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90 代理團長

同一時間,我們也接到了發現大量騎兵的消息,對于飛禽騎士傳回來的消息,我們也是面面相覷,這神來之兵究竟是何方神圣,要知道飛禽騎士在高空之中觀察對方人數可是達到了數千的規模,竟然全都是騎兵,要知道除了可蘭之外,數千規模的騎兵根本就不可能在現在出現在護龍軍的領地內。輕騎兵們在命令聲中開始下馬休息,我們要等的是詳細的偵察情況,消息如飛傳來,騎兵部隊竟然扼住了達合臺部的回程路線,而雙方已嚴陣以待了,看來并不是達合臺的盟軍。
  飛禽騎士一個接一個,將最新的消息報告上來,但竟然沒一個騎士報告對方的軍旗,這可是最容易辨別對方來意的東西,終于我忍不住問了句:“對方打的什么軍旗?”
  眼前的騎士滿臉愕然道:“藍底白十字軍旗,前面的沒報告嗎?”敢情是第一位報告之時太過匆忙,忘了,而后面的以為前面已經報告了,也就不重復了,看來這又是一個大漏洞。
  對于我瞟過去的衛生眼,瓦爾達聳聳肩,一臉輕松道:“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好不好,這些事情向來是無智將軍煩心的,我可不會注意這樣的細節。”
  奶奶的,難怪戰無智一臥病在床,護龍軍整個就癱瘓了,空有精兵強將,卻硬是龜縮城內,想不出破敵之法,還讓對方有時間集結增援,白白浪費戰機。
  我看著憨直的瓦爾達,唯有苦笑了事,沒想到這護龍軍里有這么多的寶貝存在,真是不大開眼界也不行哪,連這等軍情大事也如同兒戲般,要知道每一個建制軍隊都有其特定的旗幟,可以說從軍旗形狀顏色就可以知道是哪個國家的什么部隊,從中知道軍情狀況,比如其人員構成,戰斗力狀況,優劣之處等等,這在戰典之上均有記載,也不知道這瓦爾達有沒有軍事常識,這不了解其軍隊建制,怎么知道是友是敵啊,看來這位仁兄是真的無知加幼稚。
  藍底白十字軍旗,這是什么標志啊,好象沒聽說哪個建制軍隊有這樣的旗號啊,紅十字軍、黃十字軍、黑十字軍旗等等倒是聽說過不少,這藍十字軍也不知道是戰力太弱,還是我孤陋寡聞,竟然一點印象也沒有,而在我詢問的眼神下,阿秀也搖頭示意不知道,而我直接掃過目光當不存在的瓦爾達卻開了口道:“是藍十字軍騎士團,大陸唯一的獨立騎士團,接受各項大型押運、防御任務,現有騎士五千三百六十三人,其中圣騎士五人,日耀騎士八十五人,實力超一流,是古蘭大陸三大A級傭兵團之一。”
  在我和阿秀詫異的眼神中,某人卻泄了底:“他們經常會押運大批貨物過凱威拉山脈,幾個頭我們都有打過交道。”我說,瓦爾達怎么一下子變得這么精明,對藍十字軍這么了如指掌,原來是認識的。
  聽完瓦爾達所述,我和阿秀才恍然大悟,剛才盡往建制軍隊方向猜測,沒想到傭兵團這個因素,畢竟有哪個傭兵團像藍十字軍這樣擁有這么多的騎士呢。
  根據猜測相信這藍十字軍肯定不會是來發難的,A級傭兵團不會下賤到協助他人攻占領地,而且長久以來的商業利益必定讓其受益無窮,所謂一動不如一靜,變更合作伙伴并不一定就能帶來更大的利益的,而他們的攔截舉動無疑是最好的信號,他們是來援者。
  我和阿秀相視一笑,在瓦爾達眼中這笑容實在是詭異萬分,但好象在哪見過,苦苦思索之下,倒是讓他想到了見到這笑容的地方,前天半夜在軍帳之內,此人侃侃而談之時,臉上不經意間露出的也是這樣的笑容,第二天,仄仁和達合臺的聯軍就遭遇了滅頂之災,如今相同的笑容再現,相信達合臺的殘部也沒什么好果子吃了,雖然與己無關,但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戰,相信慶幸此人非己方敵人是難免了。
  既然達合臺部無退路可走,相信困獸猶太斗是難免的,看來得給藍十字軍提個醒,放條生路可能比圍殺更有效果,想到就當然要做了,立刻要瓦爾達乘座飛禽往藍十字軍,雙方畢竟認識,這也是便于溝通,大戰一觸即發。
  輕騎兵戰士們在經過近半小時的休息后,雖還是疲累不堪,但精力還是有所恢復,而此時大隊的降兵押運隊也到了,他們帶來的是大批的箭矢,當然這些撿箭矢的苦力活是降兵們干的,也不怕他們拿起武器反抗,被剝的只剩內衣褲,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戰士還有什么戰力可言,再說了兩百多人的虎狼之士好多都是強弓在手,想逃跑唯一的出路就是死。重新裝備了箭矢的騎兵們開始談論起眼前的局勢,己方要不要參戰,會不會有誤傷這種事發生等等。
  我卻是好整以暇,細心回想不足之處。留下降兵及押運隊收集箭矢本是無心之舉,沒想到如今卻得到了大量的補充,以后在戰爭細節方面還是要注意,要是當時自己不是看著這些降兵窩火,非得給他們找點體力活干干,以安慰自己被馬鞍磨破的兩側大腿和屁股,哪來的箭矢補充啊,而且此次追敵之中,看上去完美,殲滅了近三分之二強的敵敗兵,但紕漏多多,比如以飛禽騎士拖延敵前進步伐就做的很不夠,峽谷口夜襲也有所欠缺,黑暗之中好多箭矢浪費掉了,看來該學的東西還很多哪。
  兩軍對峙,都沒有發動攻擊,藍十字軍是在做著戰前動員,而達合臺部卻是不敢冒然出擊,以五千敗兵攻擊對方等量的騎兵,想想也是敗局,此時唯一可想的就是如何棄車保帥了,在敵攻中尋隙突圍。
  此時瓦爾達從天而降,地點就是藍十字軍戰陣之后,幸虧這飛禽騎士本是護龍軍特色兵種之一,這些藍十字軍騎士護送任務過境時也時時有看到,在瓦爾達說明身份后,自有藍十字軍的騎士層層上報,到達這藍十字軍陣前指揮陣地時,代理團長思夢*雷雖然不認識瓦爾達是何方神圣,但邊上的幾位叔輩中卻是有人認識的,立刻前往將其接入陣中。
  瓦爾達等一路行來,雖然在老朋友拉索恩介紹下知道傭兵團長遇襲重傷,如今是代理團長指揮,但見到代理團長之時,還是一怔,沒想到這團長閣下卻是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女子,愣愣地看了半晌才在拉索恩的輕捅中回復過來,沒想到如今的女子是一個比一個強,侄女戰絲雨擔任地行龍軍團統領一職已讓人吃驚,如今這古蘭大陸三大傭兵團之一的藍十字軍竟然也是女將擔綱,而遠方七色的三大巨擘之一智慧神閣下也是巾幗英雄,看來時勢真的是變了。
  瓦爾達在路上已知道藍十字軍千里來援是出于朋友間的道義,真是感激萬分,心里不由暗罵星夢,讓自己來做這種丟臉的事,只是無奈啊,這滑頭小子說的一點沒錯,以護龍軍輕騎兵的狀況,根本就不足以打一場硬仗了,而且和藍十字軍并沒有配合過,如果混戰的話,發生誤傷這種事是在所難免的。
  瓦爾達還是對著眾位騎士敬了禮,表達護龍軍人的無限感激之情,在對方回禮后,瓦爾達輕輕說出了帶來的計劃,這一番話說的藍十字軍眾位主官個個都是一臉的愕然,這自己一方千里來援,在對方口中竟然變成了生力軍了,要知道在短短五天內奔行了近千里的距離,騎士們疲累已是在所難免的,而對方竟然建議由己方主攻,其在側旁尋隙攻擊,這當然不可能是眼前這位憨直的瓦爾達的主意了,而戰無智相信也不會這么不懂人情事故的。
  思夢可能是眾位主官中唯一沒有臉色沒有變化的人了,她輕輕地問道:“請問貴軍軍團人數和建制。”
  “團長閣下,我們追擊東路軍的是三個大隊的輕騎兵和一個大隊的飛禽騎士,實有人數一千五百多人。”瓦爾達唯有硬著頭皮回答問話了。
  “哦,以千五的輕騎兵沖擊近五千的敵軍是比較困難的,只是這就是你們護龍軍的待客之道嗎?”拉索恩身為瓦爾達的好友,卻半點沒有客氣,而此語倒是說出眾位主官的不滿聲,都是隨聲應和。
  “眾位團長,護龍軍對待朋友可能不如你們這般重情義,但也絕不會含糊,只是軍力實在不足以打一場硬仗了,如果不是看到貴軍來援,我們已經準備撤退了。”瓦爾達臉色變得血紅,讓人家誤會受委曲這種事,可不是這個粗豪爽直的漢子可以承擔的