔽的魔法也消散無影了,這些情景栩栩如生地展現在山人眾人的眼前,而腦中充滿的全是卑鄙這個字眼。
  我們站在山峰之上,看著山腰處的營地被摧枯拉朽般的催毀,也是目瞪口呆,這雪崩之威比想象中還要大幾分,看著山腰處不時閃現的人影,大家趕緊閃人,要是讓這些仄仁高手發現我們這些罪魁禍首,那還有好果子吃啊。我一路之上,不停打著噴嚏,我自欺欺人道:“又感冒了,身體真是虛哪,看來下山要好好補補才行。”
  可可無情地揭穿了我的“謊言”,冷哼一聲道:“這么絕的招也想的出來,難怪人家咒你,唉,你一天打這么多回噴嚏,真是難得啊。”這后半句怎么越聽越別扭啊,好象我每天都被人咒一樣,這小妮子一點都不給我這做表哥的面子,不過要是她給我面子的話,那她就不是可可了。
  引來的當然又是一番取笑了,現在也不知為什么,也沒人怕我,最少整人這種行當我可不太會用在兄弟身上,當然也不是絕對的,至少艾爾蘭等三人還是領略過個中滋味的。這冰峰之上近千米的山路走的大家是吃力異常,要不是有阿木這個向導幫助,相信也沒幾個人能登上頂峰,真想不通火系神圣巨龍阿達威,怎么會先這么個地方隱居,要知道這里可是最不適合火系魔法的修練哪,在這種天然的冰雪之地,水系魔法倒是有加成的功效。
  “這個人是誰?”兩位圣戰士之一的達里詢問道,他詢問的對象是戰無敵。
  戰無敵回道:“星夢,雄心可秀傭兵團副團長,那次襲營戰的指揮者之一,也是接屠龍這個任務的人。”顯然大家都知道有人接屠龍任務這么回事,畢竟已經長達十年沒有這樣自不量力的人了。
  阿達威卻顯然知道實情,摸著胸前的玉佩道,輕笑道:“他接的是玉佩這個任務,這塊玉佩陪伴我近二十年了,唉。”說到后半句之時,聲音卻趨傷感,好象想到了什么陳年往事。在他陷入思緒中之時,大家也沒有出聲打斷,沉湎往事中的阿達威卻好象想到了什么,急急問道:“星夢,他也叫星夢嗎?”
  顯然在戰無敵回報雄心可秀傭兵團這事時,并沒有提及他們的姓名,只是將大概情況作了簡單描述而已,對于他來說,像這樣的傭兵團即便來十個,也動不了阿達威的半點毫毛,況且僅僅是來討要阿達威的玉佩。
  戰無敵回道:“是啊,威叔,有什么不妥嗎?”
  阿達威輕輕搖了搖頭,喃喃道:“沒這么巧的,不會是他的兒子。”說完便看向水晶魔法鏡,看到的正是狂打噴嚏中的我,一張沒有任何可以讓人記住標記,普通平凡到極點的臉,似曾相識,卻又很陌生。
  阿達威看到眾人眼中再次露出的不解,解釋道:“聽這名字,我還以為是故人之子呢,可瞧著又不像,相信只是湊巧而已。”
  而此時的我們卻正面臨困境,竟然與探路的向導和兩位圣級戰士狹路相逢,這三人本來是想探察上山的道路,在高峰之上突然聽聞到后方聲樂大響,南腔北調的高喊聲,向導的臉當時就綠了,要知道這雪山之上最忌諱的就是這個,而遠遠觀望營地,已埋得連渣也沒剩下,雖然知道營地里的人肯定能安然脫險,但這冰寒之地,沒有那些御寒措施,戰士們身體強壯還受的了,魔法師們可就沒這么運氣了,除非施放領域,但那是極耗費魔法力的事情,這施放領域的魔導,沒有個十天半個月內不可能恢復如初的,心中正憤懣,遠遠看到肇事者竟然向他們這邊疾行過來,哪還有不攔住的道理。
  因為大家都是剛從山下上來,理所當然的認為敵人全在營地之中,沒想到竟然和三個敵人狹路相逢,雖然遠遠的看到他們飛速而至,卻沒半點躲閃開的辦法,這一目了望的地方,往哪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