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84 陣前換將

陣前換將,本是軍中大忌,況且是這種大規模的清洗,只是護龍軍內憂外患之下,這也是無奈必然之舉,在這次軍中大清洗中,八位統領撤換了五人,二十位副統領撤換了十三人,其動作不可謂不大,幸虧統領護龍軍三千精銳的三位統領均是絕對可靠之人,使戰力并沒有削減多少。戰無智今夜已經簽署了很多的命令,如今已是疲憊不堪,而我們竟然也在他的任命下,擔任了臨時隨軍參謀一職,當然只是虛職,并沒什么實權,任務就是輔助戰無敵這位新任護龍軍最高長官,幫其出謀劃策,我們也沒辦法不接受,畢竟小命也是維系在護龍軍身上,一旦對方兵敗潰滅,相信自己也難逃死劫。
  護龍軍參謀部營地,七位參謀官苦著臉看著新來的同僚,這位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精力充沛,問題多如牛毛,而邊上三位竟然也是興致勃勃的樣子,全然沒有半點睡意,要知道現在才凌晨三點哪,要不是無智將軍手令,七人早就開溜了事。
  翌日清晨,軍營某處徹夜未曾熄燈的營帳內出來四位睡眼惺松的少年男女,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而跟在他們后面出來的卻是七位看上去更加疲憊的年長者,這一夜他們可讓人折騰的夠嗆,畢竟比不上年輕人,熬個夜只要稍加休息就可恢復如初,而且他們也不能像阿熊和可可一樣趴在桌上就睡,因為有兩個不知疲倦的少年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學習態度,令他們即便打個盹也不行
  經過一夜的折騰,終于從這些參謀那時了解到了護龍軍的兵力部署、兵種建制等內部機密,也終于明白戰無智為什么要我們這些外人來擔任參謀官的原因,這參謀處形同虛設,全都是高級軍官臨退休到這里養老來了,而以前有戰無智這位智者統軍,加上近十年來護龍軍領地風平浪靜,倒也用不上他們出謀劃策,可如今倒好,戰無智臥床不起,不可能事事親力親為,在測試過我們的應變能力和觀察能力后,希望借助我們的計謀,使護龍軍能化危為安。
  本來心中忐忑的我們,現在可是信心十足,因為護龍軍的實力大大超出了我們的想像,除了水軍外,所有建制兵種基本齊全,飛禽騎士多達二百七十二人,四個大隊的飛行編制遠遠多于像我們七色盟、仄仁、可蘭這樣的軍事強國家,要知道即便是飛禽王國之稱的翼人王國,也僅有近千的飛禽騎士而已;而兩個大隊近千的地行龍騎兵也是驚人的規模,這個輕易就可撕開敵軍防線的重甲軍團,戰力可是驚人之至的,其余還有兩個重裝騎兵大隊、三個輕騎兵大隊、兩個重裝步兵大隊,三個輕步兵大隊,魔法師也有近三十多人,另外就是由潰退入谷的護龍軍組成的四個輕步兵大隊,而防御設施也相當完善,投石車多達六十,全部都是重型投石車,投擲石塊可重達百斤,根據投擲重量和角度,投擲距離七十米到一百四十米不等;車弩也有近三十臺,這些依靠獸力才能拉啟的大型弩箭射程和威力都是驚人的,遠至城墻千米遠的范圍都在其射程之內,而射出的近三米長的巨型鐵弩箭根本無視盾牌的防御,可以貫穿數人,什么叫人肉叉燒包,可以到這來見識一下;而其它如擂木、滾石、火油等更是無以計數,而且后備資源谷內隨處可取,這藏龍谷,沒個十萬八萬的大軍長期圍攻,根本就不可能陷落。
  只是被動防御卻根本不可行,如果任由艷陽和夕陽城逐一失陷,那藏龍谷就成一孤地,外無援兵下,終有失陷的一天。而以這些兵力奮戈一擊,倒是可以擺脫被動之局,畢竟護龍軍領地內的壯年男子不少,可以補充兵員,而陷在谷內卻純粹消耗,沒有補充之地。我阿秀兩人討論了半天,終想到了破敵方法。
  我們沒顧的上休息就去戰無敵大帳,無敵老兄正對著站在帳內等候命令的統領軍官們一臉的郁悶,本來是回來給阿達威助拳的,如今卻被迫坐上了這護龍軍最高統領的位置,面對這些昔日的弟兄們,真是欲哭無淚啊,自己可是“文盲”一個,對于打架斗毆倒是在行,可對于行軍布陣卻是一無所知,正在這憂心該如何發布命令、打開困局呢,這不正好看到我和阿秀兩人進來了(阿熊和可可兩人受不了回去睡覺了),就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樣,連聲問道:“小星,阿秀,有沒有想到辦法,就知道你們聰明,一定有辦法的。”
  本來還想戲弄下無敵老兄,可阿秀看到了戰絲雨期盼的眼神,立即承認想到了好辦法,又是一個見色忘友的家伙新鮮出爐了。
  而此時帥帳外號角聲由遠而近傳來,此時竟然還有重要情報送達,令人費解,待有人將可蘭王都的飛鴻傳書送進帳內時,大家都是很關注,不知道這遠方送來的情報到底是什么內容,待戰無敵看完,露出了一臉失望的神色,在大家知曉可蘭面臨的同樣的內憂外患,不可能抽調兵員來救援自己時,均是露出失望的神情。
  可蘭王南霸天對于自己的此舉也是迫感無奈,這仄仁兵壓可蘭邊境,北逆天又是虎視眈眈,而原東王領地內又出現了判亂,可蘭內憂外患之弊甚至多于護龍軍,三方面的壓力使可蘭兵力捉襟見肘,哪有余力西顧邊陲護龍軍領地。
  對于可蘭的援兵,我們本來就沒考慮在內,倒不是我們考慮不周,而是經過再三驗證,可蘭援兵即便到達,也是半個月后的事情了,到那時,黃花菜也涼了,護龍軍存不存在還是個問題呢。
  現在就要總體布署戰斗細節了,戰陣之上隨機應變之舉很是必要,但戰前布置也必不可少,像這樣大規模傾巢而出的戰役更是馬虎不得,在我的建議下,所有飛禽騎士均被抽調回藏龍谷,反正在艷陽、夕陽兩城,他們除了例行公事般偵察敵情外也無事可干,原因是敵人使用車弩對飛禽進行攻擊,導致在一次攻城防御戰中獅鷲騎士損失了五人,飛禽騎士至此便不再加入到攻城防御戰中去了,只擔任高空偵察、傳遞情報等工作,而將近六十多位飛禽騎士調回藏龍谷,卻是有其用武之地,他們將作為奇兵出現。
  決戰之日定在了第二天,所有軍隊均安排完畢,這次是傾巢而出,了抽調一個中隊的步兵看守軟禁的眾位軍官外,藏龍谷根本不留防御力量,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攻就要傾力一擊。
  所有弩車均被調往城門,準備明日隨軍出戰,投石車因投射距離近,是無用武之地了,利用當晚夜色,護龍軍出動了兩次輕騎兵襲營,均是把如雨的火箭射入敵方營地內,在對方出動騎兵之前又撤回了藏龍谷,這種騷擾性攻擊根本就沒打算予敵重創,僅僅是騷擾而已,讓對方不能好好的休息。
  而我方士兵除了必要的巡城士兵外,全部都在下午就集體睡覺,養精蓄稅了,而在第二天清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所有輕重步兵均在離谷口城門百米遠處布置完畢,前面是兩個輕步兵大隊,全部都是弓弩手,近五百長弓、三百復合弓及兩百蹶張弩將對進入攻擊范圍的敵人進行無情打擊,而在他們身后是一個大隊的輕步兵,士兵們已將手中塔盾下尖部分對準地面,用手中重斧重錘等敲擊以使其釘入地下,更加穩固,這樣在騎兵沖擊之時,步兵就可以用塔盾迎擊對方的沖擊了。而每隔十面塔盾就留下一人寬的空隙,這是弓箭手們撤退回本陣的通道,如果敵騎兵想借機沖入這間隙期翼破陣成功,那就有的悔了,這空隙后插滿了斜插的粗大鋼制長矛,步兵進入還可以繞過去,騎兵這么快的速度,沖進去只有叉燒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