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87 一舉破敵

投石車投出的飛石,威力雖然比不上空中飛石,但勝在數量多,一架投石車投出的石塊重量多達數十塊,其殺傷力也是驚人的,在空中飛石余威之下,敵陣密集的防御線出現了騷亂,而這給予弓弩手們要乘之機,近距離的攢射下根本不用瞄準,只往沒盾遮攔的地方射過去就行了,幾個有限的漏洞迅速被弓箭手們擴大開來,隨著漣漪之勢,敵陣終撞在了一線防御盾之上,隨之而來的就是短兵相接,血肉相搏了。畢竟不比對方人多,護龍軍步兵方陣也已法寶用盡,苦苦支撐,而稍緩壓力的投石車始終斷斷續續地投出飛石,而混戰之局也沒形成,只是前沿步兵們拼死相搏,后方冷箭、投槍不斷,雖支撐艱難,但輕易也攻不破防線。地行龍軍團和兩個輕騎兵大隊經過近十分鐘的飛馳,已遠遠看到敵整裝的后備隊,金色護龍軍旗被展開來,而空中的飛禽部隊也發出了信號通知劃陣而出的重輕騎兵夾擊聯軍后備隊,在兩軍人數相差近倍的情況下,經過巧妙布置,護龍軍竟然在局部出現了以多凌寡的局面,而護龍軍一方清一色騎兵,對方僅五百的騎兵后備隊,其余全是步兵,根本就不夠瞧的,況且還有二百多的四個飛禽大隊的空中攻勢。
  在地面哄鳴中,地行龍軍團在戰絲雨的率領下發動了對敵后方的突襲,至于敵后方警戒斥候,已被暗中潛行的天級戰士清理掉了,竟然沒有發出哪怕一聲的敵襲聲,而對戰力是騎兵兩倍以上的地行龍軍團,仄仁四位主官都是面無人色,臉如菜色,而此時包夾而來的兩側輕重騎兵更是發出震天的呼喝聲,天空滑翔的飛禽騎士們定點狙擊起執巨盾的戰士們,面對四面而至的弓箭,這些戰士唯有等死的份,在盾陣缺口明顯擴大之時,地行龍軍團已沖入敵陣內,面對龐然大物般的地行龍,仄仁的這些后備軍根本興不起反抗的念頭,心中所想的就是跑路,隨著騎兵們的涌入,敵陣被沖的四散。
  威廉在看到四面合圍而至的騎兵時,已知大事不妙,瞧準合圍空隙,當先就撒離了,他邊上的親兵們也是有樣學樣,而達合達等三人也不是光等死的份,如今前方步兵即便抽調回來也來不及了,敗勢已成,為了阻止對方騎兵的追擊,這幾人竟然命令吹響退兵號,撤兵號一響,兵敗如山倒,步兵們撤退之時果然四潰,只是護龍軍為了消滅這剩下近萬的步兵,也唯有放棄追擊,就地圍殲。
  經過近半個小時的圍殺,除投降者五千人外,殲敵總數達到了近一萬兩千人,另有八千潰兵四散而去,其中較大股的是往東而去的達合達部三千人及往西去的威廉仄仁軍兩千人,另有小股潰兵三千人分散四處,而對于大股敗兵倒是不用太過擔憂,而小股潰兵反倒是個禍患,護龍軍兵分三路,由戰無敵率地行龍軍團及重騎兵、輕騎兵、步兵近五千人一路追擊威廉部,援艷陽、夕陽兩城,其中飛禽騎士三個大隊編入救援軍團,一路輕騎兵一千五百人人追擊達合臺部,一個大隊的飛禽騎士率先追擊,引導追擊線路,而另有兩百輕騎兵、一千步兵及十數位飛禽騎士負責殲滅小股潰兵,他們將聯合護龍軍領地內的小股護龍軍殘部對潰兵進行圍殺,而對于俘虜卻是令一千重裝步兵看管在藏龍谷內,也不用擔心他們造反,近兩千的看管營房絕對夠數萬降兵暫住。
  在這次會戰中,護龍軍損失的兵員真是少之又少,只有近千的傷亡而已,大部分是經歷防御戰的步兵,而騎兵們戰術得宜,僅傷亡近百,如此大勝,即便是戰無智得知后也是瞠目結舌,反正他也說不出話來,也不知道這形容是否準確。
  護龍軍眾位將軍在注視清掃戰場的降卒之時,都是一臉的驚嘆和苦笑,驚嘆的是以如此少的代價竟然取得如此大勝,而苦笑的是想到我說的話:“這清掃戰場的臟活累活當然留給俘虜來做了,要不然留著他們消耗米飯干什么啊。”
  一個小時之后,在近五百重裝步兵和兩百弓箭手的看管下,五百名降卒打著赤膊,穿著褲衩在清理戰場,而這始作俑者早已遠揚,跟著輕騎兵們追擊達合臺部了,數名重步兵聚集在一起閑聊。
  “那位少年參謀官到底是什么人哪?怎么無敵將軍也聽他的號令行事。”其中一位好奇心發作。
  “好象是什么傭兵團的團長,聽說是來完成屠龍任務的。”聽到一絲半點消息者趕緊賣弄自己的打聽功能。
  “什么,竟然妄想屠龍,那怎么會幫助我們護龍軍呢?”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可是見好就收的主,肯定是阿達威閣下給了什么好處了不是,要不然怎么會幫我們呢?”純粹瞎猜型說道。
  “這人真厲害,竟然想到這種辦法?”
  眾人異口同聲道:“什么辦法?”好事者還不是一個兩個。
  “你們沒看到我們這么清閑嗎?我曾經在仄仁當過兵,打掃戰場的活累死,如今有這么多免費勞力,真的要感謝那位小伙子了。”
  “什么小伙子,沒大沒小的,那可是臨時參謀官星夢閣下,以后注意點言行。”后面的聲音略帶威嚴,原來是這些重步兵的小隊長走過來了。
  他頓了頓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們小隊的陣亡數是零,而受傷最重的小湯姆也還有繼續戰斗的能力。”
  “是啊,按理說我們小隊負責保護那個小,不是,是參謀官,應該壓力更大些才對,而邊上相鄰的幾個小隊陣亡人數都是近半,我們怎么全都沒事?奇怪。”好奇心者歸納道。
  “對啊,我記得好象沖上來的敵人有時候突然就失去動作的能力,明明有一劍要砍到我身上,卻頓在了半空,在我反擊之下,倒地身亡,真是好奇怪啊。”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參謀官閣下是個魔法師,在戰場之上卻沒有發動哪怕一次魔法攻擊,難道他在暗中用束縛魔法幫助我們。”一位對魔法知識有所了解的戰士說道。
  “正是如此,這小子真是不錯,有點門道,謀略出眾不算,戰斗經驗也是豐富無比哪。”
  “告訴你們不要稱呼這小子那小子的,你還敢。。。”邊罵邊轉過身的小隊長僵直了身子,而邊上的眾多戰士也是一臉的驚異崇敬。
  “阿達威閣下,您,您什么時候來的,我不知道是您老人家降臨。”小隊長的臉色變得誠惶誠恐起來。
  阿達威拍拍小隊長的肩膀道:“軍隊之中對長官保持尊敬是必要的,你罵的沒錯,呵呵。這么多年了,還真沒人讓我如此感興趣哪。”
  阿達威通過龍界魔法鏡看到了此處戰斗的情節,只是沒有恢復其戰力時,唯有干瞧的份,并不能破開兩界的屏障阻隔,誰料剛回到人界之時,遍地的尸體還是嚇了他一跳,他雖然不關心護龍軍的軍力情況,但對護龍軍的將士生命還是在意的,以這滿地尸體可想而知傷亡必重,誰料暗中窺聽之時竟發覺損失輕微,忍不住出聲夸了一句。
  此時的阿達威可是心里暗自開心哪,看來當初讓雄心可秀傭兵團前來這步棋倒是走對了,雖然損失了對自己珍逾性命的玉佩,但換回來的成果可是值錢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