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89 藍十字軍

藍十字軍是可蘭大陸唯一獨立的騎士軍團,并不隸屬任何國家,所有騎士均獲得過封號,并接受過圣殿圣言的祝福,但他們并不是圣殿的守護騎士,其人數大致在五千人之間,藍十字軍歷來以除強扶弱為己任,對于侵略他人領土這事深惡痛絕,他們的大本營是海沙湖聯邦,與可蘭接壤,與護龍軍領地相隔近千里。-----------------------------
  借著月光和星光,看到大量黑影從峽谷中閃出來,對于蜂擁而出的敵達合臺敗兵,幾乎所有的輕騎兵都已放出手中的利箭,其中的高手竟然在瞬間標出三支羽箭,對于突然開朗的道路,本正心寬的敗兵們又一次經歷了血的洗禮,首先迎接他們的是一輪利箭,接下來就是騎兵們的沖鋒了。
  輕騎兵們現在可完全不顧箭枝的消耗了,以盡量快的速度將箭囊中的所有羽箭全部放出,再射箭完畢后,號角響起,所有騎兵將弓收回身后,持槍在手,準備沖鋒,而敵人剛被近距離的箭雨壓的喘不過氣來,如今又要面臨更要命的騎兵沖鋒,要知道這一路上逃來,笨重的盔甲都早已扔了,塔盾這種東西早就不知扔哪去了,要不是防身需要,說不定連手中的兵器也扔了,而戰士們手中的小圓盾實在不足以擋住全身,加上天色實在是喑暗,數百的士兵倒在了肆虐的箭雨中,雖然死亡人數并不多,但已大部失去作戰能力。
  騎兵們呼嘯著就沖殺過去了,滾滾沙塵之前的剽悍之師,在這些有如驚弓之鳥的敗兵面前,的確是難以逾越的門檻,很多人只是象征性地揮舞幾下手中的兵器,就抱頭蹲在地上了,而兩側沖鋒的騎兵卻將道路的中間讓了出來,當然這不是疏忽導致的,而是預留給敵人的退路,目的就是讓對方有路可逃,生不起反抗之心,這種戰術可以說是百用不爽,即便敵主官明白拼死力抗反更有逃生機會,但士卒們看到眼前的逃生機會,哪還顧你主官的命令,蜂擁著就往這缺口涌去,近千的士兵獲得了再次跑路的機會,而近兩千的敵人卻或被俘或被殺,有一千五百名戰士永遠躺在了這峽谷口,其中護龍軍的傷亡數字雖小,但也有近一百人的傷亡。
  沒多作停留,殲敵完畢的輕騎兵大隊留下兩百名看管俘虜的戰士后,再一次踏上殲敵的路途,此時天已蒙蒙亮了,護龍軍的騎兵們已經經歷了整整一天的戰斗了,雖然疲累的實在不想動了,但一想到入侵者并未被完全消滅,立刻奮起余力追擊。步兵畢竟不如騎兵來的迅速,近千的步兵大隊很快就現次被騎兵追上,而他們在這前卻正被天空中的飛禽騎士們點殺,雖然單對單的攻擊很難湊效,但熟練的空中合擊技巧使飛禽騎士們戰果累累,數位飛禽騎士從各個方向同時攻擊一個人,雖然有浪費戰力之嫌,但效果卻好于個人單干。
  正當銜尾追殺之際,突然兩標人馬出現在了地平線上,前方逃亡如喪家之犬的達合臺部發出了歡呼,其實想想也不會是護龍軍的直屬部隊,在領地內的護龍軍除未失守的三處外,不可能有上千的規模存在,果然是收到消息撤退的達合臺部隊,三處人馬會合后達到了近五千的規模,騎兵們收馬勒韁,以千人隊正面攻擊五倍于已的敵人實在不是明智之舉。而敵人在會合后卻并不急于撤退了,反而調動軍馬想打回馬槍,只是全是騎兵的部隊機動力并不是步兵可心比擬的,除非騎兵們想和你正面交鋒,否則你就只有在后面吃灰的份。
  我們幾個領軍在前的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深感遺憾,到嘴的肥肉竟然丟了,瓦爾達不無遺憾地道:“星夢參謀官,看來戰機已失,我們撤退吧。”
  面對五倍的敵人我實在想不出殲滅對方的辦法,看到煮熟的鴨子飛了,真是難過的要死,要知道我可是看到了身著北軍服飾的死尸,可以肯定北逆天的手下果然有在達合臺軍中效力的,本想收點利息的,如今如意算盤落空,真是虧了我的屁股了。
  達合臺與威倫、鐵木熊等人在和先行撤離的原入侵駐扎各處的軍隊會合后,終有喘過氣來的感覺,這一路上跑來,急急如喪家之犬,被襲數次之我,而原先的近三千人如今還剩不足千人,追擊而至的敵騎兵如今卻是在遠處觀望形勢,看來是見到自己等人逃脫,心有不甘,還想再占點便宜,如今危險警報解除,三人都恢復了此許自信,威倫提議回馬迎戰,畢竟這么多路跑下來,對方輕騎也僅能剛剛趕及,地行龍軍團和重騎兵沒個半天也根本不可能趕到,而步兵就更不用說了,會合而來的近四千軍隊雖然騎兵并不多僅數百而已,但勝在生力軍,比起對方的疲憊之師來,肯定不會吃多少虧的。
  鐵木熊也請命率隊出擊,以擊潰這吊靴之鬼,而會合而來的軍隊統領也是請命出擊,要知道看對方的數量實在不怎么樣,有便宜撿當然要撿了,況且還有大功勞擺在眼前,如果將這敢于追擊達合臺將軍的狂妄之徒消滅,那可是多大的一件功勞啊。
  達合臺權衡利弊后,認為打回馬槍之舉的確可行,至少可以恢復一下眾位將士的信心,激勵一下士氣。
  連串的命令下達,剛會合后的軍隊開始變換方位,而對于這個可乘之機,我們是沒辦法把握,實在是累的夠嗆了,對方的生力軍必定不可能讓自己這些騎兵輕易鑿陣成功的,以疲兵累馬沖鋒,只會是全軍盡沒之局,再不撤退說不定讓對方騎兵纏上,到時要想說走可就沒現在這般灑脫了。而在騎兵們緩緩后撤之際,飛禽騎士們倒是抓住了這次機會,冷箭之下倒是射死射傷不少敵兵,只是在對方有心戒備下,后面倒沒機可尋了。
  對方見我們有心撤退,倒也沒有追來,要知道這步兵可跑不過對方騎兵,而他們的騎兵也不太多,萬一不小心中了圈套,就得不償失了。敵軍也是開始撤退了,只是后面還有近千的馬步軍斷后,以防后面的突襲。
  對逃出生天,達合臺等人不由暗暗祈禱,感謝上天神靈護佑,只是他們也感謝的太早了,正當這些人在馬背之上打著瞌睡之時,斥候的示警號傳來,顯示有大量騎兵部隊在接近中,敵友難辨,人數不詳。
  對于這個消息,達合臺等人面面相覷,這可是快要進入達合臺的控制區域了,在護龍軍領地到達合臺控制區域內,可沒有成建制的大量騎兵存在,達合臺的部隊以步兵居多,騎兵僅數千而已,且大部折損在藏龍谷了,如今這些騎兵可以說是全部的家當了,而護龍軍也不可能另有一支追殺騎兵的存在,要知道根據互換消息,艷陽城已快守不住了,對于護龍軍來說,追殺自己這些人肯定沒救援艷陽城那么重要,那這些騎兵是從何處而來,根據線報,可蘭根本就抽調不出哪怕一個大隊的騎兵。
  在達合臺等人來到軍前時,看到的是如飛退回本陣的斥候,他們幾乎是一起沖到了達合臺的面前,報告遇敵,對方人數在五千左右,所打是藍底白十字軍旗,達合臺等人都是吃了一驚,這可是古蘭唯一的獨立騎士軍團--藍十字軍的軍旗形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