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80 避免沖突

兩位圣戰也是吃了一驚,這山腰被己方營地所阻,相信不會放任何人上來,而上山的路僅此一條,不知道這些人是怎么上來的,此時也顧不上細想,其中一人直接就沖到近前質問:“你們是什么人,竟敢引發雪崩毀我營地。”在他們如飛而至前,我們的梯形戰斗隊形已經排好,戰士分兩排站立,居前者,全是一手鋼盾當胸,一手持短斧、長劍、彎刀等,居后者,則是長兵在手,或是雙手劍士,而三位弓箭手和四名法師站立在這些戰士身后,而我也是站立在戰士們的后面,以我這三腳貓的斗氣修為可不敢硬撼圣戰,還在乖乖在一旁加輔助魔法的好。在可可不開口回答的情況下,我唯有代勞了:“咳,咳,我說兩位,這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們哪只眼睛看到這場雪崩是我們引發的,再說了,我們是什么人關你什么鳥事?”
  說話的圣戰差點沒嗆著,這小家伙語氣也太狂妄了吧,自從自己成為圣戰以來,任何人見到自己都是恭敬有加,還沒見到過這樣不知死活的家伙。這還不是最氣人之處,這做了還不承認,這算哪門子事哪,難不成是自己栽贓嫁禍。幸虧這長期的修為倒是磨去了火爆的脾氣,并沒有立即發作,至少也要搞清楚這些是什么人,上山有什么事。
  他心里打的算盤被我料了個正中,看他神色我就知道他想的是什么,還不是要套我們的底細,真是老土的不得了,果然激將之法這種爛招就被圣戰應用出來了:“你們這些無名小輩,該不會連姓名也沒有吧?”
  可這種爛招雖然夠爛,但中招的還是多的是,這可可就當場發作:“你才無名之輩呢,本小姐可可,請教你是哪位?”
  見有人中招,兩位戰士臉色稍緩,只是這叫可可的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哪,從來沒聽說過,可聽她的語氣好象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似的,對待起自己這些圣戰來竟然沒半分尊敬之意。
  對可可來說,圣戰只不過是和獸神戰士相同級別的戰士而已,在獸神殿,這樣的戰士雖說不多,但也有數十人,當今獸族之王也是獸神戰士,以她的脾氣對義父說話間也沒見客氣多少,對待這不知來歷的無名圣戰,那還不是照樣不放在眼里。我心里是在暗笑,早知道這丫頭會忍不住開口的,只是她那得罪人多的脾氣肯定會讓這兩位受氣不少,不怕你生氣,就怕你不生氣,要知道人一生氣就容易犯錯誤,而一犯錯誤,我們就有機可趁了。只是這兩位不愧是身經百戰的圣戰,竟然沒半點生氣發怒的傾向,至少在神色間沒半點不自在,果然是高手。
  現在我們是人多,他們是戰力強大,各有優勢,只是在這冰雪覆蓋的雪山之上,打斗之中的困難是不言而喻的,不但要注意上面敵方的攻擊,還要兼顧腳下是否打滑、會不會踏空,這么高的山峰,摔下去保證連渣也沒有了。在有所顧忌之下,大家都不敢搶先發動,只是這樣干耗下去也不是辦法,時間一長,我們這邊的氣勢就下去了,要知道對方可是圣級高手,對于這嚴寒的抗性本來就在我們之上,隨著寒意的侵襲,這劣勢就難免顯露出來了。我打定主意撤到邊上的小山峰之上去,至少那占著地利優勢,又可以讓出下山的道路,在我的命令之下,魔法師和弓箭手開始徐徐后退,但時刻保持著攻擊狀態,而在撤離十步后,停步等戰士們撤退,這樣陣形不亂之下往山峰之上移去,而兩個圣戰也沒把握到攻擊的機會,對方戰士守的毫無破綻,而遠處弓箭手魔法師們也是虎視眈眈,如果攻擊,只會陷入不死不休的纏戰之中,己方就算有幸全殲這些人,相信也是同歸于盡的結局。
  我對著兩位圣戰喊道:“喂,兩位還是下山吧,這樣干耗下去,你們也占不到便宜。再說了,也沒什么深仇大恨,我們接的可是屠龍任務,說不定我們可以聯手。”這話假的連我自己都不相信,只不過是個乘機下臺的臺階而已。
  兩位圣戰見干耗下去也不是辦法,剛才他們試探性的斗氣攻擊竟然被盾陣所阻,相信這些戰士實力不弱,而那些遠攻者們的氣勢也是很盛,其中有兩人竟然遙遙牽制住自己的氣機,讓自己產生威脅感,很是棘手,又心中掛念山下同伴,事不可為之下,唯有下回見分解了,如飛電逝,而向導早在我們讓出道路之時偷偷跑下山去了。
  見兩人身影消逝無蹤,大家這才松了一口氣,圣戰果然不是好對付的,光是氣勢就壓的人喘不過氣來,只是這種感覺對我和阿秀、阿熊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了。阿秀拉了威爾去監視下方舉動,而艾爾蘭剛是和阿木向山上走去,這狹路相逢的事還是少發生的好,在阿木經過我身邊之時,我輕聲說了句:“阿木老兄,深藏不露哪。”剛才在我身邊有兩人氣勢很盛,一個是張弓蓄勢的阿秀,另一個卻是阿木,他的引導的氣勢竟然可以與圣戰相抗衡,這也是對方不敢輕啟戰端的原因。
  阿木那木木的臉輕微抽動了下,皮笑肉不笑的回我道:“呵呵,讓你看出來了。”說完拉了邊上不解的艾爾蘭就往山上跑去。
  阿達威手下果然臥虎藏龍哪,這小小的一個向導,也有如許實力,讓人贊嘆不已,這次的遭遇戰能迫得兩位圣戰沒有出手的機會,阿木實是居功至偉,至于沒有暴露實力的阿熊、可可等人,卻是遵循我的要求,示弱于敵,希望一擊建功,只是這沒打起來也正好遂了我的心愿,畢竟無論哪方取勝,都只是慘勝的結局。
  魔法鏡旁研究了我們良久的眾位護龍軍精英們,也在議論紛紛,沒想到自己等人都看走眼了,這個小傭兵團居然能迫退兩名圣戰,與預期相比戰力大了近倍,可戰無雙卻明顯看到了向導阿木,否決道:“你們猜的沒錯,這個傭兵團的戰力最多與一個魔導或圣戰相持,而之所以敵方退卻,是因為阿木,你們看那個向導,和這位是不是很像哪。”說著指了指阿達威邊上倒水的年輕人。
  年輕人在眾目睽睽之下,也沒半點怯場的神情,只是應對著戰無雙的指點,倒是俊臉紅了紅,此時的戰無雙已摘去蒙面的紗巾,露出了她的本來面目,果然是宜嗔宜喜的一張俏臉,吸引目光的焦點。
  阿達威微笑道:“身為德魯伊的王者繼承人,要是沒些許能耐,怎么能夠勝任呢。”此話一出,更是讓大家吃驚,要知道德魯伊一族,很少涉入人世間的糾紛,他們和精靈族一樣,崇尚自然,是少數愛好和平的種族之一,而在阿達威府邸竟然見到未來的德魯伊王者,看來事情沒那么簡單。
  在龍界經歷過近千年漫長歲月的紅龍阿達威,顯然洞悉眾人的心聲,打斷了面前這些人的胡思亂想:“德魯伊這對雙生兄弟,只是他們父親拜托我管教而已,并沒有什么大事件,大家不用猜疑。這兩人分別擅長變身和魔法,這位叫戰狼,擅長變身,而上山那位叫阿木,擅長自然系魔法。”對于日益臨近的天遣,阿達威好象沒半點放在心上的意思,仍然是談笑風生。
  在經歷近一天的斷斷續續的攀登,終于到達了山顛,山上寒咧的冷風吹得人直打擺子。這什么鳥地方,這死龍好選不選,偏選了這么個地方隱居,這不是折磨人嗎?也不知道這平常所食所用是誰運上來的,真是吃飽了飯沒事干。這些嘀咕的言語落在阿木的耳中,卻是哭笑不得,這擺明是說給他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