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83 孤立無援

又是一個無眠之夜,聽完那位軍官的介紹,對于護龍軍的狀況僅能用風雨飄搖四個字來形容,艷陽隨時覆滅,夕陽守有余而攻無力,藏龍谷空有精兵強將,卻內部矛盾重重,戰陣之上,根本不用指望能獲勝,這上命不能下行的強軍,還不如服從指揮的烏合之眾來的有用。這困局如何才能打開呢,當然最好的方法就是戰無智恢復如初,在他的積威之下,肯定是令行而動,只是根本不可能實現,要么就是大清洗,對于現在的統領級軍官進行全部撤換,安排可靠之人擔任指揮,只是這樣會動及根本,對于軍心有負面效果,搞的不好,引來兵變也說不定。不過這些好象并不用我擔心,只是身在局中,難免要杞人憂天,我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歷時半年的畢業實習時間已過半,也不是我們實習的內容過少,僅阿達威的玉佩就可換來一個S級傭兵任務的完結證明,即便我們以后什么也不做,憑這個任務肯定能順利畢業,相信優秀畢業生這種虛名也會不期可至。只是對于傭兵團的血仇將如何報起,我將這些傭兵拖入了死亡任務,死者已矣,生者卻無怨無悔,而傭兵子弟也加入進來,如果血仇不報,還有何面目存活于世啊。
  輾轉難眠之際,突然外有敲門聲,說是戰無智有請眾位團長議事,我和阿熊、阿秀住在同一廂房,因為大量潰兵涌入藏龍谷,導致大量的閑置房屋全被征用,為我們這些人騰出幾間空房已是不易了,要知道那些戰士們可是八人一個房間,擠的不行。而在我們起身出門時,外面傳來了連串的號角之聲,這是催軍號,所有沒有任務在身的將軍全要到軍帳報道,號響三遍不至,人頭落地。
  雖然我們是客人,但遲到總是不好的,此時睡眼惺松的可可從邊上廂房出來了,一個勁的埋怨道:“這深更半夜的,吹什么吹,毛病,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這通知的士兵并沒有直接通知團長大人,畢竟深更半夜敲女孩子的門總不是好事,反正有我們會通知。現在連通知也免了,剛才大家還在推選這叫可可起床的人選,畢竟一同生活了那么久,打擾可可大小姐睡覺的后果可是歷歷在目,據說某天老爸吃飽飯沒事干,半夜三更想找可可打聽一下當年獸族的另一位美女依鳳舞的情形,被暴怒的可可火燒眉毛,原因并不是替姑媽出氣,而是某人打擾了她的好夢。
  四人在傳訊士兵引導下向軍帳走去,我直覺感到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我問這士兵道:“戰無智將軍半夜召集軍官,是不是準備決戰了。”
  “小人不知。”這戰士回答的倒是干凈利落。
  我不死心,繼續追問道:“那干么叫我們去啊?”
  “小人不知。”這死硬派說的還是原來那句話。
  “你奉誰的軍令而來。”
  “無智將軍。”
  “是他親口吩咐你的嗎?”
  “是。啊,不是。”
  這一連串問話倉促之極,而在問話的同時,阿秀和阿熊好象也查覺到什么,分兩邊截住這戰士的后路。
  我厲聲道:“到底是還是不是?”問這句話時看到此人眼神閃爍不定,分明有詐。一使眼色,此人瞬間被阿熊制服。我拔出隨身的腕刃,隨手戳著身邊的樹干道:“是誰派你來的?”隨著話語,加重了手上的勁力,腕刃本就尖銳鋒利,半截沒入樹干之中,這種審問之道,可是有殺雞駭猴之嫌。
  拔出樹干中的腕刃,隨手在這戰士身上的重點處比劃了數下,輕喝一聲:“再不說,我刺了。”
  這戰士分明是個孬種,一嚇之下,竹筒倒豆子一樣,一五一十全招了,這竟然是個圈套,我們所去之地并不是戰無智軍帳,而是瓦爾達大營,沒想到這內奸倒是想先下手為強了,這眾多指揮軍官被騙去,最少也被軟禁了,無頭鳥怎么飛啊,在內奸接應下,相信達合臺部很快就會攻進來,當機立斷,我們立刻往戰無智軍帳而去,四人進入軍帳之時還大感奇怪,這守衛戰士竟然沒有阻攔,這也太夸張了吧,深更半夜的有人闖營,竟然毫不理會,真是失職。
  踏入帳門,迎面而來的是戰無敵的大笑聲:“哈哈,智哥,這回輸了吧。”戰無智卻沒半分輸家的眼神,反倒是熾熱如火,看的我是心頭忐忑,不會又是個玻璃吧。不過此時也顧不得那么多了,阿秀當先又喊道:“內奸是瓦爾達,軍官們全被騙去他的大營了。”
  此時外面傳來粗豪的聲音,道:“誰說我是內奸,哈哈哈。”隨著話聲涌入了近十幾位執刀戰士,跟在他們身后進來的是一壯漢,粗獷豪放之極,這樣的人一看就是極其忠心,根本不像是內奸的樣。可是這樣的人要是當內奸的話,根本就不會有人懷疑,壯漢手執軍令恭敬地對戰無智、戰無雙行了一軍禮,道:“瓦爾達前來繳令,除今夜城守戰絲雨和巡衛長官哥布外,其余統領級軍官五人、副統領級軍官一十三人全部被軟禁。”說到此處之時頓了一頓,瞧了我們一眼,繼續道:“屬下辦事不力,奉命誘拿雄心可秀傭兵團主官四人,引誘傳訊兵失蹤,四人全部逃脫。”
  戰無智贊許地輕點了下頭,示意無妨。戰無敵道,“現在不穩定因素已解除,智哥下一步該如何呢?”戰無敵雖然是大陸上有數的圣戰,但對行軍布陣全然不曉,對于這些勾心斗角的行當更是深惡痛絕,如今要不是見護龍一族面臨覆沒的危險,才懶的來管這閑事呢。
  瓦爾達和我們都很明白,其實所謂的誘捕僅是測試我們的觀察能力和應變水準,如今這結果相信戰無智是相當滿意。看其今晚的一連串行動,就知道其必定是謀定而后動,如今全部不可靠的高層軍官都被軟禁,相信沒有這些主事者,下層的低級軍官也玩不出什么花樣來,而且據我所知,護龍軍向來是奉令行事,如果戰無智的令符出現在新上任軍官的手中,相信可以壓的住臺面,這炸營一事斷然不會發生。
  藏龍谷外,達合臺部營地,人馬聲鼎沸,仄仁一萬大軍已經與達合臺的部隊會師了,多達兩萬五千的聯軍將死死扼住藏龍谷的出路,根據戰況分析,艷陽兩天內就可以拿下,而夕陽城區區數千軍馬,在仄仁大軍全面進攻下,一個星期內必然成畿粉,而唯一可懼之敵就是藏龍谷的近萬護龍軍,原本以為藏龍谷中駐軍僅五千之數,可兩天前內奸由城墻射下來的箭中情報所示,除五千常駐軍外,還有近三千的精兵秘密駐扎藏龍谷,加上兩千左右的潰兵,使谷內駐軍達到了一萬人,這足以威脅任意一路軍隊的安全。
  剛看到情報之時,達合臺嚇了一大跳,自己的一萬五千烏合之眾如何抵擋的住對方的進攻,雖然對方和自己的這些手下一樣,久疏戰陣,但好歹對方是日夜操練,與自己這些聚集強盜、土匪、亡命之徒等等的軍隊相比,可是強上太多了,雖然經過了北逆天部下的調教,但還是戰斗力不強,所以快馬求援,而仄仁軍方在確認艷陽必破后,可不想看到可蘭方面的護龍軍逃脫,后備軍一萬人飛速趕往藏龍谷外圍,協同達合臺部防御。
  此時此刻,仄仁使節已到達可蘭王都雄鷹城,他們的使命就是勸阻可蘭對護龍軍領地的救援行動,在沁格爾草原,與可蘭相鄰的維特公國(仄仁屬國之一)有近十萬仄仁軍隊異動;而北逆天卻在抓緊部署,準備隨時起兵反對當今可蘭王南霸天的統治,可蘭本身已是風雨飄搖、內憂外患,還拿什么來救援護龍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