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8)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8)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8)     

第七章圣戰虎威(下)

就在我心中狐疑的這時,異變突起,不可能移動的海東硬是向旁橫跨了一大步,躲開了大地之刺的從下而上的襲擊,也閃開了當頭落下的冰雪球的攻擊,身后的長箭倒是射在了他的左肋,但好象還沒有碰到他的身體就給彈開了,他的手和所持的雙手劍本來是被冰封住了,但那冰突然龜裂,化作漫天冰珠向我和阿秀襲來,解除冰封的長劍正好迎上當頭落下的老金的大劍。只是瞬間,攻守之勢易手。老金離他近,倒是沒看到他是如何從纏繞之術中脫身的,我和阿秀是看的清清楚楚,那纏繞在海東身上的藤條枝蔓如今已斷裂成好幾截,散落在他剛才所站之處,我心里暗道:圣斗氣果然厲害,不但輕易擺脫冰系和自然系魔法的束縛,而且輕微的物理攻擊也不能攻破其防護。
  對著迎面射來的冰珠我可不敢大意,冰系防護冰盾守護開起來,防住近身,身前一米土墻升起,魔法師的標準防護模式,阿秀則是用精靈族特有的敏捷閃到我的身后,收起魔弓,給我加持了自然系的生命守護盾。
  冰珠來勢兇猛,眨眼間土墻已被洞穿,余勢不止,生命守護盾破裂,冰珠如暴雨般擊在冰盾之上,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之下(要是我避開了,站在我后面的阿秀可要慘了),唯有加持魔法在盾上,硬頂了。
  “阿秀給個盾。”我說著話時退了一步,但冰盾還在那懸著抵擋冰珠的沖擊。在冰盾碎裂的剎那,阿秀已經給我加持了冰盾守護,而這時的我已經魔法力耗盡,從戰斗一起,我一直在用魔法,沒有時間恢復,對于身為初級法師的我來說已經彈盡糧絕了。幸虧那冰珠也是強弩之末,攻不破這最后的防護了,阿秀也是無力再射出一支魔法箭了,因為他那三箭消耗了太多的魔法和精力了,而且連續給我加持了兩個魔法,也是魔法耗盡了。
  我和阿秀同時大喊一聲:“我們投降了,盟軍不虐待俘虜。”
  海東呵呵一笑站到一旁。這時的老金已經倒在地上喘大氣了,在我們應付冰珠反擊的時候,他一人承受了海東的攻擊,圣戰的實力可不是他一個能應付的,雖說海東只是運用了五成的圣斗氣,但十幾次雙劍交鋒之下,老金的斗氣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在氣力不繼下,被海東一劍拍在屁股上,心下一驚,想后退卻腳下無力,腿一軟,就趴在地上了。
  我見老金躺在地上,跑上前去急急問道:“老金,沒事吧?”
  阿秀則是沖上前去,蹲下身用手指輕輕撥動老金的下巴,仔細端詳老金的臉,好半天才吁了口氣說道:“驗傷完畢,吃飯的家伙沒問題,不知道有沒有受內傷?”
  切,引起噓聲一片。老金甩開阿秀的手,坐了起來,用惡狠狠的眼神盯住阿秀說道:“沒什么事,就是力有點用過了,全身虛脫,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海東一臉微笑低頭看著老金,滿眼激賞之意,剛才他雖然瞬息之間就化去了三人的攻勢,并乘機反擊,完勝三人,但心頭還是暗自吃了一驚:這三個小子比起一年前來可謂進步神速啊,那正面搶攻的叫什么老金的,雖說斗氣修練還差些火候,最多只達到地級水平,但攻擊迅猛,招法老到,進退有度,比起一般的騎士可高明太多了,現在的騎士也不知道搞什么,騎士劍練的爛無可爛,難道真以為靠戰槍沖鋒就能解決一切戰斗,無知的家伙。……奇怪,難道又是個掛羊頭賣狗肉的家伙。他這時想起了那群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中的一個。
  海東搖了搖腦袋,把腦海中的影子甩走,抬起頭來瞧向阿秀:這小伙子也不賴啊,只要再加些歷練,絕對是超一流的射手,眼光犀利,射擊角度刁鉆,射箭時間精準,附加魔法能力也不錯。想到這回頭看了看御者阿洛。
  阿洛正朝阿秀點了點頭,也是一臉欣賞之色。
  阿秀微笑回應阿洛,并踱步走到阿洛面前,雙手奉上魔弓,輕聲說了句:“多謝你的弓,大哥。”
  不行回去得和阿秀說說,不能什么人都叫大哥,平空矮了半輩,太吃虧了。這是我心里正在想的事,混沒覺得海東的眼神已經瞧在我身上了:“小星,一年沒見,魔法水平又見長了嘛,我還以為你還是三系法師呢,怎么不用火系魔法啊?我估計你也會點吧,修全系(所謂全系法師就是主修及兼修最常見五系魔法,分別是水系、火系、土系、風系和自然系魔法,并不指光、暗、亡靈、召喚等系的魔法)可是很累的一件事,還是專攻的好啊。”
  我吃了一驚,瞧向海東,嬉皮笑臉道:“海大叔,您真是夸獎我了,我可是魔法白癡啊,可不是什么五系法師,您不要搞錯了。”其實這也不是我的自謙之詞,雖說近一年來我對攻擊魔法有所掌握,但僅限于二級以下,三級攻擊魔法是怎么學也學不會,與之相反,對防御及輔助魔法倒是學了就會,只不過限于魔法力有限,高級魔法還施展不出。
  “怎么會搞錯,”一旁的水若雨走到海東旁邊,接過話頭,“你這個無賴給那倒在地下的東西加持的不是水、土、風三系魔法啊,纏住海叔的草根估計也是你施放的,還有你加在劍身上的是什么魔法啊,從來沒見過?”
  我一臉苦笑看著這個不知道是可愛還是可怕的小女孩,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心里暗道:什么草根啊,那可是纏繞術唉,無知。心里是這樣想可不敢說出來,低頭看了看她形容的那倒在地上的東西----老金,也是一臉無奈樣。
  幸好水若云及時幫我解了圍:“這是迅捷術,會的人不多,不過這是不帶魔法屬性的魔法。對任何武器都能加持。”看來他吃虧之后有做過功課。
  “真瞧不出這小白會的東西還不少。”水妹妹繼續大放厥詞。
  “小白,什么新名詞啊?”我一臉驚愕狀,看來一年來心無旁騖,光想著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了,對社會語言的發展趨勢未加留意,跟不上時代潮流了。
  “白就是白癡的簡稱,小白意思就是小白癡。”水妹妹水若雨得意洋洋地解說道,“這也不知道,哼哼,看來真是無賴加白癡,混蛋加三級啊,咯咯……”
  她取笑完我之后的一把抓住海東的手臂,蠻腰輕扭,一臉不依道:“唔……海叔你怎么不幫我出氣啊,你不是答應我要給那地上的東西一點教訓嗎?”
  “我不是打他的屁股了。”海東滿臉的無奈道。
  “你打的這么輕又不痛,不是說用附骨之俎嗎?”小女孩依舊不依不饒道。
  “附骨之俎?”阿金摸了摸后臀,一臉的后怕道,“多謝海叔手下留情。”這家伙拍馬屁的功夫可是一等一的,這種見縫插針的活可沒少干。
  水若云在旁輕笑道:“不要怕,名字嚇唬人而已,只要你不坐下屁股就不會痛的。”
  “這只是小懲大戒的小玩意,你也不用多謝我,”海東馬上出口澄清,“我打你的時候是用上了這個技能。”
  “騙人,那他怎么能這么安詳的坐在地上?”
  “劍在及他臀部之前,被什么東西擋了下,好象是水系魔法盾,但又不像,附加技能被消耗掉了,打到身上當然沒事了。”海東說到這腦中電光一閃,似笑非笑的看向我,“小星,是不是又是你搞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