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88 兵分三路

在老奸巨滑的神圣巨龍阿達威閣下洋洋自得之際,分兵三路的護龍軍卻都陷入了與時間賽跑的境地之中,西路近五千的精兵強將一路追殺威廉的仄仁殘部,好歹為了全殲近萬的步兵,給了逃跑者們近兩個小時的時間,但畢竟逃跑者步行居多,在騎兵們的快速追趕下,五個小時之后,在艷陽城東五十里追上敵殘部近一千五多人,而其余騎兵數十人早已自行開溜,如今想來已經到了艷陽城外的仄仁大營了,追擊而至的重騎兵們早已換成了輕裝,要不然近一百里地跑下來,重達一百多斤的重盔甲非得把馬兒給累趴下不可,而地行龍軍團現在還在十幾里外向這邊趕,近兩千的騎兵或揮舞著騎士長劍、或手持騎士長槍從背后對敵人發動了攻擊,其實這近千五的仄仁軍早已軍心渙散,主官自行逃脫不算,光是頭頂上盤旋不去的三個大隊的飛禽騎士們給予他們的威懾已經夠大了,一路上,已經有近四百多名戰士倒在了弓箭者的狙擊之下。同一時間,負責清除潰兵的近千名戰士已經在飛禽騎士引導下,拉開了巨網,對潰兵進行清除,這些飛禽騎士三人一小組,碰到落單或人數不多時,就會自己動手清除,而人數過多,自己沒辦法吃掉時,就會引導后續軍隊進行圍剿,潰兵們本已是驚弓之鳥了,如今更是望風而逃。藏龍谷方圓數十里的潰兵已被清理完畢,當然這也要歸功于兩路追擊同仁的順手幫忙,對于一路上遇到的潰兵,兩路追擊軍隊馬不停蹄,但必定是馬過人倒,無一活口,對這些垃圾講道義只會害了護龍軍領地的百姓。
  我和傭兵們團的所有兄弟均是騎上了戰馬,參加追擊達合臺部的行動,這一路軍的指揮就是昨日負責軟禁眾位統領的瓦爾達,這位粗豪的漢子如今對我是敬畏有加,以他的話來說:“你們這些搞陰謀詭計的參謀實在是……本以為無智將軍已經……沒想到還有更陰的,戰場之上還能有這許多鬼門道,佩服之至。”話是這么說,可臉上卻沒半點佩服的神色。
  他媽的,將我的功勞全數抹殺不算,還安上了這么“動聽”的形容詞,真他媽讓我感到三生有幸哪,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假的,昨天誘捕眾位統領也沒見他有半點非議,如今對我們這些外來人還興搞岐視。
  只是這位將軍對于下達的任務是執行的很堅決,行軍布陣也很在行,但謀略方面就差了好多,竟然直線追擊敵軍,以一千五百人的輕騎兵冒然追擊近三千的敵軍,那什么時候被包了餃子也不知道,這護龍軍領地雖說是你的天下,但埋伏、設圍的地方也不少吧,而近一個大隊的飛禽騎士被用來四處偵察敵情,圍殲潰兵,真有夠浪費的,不得已唯有搶過指揮權,這個說不上是大老粗還是老狐貍的家伙也沒反對,竟然將指揮權拱手相讓,看著他得意的憨笑,我知道又上當了,媽的,這護龍軍怎么一個比一個奸滑哪,別的本事沒學到,哈達威的老奸巨滑倒是學了個十足,現在自己上了賊船,那也唯有硬著頭皮下達命令了,誰讓我們的目標里有北逆天的手下呢,不先討點利息回來,怎么對的起死去的兄弟呢。
  飛禽騎士被下達了找尋敵主力的任務,任何少于兩百人的潰兵部隊一律放過,而輕騎兵們卻是以最快的速度飛馳,希望能在護龍軍領地內趕上達合臺部,要是出了領地,人生地不熟的,吃虧是難免了。護龍軍領地邊沿一樹林旁,馬蹄轟鳴聲響起,近六個小時的追擊結果是人疲馬乏,沒想到達合臺這些手下打仗的功夫不怎么樣,腳底抹油的功夫倒是不錯,近一百四十百里地他們只跑了八個小時,再跑個一二十里就出護龍軍領地了,而此時我們離他們僅有數里而已,相信在領地內追上他們勢所難免,而敵人在看到飛旋的飛禽騎士就知道已逃脫不了,反而原地休息,看來敵軍中的指揮官也不是笨蛋,知道我們追擊而至的部隊不會太多。
  我下達了下馬休息的命令,雖然敵人比我們還困乏,但馬兒連續作戰加上奔跑近十個小時了,已接近崩潰邊緣,不休息的話,說不定還沒到達戰場就已轟然倒地。雖然在平原地帶,騎兵是步兵的克星,但沒有戰騎的騎兵也不叫什么騎兵了,要是我們光拿著騎士劍步行沖入兩倍速于己的敵群中,估計十有八九是發神經了。
  反正大家都在耗時間,以天色估計,已是黃昏后晌了,天快黑了,達合臺打的如意算盤是乘著天黑開溜,那逃生的機會大好多,而我們想的盡快是恢復體力和馬力,經過輕騎兵眾位將官合計,我們選的最理想攻擊時間是敵撤退后的半小時,那時敵人的警惕性會降到最低,所以以天色估計,我們僅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趕到敵前方二十里處的必經之地設圍,而此時休息了才半個小時,在將官激勵下(敵方才用驅策,我們可是正義之師,怎么會這么沒人性呢),戰士們再次上馬,遠離敵方停留處劃了個半圓,繞到前方去了,而后方只讓飛禽騎士們弄起炊煙塵土,作疑兵之用。
  在馬背上顛簸了近八個小時,屁股早就被磨破了,只是想著血仇,傭兵們仍然咬牙堅持著,可可和蓮維那兩人及兩位魔法師并沒有參加這次追擊行動,他們的體質太弱,長時間的騎馬奔行肯定是吃不消的,反成累贅,而我本來以法師的身份要求不參加這次行動,但在傭兵們的注視之下,尤其是三位少年爭著搶著要去,更是讓我有口難開,這種自找苦吃的事怎么老讓我碰上,而且還是非干不可。我唯有硬著頭皮參加行動了,還順便說服了嚷著非去不可的蓮維娜,想想理由也讓自己哭笑不得:“要是你想去,我的位置讓給你。”
  頓時一片反對聲起,蓮維娜唯有放棄了事,真想不通,為什么有事非得讓我這副團長出面不可,團長大人跑哪去了,可可可是一臉得意,騎馬是件樂事,可騎在馬上十幾個小時那就是樂不起來的事了,身為獸王義女的可可當然明白這個道理,苦活類活當然要男同胞多干了,自己理所當然地留守。
  其實這設圍根本就沒有突襲的作用,這里僅是一個不大的峽谷出口,在峽谷上方投石本是個不錯的選擇,可時間來不及了,沒個幾個小時的準備,根本就不頂事,騎兵們現在唯一可做的事就是休息,爭取恢復盡量多的體力,我們守在峽谷口唯一的好處就是可以以多擊少,至少在特定的范圍內形成兵力優勢。
  夜入黑之時,根據空中飛禽騎士報告,敵人已經開始乘夜撤退,當然這并不是用肉眼看到的,而是戰馬的廝鳴、步兵的腳步等等因素判斷得知的,當然飛禽騎士中也有偵察人才,憑經驗判斷也知道是敵人乘夜想逃出護龍軍領地。
  一個小時后,斷斷續續有敵人開始進入峽谷,此時明月當空,漫天繁星相耀,并不如天剛入黑時看不清情況,至少可以清楚看到前方三十米的狀況,天生夜眼的精靈如阿秀等可以看到夜幕下百米內的距離,他們的弓箭將會變成殺人利器,近五十名狙擊弓手被派往峽谷內狙擊過往的逃兵們。他們的任務就是盡量收割生命,在絕對安全的隱敝處,這些弓手張弓搭弦、蓄勢以待。
  達合臺部摸著黑終于到達了峽谷的出口,近百米的峽谷雖然寬闊無比,但還是讓他們苦頭吃盡,按理說這樣的峽谷根本不適合埋伏,但出人意料的是竟然不時有冷箭射出,在十數名執火把照路的士兵被狙殺后,所有的人唯有熄滅火把,摸黑前進,即便是這樣,一路上損失的人手也達到近兩百人,大多是失去行動能力被部隊拋棄,其實達合臺也想過第二天早上再過峽谷,但夜長夢多,說不定敵后續援兵即刻便達,唯有硬著頭皮夜闖峽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